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4章 细数恶行
 
  
“同心锁100克,是否兑换?”
在东西到手的那一刻,脑内系统再一次响了起来。
毫不犹豫地点了确定,把同心锁换了,何浅浅一点儿都不心疼。
在渣男手里待得太久了,东西都沾染了晦气,还不如直接换钱合算。
毕竟家里已经没有粮了,要养活两个小孩,必要的粮食是不能少的。
“价值5000元,已汇入账户,请注意查收。”
系统结算得很快,而给出的价格更是让何浅浅眼前一亮。
5000元并不算多,可是放在现在身无分文的何浅浅面前,绝对算是一笔巨款了。
更何况,有了这初始资金,她倒是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思绪飞快地闪烁着,一眨眼,何浅浅大脑中已经列出了好几条挣钱的方法。
有了淘宝做后盾,现在所需要的一切物资都可以买得到,再用这边的钱变现,很快她就可以大赚一笔了。
越想眼神越亮,只不过还没等她把自己的前程规划好,却突然意识到一个无比严峻的问题。
这个时代,正处于严禁私自贸易的时期,整个城镇只有公立的服务社和商场。
而这些地方货物虽然全,但却是定量的,如果私自买卖交易,属于严重的投机倒把行为。
靠,万万没有想到事业还没开始,就夭折在了这一步。
所以果然是地狱开局吗?
走在路上,方才因为同心锁而高涨的心情,瞬间跌倒了谷底。
而就在她走神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冲过来一个人。
“小贱人,我让你再诬陷我儿子,你不安好心,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女人一边怒骂着,一边狠狠地将何浅浅推到在地。
没有防备之下,何浅浅猛地坐倒在地,剧痛从手心处传来,她的掌心已经被粗糙的地面给磨破了。
而把何浅浅推倒之后,女人并没有停手,尖锐的指甲狠狠朝她戳过来,那凶恶的模样好像要把她的脸毁容一般。
忍着疼痛将她钳制住,一时之间,何浅浅心中的怒火猛然喷出:“赵家婶子,你这是疯了吗?”
来人正是赵明生的母亲,她似乎是刚从地里出来,身上还沾着泥,恶狠狠地看着何浅浅,一副想要把她吃了的模样。
冷哼一声,何浅浅凉凉开口:“你不在地干活,找我做什么?”
她嘴上客气的叫着婶子,可是手上却一点都不客气,拉着她的手指狠狠一撅。
伴随着女人难听的叫声,何浅浅这才轻飘飘地松开了手。
“你还有脸问,你为什么陷害我的儿子,你耽误了他的前程,负得起责任吗?”
死死地捂着自己的指头,一提起赵明生,王芹的脸上再度狰狞了几分:“不就是退个婚吗?你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得上我儿子吗?”
被她的话直接气笑,何浅浅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只觉得这一天,三观已经被刷新了好几次。
“请问你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还是你儿子是哪国的皇子,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毫不客气地回怼过去,何浅浅没说几句话,却见眼前的泼妇突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建国没有多久,这时候最忌讳的便是宣传封建主义。连地主都不敢自称,扯上皇帝谁又敢认?
没想到这贱人急了什么都敢说,王芹脸色发白,可还是声色俱厉地威胁:“你在说什么呢?什么皇帝,我们家清清白白的,你给我闭嘴。”
没有想到一句话的威胁竟然这么大,何浅浅微微睁大了眼睛,同时对这个时代有了更深的了解。
虽然对这个时期也有一定的了解,可是她没想到,竟然避讳到这种程度。
后世,这种话在网上随处可见,随意的一句玩笑话,可是王芹好像当真了一样。
一边说着,甚至还一边探了探头,想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样却更加重了何浅浅的恶趣味。
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弧度,她压低了声音:“难道不是吗?看你挑挑拣拣的样子,知道的你们农民出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地主呢?”
“何浅浅?”
厉声喝止她,王芹急得嘴唇干涩:“凭你一张嘴,随便造谣,可是要负责任的你知道吗?”
“难不成你之前不是这个做派?让我一个还没嫁过去的人,给你们家干活,全家等吃等喝,这不是你们干出来的事情?”
何浅浅还真不是无矢放的,还没解除婚约时,王芹就经常指使何浅浅给她家做这做那。
而且王芹还经常给她洗脑,她儿子是知识分子,将来是大学生,在家什么都不能做,所以原主要嫁进去的话,家务活必须全包了。
因为深爱赵明生,所以原主全都应了下来,只是没想到,赵家卸磨杀驴,搭上更好的,也就不再想要这个“保姆”了。
没想到一向任打任骂的何浅浅竟然变得这么牙尖嘴利,王芹被怼得卡壳,可很快又挺直了腰板起来:“那也是你自己愿意的,你非要嫁给我们家明生,自愿倒贴的。”
她说得非常得意,只不过更让何浅浅心头火起。
倒贴!
她轻飘飘的两个字,让原主名声彻底坏了,这么一个小姑娘,她连考虑都没考虑过,张嘴就来。
眸色猛地暗了下去,看着她趾高气昂的表情,何浅浅突然轻笑了一声:“现在做事都是要报酬的,我给你们家干了那么多活,钱呢?”
王芹不服气还要瞪眼反驳,可是何浅浅根本不给她机会:“还是说,你真的把我当成你们家奴婢了,可以任意使唤?”
不得不说,何浅浅这一句还真说中了,毕竟先前她听话又好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时候不愿意下地,都可以代劳,这可不就是好用的奴婢吗?
还不要钱!
可就算心里真是这么想的,王芹又怎么可能承认?
“我可没有,你妈死了,我是你的长辈,不应该帮忙照顾你们吗?”
她为自己找了个正当的理由,可是话一说出口,当即便把何浅浅给逗笑了:“照顾?怎么照顾?指使我把我们家的粮食拿到你们家,不管我弟妹的死活,是这样的照顾?”
“还是每天天不亮就让我去你们家做早饭,这样的照顾?”
一条一条将王芹所做的极品事情数出来,到了最后,何浅浅才发觉,原主这傻姑娘完全是被pua了呀!
“地主家都不会这么扒皮,你说我要是把这些事说出去,谁还敢嫁到你们赵家?”
似笑非笑地看着终于后知后觉害怕起来的王芹,何浅浅最后一锤定音:“你要是再敢纠缠,我就……”
眼睛猛地对上男人挺拔的身体,何浅浅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靠,这人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