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混沌之飞宇剑帝 > 第四章 后天九重
 
  三天时间看似很短,但对于此时的飞宇来说,却很漫长。

  因为,哪怕肉体已经进入了假死状态,疼痛感大减,但对于一息之内,要被剑道本源之力将经脉重铸,然后再毁灭一次的飞宇来说,通过肉体传到灵魂之上来的疼痛,也不下于,一个正常人被摧毁经脉之时,而且那疼痛感是一息感受一次,想想都头皮发麻。

  就这样,时间缓慢地流逝着,这期间飞宇的精神体,甚至有数百次差点因为剧痛而昏睡过去,但都被脑海里的声音将其唤醒,因为肉体已经进入假死状态,要是灵魂体也沉睡过去,他就真的陨落了。

  终于,三天时间悄然流逝而过,而就在剑道本源,刚要出声提醒飞宇时,却发现飞宇已经回归肉体,随着肉体昏睡了过去。

  剑道本源有些失落的叹了一声,本以为可以坚持到最后的小家伙居然提前结束了。

  随即,也只能内视其身体一番,看看飞宇有没有事,毕竟若是经脉打碎未从新凝聚便回到身体,他醒过来也是废人了。

  接着剑源便将,飞宇经脉里的剑道本源之力召回,在其内视之下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此时,飞宇身体里的经脉已经由剑道本源凝炼而成,而且现在的剑道本源之力已经无法再在其经脉上留下一丝痕迹。

  其余七道本源看到剑道本源那般模样,也跟着查探了一番,随后,缓缓的道:“纯粹的剑道本源凝炼的经脉,超脱圆满,完全与剑道本源相当,奇迹啊!”

  “剑老头,没想到当初你运气比我们好,逃离了那方空间,找个宿主为了隐藏自己不被发现,选择了的小家伙,不仅得到女娲娘娘的看重,居然还能屏蔽你的气息,让得那个存在感应不到你,真是你的福气啊!

  虽然我们三千大道都诞生了自己的灵智,但却被囚禁了起来,除了从未得见的混沌第一大道外,也就你运气好与时间本源和空间本源那两老头关系好,被带着你逃了出来,哎!真的是源比源气死源啊!若等这个小子达到帝境,你也可以不用在躲避了。”七源中的阳源羡慕的道。

  剑源听了一张老脸乐开了花。满脸微笑的道:“你们就羡慕吧!女娲娘娘看重的人能一样吗?

  还有就是十年之期一到,你们的本源分身之力就要消散了,回去了后帮我像那片空间的那些老家伙们问好,我剑老头、还有时间老头、空间老头,会努力培养出帝境强者去营救他们的。”

  听了这话,那七道本源略微伤感的沉寂了下去,良久轻声道:“我们会竭尽全力助这小家伙凝炼出阴阳五行剑体的,放心吧,剑老头,就是时间老头和空间老头就需要你联系一下了,在这小家伙突破先天境之时,出现给他开辟时间源泉和空间气海。”

  次日,晨曦微亮,飞宇便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刚醒过来的飞宇,便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

  随即,向距离部落不远处的一条小溪飞奔而去,以水为镜看了一眼那遍布全身,由血液和体内毒素凝固而成的污泽,飞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一跃而下。

  在清洗完了身上的污泽后,飞宇,并指成剑,一劈而下,只见那溪水,被逆向斩开三丈多才恢复过来。

  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默念道:“这次淬炼经脉哪还是淬炼经脉啊!这完全就是把经脉打碎重铸了。不过这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强大,我现在的攻击,都可以和部落里用药物淬体到七重天的队长比拟了。”

  感慨了一番之后,飞宇一跃上岸,换了一袭白衣,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知道他这一次闭关算上沉睡的时间已经过去四天了,要是在不露面的话,母亲应该担心的睡不着觉了。

  在拜见了一下自己的母亲后,和母亲嘘寒问暖了一番,又接着去族长哪里拜见了一番,这才回到自己的木屋。

  回到木屋的飞宇,用神识感应了一下剑道本源留在自己识海里的后天淬体篇。

  囔囔道:“身化剑体:剑把为经、剑脊为骨、剑颚为皮、剑穂为血、剑从为肉、剑格为脚、剑锋为指、剑眼开目、剑刃化气,人剑合一,化身为剑,突破先天。”

  好霸道的剑之大道,剑道不愧为器中帝道,就当拿根基来论,便超越了排名在其后的其它大道太多了,剑真是当之无愧的器中帝者啊!

  可惜这还是不够,既然女娲娘娘赐予了我五行和阴阳七条大道,哪有不用之理?既然都知道有伪混沌这一说了,不努力一把也不甘心啊!

  不过现在的我,还是先把剑体淬炼到第九重再说吧!不然的话,我肯定是扛不住五行大道和阴阳大道的本源之力的。

  它们的道之力只会比剑源的暴躁,毕竟剑源可是跟了我六年,六年时间也在潜移默化的淬炼我之身躯。

  但哪怕这样,我都差点没抗住剑道本源之力,何况我身躯没有其余七道的抗性,如若准备不足,那就是身死道消了。

  思虑良久后,便咬牙继续闭关去了。

  时间荏苒,春去秋来,一年时间转眼即逝,而在这一年时间里飞宇深居简出,每当出现一次便突破一重天修为的他,成了整个部落孩子们的目标,也是整个部落里当之无愧的天才。

  这已经是飞宇进行闭关的第九次了,如果在今天成功出关,那飞宇就是刚好用了整整一年时间,达到后天九重,他将成为有史以来的人族神话,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人族能在六岁时,花短短一年时间达到后天九重。

  哪怕现在南荒郡的,唯一一个圣级强者,开创了圣宗的羽,守护人族南荒郡的守护神,也是一年零一天才突破到后天九重的。

  显然人族部落众多,但都被万族隔开,消息传递不出去,不然人族大能早把飞宇带回圣宗进行培养了。

  话又说回来,要是消息灵通的话,也等不到人族大能的到来,就被其余种族扼杀了,每出现一个人族大能,对于其余种族就是一种威胁,因为八兽契约的要求就是万年之内,人族成为万族之首。

  对于这些与生俱来就高高在上的其它种族而言,谁愿意,被这卑微而又弱小的人族统治?

  要不是忌惮四圣兽,培养了龙族、虎族、朱雀族和玄武一族的话,早把人族灭了。

  虽说八兽有过规定,他们不出手,但人家可是赌约里有规定,人族万年之内不能灭族。

  毕竟在怎么说四圣兽可是这方天地的霸主般存在,四凶兽能与其抗衡,那是因为同出一源,实力只高不低,而且人家八兄弟不愿自相残杀,才订了个赌约,万年一过人族成为不了万族之首,人家四凶兽自会动手,到时他们那四个哥哥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若是他们现在把人族灭族,那有可能会彻底激怒四圣兽,到时候说不定作为弟弟的四凶兽都会出来帮着四圣屠杀他们,强者威严不容挑衅,既然赌约立了人族可以被欺负,被屠杀,但一万年之内肯定是不能被灭族的。

  入夜,整个部落的人都看向部落的一个角落,在那里有着整个部落的骄傲,他们部落的天才少年就住在角落的木屋之中。

  本来早该休息的族长和众长老,今天居然都没回屋休息,而是来到了一座木屋之外,因为他们都希望,部落里的这个年轻人在开创一个奇迹。

  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一年之期已经只有盏茶时间了!看着还没有动静的木屋。

  只见那当先一人缓缓道:“都散了吧!都在这里盯着做什么?飞宇这孩子已经做的够好的了,我们不能老是把自身的期望,强行寄托于飞宇这孩子身上,这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残忍了一些。”

  话语刚落,众人刚准备离开。此时木屋里飞宇像感应到了似的,缓缓把床榻上站了起来,神识询问了一下剑源,才得知自己突破九重天后,这一入定便是一个月。

  剑源缓了缓道:“是你在突破九重天时,你进入了悟道状态,所以才会过去了一月之久,如果我所感应的不错的话,你应该已经领悟了剑意。”

  “哦,剑源,不错嘛!这都知道,我可是谁都没说,你居然就看出来了,不愧是剑道本源。”

  听道这话,剑源都懒得理他,直接消散于其神识中,像其它七源一样隐藏了起来。

  飞宇大喊了几声,见剑源不在理会他后,便只能无奈的退出了自己的神识空间。

  随即装作刚突破第九重天的模样般长啸一声,冲天而起,还未走远的众人听到这声长啸,在看向那一袭白衣的人影,犹如刚出鞘般的利剑锋芒毕露。

  众人心绪久久难以平静,因为他们一直也只是幻想飞宇在一年时间内跨入后天九重而已,并没有想过真的能够实现。

  当他们的幻想变成了现实摆在眼前实,反而觉得更加虚幻,不敢相信了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