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混沌之飞宇剑帝 > 第三十章 春、夏、秋、冬
 
  刚要开口贺喜的飞宇,看到四人的震惊之色后,心里就立马明白过来,看来他们三人的大道和意境是被四女发现了。

  随即眼里划过一丝阴冷之色,毕竟若三人的大道和意境被传了出去的话,霸枪作为神族之人没人敢动他丝毫。

  可他和狂刀就不一样了,说不定出去后就会有强者来将他俩抓走,研究一番,对于先天境和金丹境就能将意境达到小成层次,这种天赋实在太骇人听闻了一些,毕竟已知得人族五大圣者,年轻时也没有这等天赋。

  内心叹了口气,盯着四女开口道:“我想你们四人也应该知道了,我们三人的大道是什么,而且还都拥有小成的意境。”

  听得飞宇的话,四女倒是没什么,可狂刀和霸枪就不一样了,直接和飞宇形成一个三角,将四女围在其中,因为他们自己也清楚,泄露出去的后果。

  四女看着把自己包围的三人,绿衣女子嘴角无奈的笑了笑,若是刚才没突破的三人对于四女来说,她们完全不惧,但现在的三人让得她们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

  飞宇盯着四女冰冷的话语从口中吐出:“四位可否答应在下一个请求?”

  在说话的同时,飞宇的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看那样子完全是一言不合就要痛下杀手。

  虽然四女是被他所救,但那是在面对妖兽同仇敌忾的情况下,若四女不能帮他们保守住小成意境的秘密,那就对他们三人产生了威胁,对于飞宇来说,任何威胁都必须消除,哪怕自己不是嗜杀之人,但他别无选择。

  看着这一幕的四女,面色也微微凝重了起来。

  只见那绿衣女子玉手轻轻抬起,掩嘴微微一笑,看着飞宇道:“公子,你就舍得对我们四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痛下杀手吗?”说着还给飞宇抛了几个眉眼。

  飞宇被绿衣女子的表情直接搞懵了。在飞宇看来,四女的反应不该这样的啊!

  毕竟都对她们动了杀念了,但看四女那番模样,完全是对此不屑一顾,还反过来打趣自己。

  回过神来的飞宇,也没发现自己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红晕,心跳也因那眉眼加速了几分。

  毕竟现在的飞宇也十五岁了,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飞宇来说,面前的四女经过大战之后虽然浑身鲜血,但那破碎的衣服,流漏出的一片片雪白,让得他还真的是有点想入非非。

  特别是四女都比自己大上一些,而且不知道是怎么发育的,优美的曲线,前凸后翘的身材,精美的脸蛋,特别是那对因大战过后若隐若现的玉兔让的飞宇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不过飞宇立即清醒过来,冰冷的道:“我的耐心很有限,在这样我可直接动手了。”

  话落,背后那经过大战已断的骨剑被其拔了出来,指向四女。

  狂刀、霸枪见到飞宇的举动也将骨刀和长枪握于手中,看那架势,只要飞宇一动手,他们就会紧接而上。

  看得飞宇那认真的态度,四女也知道不能太过火,绿衣女子收起那妩媚的姿态,看向飞宇道:“不知公子要我们如何保证?才肯善罢甘休。”

  听得此话,飞宇也缓和了一些,缓缓道:“你们用道心起誓吧!绝不把我们三兄弟的情况泄露出去,至于以后会不会发现也与你们无关了。”

  对于四女来说,她们也是知恩图报之人,而且飞宇不仅救了她们,还帮她们部落里的族人报了仇。

  虽然这个报仇飞宇是为了替他们三兄弟死去的人所报,在飞宇看来或许没有什么。

  但她们四人却不这样认为,心里还是特别感谢飞宇的,毕竟没有飞宇三人的话,她们四女面对两头元婴境妖兽顶多能够击败,若加上那数百妖兽的干扰,击败都做不到。

  所以四女也未犹豫,直接异口同声的道:“今我们四姐妹在此立誓,若将三位公子之事传了出去,今生将永无寸进。”

  说完,四女看像飞宇,打趣的道:“不知公子现在满意了否?若不满意我们四人不介意在为公子做点什么。”

  面对比自己三人大上一些的四女,不仅飞宇被调戏的羞涩无比,就连狂刀、和霸枪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红晕,三人心里直道:“哎!妖精啊!终于知道什么是红颜祸水了。”

  飞宇为了掩饰被四女调戏的尴尬,只得微微把头一偏,无奈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别过吧!有缘再会。”

  话落,便收剑带头朝着远方而去,狂刀和霸枪见状也立即跟了上去,毕竟他俩又有点受不了这四个女子了。

  看着要离去的三人,白衣女子直接一跃而上,挡住去路,冰冷的话语从其嘴里发出:“公子我冬雪领悟的是雪之意境,不善言辞,但恳请三位公子留下姓名,今日之恩,来日在报。”

  其余三女见状也紧其而上,开口道:“我春雨、我夏炎、我秋风,也是此意。”

  飞宇看了一眼,眼前的四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救四人从未想过让对方报答于他,只是他觉得同为人族,遇到外族攻击见死不救,对于他来说实在太残酷了。

  飞宇只能淡淡的道:“报不报答倒是无所谓,我名飞宇,身旁两位是我兄弟狂刀和霸枪。”

  四女看着面前三人,行了一礼后,便侧身让路。

  看着飞宇三人离去的背影,春雨大声道:“三位公子,刚才小女子言辞上的不敬还望见谅。”

  听得此话,行进中的飞宇身形一个踉跄,见谅?肯定是不能见谅的。

  然后刚想到这里,飞宇内心又出现一个想法,我早就不介意了,我还希望你多调戏我几次呢。

  想着,飞宇还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来。一旁的狂刀和霸枪看到飞宇呆在原地还傻呵呵的乐了起来。

  一人抓住飞宇一只手,扣住其脉搏打量了起来,心想大哥是不是因为此次的大战受了什么刺激?直接脑子都糊涂了。

  反应过来的飞宇看向两人,脸色一板道:“你俩有毛病啊?怎么还拉起我手来了?我警告你们,我可不喜欢男人啊!快点放开。”

  被飞宇嫌弃的两人一脸无辜的说道:“表哥、大哥这不是看你突然之间,止住身形还傻呵呵的乐了起来,我们不是以为你受了刺激,然后弄的神智混乱了吗,所以才给你把把脉,再说我们也不喜欢男人,你一天自恋个什么啊?”

  “额!这不是大战过后以为五脏的伤势又要加重了么,刚才过程中我感应了一下,居然没事,所以愣神了过去。”飞宇尴尬的道。

  听了飞宇话的俩人鄙夷的看了飞宇一眼,心道:“谁信啊?从来就没见你心不在焉过,特别是脸色还发红。”

  飞宇像是看透了两人小心思般,直接表现出一副生气的表情,怒吼道:“走了!快点赶去五行城。”

  话落也不等两人说什么,直接飞奔而去,只是飞奔出去的同时他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差点喷了出来,但为了不让二人担心,直接强咽了下去。

  神识感应了一下自己的五脏,发现经过三个月的调养恢复过来一些的五脏,现在又回到了三个月之前。

  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以后得少出手了,不然在这样下去,我没被别人杀死,反倒自己害死了自己。

  跟在飞宇身后的两人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可两人都知道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没必要说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