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斗罗之凌天绝世 > 第十二章 蓝银皇就这么……死了!
 
  第十二章蓝银皇就这么……死了!

  “焱,你走吧,我先前已经告诉过你,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伙伴,和邪月一样照顾我的哥哥!”

  胡列娜那有些无奈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自己房间里修炼的的凌天。

  “啊,师弟带回来的草!”

  随即,又是一道焦急,又有些惊恐的声音传来!

  原本打算继续修炼的凌天脸色不由一变,迅速起身向着门外跑去。

  打开小院的房门一看,满脸带着失望神色的焱正坐在院子大门不远的地上,邪月则是在他旁边站着一脸苦笑。

  而胡列娜正满脸急切地将一片散落着花盆碎片之间一颗枝叶尽折的蓝银草用手扶起来。

  凌天此时已经顾不得胡列娜三人,连忙走过去抢过胡列娜刚刚拿到手中的蓝银草,将精神力散发过去。

  原本蓝银草叶子上散发着的翠绿色荧光此时逐渐暗淡起来,并很快就消失了,一枚白色中带着淡淡黄色的魂环在蓝银草的上方慢慢成型。

  凌天不由脸色一黑,愤怒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从凌天一行人将蓝银皇从圣魂村后山带回武魂殿后,凌天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一直将它放在自己修炼的院子里养着。

  通过一段时间精神力感知,凌天已经能感觉到蓝银皇已经有了点滴意识,很可能在达到百年魂兽程度的时候意识就能觉醒,毕竟是再怎么说也是十万年魂兽献祭后留下的生命之种!

  因此,凌天这段时间找比比东要了不少蕴含生命精华的宝物给月关,并让他每天都要来一次,帮着照顾这棵自己有着大用大蓝银草。

  它是自己对付唐三的一大底牌,因此凌天一直很小心!

  似乎是感觉到凌天的怒火,哪怕已经和凌天亲近很多的胡列娜此时都不敢啃声。

  回过神来的焱不由站起身来,对着凌天愧疚道:“殿下,是…是我不小心摔在地上,把这棵蓝银草给压死了。”

  “啊……”

  一道残影闪过,邪月发现原本正在胡列娜身旁的凌天出现在自己的身前,而之前正站在这里的焱已经不见了身影。

  于是向着惨叫声看去,胸部右部明显凹下去一截的焱正趴在地上,满嘴鲜血。

  邪月不由满脸惊恐,担心落到同样的下场。

  “滚,都给我滚!”

  突然,凌天那道满含杀气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

  正在心里想着怎么安慰凌天的胡列娜不由转头看了一眼满脸愤怒的凌天,哇的一声,很是委屈地向着外面教皇殿的方向跑去,凌天身旁的邪月却如蒙大赦,连忙跑过去扶起正重伤在地的焱,背在背上,向着胡列娜离开的方向而去。

  ……

  旺加里城,星罗帝国境内境内靠近星斗大森林的一座小城,和诺丁城相差不大。

  旺加里城的武魂子殿此时已经被打成了废墟,里面的武魂殿人员都死在了凌厉的攻击之下。

  在这座武魂殿子殿的废墟之上,一柄浩大的铁锤屹立在废墟的正中心,锤柄斜指着天空。

  一个身穿破旧灰色衣袍,满身邋遢,年龄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锤柄之上冷冷的盯着武魂殿的废墟,咬牙切齿地道:“武魂殿,这是你们欠我的,今天只是先收点利息,将来小三成长起来之日,便是我唐昊复仇之时!”

  他的声音,充满了杀意,仿佛不灭武魂殿,誓不罢休!

  突然,唐昊感觉心口一痛,连忙用手捂住胸口。

  他感觉生命中似乎有什么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已经远离他而去了!

  “小三,阿银?”

  “啊……不!”

  唐昊怒吼着,他感觉非常痛心,非常愤恨!

  唐昊没有一刻比此时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懦弱!

  他很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做!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那么……

  ……

  而此时的教皇大殿,正宽慰着胡列娜的比比东满脸无奈。

  自己的弟子从后院跑过来后就一直在自己怀里伤心地哭泣,问她什么也不回答,直到询问了背着已经晕死过去的焱正准备离开的邪月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一个月前凌天找她要了不少蕴含生命精华的宝物时,比比东就知道了凌天从圣魂村带回蓝银皇的事情,尽管她很好奇,但面对一直以来都很有主见的凌天,比比东并未多问。

  毕竟一直以来,凌天无论是在修炼上,还是处事能力上,比比东都对其很是满意,他相信自己的弟子不会无缘无故做那件事情。

  但从邪月口中知道胡列娜三人因一件小事意外将凌天那棵草给压死了后,比比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确实是一个意外!

  但胡列娜三人也太倒霉了吧?

  尤其是比比东知道凌天一直以来几乎从不对任何人发怒,能让他愤怒的人只要他能够打得过基本都已经死了,打不过的很可能正在琢磨着怎么弄死!

  如果不是胡列娜三人和凌天关系不错,比比东甚至自己都不敢想象那个结果!

  比比东拍了拍胡列娜的后背,柔声道:“娜娜,你刚从天斗帝国回来,这怪老师忘记提醒你了,那棵草似乎对天儿非常重要,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生气在所难免,过一阵他冷静下来就好了!”

  见胡列娜仍然在继续哭泣,比比东不由摇了摇头,继续道:“你毕竟是天儿的师姐,也是他最亲近的人,难道他还会真的生你的气吗?”

  “现在只是他一时怒火充心,难免要发发脾气,不然你想想,如果他没把你当亲人的话,以他的性格的话,早就对你出手了,对吧?”

  此时,胡列娜才缓缓抬起了头,揉了揉那有些红肿的双眼,不放心道:“真的吗?老师!”

  “师弟会不会讨厌我啊?我感觉他一直以来好像都不太喜欢我!”

  胡列娜感觉此时非常委屈,从凌天六岁那年,自己一直关心他,但他从来都对自己表现地很是冷淡。

  后来,好不容易在外面历练回来,感觉对自己好了点,结果现在却因为一棵草吼自己!

  难道自己还没一棵草重要吗?

  看到胡列娜这个样子,比比东不由有些头疼,不由继续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等会我去找天儿聊聊,相信他是不会怪你的!”

  想到自己师弟对自己老师的尊敬,胡列娜不由松了一口气,放心了很多,这才破涕为笑,对比比东感激道:“谢谢你,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