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21章 劝导
 
姨母这么捧场, 眼中满是骄傲,胤礽捂着脸就忍不住笑了。

明萱激动地手掌都拍红了,心潮还有些澎湃, 满是欢喜道:“你真优秀!”

胤礽揉揉自己的脸, 努力控制自己的好心情, 笑道:“所以姨母一不要觉得不开心, 你说过人只有犯过错, 才会改变。下次多关注一下,就不会跟这次一样弄错了。”

明萱使劲儿点点头, 她没有一丝的不开心,相反心情暴好。

“我们确实强大,幅员辽阔,人才济济, 但是周边那些国家也并非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胤礽习惯性的从边上的软榻上,拿出一个抱枕抱在怀里, 轻声道。

明萱咧嘴道:“骄傲而不自大, 自傲而不孤傲,承认自己的强大,却也不轻视渺小之人,姨母希望你成为那样的人。”

胤礽没有回答, 他喜欢看姨母为自己骄傲自豪的模样。

送走胤礽,明萱也还是很高兴,一扫白天的颓废,兴致勃勃的准备出去逛逛。

比起皇宫来, 瀛台虽小,但是景色却真的很不错。

愉悦的心情看向周遭的景物,景物也就更漂亮了。明萱甚至找了个地方, 吹着小风,吃着烧烤,喝着小酒,赏着月色下波动的湖水,康熙突然来了。

“朕本来是打算带你们去热河行宫的,但是皇玛嬷最近的身子受不住,不适合长途跋涉。”康熙径直坐下,含笑解释道。去年给她说的时候,确实是打算去热河的,但是今年又有别的考量,便换了行程。

来了个煞风景的,明萱放下手里的酒杯,就准备起身行礼。

因为知道自己酒量浅,所以哪怕是果酒,明萱也用最小的酒杯。见到康熙,跟打算接下来滴酒不沾了。

“坐着吧!”康熙按住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边喝边道:“这次是朕没说清楚。”

“不是不是不是。”明萱连忙摇头道:“都是臣妾的错,臣妾没看梁公公让人送来的拿来的行程单子。”

康熙喝了两杯酒,甜口的果酒他一直不喜欢,但是果酒冰凉,喝着还挺舒服,变多了几杯,然后看着月色下的美人儿,心中升起异动,就让人重新取了烈酒过来。

明萱见他反客为主居然不准备走了,还大吃大喝起来,就准备起身告辞。

“坐正了!扭来扭去没个正型的,也不怕奴才笑话。”康熙瞥她一眼,呵斥道。

明萱刚要起身,就被这么说,只能让自己的屁股黏在石凳之上,腰板挺直了。

“这些年觉得委屈吗?”康熙坐在一边惬意的环顾四周,然后不经意的问。

“不委屈,完全没有。”明萱瞳孔微缩,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然后连忙解释道:“臣妾这些年承蒙皇上厚待,真的没受过一丝的委屈。”

康熙轻笑一声,道:“你不觉得委屈就好。”说完还想拍明萱的手,结果没拍到。

因为明萱突然捂着肚子,表情有些不自然却强装镇定。

“怎么了?”康熙见她明明不热,额头都出了汗,便皱眉道。

明萱低着头,用极为颤抖的声音道:“女人每个月总会有几天不舒坦,皇上失礼了。”

说完就捂着肚子,用极为别扭的姿态跑回自己休息的殿中。

徒留康熙看着她留下的泛着冰气的酒壶没声好气道:“忌个口就这么难?”

哪怕是个公公,梁九功也知道女人小日子不能碰冰的,低着头,好一会儿才迟疑道:“从前隐约记得贤贵妃娘娘……不大准……许是娘娘自己也不知道。”

康熙叹口气,拽了酒瓶的盖子,直接拿起酒瓶一口气灌完了,冰凉的酒水划过喉咙,到达腹部,才让他平静下来。

“您不是还没到时候?”春妮一脸疑惑道。

明萱看了她一眼,没声好气道:“这怎么说的准,它想来就来了呀!”

说完对着乌兰挥挥手,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戏得做足了,这几日刚好乌兰小日子,也不愁没的掩饰。

假装不舒服,拉了乌兰坐在床上,明萱抱着抱枕有些懵,她有些不明白,康熙怎么突然就对自己又起了心思?

是精虫上脑,还是对太子有了别的想法

为了逼真一些,明萱还专门让御膳房近几日别送凉菜。

在房里闷了两三日之后,明萱才病恹恹的去跟太皇太后请安。

“好歹也忌口一些,前几日还见你喝冰饮。”太皇太后关心了一番知道原因后,就点着明萱的脑门道。

明萱点点头道:“再也不敢了。”如果能避过此劫,她愿一生喝热水。

“让太医给你瞧瞧,好生调养调养,怎么这两个月这么不规律?”太皇太后又关切道。

明萱心中一紧,没想到太皇太后还关心这个?于是讪讪道:“您给臣妾好歹留点儿颜面吧!知道是贪凉惹的祸,臣妾哪里还敢胡来?”

太皇太后见她这么没出息的模样,叹口气,就没再多说什么。

一个谎要用无数谎来圆,明萱觉得若是重来,她一定……还会如此……

请平安脉的时候,明萱有些忐忑的让小孙太医给自己开一个滋补的方子。

小孙太医见她惶恐的模样,没说什么,直接开了。

果然是好伙伴,明萱感动了。她不信照着小孙太医的医术会看不出来。

便决定多夸几句,有个太医院的朋友果然很重要,于是含笑道:“谢……”

小孙太医写完之后,就连忙道:“娘娘饮食素来不规律,身子骨确实该好好调理调理了,接下来几个月,戒凉戒一切辛辣刺激……”

“……还是不是朋友?”明萱听着他说的一大串,大热的天,没有饮品烤串,也没有凉菜凉面,这是要整死自己呀?

“不是!”小孙太医直接道:“奴才今年四十有八,怎么可能跟娘娘是朋友?……娘娘体内虚寒……”

小孙太医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明萱眨眨眼睛,听得有些不明白,但却确认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自己以为的健康?

小孙太医说完之后,明萱便觉得自己哪哪儿也不好了。脖子腰甚至是腿,还有心肝脾肺都有了毛病,一脸惊恐的表示,自己绝对会好好听医嘱,认真喝药吃药膳好生调理。

“贤贵妃的身子就交给你了,务必让她早些恢复健康。”康熙听说明萱开始喝药,就叫了小孙太医,听着他详细解释了明萱身体的种种症状之后,皱眉道。

小孙太医连忙跪地叩首道:“娘娘对奴才有大恩,必将肝脑涂地。”

“贤贵妃多久能调理好?”康熙又问,他对小孙太医的医术还是很相信的。详细问了明萱的身体之后,确定她身体确实有了不小的毛病,心中莫名有些心疼那个傻姑娘。

小孙太医肯定道:“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九十个月。”

他虽然不知道贤贵妃娘娘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前后一联系,就隐隐猜出贤贵妃想要避宠,看着贤贵妃一脸紧张的表情,让他想到家中女儿,一时心软便扯下这样的谎言。

康熙点点头,让他尽心去办,然后给明萱顺便赐下了许多贵重的补品。

小孙太医隔几日就过来请脉,明萱每日也勤勤恳恳的喝药,每日在农场里也不忘加强运动。

整个瀛台,连扫地的奴才都知道下贤贵妃最近病了。赫舍里家甚至递了帖子求见,明萱随意打发了出去,并不想见他们。

半个月药喝下来,明萱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极为舒坦,及就连胤礽看着她,都说她瞧着气色很不错。

“你也得注意身体呀!”明萱等胤礽过来的时候,专门叫了小孙太医,对他道:“好好给太子瞧瞧,我瞧着他怎么又瘦了?”

“太子身体安康,不过最近长得有些快,饮食上也要注意些……”小孙太医给太子看过之后,恭敬道。

长得快?

明萱连忙站起来,拉了胤礽站在自己身边比较……

好吧!确实又长高了许多。将他推到墙角一量,四尺二寸,大约已经一米四左右了。

“确实长得快,估计没两年就会比我高了。”明萱一脸的感慨,三头半身的小太子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

胤礽但笑不语。

他详细问过小孙太医,确定姨母的身体并没有大问题,调养一年半载就彻底健康了,这才放下心中的担心。

对于一个想要长命九十九的人而言,其实控制一下,明萱心中并无不愿。毕竟年轻的时候不好好保养,老了也得遭罪。

在小孙太医的调理下,明萱总觉得自己日日红光满面,越来越气壮如牛了。

不知道是不是隔了太久没有选秀,今年选秀事故频发,就连忙着养身的明萱都听到了许多有趣儿的事情。

康熙听着头疼,或许是知道了什么难以隐忍的事情,康熙某日直接黑脸回宫了。

等康熙回宫之后,明萱更觉得眼明耳聪,舒坦的不得了。

小孙太医见状就更加确认了,贤贵妃娘娘在避宠。

小孙太医伺候康熙也有十几年了,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性情,也明白皇上对贤贵妃绝对有些兴趣?

贤贵妃想要避宠,难!

身为宫妃,贤贵妃长得漂亮,站在男人的角度上,小孙太医觉得她不想伺候皇上,并不容易。

年纪这几年下来的情分,宫里头的娘娘也见了不少,小孙太医实在不忍心贤贵妃下场凄惨,于是决定劝上一劝。

“奴才说句越距的话,娘娘莫要见外。”小孙太医在给明萱重新开了药方之后,示意她让身边的人出去。

明萱留下春妮,然后让人打开门窗,示意伺候的人站的远一些,才好奇的看着小孙太医道:“你说你说。”

“您难道是还怨着皇上?”小孙太医一撩袍子,跪在地上,苦口婆心的劝道:“您如今身为贤贵妃,在后宫之中已经是超然的地位,万万不可因为心中的这点儿埋怨,最后伤了自己。”

思来想去,小孙太医都觉得贤贵妃是因为一开始皇上就对她漠视而心生埋怨。

明萱眨眨眼睛,一脸疑惑道:“我为什么要怨皇上?”

小孙太医看着明萱一脸的疑惑,纳闷道:“娘娘既然不怨皇上,为何要费尽心思的避宠?”

被看出来了?明萱张张嘴,有些说不出口,总不能说她对康熙没感觉吧?

“娘娘,您如今是皇上的贤贵妃,就是皇上的女人,您若是……那就是大不敬,您也知道,在后宫圣宠有多重要!宫里哪个娘娘不盼着谋划着,您……”小孙太医有些说不下去了。

明萱讪讪的看着小孙太医关切的模样,左顾右盼一番,才道:“宫里比我漂亮的也不是没有,我不争宠如今的日子也挺好的,太子那么棒,那么乖万一……你也知道先皇后因何而亡,万一不幸怀上了,遭罪不说,小命也未必保的住。”

且就算顺利生下,自己能养的好吗?

“我已经用了全部的心思去喜欢太子了,哪里还能在付出这样的感情去对其他孩子?”

小孙太医抬头怜悯的看着明萱,见她皱着眉头,眼中有些迷茫,但却没有一丝的遗憾。

“那娘娘打算躲避到什么时候,奴才最多只能帮您撑到年底。”孙太医干脆说了实话,就算有心报答贤贵妃告知自己牛痘的恩情,可自己背后还有一大家子,不能陪她涉险。

现在六月底,到年底还有半年那么久?

半年耶!

“到时候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明萱满是惊喜道:“选秀结束之后,就有好多秀女入宫,皇上指不定就忘了我了。我今年二十三,听说宫里的女人过了二十五,就老了……到时候嘿嘿……”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这些年委屈你了……

明萱:不委屈不委屈,只要皇上别出现,我快活着呢!

小孙太医:报个恩咋就这么难呢?

明萱:小孙太医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梁九功:……奴才难道不配有名字?

ps:这个月忙着码字,都没太多时间看书,攒了不少晋江币,加更是做不到的,所以斥巨资搞个抽奖,大家试试手气?(仔细算过了,抽奖一般都是0点截止,明天要去拆线,后天尽量早更一点,二十二号凌晨截止,中午十二点开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