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长安旧雪 > 第二十九章离经叛道
 
  何长明甚少见旁人关心自己,见是个长得明眸善目的小姑娘,更是埋着头不敢说话。

  此人莫不是见人太怕生了,瞧见何长明一个劲的埋头,都要将头掉在地上了,赵越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不该说的话。

  见赵越与何长明二人都神情奇怪,赵原在中斡旋,与何长明解释道:“这是秀才叔家的大女赵越,便是幼时那个阿春,赵越性子好,不会记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何叔不必担心。”

  何叔?并非赵越对那姓何的都敏感,而是眼前的何长明与那何家小子实际长得十分相似,只是何家小子怕是有何长明三个多这般重了,所以赵越才第一眼只觉得眼熟,而非瞧出来何长明的身份。

  何长明见赵越知道自己与何家小子的关系后都没有为难自己,便大着胆子抬起头来看赵越,低着声音与赵越道:“前几日的事情是我们家做得不对,我替我那儿子跟你道歉了……”

  何长明也不指望赵越能够原谅自己的妻儿,也没有任何资格求着别人原谅无理之人。

  赵越不仅不将对何家小子的怨火牵连到何长明身上,更是直接叫赵原与何叔换了担子,免得那这个孱弱的男子显得更可怜。

  “一人一事,我知晓。”赵越安慰着何长明。

  赵越脸上始终未曾有什么情绪,一脸的平淡,他只在圣贤书中才学过君子淡如水,而今日他竟然觉得一个女子身上,颇有圣贤书上的君子之气。

  何长明越用余光打量赵越,越觉得这赵越原非池中之物,不是他那儿子可以肖想的,但是奈何自己的婆娘一掌就可以将他推到在地,夫妻生活十余年,他从来都不敢在家中质疑什么。想到三岁学会走路,四岁学会走路,吃饭不会转饼的儿子,他叹了一口气,造孽啊……

  一行人走了大概有二个时辰,这才到了咸阳城,寒雪日里咸阳城的商贩极少,遇到像赵家村这种七八个汉子挑着担子,带着一个女子一条大黄狗雪地跋涉进城的,谁都会多瞧二眼。

  温璟坐在得福楼的二楼,温了一碗酒,庆幸着这大雪还会下几日,这样就不会有临近几个村子挑着担子进县衙卖黄芪,而他也不会被方秋庭那厮抓去卖苦力,这样自己就可以在这酒楼里赏着雪景喝着酒,过着惬意的生活。

  “汪,汪,汪。”

  听到犬吠,温璟一个抖机灵,那蠢钝如猪的大黄狗又回到城里了?

  温璟端起酒水抿了一口,酒水刺激着味蕾,一切烦恼都可忘却。

  温璟安慰自己道,冰天雪地的赵家村的人怎么的也不会进城,更别说现在小道上的积雪不浅,想必没过人的脚踝了。那大黄狗虽然看起来威武,但是脚也只有那般长,一脚踩在雪里,说不定会被没了去。

  想到那蠢狗掉在雪里起不来,或者是潜水一样潜过雪地,温璟便觉得开心,仿佛像是将那狗的主子踩在地上,蹂躏了上十遍。

  “汪,汪,汪。”大黄狗颇是嚣张,进城之后,街上的大雪都被扫尽,大黄狗便再不需要躲在赵家村汉子们的身后,而是自己摇着尾巴一走到前面去了,仿佛这才是它的主场,它在招呼赵越这些外来访客。

  同一个声音听见二次,饶是温璟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温璟打开酒楼向外的窗户,果不其然便瞧见了带着大黄狗进城的赵越一行人。

  本在屋子里被碳炉子烧的暖暖的身子被窗口的寒风吹凉了,更凉的是自己的内心,仿若冰霜。

  门口有人敲门,敲门之人未曾进来,也不管温璟是否听见,“温太医,我家县衙老爷请您回衙门验药呢。”

  “验他个劳什子的药,这都没日没夜的几日了?半点没查出来个什么,别说蛛丝马迹,便是个蜘蛛屁股马屁股都未看到。”

  温璟打开门,果然见门口二个带刀的捕快站在门口,虽然不动,但是目光盯着自己紧紧的,“方秋庭那厮让你们带刀来请我?这是请人的道理?”

  “温太医何必为难我们呢?”

  温璟强不过方秋庭,方秋庭一直以来都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光动手不动嘴的纨绔,比起他来,温璟这三代院正的出身,显得小门小户的不够看,但是温璟口头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便是当年太子妃生产,生出了皇太孙,都没你们这般大的架势。”

  当然,因为当年的李彧还是个不受宠的郡王,哪里来的架势?

  捕快不与温璟废话,“天家的事是我等议论不了的。”

  “无趣,方秋庭那般纨绔居然能忍受得了身边的人这么无趣?”随后温璟一想,冠军侯府家风如此,从来,离经叛道的都不是方秋庭身旁的人,而是方秋庭本人。

  胳膊拧不过大腿,

  温璟打开门,果然见门口二个带刀的捕快站在门口,虽然不动,但是目光盯着自己紧紧的,“方秋庭那厮让你们带刀来请我?这是请人的道理?”

  “温太医何必为难我们呢?”

  温璟强不过方秋庭,方秋庭一直以来都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光动手不动嘴的纨绔,比起他来,温璟这三代院正的出身,显得小门小户的不够看,但是温璟口头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便是当年太子妃生产,生出了皇太孙,都没你们这般大的架势。”

  当然,因为当年的李彧还是个不受宠的郡王,哪里来的架势?

  捕快不与温璟废话,“天家的事是我等议论不了的。”

  “无趣,方秋庭那般纨绔居然能忍受得了身边的人这么无趣?”随后温璟一想,冠军侯府家风如此,从来,离经叛道的都不是方秋庭身旁的人,而是方秋庭本人。

  胳膊拧不过大腿,

  温璟打开门,果然见门口二个带刀的捕快站在门口,虽然不动,但是目光盯着自己紧紧的,“方秋庭那厮让你们带刀来请我?这是请人的道理?”

  “温太医何必为难我们呢?”

  温璟强不过方秋庭,方秋庭一直以来都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光动手不动嘴的纨绔,比起他来,温璟这三代院正的出身,显得小门小户的不够看,但是温璟口头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便是当年太子妃生产,生出了皇太孙,都没你们这般大的架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