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混沌之飞宇剑帝 > 第二十三章 玄血朱果的消息
 
  次日,一早醒来的三人就开启了寻宝之旅。

  但凡是生活在这片天地中的人都知道,凡是有妖兽占领之地,便存在于天才地宝。

  很多人肯定不理解,觉得这是为什么?

  因为天才地宝诞生之地,必是福地,而且天地灵气也比其余地方浓郁,所以妖兽喜欢守护天才地宝,这样不仅可以加快修炼速度,还能在天才地宝成熟之时,抢占先机,将其吞食,突破境界,从而让得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而飞宇三人,必须尽快突破,好在三年后可以夺得五行灵气池的名额,所以天才地宝也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对于现在先天四重天的飞宇来说,短短时间中他连晋三重天,虽然不急于突破,但也需要大量天才地宝来调养身体,以免得伤势越拖越重,让得三年之后获得五行灵气池也无济于事。

  而且对于身处先天巅峰的狂刀、霸枪来说,他们已经沉淀的够久了!

  现在正需要大量的能量来一举突破先天九重巅峰,晋入金丹期,只要一晋入金丹期,两人靠着意境之力,都将在元婴之下难寻敌手。

  而此时三道人影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当先之人一袭白衣,身形似剑,但看其苍白的脸色,一看就是有伤在身,而且行进之中还时不时咳嗽几声,有时甚至还带出一缕鲜血。

  那番打扮和模样不是飞宇三人又还能有谁呢?

  三人行进了半日之久,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只七八人的队伍,看其狼狈的模样,必是遭遇了大战。

  飞宇三人,快速赶上,像那群人问道:“敢问阁下,前面是出现了什么事?为何如此匆忙的赶路?”

  那支队伍,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人,立即戒备了起来,当先一人走出队伍,先自报了下家门:“我们乃是清水部落之人,若没什么事,朋友可否行个方便让我等离去?”

  飞宇咳嗽了一声,笑了笑道:“清水部落的朋友,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们只是想知道前方发生了何事,并没有想阻挡各位的意思。”

  听得此话,清水部落的人脸色才略微缓和了一些,当先一人缓缓开口道:“我看几位还是赶快离开吧!前面的争斗不是你们三个先天境可以参与的,对方可是有着三大金丹中期的强者,就连我们部落都被其斩杀了三人,才拼死逃出,你们就别去凑热闹了。”

  “哦!此话怎讲?这位大兄弟还是告知我们一下吧!这样也好让我们死心。”

  看着飞宇还不让路,追问着自己等人,那领头之人也不耐烦起来。

  暴口道:“你们想死就去吧!前面三大部落之人正在清场。

  他们在那山谷之中发现了玄血朱果,玄血朱果可是能让人直接从金丹巅峰突破进元婴期的天才地宝。

  只是有一对炎火蜥守护,皆是金丹巅峰修为境界,三大部落之人,知道他们对付不了,就直接对我们痛下杀手,然后在尸体上撒上软骨散,将尸体抛进山谷里让那两头妖兽吞噬,进而让得妖兽战力变弱,好将其斩杀。”

  话落,清水部落的人便绕开飞宇三人,朝着远处的密林逃去。

  飞宇,他们也并未阻挡,因为他们得到了他们需要的消息,没必要多树敌人。

  霸枪听到此等消息后,激动的脸色都有些涨红,如果可以获得这玄血朱果,那突破先天,晋入金丹就轻而易举了,但他也知道现在飞宇身负重伤,去不去还得飞宇决定。

  “大哥,玄血朱果,一株九枚,这三大部落之人还真是霸道啊!想一人独吞三枚,我们去不去?”

  飞宇听了霸枪的话后,笑了笑道:“去,怎么不去,天才地宝,见者有份,况且这玄血朱果对于你和狂刀来说都很重要,而且对我伤势也可以恢复一些,怎有不去之理。什么三大部落,让我们三人去会他一会。”

  话落,三人朝着山谷,飞奔而去,沿路之上,看着被三大部落之人,追杀的狼狈不堪的那些人,飞宇心中叹了口气,真的是弱肉强食的法则啊,连同族都不例外,为了利益皆可拔刀相向,可悲、可叹。

  片刻,三人便来到了山谷入口之处,而此时三大部落的人已经封锁住了入口,看到刻意赶来的三人。

  三大部落的人脸上都漏出了讥笑,领头三人看着飞宇三人,一人开口道:“还真有不怕死的,三个先天境的蝼蚁也敢来虎口夺食,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去把他们三人都杀了,尸体撒上软骨散,扔到里面喂那两头愚蠢的炎火蜥。”

  听得此话,三人背后的数十部落子弟朝着飞宇三人飞奔而来,看着如此巨大的战阵,三人无动于衷,眼睛都未眨一下,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连大道都未感应的人,简直不堪一击。

  双方接触的瞬间,飞宇依然云淡风轻的向前走去,那些向他攻击而来的,刀、枪、棍、棒还未靠近,就被狂刀和霸枪一一击飞而出,只见一颗颗头颅飞起,天空之中像下雨般鲜血滴露。

  冲的慢的众人,看着那杀他们同伴如同杀鸡般的狂刀和霸枪,此时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有些心性差的直接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一股恶臭从双腿之间流出。

  看到这般模样,飞宇右手一抬,狂刀和霸枪收手立于两旁。

  飞宇咳嗽了几声,拿出一块手帕,将嘴角的鲜血擦去,看向那后方的三人缓缓道:“我想我们应该有实力和你们谈谈。”

  听得此话,那三人收起脸上的讥笑,走了上来。

  “不知阁下来此所谓何事?此地已经被我们锋之部落、山之部落还有炎之部落所占领,我们三人所在的部落都是天级部落能否行个方便?就此离去?”

  飞宇听得此话之中的浓浓威胁之意,本来还想着和颜悦色的交谈一番的脸也瞬间冷了下来。

  “阁下这是在以势压人了?”

  “若你觉得是,那就便是吧!”那人接着又道。

  听得此话,飞宇也懒得多说,本来因受伤显得有些颓废的身体,突然间一股剑意爆发而出。

  三人,只见剑光一闪而逝,那居中一人刚想开口在说点什么,可他突然发现额头一凉,抬起右手,准备摸一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站于两旁的两人却,以一种惊骇的表情看着他。

  随着他的右手刚抬起,人也从眉心之间一分为二开来。

  飞宇,看都没看一眼,转头看向另外两人。

  “此人说话太难听了,二位不介意吧?”

  那两人听得飞宇此话,眼角看了一眼那瞬息之间一分为二的尸体,尴尬的笑着道:“不介意,不介意。”

  居左一人连忙抱拳道:“再下炎之部落炎焱,身旁这位是锋之部落的锋行,阁下既然看上了这里,我们现在带人便撤就是了。”

  飞宇看了一眼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二人,心道始终是实力为尊的世界,在这里面,进来的年轻一代我不惧任何人,可还有些上一次十年之期未能出去之人,这次就得小心些了,还有就是天级部落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处,飞宇看向那带着族人就要离去的二人,淡淡的道:“若愿意留下,玄血朱果可留给二位一人一枚。”

  听得此话,两人刚欲离开的脚步顿了下来,虽然从先前的三枚,变成了一枚,但那也总比没有好啊!

  随即转头呆呆的看着飞宇道:“此话当真?”

  狂刀就没那么好脾气了,不知道表哥为什么要分二枚玄血朱果给二人,直接喝道:“废话,我表哥说的话还能有假不成?”

  飞宇看了脾气暴躁的狂刀一眼,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哎!我这表弟什么时候可以像霸枪一样沉稳一点。

  “当真,只是二人给我说一说地上这人的事吧!”说着飞宇抬手指了指被他一分为二的尸体。

  听到飞宇的回答,二人也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