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长安旧雪 > 第十四章撒泼吵架
 
  赵秀才拿着厚厚的一沓抄书,大概有十余本,这是赵秀才抄了一月,准备换过冬银子的。“阿越可要去买些东西?我与阿越一道吧,咸阳城不小,若是阿越走失了难得寻回来。”赵越点头附和,倒是不怕走丢了,而是一个冬日下午的功夫不长,怕误了回村的时候。

  “爹,先去你那抄书的书局吧,晚点我们再去裁衣铺子买几件过冬的新衣。”

  给赵秀才抄书工作的书局在进城不远的一道巷子里,离得城心倒是有些远,不过这巷子都是做的书局和笔墨生意,走在巷子里,赵越都能听到透过窗户传出来的书纸翻页的声音,偶尔还有些墨香。

  书局在街的最中间对面是一个笔墨铺子,书局挂着一块牌匾名唤暮沉书局,暮气沉沉,对于读书人的地方来说不算是个好名字,毕竟书生考功名,怕的就是怀才不遇暮年将至。

  “您仔细瞧瞧这些抄书,这里可有十二本,半两银子二本的价,您这才给我二两,如何便比平常还少了一两的银子?”

  书局的掌柜豪横着脸,又随意的点了点赵秀才的抄书,“倒是有十二本,是我数错了。”

  说完书局的掌柜又仔细清点了一下书里的内容,赵秀才抄写的时候酌字酌句抄,都抄写的工工整整,绝对不会出现缺字露错。

  掌柜的又叫账房多给了赵秀才半两银子,账房:“赵秀才你可别嫌弃少,这抄这几本书用的墨不算是好墨,纸也不算好纸,只扣了你半两银子还算是掌柜的大方了。”

  “这纸与笔墨是您上个月给我的,从前也是这般写的,十本书二两五的银子不曾有错,如何这月十二本书便少了半两了。”

  掌柜:“赵秀才我书局从来只做二两银子的生意,一月过了八本抄书的抄书质量,便是次了的,因为你一贯的缺钱我便多给了你半两,如何你还来要三两银子了。”

  “掌柜的我家这月缺钱花费,您便通融一些,总之我不会少你的质量了。”

  “你从前哪月不缺钱花费的,通融你的次数也不少了。”掌柜的招呼着书童便要赶人,赵秀才只能匆匆接下这五两半的银子,舔着脸又问道:“掌柜的,您这下月的抄书还未曾给我呢。”

  “你还想来我们书局抄书?便是招个年轻的童生也不缺你这老秀才的功夫,人还只收一两半的银子。”

  赵秀才被推赶着出门,在门口踉跄了一遍,差点将银子给撒了出去,幸亏钱袋子给赵越借住了。赵越一手里抱着新买的笔墨文具,这是给赵春和赵子秋准备的,一手提着从赵秀才手里飞出去的钱袋子,见着赵秀才狼狈便问道:“爹怎么了,可是遇着了什么事?”

  “无事,阿越我们走吧,看看你还有些什么想要的东西。”

  “可是那书局少了你的银两?”赵越也不算精明的,不过一掂钱袋子的重量,便知道比赵秀才抱过来的书的银子少了些。

  “不曾不曾,我们走吧。”

  赵秀才越闪躲,赵越便越明白。

  赵越直接便往书局里走,书童见了赵越,赵越模样清秀穿着不凡又抱着笔墨,自以为来买书的,“这位姑娘可是有喜欢的先生和书?我们这里有最新的日暮先生的书,日暮先生想必姑娘知道吧,是整个大昭近些年最火的写书先生了,我们这里的日暮先生的书,可是先生上月方才完工的。”

  “这些都是今日新来的抄书,字迹工整笔法老练,是一个抄了十年书的老秀才抄的,必不会少了你的情节错了你的字。”

  “既抄书过得去,又是抄了多年,为何又要克扣人的银钱?”

  书童装着糊涂卖着笑,“这位姑娘说什么呢?”

  “爹,你候在门外干什么,如何不进来?”赵秀才站在门外的街道上,迟迟不敢走进来,怕在赵越面前丢了脸的面子,也怕这书局给赵越难看。

  赵秀才被赵越唤了这才慢吞吞的进来,“阿越……”

  书童看到赵秀才便变了脸色,“你这厮如何还没走,读书人的地方怎有你这种老赖?”

  赵秀才被骂了脏话,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既不是自己不是那老赖,也不说是阿越不该来。

  赵越:“你这小书童卖过几年书倒是会骂人了?不知道你家老板如何做的生意,一个清白的书局,偏要和个赖皮老庄一样拖欠银子,明明知晓我爹一月便是靠着给你们抄书,换我一家的生计,还要拖欠了银子,可是让我一家过年去喝西北风去了?”

  “我瞧着你们这里不是卖书,倒是卖了人家的血汗,想是这里的人也读的不是书,是一身污垢。”

  赵越的小嘴可是不会亏的,书童被赵越怼的说不出话来,惹得几个买书的书生都瞧着赵越准备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日的事情一传出去,书局的名声便就臭了。书童怕了赵越在门口嚷嚷,特地拦住门口将赵越堵在门内,“你可不要胡说,我家掌柜的在楼上与我家东家说事,等他们下来便有的你受的。”

  “东家也在,如此正好,暮沉书局的东家可在?”赵越本也没想走,这事本就是要闹大些才能收场,若是私了了,还不知道会怎么被这书局压着打压赵秀才呢。

  赵越冲着楼上嚷嚷,赵秀才跟在赵越的身后,声音还是一贯的小:“阿越别闹了,我们回家,再不去买些东西,今日便来不及了。”

  书童见了赵越越嚷越大声,书局外的路人都陆陆续续的围观起来,聚集的人愈发多了起来。“一个老书生,怎么养出了你这么个泼妇,居然敢在书局里骂街了。”

  “我是泼妇,那你们东家便是个赖皮猴。”

  “如何赖皮了?”

  东家与掌柜结伴从楼上下来,掌柜一见到赵越与赵秀才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便与各位书友道歉,“想是一些误会,惹了几日各位买书的不快,今日暮沉书局便只收大家八成的银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