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长安旧雪 > 第二十六章养狗
 
  “这大雪下了一夜,该封了路才是,公子如何进的我们这偏僻的山间小村?”赵越记着那县衙师爷的话呢,筹备着还要进一次城好,但是这雪下的着急了些,倒是把路给堵了。

  公子像是看起个不大聪明的人一样,审视的看了一眼赵越,“这雪还不及膝盖,道上有人走便可通路。”

  “再者,今日出行是骑马。”骑马,马蹄是可踏深雪,但是赵家村的牛车走不动。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赵越握紧手里的绳准备再打一桶水。

  只是那个公子还是半步不退的站在池边,若是赵越回头借力,必定会用桶子砸到他。赵越与他二人面面相觑的对望着,过了一会,赵越问道:“不知公子是否需要取水?”

  眼前的人摇了摇头,“无需取水。”

  “那公子站在此处……”

  “若是你一不小心掉入水中,我离得你近,方便救你上来。”

  赵越将目光收回到眼前的池子里,池子里的水是从山涧里的一个石洞里流出来的,池子里冒出来的水沿着山涧,绕了青山一个大弯,留到了下面的小溪里。

  池子里的水不深,赵越半身腰的位置,池子边还有吊着的藤枝,大概摔下去除了湿了衣裳,也不会淹死人。赵越猛的给自己摇了摇头,眼前这人是个呆子,自己还当真也和个呆子一样,居然设想了落水之后如何自救。

  “我不会落水。”赵越见此人还是不动,又道:“你为何还在此?”

  “你何时离开了这池边,我便离开。”见赵越生疑,温璟又补充道:“我是个大夫,平素救人治病,一样也要告诉病人远离危险。”

  “我不是你的病人。”

  “你说的也是。”温璟的目光落在石阶的小路上,赵越沿着那处看去,不见有人影。

  不过温璟还是没有动。

  索性赵越将眼前的水桶递给了温璟,“大夫平素治病救人,想必乐善好施,如此不知眼前的大夫先生可帮我提桶水?”

  眼前的桶因为常年系在水边的木柱子上的缘故,桶的边缘已经被水泡得滑滑的,提手上也不知是青苔还是水草,看起来黑乎乎的腻腻的,温璟黑着脸明显抗拒赵越提桶靠近。

  木桶逼退了温璟,赵越一手用力,找到了技巧,很快就提上来半桶水。赵越将水倒在自己带来的木桶里,水已经打好了,可以回家了。

  “这位治病救人的大夫,我走了,你自便。”赵越与公子挥手告别。

  上山的阶梯本就是难走,下山的石梯便更难走,毕竟积雪滑了路,一不小心就连人带桶都得滚下去。上山的阶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人下山了,原本往上只有二双的脚印,现在变得多了许多,来来回回都将雪踩平了。

  赵越走的举步维艰,主要穿错了鞋,今日这绣花鞋底子薄了,走起路来总打滑。赵越走了三步,便发觉自己的手里一轻,桶被人提走了。

  温璟板着一张脸身子离得桶老远,仿佛自己那只手都不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温璟提的不是泉水,是一桶粪水。温璟走得快,赵越不提重物跟在后面也有些跟不上,“你慢些,这阶梯滑,若是你摔了这水可就没了。”

————

  温璟不说话,步子走得更快了,赵越也加快了速度在后面跟着,温璟:“你若是摔了,砸到我,这水可是真没了。”

  眼前这白面的小书生倒是凶的很,他的手白皙得不像提过重物干过粗活的,提着有些旧的木桶的确衬得有些不合适。

  刚提到山脚下,温璟就干净利落的放在地上,扭头就继续爬山去了,“这位公子你等等。”

  “你还有何事。”温璟站在石阶上回头看着站在石阶下的赵越。

  赵越手在衣上擦了擦,然后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块帕子,小走了二步送到温璟的面前,“多谢公子今日出手相助,公子不仅治病救人还乐善好施,这帕子我未曾用过,公子不嫌弃就擦个手,不用了就在山寺的塔里烧掉便是。”

  温璟本没想去接,但是转念想起方秋庭那个讨人厌的嘴脸,又换了只干净的手接了过来,不情不愿的道:“举手之劳。”

  温璟拎着帕子的尖儿,“你若再不出来我便将这东西丢了。”

  方秋庭从山间走了出来,因为藏在雪地里,所以他的云锦纹掐金丝的靴儿和暗纹蜀绣花边的衣摆都沾上了雪花,方秋庭拍打掉鞋子和衣摆上的雪后接过温璟手里的东西,“多谢。”

  “你这咸阳城的美人当真是个脾气臭的,一言不合便在话上拿捏别人,见我在前面提着水,不担心我摔了,只知晓她的半桶水别洒了。”温璟气冲冲的着了赵越的气,一只手在衣里拿出来帕子擦了手,其实手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刚提过重物的红痕和一些水渍。

  方秋庭不以为意,自是赵越不一样,若是普普通通的一个闺阁女子,方秋庭还真提不上兴趣了。方秋庭将赵越的帕子端端正正的叠好手进袖里,等到回去可以和赵越落的玉佩一起收起来。

  温璟擦完手又嫌帕子也脏了,塞在了方秋庭的手里,方秋庭:“你嫌它脏了丢了便是,如何要丢在我怀里。”

  “替你的美人提得水,自是帕子上还留有你美人的余温。”

  方秋庭呸了一口,啥余温能够通过水桶,人手,帕子之后还能传递?

  温璟:“日后再也不要使唤我替你做这种粗活了。”吃力不讨好,温璟提水的时候真的在阶梯上滑了几次,若不是想着赵越在身后跟着,摔了会让自己丢了面,这才死死的稳住不让自己摔了。“在你的美人那里露面的活儿,如何要给我,难道是果真如长安城中流言,方七公子虚了?”

  “此言差矣,自古英雄救美都是危难之时,方才那个时候我出场还有些不到时候。”方秋庭还有些事要办,此事没有空和赵越掰扯长安城冠军侯府里发生的那些事。

  温璟嗤了方秋庭一声,扭头开始往山寺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