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人道大圣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围杀
 
  朱庞在这场斗战之前,做了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那就是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防护之上。

  其实如果他正常发挥的话,处境未必有这么尴尬,但完全抛弃进攻的手段换来的防御根本没办法给他带来多少安全。

  这也是因为陆叶凶名太甚的原因,哪怕他有了偃甲傍身,实力大增,也没信心能胜过陆叶。

  他确实将自己防护的密不透风,但当这密不透风的防护出现破绽时,他就再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琥珀巨大虎爪拍下的同时,陆叶也从一旁发起了进攻,锋锐的刀芒裹挟杀机,让朱庞浑身冰寒。

  他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陆叶和琥珀所在的方向,全力催动力量防守来自这一人一虎的攻击。

  然而就在这时,身侧一旁却有狂暴的灵力在涌动。

  巨大的冲击席卷而至,正从朱庞防御的缺口处冲击而来,狠狠撞击在他身上,那刹那间,朱庞只觉整个人都快要被撕裂,若不是他体修的体魄足够强大,这一道攻击就足以取他性命。

  饶是如此,那犀利的攻击也撕裂了他气血和灵力的防护,在他身上留下血肉翻卷的伤口,甚至隐约可见蠕动的脏器!

  他倏地转头,朝攻击来源的方向望去,眼帘骤缩。

  视野中倒影着一个少女的身影,少女周身灵力沸腾着,正在凝聚一道狂暴的术法!

  方才打中他的攻击,正是出自这少女之手!

  怎么会……

  这是什么情况?

  朱庞懵了。

  灵溪榜挑战,从来都是单对单,那陆一叶有兽宠,带进来也就罢了,这是天机允许的事,毕竟这世上还有一个驭兽的流派,修士以御使的妖兽作战,若不让修士带兽宠,那驭兽流派的修士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

  可这少女是怎么回事?

  这总不可能是兽宠吧?

  完全没道理的事。

  朱庞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就是这陆一叶不知动用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手段,绕过了天机的监测,带了一个法修过来群殴自己!

  但很快他又觉得这种事不可能,天机高高在上,向来公平公正,尤其是灵溪榜挑战,自古以来从没出过任何问题,没道理出现这么大的疏漏。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考虑这些想不明白的问题了,因为在依依的术法狂轰之下,朱庞魁梧的身形就如狂风暴雨时在大海上漂泊的独木舟,摇摆不定。

  更有陆叶和琥珀在旁猛攻不止。

  伴随着又一面盾牌灵器的破碎,莫大的危机将他笼罩,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琥珀狂啸,摄魂冲击让朱庞脸色痛楚,鼻孔流血,心中一个模糊的念头不断催促他赶紧认输,可注意力却是集中不起来,到了嘴边的话根本喊不出口。

  更多的术法落在他魁梧的身体上,更有一柄锋锐的长刀穿过那防御的缺口,自下而上,刺穿了他的下颌,直从天灵盖刺出!

  紊乱的灵力波动在这一瞬间骤然平息,依依散去了手中凝聚的术法,琥珀也退到了一旁,微微蹲伏着身子,做出随时可以暴起一击的架势。

  滴答……

  滴答……

  鲜血滴落在地上。

  朱庞低着眼帘,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眼中满是对生的留念和对自身处境的不甘。

  陆叶抽刀,鲜血喷涌,魁梧的身影噗通跪倒在地,旋即慢慢伏地,尸体下的地面很快被鲜血染红……

  生机消散。

  依依迅速上前,收拾战利品,将对方破损的偃甲收进储物袋中,又将储物袋丢给陆叶,这才闪身回到琥珀体内。

  值此之时,陆叶已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许多绷带和疗伤药,再取出一个包裹包好,系在琥珀的背上。

  接受朱庞的挑战只是开始,接下来如果所料不错,恐怕要杀出一条血路了!

  元磁呼啸之下,灵力禁绝,储物袋都没办法打开,这些疗伤的东西自然是要先备好。

  不但如此,陆叶还特意从之前的诸多战利品中,找出了几把跟磐山刀造型差不多的长刀备用。

  一切准备妥当,陆叶往口中塞了几粒疗伤丹,翻身骑在琥珀的背上,这才让天机将自己传送出斗战场。

  归来时,依然是那一望无际的平原。

  视野才刚恢复,一股劲风便从旁袭来,狠狠撞在琥珀身上,哪怕是以琥珀的强壮,也被这一下撞的有些趔趄。

  愤怒的虎啸响起,虎爪顺着攻击的方向拍下,伴随着一声凄厉兽吼,锋锐的虎爪刮下来一层皮肉。

  与此同时,有凌厉的攻击袭向陆叶,几乎是本能地,陆叶反手一刀斩了出去。

  叮当声响中,斩向陆叶的灵器被打飞,更有修士的惊呼声传出。

  直到这时,陆叶才看清袭击自己和琥珀的是什么人,那是一个骑乘着一头犀牛妖兽的万魔岭修士。

  撞向琥珀的正是那头妖兽,攻击陆叶的便是妖兽背上的修士了。

  不过不管是妖兽还是它背上的修士,此刻都吃了大亏,身影交错而过时,那修士甚至直接从犀牛背上跌落下来。

  陆叶抬起手中长刀,正要结果那修士的性命,又有几道巨大的身影从各个方向朝这边撞来,个个都是骑着不同妖兽的修士。

  他在斗战场中虽然以极快的速度斩杀了朱庞,但万魔岭这边依然有动作迅速的修士赶到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在他刚现身时便发起了攻击。

  好在数量不多。

  不用陆叶吩咐,琥珀已原地高高跃起,直接从那几只妖兽的包围圈中跳了出去,身在半空中,陆叶俯下身子,一刀劈出。

  正中一位修士刺向琥珀腰腹的长枪。

  叮当脆响声传出,琥珀已落在十丈之外,迈足飞奔,身后那些修士急忙调转胯下坐骑的方向,急忙追赶。

  一时间,平原之上,一道雪白的身影飞奔前行,身后追兵紧追不舍,更在口中大呼小叫。

  “陆一叶在此!”

  “速杀陆一叶!”

  “别让他逃了!”

  从高空俯瞰,更多骑着妖兽的修士们朝这边汇聚过来,数量虽然不算多,但也有三十多人。

  陆叶只庆幸自己杀那朱庞速度足够快,若是晚上十几息从斗战场出来,恐怕还真要被万魔岭的人给包围。

  嗖嗖的破空声响起,有攻击从上方袭下。

  这一下攻击打的陆叶和琥珀都有些措手不及,哪怕陆叶反应极快,以手中长刀挡下一些,也依然有攻击落在他和琥珀身上。

  然而滑稽的一幕出现了,那些攻击虽打中他和琥珀,可带来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陆叶抬头,只见天空中有十多道飞禽的身影,那飞禽背上还站着一些万魔岭修士,此刻他们皆都手持长弓,朝下方不断射箭!

  然而没有灵力加持的箭失威力能有多大?

  无论陆叶还是琥珀,单凭肉身就能抵挡,那些箭失顶多能给陆叶带来一些擦伤,至于琥珀,擦伤都不会留下。

  “这陆一叶体魄怎能如此强大?”

  眼见箭失射中陆叶也没能将他怎么样,万魔岭修士皆都大吃一惊,本以为这一趟他们有飞行坐骑,必能致陆叶于死地,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太想当然了。

  陆叶的体魄强的有些过分。

  他体魄的改变,严格来说是从龙泉淬体之后慢慢开始的,龙泉淬体本身效果不算太厉害,但陆叶从龙泉中带出来一片鳞甲,那鳞甲之中血气浓郁,有增强体魄之效。

  陆叶有事没事就借那鳞甲淬炼一下自身的体魄,增强气血,现如今,那鳞甲中的血气已经消耗干净。

  再者,每次返回碧血宗本宗的时候,水鸳烹制的药膳都有强身健体之能。

  要知道,那月湖中的血红鳟在当年就是给碧血宗弟子淬体用的,每个正式弟子都只有一条的份额,陆叶在本宗的时候可没少吃。

  另外,自修行了饕餮餐之后,他的胃口就比一般人要大的多,吃的东西多,都被他转化成了自身的气血,体魄自然也在无形之中慢慢变强。

  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用体修的方式修行自身,所以体型上并不算魁梧。

  还有上次得天机赏赐的洗礼……

  这种种积累之下,陆叶的体魄比起巨甲那样天赋异禀的家伙自然有很大差距,但比起一般的体修却是丝毫不差,甚至还要更强。

  至于琥珀……就更不用说了,那鳞甲中的血气就属琥珀吞噬的最多,如果将鳞甲血气划分为是十的话,琥珀独占五成,陆叶差不多三四成的样子,巨甲吞了一两成!

  而且琥珀本身就是妖兽,还跟着巨甲学了那种吞吐日月精华的修行方式。

  论体魄的强弱,琥珀能比得上两三个陆叶,催动妖元时,哪怕修士用灵器砍它,也未必能伤到它。

  皮糙肉厚的好处体现出来了,一般修士被这样用箭失招呼,肯定要受伤,一旦伤势积累过多,那就离死不远了。

  但陆叶和琥珀皆都不受那箭失影响,最开始陆叶还拿长刀格挡一下来自上方的攻击,但在察觉到这些攻击跟挠痒痒差不多后,便不做理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