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吞噬体 > 第二十章 隐患
 
“啊,你干嘛呢”韩客心突然大叫到,原来是李茜掐着他的腰,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哪里是普通人能掐的动的,他也只是假装大喊。

“哼,谁叫说我是你女朋友的,肌肉真硬。”原来是她掐了一会发现掐不动,只能揪起一点皮肤。

“这还不是为了给你解围嘛,要不你真做我女朋友怎么样。”韩客心厚着脸皮道,反正说这些话又不用掉块肉。

“哼!谁要做你女朋友,不玩了,走。”李茜做生气状出了泳池直奔更衣间而去,韩客心也只能跟上,心里在暗暗想着怎么挽救。在更衣间换好衣服,两人走出了开心水上乐园。

韩客心看了看时间,六点还没到,随即对李茜道:“要不我再请你吃顿饭?当做占你便宜的道歉,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要早点回家了,不然家里人要给我打电话了,真要道歉,下次吧。”李茜回道。她本来就是个乖乖女,这次出来单独和男生吃饭游玩已经很大胆了,还是因为要上大学了的缘故,家里才管的相对宽松。

“嗯,那我改天再联系你吧。”韩客心也没有做过多的纠缠,像李茜这样的家里肯定管的严,以后没事还可以打打电话啥的,她也说了下次,那就证明还是有希望的。

“你家住哪里呀,我送送你吧。”韩客心又问道。

“我刚搬家,现在在阳光小区,应该不顺路吧,就不用送了。”李茜委婉拒绝到。

“嘿嘿,巧了,我也刚搬家,也是阳光小区,非常顺路,走吧。”韩客心说完就打了一辆出租车,李茜也是抱着怀疑态度上了车,不是因为家庭困难辍学了吗,怎么还住在阳光小区,那可是高档小区。

半小时不到,出租车就驶进了花园小区,在导航的指引下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到了双拼别墅A22号住户门前,李茜下车,韩客心也跟着下了车。

“还真是缘分呐,我就住在A13号,就在你家后面,以后可以来我家坐坐。”韩客心道。

“再说吧,我先回去了,我妈在等我,今天很开心,再见。”李茜说完就往别墅走去,韩客心早就看到她家二楼阳台上站着个中年美妇人在看着他俩,瞧那神情姿态不用考虑了应该就是李茜母亲了,他也只能对其微微一笑。

果不然,李茜进到院子里就对着阳台上的妇人喊了句:妈我回来了。还好自己还算礼貌。。

李茜走进客厅,自家老妈已经下楼来了,看来又是一场审问了。李茜母亲叫王鸾,是个商人,在职场中很强势,但在家还是比较温柔。而李茜父亲叫李希盛,正是公安局局长。

“那小子是谁,你今天就是和他在一起的吗。”王鸾看着自己女儿询问道,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神色。

“他叫韩客心,是我高中同学,前几天碰巧遇到了然后就约了一起吃个饭,他家就住在A13号。”李茜也是自然的回答道。

“这样啊,还是邻居,以后可以去拜访他家一下。”王鸾平静道,随即也不管女儿那古怪的表情,转身去往二楼。

韩客心回到家,妹妹潘芯正在做作业,两条小狗成了她的跟班,谭颜在厨房做饭,看餐桌上的摆设应该是要完成了。韩客心陪着母亲看了会电视后就开饭了,吃完饭,也没啥事了,他来到三楼健身房,开始了锻炼。

这次杠铃重量加了一百公斤,达到了一千六百公斤,他先是做了一千个深蹲,然后开始做仰卧起,还是一样,都是双手拿着重达一千六百公斤杠铃,还没做多少个健身房门就被打开了,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原来是妹妹潘芯也想来锻炼,脚边还跟着两只小跟班。

“哥,你手上拿的杠铃很重吧,这也太厉害了吧,我看举重比赛都没见过拿这么大的。”潘芯见到哥哥手上的杠铃后不可置信道。

“嗯,这是一千六百公斤,普通人是绝不可能做到的,可你哥我不是普通人,我是异能觉醒者,这件事不允许除你我之外第三人知道了解了吗。”韩客心也没打算对妹妹隐瞒,一家人住一起早晚会察觉,只要不对外人说就好了,对潘芯还是很信任的。

“啊,还真有异能觉醒者呀,那岂不是和电影里的一样很厉害。超级英雄?”潘芯有些激动,没办法不激动,知道了真有异能觉醒者而且还出现在自己身边,感觉世界观都改变了。

“记住了,不能让第三人知道,不然会很麻烦。”韩客心对潘芯再次强调道,在得到后者肯定的回答后他便继续开始锻炼,而潘芯与她的小跟班就在旁边看着,都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没办法,这对普通人的冲击是很大的。

而在东安县的一所医院内,特护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正是那天在KTV被韩客心打了的那个,名字叫袁共怜,韩客心当时打人也没询问其名字。此时袁共怜正在对病床前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述说着什么。

“舅舅,你赶紧带人去把打我们的那小子抓了吧,他这是故意伤害呀。”黄毛青年哭丧着脸说道。

“你小子自作自受,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人家一人,你知不知道你给我说了对方的信息后我查了一下,显示我没有权限知道他的信息,这你还想叫我去抓人,你看看你平时都在干啥,欺男霸女,迟早要惹出事端,我不想惹火上身,你以后再惹事也别来找我哭。”中年汉子对着黄毛青年训斥道,这人就是东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了,名叫胡泽。他以前从局长嘴里听到过一些零星信息,知道了这些被保密人物不能轻易招惹,不然很容易出麻烦,所以到现在也没派人去抓人,更何况自己这不成器的晚辈也是惹事在先。

“那难道我们就这样被白打了吗,我不甘心。”那黄毛青年有些幽怨的说道,在这东安县从来都是他欺负人,什么时候被这样打过,叫他以后怎么带小弟混。

“我话就说到这了,你如果硬是要给自己找事那我也拦不住。反正出了事别找我。”说完胡泽转身就出了病房,他是不愿掺和进来,反正对方也没下狠手,当做给这个家伙长长记性。

躺在床上的袁共怜像是没有听到自家舅舅的警告,眼神中还带着怨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