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20章 犯错
 
胤礽看着姨母的眼睛, 里面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不由自主的点了头。

明萱知道胤礽是个说话算话的好孩子,答应自己的事情, 基本就不会反悔。

“后宫的事情,我但凡知道的,日后不会瞒着你,可是咱们都别参合进去,脏了手。”明管拍拍胤礽已经快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手,笑道。

胤礽低下头, 看着覆盖在自己手上的姨母的手, 虽然看着没什么力气, 但是却让他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

“好!孤不参合,不脏手。”胤礽突然抬头笑道。

明萱也忍不住笑起来, 她真的好骄傲,胤礽真的是她前世今生见过的最棒最棒的好孩子。

高兴的时候,明萱就爱瞎哼哼, 哼一些早已记不清楚的歌词的小曲儿,然后洗了手, 就开始画画。

胤礽看着姨母摇头晃脑的哼着歌, 拿着笔在纸上嗖嗖嗖的画着,不需要思索, 自己的脸就慢慢出现在画纸上。

见姨母的看都没看自己,胤礽有理由怀疑自己的脸已经被姨母刻在了脑子里。

又拥有一张小太子的画像, 明萱心中充满了喜悦, 管佟贵妃跟乌雅答应要做什么?不外乎争宠子嗣, 跟自己又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我关心你, 你关心小四, 咱们关门过自己的日子,多好?她们爱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反正跟咱没关系。”明管画完画的时候,胤礽就该走了,明萱再次叮嘱道。

“姨母,你给自己也多画几张画像,老了以后……”胤礽见姨母箱子里,几乎全是自己的画像,突然感动道。等姨母老了,也能看看年轻时候的……

明萱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了,板着脸道:“老?”

“姨母永远十八岁。”胤礽连忙改口道,瞬间想起来,从前姨母说过,对着女人说老,是大忌讳。

明萱这才满意了。

离着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明萱写了一长串的单子,把能带的都带上了,甚至连四只狗狗可能需要的东西,都准备了许多。

至于梁九功派人送来的行程表,她看也没看就随意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不管怎么走,总少不了劳累不是吗?

康熙听说永寿宫准备了十几车东西的时候,很是纳闷。但是转念一想,这人没出过远门,且女人本就麻烦,就没说什么。

带着太皇太后还有皇太后避暑,按说一路上的事务就该明萱管,但是明萱一上车就说头晕,把事情分给了早已跃跃欲试的荣妃。

荣妃瞪着眼睛看着贤贵妃一车一车的行礼,有些麻木。

但第一次摸到这么大的权利,哪里敢不尽心?再说按照贤贵妃往日的作为,到了瀛台,只要路上不出错,就还是自己管事儿。

刚出京城,明萱被太皇太后叫去打叶子牌的时候,就能收到荣妃关切的问候。

“给荣妃送些果子过去。”太皇太后看着自从出来之后,不是趴着就是躺着,被自己叫过来说话打牌,也懒洋洋的明萱,扭头吩咐道。

明萱伸了个懒腰,再出一张牌,附和道:“荣妃辛苦了。”

“你也出去动一动,哪怕是骑骑马遛遛弯呢!起马容易的很。出来一趟也不容易。”太皇太后有些看不过去,摇头道。

得亏去的近,若是远了,指不定就是一路趟过去的。

“不要!”明萱拒绝了。

就算骑马也不能跑远,只能跟着大部队,这一路尘土飞扬的,她决定除了中间休息吃饭,绝对不下去。

为了这一路能轻松,她准备的东西非常多,绝不会让自己跟小太子还有胤禛,受一点点的委屈的。

太皇太后劝不动,也就不说了。

明萱隔着窗户,看到胤礽胤褆等人骑马在一边小跑,就让人拿口罩送出去。

“男孩子,得糙养才能成器。”太皇太后开口阻止道。又没几步路,她不是很理解明萱这种过度的保证。

明萱张张口,心想糙跟脏不同,这一路不知道要走多久,风吹日晒的……但是看着老太太满脸周围,却坐得端正的模样,没有反驳。

“养的精细的孩子,就像小六,换季就生病。可胤褆这么些年,除了平安脉,请过几次太医?”太皇太后知道时候不同,但弱肉强食的道理一直在她心中根深蒂固。

她赞同贤贵妃想让胤礽学习更多的本事好在兄弟中立足,但有些事情,却得坚持,太子不能一点儿风霜都不见,这才几步路就舍不得,可不好。

明萱接受了她的意见,再次看下向外面的时候,就不去关注那些尘土,而是看胤礽的笑脸。

“孩子就得摔摔打打才能平安长大,养在暖房中的孩子,经不住风霜的。”太皇太后看明萱明白了,便笑道。

她会提点明萱,因为这丫头心明眼紧,知道她听得进去。但是佟贵妃那里,却从没说过一句。

不过避暑而已,贤贵妃就搬了这么多东西,太皇太后听到里面一大半儿都是给太子的,忍不住叹息。

明萱一直以为皇帝避暑,就跟曾经的电视上演的一样,是在承德避暑山庄,可是很快就被告之快到了。

这才明白原来去的不是承德,而是瀛台。

那个□□南海中的仙岛皇宫?

光是□□三个字在明萱耳中就肃然起劲,但随即想着自己都在故宫安家了,住□□也没必要惊讶不是吗?

胤礽接姨母下马上船的时候,发现姨母居然梳妆打扮了?很是迷惑。

明萱也没解释这种不受控制的仪式感。

同在京城,可康熙御驾愣是走了一整日,明萱双脚触地之后,还有些恍惚,看着自己后面一车车的东西,只想捂脸。

“我以为会在很远的地方避暑,哪里知道是这里?”明萱压低声音,尴尬道。

胤礽这才发觉不对,他以为姨母只是用不惯外面的东西,却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误会?

不过姨母究竟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觉?

“无妨,都是用得上的东西。”胤礽含笑道。但凡姨母看一下流程,对一下单子,就知道其实不远的。

明萱深吸一口气,脸上笑意尽收,然后仰着头趾高气昂的走上船,不往后面看,就不尴尬。

等下了船,到了自己的住处,明萱直接冲进去,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觉得傻逼透顶了!

她出宫的时候,还在纳闷荣妃她们怎么那么简朴,结果……但凡多问一句,或者细心一些……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这一路带着十几个马车,招摇撞市的……尴尬到家了!

“所以贤贵妃是不知道咱们来瀛台?”太皇太后听到胤礽说起的时候,突然有些理解那孩子一路为什么那么慵懒了,敢情以为要走好久,所以……

康熙哈哈大笑道:“朕都让人送了行程表了,可她不看,怪谁?”

太皇太后想到那一匣子的口罩,噗嗤也笑了。

胤礽低着头,闷笑不说话。

瀛台三门环水,风景极美,明萱才出来遛弯儿。

“朕想着,朕带的纸张不够了,去从你贤贵妃那里拿些过来。”

“去你贤贵妃那里抱一盆买那个什么草莓过来,吃一吃……”

……

如果不是康熙不间断的派人过来要东西,明萱觉得自己就能把自己憋在房里永远不出门。

倒也不是在意别人的看法,就是觉得自己好蠢!

瀛台的景观真的很不错,湖水环绕之下,原本的燥热完全消失,明萱走出来之后,深吸一口气,扭头对春妮道:“日后瞅着不对,好歹提醒我一下。”

春妮一脸茫然道:“可奴婢也不知道呀?”

明萱叹道:“所以有时候人不能太咸鱼,但凡我多关注关注外面的事情,也不至于……”丢人。

真的挺丢人的,当明萱看着因为自己带了大量的行李过来,原本迎接的公公一脸窘迫的告诉自己可能放不下的时候,当时脚指头真的都差点儿在地上扣出个三室两厅了。

幸好高份位的也就自己跟荣妃,自己隔壁的屋子空着,康熙一并指给了自己,这才免除了东西放不下的窘迫。

春妮低头笑了笑,瞬间觉得这次没有提醒主子,真真是好事儿一件。

“你说贤贵妃这是不上心,还是本来就这么迷糊?”傍晚的时候,康熙看着不远处跟胤禛一起钓鱼说笑的明萱,突然问道。

梁九功心头一紧,尴尬道:“可能是又看了本话本?”

康熙轻笑一下,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梁九功低着头,没敢再吭一声。

经历了这么一遭,平静下来,明萱突然觉得挺好,对着胤礽道歉,说不该完全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主动了解了解的,不参与不代表不知情。

明萱叹气道:“我这次不过是个小笑话,但是你不成。有时候我们还得主动去了解许多事情,不能一味凭借想当然生活。”

“关着门永远不会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如同羊毛,如同苹果。”胤礽很认真的对明萱道。这些西方习以为常的东西,在大清,却能起到重大的作用。

明萱认真的看着胤礽,听他道:“就如同西游记之中,人人向往大唐,可大唐之外好东西依旧不少,大唐虽是盛世,可依旧有许多没有的东西,否则唐玄奘为何要跋山涉水去取真经?”

“啪啪啪啪!”明萱拍着手,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

自己不过是犯了个错儿,结果被胤礽这么一说,突然高大上起来。她希望小太子继续加油,闭关锁国要不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