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14章 选秀(第一更)
 
胤礽对佟贵妃很不满, 可他身边的人,除了小顺子的忠心还可以保证之外,其他人……都是汗阿玛给的。

他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全然信任汗阿玛, 但也不能不信,先是找到康熙,老实交代了刚才自己无意听到的话,又去找姨母确认了的事情。

这是瞒不住汗阿玛的, 胤礽没有隐瞒,然后明确表示了自己的不喜。然后又检讨自己,日后不该这么随意进入正殿。

康熙见状自然是安抚胤礽, 对他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贤贵妃。

同时告诉儿子这不是他的错, 这么多年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都怪狗奴才没有通报。

“姨母也说,没人能伤的了她,让我安心读书。还说隆科多这人素来就是个混的, 他的言行并不能代表其他佟家人。我心中虽有不高兴, 可姨母说什么样的年纪做什么事情, 读书是不能分心的, 让我少参合大人的事情,有我汗阿玛呢!怕啥?”胤礽也跟着叹气道。

康熙闻言, 心中很是满意。拍拍儿子的肩膀再次让他放心。

又看着儿子眼中的信任, 康熙心中很是满足。

安抚了胤礽,康熙就直接给隆科多安排了个去云南的差事, 把人差了出去。然后叫来佟国维, 训斥了一番。

佟国维有些懵,云南如今尚未彻底平定,儿子过去能干什么?还没想明白, 就被康熙训斥了一顿。

“多谢陛下,奴才在战场上虽说也生杀决断的,可对着家里的孩子,总是下不了狠手,这些年隆科多被他额娘惯的不成样子,出去历练历练也好。”佟国维不管心中怎么想,但面儿上,对康熙服了软。

康熙见到舅舅这样,也不好多说,但同时在索额图上奏提出应该恢复选秀的时候,当场就同意了,同意来年恢复已经停了十来年的选秀。

康熙十年选秀之后,后宫嫔妃都没有经过这一茬,突然恢复,有人欢喜有人忧。

八旗女子那么多,总有更出众,容貌更胜的人出现,后宫一时之间有些自威。

佟贵妃求康熙免了家里庶妹这次的选秀,被康熙直接呵斥了。

“自十年至今,选秀一直停办,八旗之中多少姑娘因此都被耽搁了好年岁,怎能是随意免选?尔身为贵妃,枉顾国策,该是好好反省反省了。”

毫无情面的说完之后,康熙就甩袖离开。

佟贵妃看着他连这么一个脸面都没给自己,傻眼之后,直接吐了口血。

“娘娘!”梧桐连忙上前扶住主子,慌张道:“奴婢,奴婢这就让人去请太医,您……”

“不要!”佟贵妃这段时间一直觉得心口憋得慌,这口血吐出来反倒舒服了一些。

拽着梧桐,佟贵妃闭上眼睛,心中庆幸,此时内室没有其他人,自己还不至于丢脸丢到家了。

“当初赫舍里皇后求皇上免了家里姐妹的选秀,他怎么毫不犹豫就同意了?”佟佳氏扶着梧桐的胳膊站起来,红着眼睛,咬牙道:“往日里说的话,可见都是骗我的。”

梧桐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扶她起身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茶水。

“阿玛有意让那个贱人之女入宫,如今皇上瞧着也不反对。我从前嘲笑昭妃,嘲笑宜妃,可如今,到底也逃不开姐妹同侍一夫的命!”佟佳氏想哭,可平日里随意就能流出的眼泪,此时在眼眶里却留不下来了。

她以为自己在这后宫是与众不同的,结果却发现从没什么不同。

选秀不选秀,明萱根本不在意,只是瞧着这人人自危的样子,觉得挺热闹的。

隆科多被外派,皇上又下旨恢复选秀,佟家已经很热闹了,佟国维福晋赫舍里氏,从没想过自己瞧不上的庶女要进宫跟自己的女儿争宠,很是闹了一场。

娜布其趁机救下因佟国维外出被折磨的小姑子,还大张旗鼓的给她请太医诊治。

佟国维还未回府,就听到了自己嫡妻意图虐杀庶女的事情,差点儿没被气死。

迅速查明原因之后,佟国维就叫了娜布其过来训话。

“说句不中听的话,六阿哥到底不是咱们佟家的血脉,玉碟也不在娘娘名下,日后究竟如何,咱们也不能保证。但小妹此番若是能入宫,对佟家绝对就是好事情。”娜布其直接对佟国维解释道。

佟国维虽因为娜布其处事不够缜密而生气,但是这话确是说到他的心上了。六阿哥再好也不是佟家血脉。

“再有……”娜布其四周观望一下,低声道:“六阿哥的身体可不甚健康……”

佟国维眼神一闪,这才认真看向这个一直都不怎么能瞧得上的儿媳。

到底是亲王之女,大局观还是有的。虽然毛病不少,但是子孙观还是很好的。心头的火气少了许多。

佟国维听到太医说,庶女若是跪的再久些就要留病根了。脸一黑,直接气的直接朝赫舍里氏发了火,同时撸了赫舍里氏的管家之权,把管家权交给娜布其。

娜布其才不愿意管佟家这一烂摊子的事情,可想着后院女人的用度问题,她懒得每次都跟管事儿的扯皮,就只领了内务的事情,其他就直接说自己干不了那么多。

佟国维见儿媳妇也不恋权,对几个孙子那么看中,心中彻底放下心来,相信她的心是向着佟家的。

“我直接告诉她们,我姑娘是要嫁出去的,这家里的东西到底都是她们儿子的,不照看好,到时候穷的也是她们的儿子,一个个就斗志昂扬的。”娜布其喝着明萱做的水果茶,嫌弃不过瘾,直接捏了肉干吃,边吃边道。

拿到内务的管家权,她就直接塞给后院几个有子的妾氏。

权利给她们争下了,守不守得住,就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

明萱好奇问:“你家那个小姑子品性如何?”

“从前就是泥捏的,如今也该有些脾气了。品行如何,都是皇上的事情,不关咱们的事儿。”娜布其不在意道。

她只是不想宫里的娘娘太好过。府里的小姑子是好是坏,关自己什么事儿?

自己跟贤贵妃姐姐交好,就不会向着别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

所以不管府里进几个女人入宫,生几个孩子,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她只会向着贤贵妃姐姐跟小太子。

娜布其觉得救了人这是好事情,到哪儿都不该说自己有错。

而佟贵妃训斥自己,就是连脸都不要了,教训自己不敬婆母。娜布其直接当场顶嘴反问,是不是婆母想要弄残小妹是她的主意?

“脸呢?真以为我没儿子没底气,就会惯她,想得美!”娜布其对着明萱吐槽道。

她把佟贵妃气到当场说了脏话,让自己滚的是实情一并说了。

明萱看着娜布其一脸无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她都能想象佟贵妃有多生气。

“内务府跟我阿爸他们订购了许多的羊毛,姐姐你知道怎么回事儿吗?”说完糟心事儿,娜布其就问起明萱自己进宫的正事儿。

明萱想着之前说给娜布其的女儿做身衣裳的时候,康熙也没反对,就直接道:“好像是要用羊毛制衣。”

“羊毛制衣?”娜布其想不明白,单看明萱的模样就知道,定然是成了的,于是道:“回头就让我阿爸多养些羊,毛剃了,还会继续生长。往来的多了,交易也就多了,牧民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明萱寻思着也是这个道理,明萱当即拿了让小宫女给做的孩子的连体毛衣给娜布其道:“这是给你家姑娘做的。”

娜布其接过衣裳,看着上面还有长长的长耳朵,白色柔软轻薄的衣裳摸着很舒服。

捏着兔子耳朵,娜布其突然问:“这就是用羊毛做的吗?”

“这个是羊绒,就是羊身上最柔软的绒毛。穿上挺暖和的。我还开了个毛线作坊,回头你达尔汗亲王送羊毛入京的时候给也多留些,比内务府多一成的银钱。”明萱解释道。

娜布其摸着衣裳,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道:“我知道了。谢谢姐姐,我这就给阿爸写信。”

你知道什么了?明萱纳闷道:“我怎么不知道。”

娜布其上前抱住明萱,再次道谢之后,就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我怕不是宫里最傻的,娜布其到底知道什么了?”找了个机会,明萱好奇问胤礽。

胤礽回道:“羊毛能制衣,蒙古什么都缺,也不会缺羊毛,羊毛能制成暖和的衣服,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儿。可也有弊端,养了羊多了,马就少了,武力值就下降了。蒙古之所以如此被朝廷看中,公主们几乎都要嫁过去,都是因为武力值。娜布其格格想来明白这个取舍了。”

这么复杂?明萱摊摊手,表示不是自己擅长的,不管了。

胤礽笑了笑,羊毛若是能削弱蒙古的势力,于大清有好处也同样有弊端,但总体而言,好处大于弊端。

“姨母的毛线工坊,如今准备的如何了?”政治上的事情,姨母不喜欢,不知道也没关系,胤礽喜欢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毛线作坊如今已经开始了运行了,先招了五十个年轻农妇,明萱一直在关注。

因为每日工钱日结,这些妇人据说精神越来越好,甚至好些家庭也越发和睦,男人也少了训斥跟谩骂,多了许多紧张跟关心。

“招的五十个妇人,早晚做工都很认真,也从没因为家事耽搁。”明萱看着胤礽解释道:“女人能赚钱了,自己就能在这个世界立足,因此多了底气。甚至有人偷偷问,若是这个庄子一直招工,是愿意让女儿不裹脚的。”

胤礽看着姨母脸上的喜悦,便道:“裹脚本就是陋习,不值得提倡,姨母做的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ps:啰嗦一大堆,总结一下,牙疼不能耽误,去正规医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