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长安旧雪 > 第四章松柏易折
 
  赵暮倒是许久没有回到赵府,没有见到父亲与母亲了,一是皇家礼数多,二是赵府与太子妃避嫌,一年到头除赵暮生辰,其他时候都是见不到的。

  二盏灵幡的白灯挂在赵府的大门上,与这白日雪景倒是衬景的很。赵越回到赵府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却因为雪景皎洁明亮,好似还是白日一般。

  赵府一贯冷清,没有几个家丁,赵暮当太子妃的时候是这样,赵暮身死后自然更是这样。

  赵越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心口一颤,自己当真离家,嫁给李彧九年了。

  赵府大门口站着管家,在等到赵越的马车之后,便匆匆的接着赵越下了马车,递了银两给送赵越归府的冠军侯府马车夫。

  待马夫走了,管家提醒着赵越:“六姑娘,方才冠军侯府老夫人派人来过了,夫人在后院等着姑娘。”

  冠军侯府?

  赵越挑眉,冠军侯府的人自己家儿子不管教,让别人管教闺女倒是着急的很。

  “知道了孙叔。”

  听闻孙叔的称呼,管家的眼眶便有些红了,赵暮这才想起,抱养来的赵越惯来小心翼翼,断然不会叫孙管家孙叔的,这个称呼是赵暮才会叫的。

  “孙叔是我僭越了。”

  孙管家急忙摇头,“在我们心中,六姑娘与大姑娘是一样的,都是孙府的姑娘。只是大姑娘新丧,冠军侯府又气势汹汹前来问罪,夫人难免会牵连到六姑娘的身上。”

  “夫人惯来是个善良的性子,姑娘认错的好,夫人便不会生气的。”

  “是阿越不听话,惹母亲生气了,母亲责怪我也是应该的。”

  孙管家跟在赵越的身后,看着这与当年大小姐三分相似的脸庞,六分相似的性子,便是再小心也是忍不住叹息。

  这熟悉的院落与曲径,比赵越记忆之中又旧了几分。

  雪已经停了一日了,但是积雪厚的很,踩进去咯吱咯吱的响。屋檐上挂着的厚雪因为承受不重这重量,时不时的掉落,落在翠竹上,又砸在地上碎成雪花。

  赵越一回到后院,便瞧见拿着荆条,面露冷色的赵夫人。

  赵夫人比记忆中的苍老了许多,脸颊消瘦苍白,连是衣裳都是比得年前又大了许多。

  这久病之人,竟为了冠军侯府一个管事,也要穿戴整齐的迎接,事后还有亲自动手责罚自家姑娘。

  冠军侯府的人可真和方侧妃一样,欺人太甚。

  “跪下。”

  赵越听话的很,乖乖的跪在了赵夫人的跟前。

  赵夫人一言不发,十鞭便是打在赵越的身后,只是这一鞭更比一鞭轻,到第十鞭的时候,赵夫人已经没有了力气,被管家急忙扶着这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赵夫人喘着气,声音却如轻丝,“赵越,你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阿越玷了长姐名声,惹了母亲生气。”

  “还有呢?”

  庭院之内的人早已经被管家遣散,只剩下赵越和管家,赵夫人三人。

  “赵越不该将长姐之死,怪罪在冠军侯府,以如此上不得台面的方式害了自己,也害了赵府。”

  赵夫人牵连心扉的咳嗽几声,每一声都让赵越心尖儿疼,“母亲,外面风大,您小心着凉了。”

  赵夫人好不容易才忍住嗓子发痒,强忍不适道:“那方庭秋是什么人,你用这下三滥的手段,除了糟蹋你自己,你能得到什么?”

  “你长姐已经这般结局,你也要步你长姐后尘?”

  赵夫人实在是气不过,将那荆条丢在赵越的身上,看着赵越倔强的抬起眼眸,这认错了却不认亏的劲儿,与赵暮却是相似极了。

  想起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赵暮,赵夫人便又是心颤了几分。

  “我自认为一直教导你姐妹二人知书达理,你们却一个个的……咳咳……”

  “母亲不气,阿越知错了。”

  赵夫人:“我昨日便知道你今日有此一祸,早提点了你,你却执意要去那赏雪会,还惹出这等的事来。你看上谁家儿郎,我赵府不会舔着脸面去给你说亲?”

  赵越急忙起身搀扶住身形摇晃的赵夫人,“母亲,阿越谁都不嫁,只呆在母亲的身旁。”

  这话,与初初未曾定下的亲事时的赵暮,说的一样。

  “外头雪还未化,母亲的身子可是当不得这般动气,有何事,我们先回屋,到时候母亲让阿越跪在雪里,阿越也不说半句。”

  赵夫人到底心疼赵越,也知道赵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母亲不是要责罚你,是这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法子,万万做不得,若是做了,你长姐在天之灵又如何心安?”

  “也幸亏是今日未酿成大错,等会你父亲责怪你几句,叫你禁足跪祠堂,你便也应承着说知道错了,不要一个劲的默着不说话,你学你长姐那般狡辩,你父亲反倒会饶了你几分。”

  “是,阿越知道了。”

  “罢了。”赵夫人进了屋子,却没有让赵越进去,“你父亲在气头上,你先去书房外跪着,雪还没有融,小心着点膝盖,不要跪在了雪里,跪在阶上。”

  “谢母亲体恤,阿越知道了。”

  赵越借着赵夫人开门的缝隙,瞧见屋子里堆满着的都是赵暮生前之物,竟瞧着,眼眶也是红了。

  赵越没有停留,直接便去了赵大人的书房院子,院里有一株松柏,独立于墙头,雪盖在松柏枝上,时不时的滑落一些,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这是赵大人在赵暮读书时,教的赵暮为人处世之道。

  赵暮也是恪为己道,待当了太子妃才知道,松柏易折。

  书房的门敞开着,书房里堆着好些的东西,都是太子妃去世后,太子送来的安慰赵家的。赵大人没有借口推辞,却也没有将这些值钱东西收进仓库,只是丢在这处书房。

  书房里传出来浅浅的松柏熏香的味儿,赵越没有听信赵夫人的话,而是直接跪在了院里的厚雪上,膝盖陷进雪里,赵越高举方才赵夫人打赵越的荆条。

  “阿越不懂事,让赵府蒙羞,让母亲让父亲为难,还请父亲责罚。”

  屋内没有声响,只有方才那淡淡的熏香味若隐若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