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林盼容盛霆筠 > 第二十一章 心悸
 
也去取行李的江亦辰当然也看出了林盼容的留恋。

“走吧。”

“好。”

……

当天晚上,江亦辰就开车将林盼容送去了盛家别墅。

林盼容从车上下来。

她站在车下,望了望那栋别墅。两年了,似乎还是多少有些陌生了。

江亦辰原本想和她一起进去,但是被林盼容拒绝了。

“就在这外面等吧,亦辰,和他之间的事情,我想要说清楚,或者,说不清楚,我也只是来看看孩子。”她安抚着江亦辰,“我如果在里面出了事,我会叫你的。”林盼容朝江亦辰露了个微笑。

江亦辰有再多不愿意,也只得答应,坐在外面的车里,看着林盼容往里面走去。

江亦辰眼睛里落满担忧。

他们两年未关注过盛霆筠,以为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交集……

……

别墅的铁门是自动打开的,林盼容原本想按门铃,看看了自动打开的铁门,她有些讶异。

女人就这样提着包,走进大门里去。

远远看去,就仿佛走进了一个即将要吞噬掉她的深渊一般。

——

“小姐,你回来了?先生在楼上,我带您上楼吧。”佣人看见林盼容,仿佛也并不惊讶,这让林盼容心里更没有底。其实,她在她们眼睛,应该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才对,为什么她们见到她却毫无反应呢?

“王妈,小少爷在哪儿,你带我去看小少爷吧。”

“好,好。”王妈说道。

作为佣人,不要说她为什么见到林盼容不惊讶,其实……

林盼容跟着王妈上楼。

走廊尽头,儿童房里。

盛贝贝在儿童床里安睡。

房间里光线偏暗,林盼容有些难受地伸手去碰了碰孩子的脸。

孩子脸颊的温热透过指尖传到她身上。

思念像海一样倾泻出来。女人指尖有些发抖。

她知道,这一辈子,和这个孩子,都是无缘。

她没有任何能力,能够和盛霆筠抗衡。

能感受到孩子温度的时间,大概只有这一刻。

她之前返程时,就已经和盛霆筠的助理联系过,所以盛霆筠应该也知道,她并没有死,两年以前,只不过是一场金蝉脱壳的隐瞒。

他的恨意,会不会还和两年前一样的深重?

书房里。

盛霆筠坐在座椅上在吸烟。

他想过无数次她和他的再见,却从未有想过一次,她以这样一种状况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两人之间再有的歇斯底里都不会有,有的只是平静。他平静地等着她的到来。

房门被敲响,佣人在外面说,“少爷,小姐过来了。”

佣人推开门。

林盼容从外面走进来。

两年的时间,仿佛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痕迹,相反,反而让她身上像是更多了一层轻盈的痕迹。她没有生活在他身边,她活得更开心和更快乐。

林盼容也打量椅子里的男人。

阴影很深,光线很暗,林盼容实际上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见他手指尖明灭的猩红一点,让寂静的空间里,无端端生了分紧张和心悸。

“两年时间,过得还好么?”他问。

林盼容咬了咬唇,回他,“贝贝,怎么样?”

“你关心他?”

林盼容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两年了,还这样咄咄逼人。

“我只想知道贝贝的身体状况。”她声音大了些。

男人却在此时突然站起身来,也终于从桌子后面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他还是一样的年轻英俊,大概无论发生任何,都不会影响到他。

男人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大手卡主了她的下巴,而后两只手似是捧住了她脸,一把就将她往后面推去,跟着,在林盼容视线里,眼睁睁地看着男人低下了头来,菲薄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唇。

那是个只在唇瓣间碾压辗转的吻,她甚至能听到两人间喷薄的鼻息,她缩在后面的墙壁上,在剧烈的喘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