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二十四章 跟他没关系
 
  
旁边王正气还在不停的哭,一直拉着周招娣的手不放。
那哭声让何浅浅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王婶,估计这事儿林玉年也不知道。之前我看村里不少小姑娘对他有意思,他都拒绝了,今天这事……估计是有人心里不痛快,故意这样说的。”
何浅浅柔着声音安慰王婶,尽量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
周招娣平常性子腼腆,但遇到有些事也十分刚烈。
对生人从不多说话,更不要说会有什么出格的行为,这也是她听到流言后愤然跳河的原因,所以,她绝对不可能跟林玉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何浅浅最担心的却是王婶一家人对这件事的态度。
这个时候虽然比起从前的封建思想好上许多,但还是十分注重女人的名声。
就算周招娣没做那些事,万一王婶一家人听了流言放在心上,那后果可比周招娣投河自尽还要严重。
“那些黑心肝的,我们王家刨他们家祖根了这么害我们?!今天是招娣没事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拿刀跟他们拼命去!”
“我命苦的招娣,怎么就摊上这档子事儿?!杀千刀的东西!我非去撕了那些婆子们的嘴!”
王婶越说越恨,猛地一下子从炕边站起来,抓起桌上的剪子就往外面冲去,何浅浅见状赶忙去拦。
“婶子你先冷静点!”
何浅浅瞅准机会一把夺下剪子,另一只手死死拽着王婶的胳膊不撒。
“今儿村里说的人多了去了,您这样跑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咱们得先想办法找出来最开始说的那个人!”
王婶迟疑了一下,何浅浅见状赶忙继续劝,“您先带着正气出去,给招娣姐弄碗姜汤姜汤暖暖身子,我试试看能不能让招娣姐缓过来。”
周招娣这个样子明显是受刺激太大癔症了,只能辟出来一个安静的空间慢慢循序渐进。
王婶皱着眉,看了看炕上的周招娣,又看了看何浅浅,重叹一口气,把还在哭着的王正气喊出去,关上了门。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
何浅浅深呼一口气,转身回到了炕上。
王婶的态度也差不多算是王家的态度,所幸一家都是明事理的,没有责怪,也没有为了声誉,一股脑把事情全都推到周招娣身上。
坐在周招娣旁边,何浅浅试探着开了口。
“招娣姐,你刚刚应该也听到王婶说的了,她很护你,一家人都在为你打抱不平,王婶为了你,还要去找那些嘴碎的婆子们讨个说法,你总得劝劝她啊。”
周招娣依旧没有反应。
何浅浅叹了一口气,“,你不能一直这个样子啊,正气还小,你这个样子把他吓的不轻,你有没有想过他以后?”
“这事总得去解决,不可能一直这个样子,村里人嘴杂,传到最后,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万一到了收不了场的地步,你让正气怎么办?他还是个孩子,村里人会怎么说他?”
话音落下,躺着的周招娣终于有了反应。
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眼睛都哭红了。
她哽咽着声音,终究是舍不下王正气。
“浅浅,我恨啊!你说这些人她怎么就这么毒呢!”
周招娣嗓子哑的不成样子,她紧紧拉着何浅浅的手,低声哭泣。
“我跟那个知青根本什么都没有,他们凭什么空口白话就栽赃诬陷我?!”
何浅浅问,“招娣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下午咱们干活的时候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开始传这些闲言碎语?”
“你走了以后,我干完活就跟几个婶子一块回去,结果半路上她们突然问我,是不是跟那个男知青勾搭上了?”
周招娣愤愤道:“我生气了,让她们别乱说话,那根本就是没有的事!结果她们居然说有人都看到了,说我们家那口子出去的时候,我就跟那个男知青进了屋,还把门锁上……”
“我当时就跟她们吵起来了,最后气不过,一怒之下就跳了河。”
“浅浅,我什么都不怕,就怕我们家那口子听到这些会误会,这三言两语,搞不好能直接毁了人一辈子的清白。我到现在都想不通,我究竟是招惹了谁,让他这么作践我!”
这事搁谁都不可能不生气。
周招娣性子算好的,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指不定当时就跟那几个婶子撕扯起来。
但仔细想想,这事应该是下午的时候传出来的,也正因如此,那几个婶子才在回家路上偷偷询问周招娣。
也就是说,传出这谣言的人,只能是下午一块除草的婶子和姑娘们。
“招娣姐,你也别气了。你先好好休息,等明儿个咱们去好好问问那几个婶子,看到底是谁平白无故的往人身上泼脏水。”
“嗯。”周招娣点点头,“其实吧浅浅,我觉得这事……”
话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应该是谁重重的把门给关上了。
没等何浅浅和周招娣抬头出去看个仔细,就听见王婶的大嗓门怒骂。
“我一会儿就去找大队长说,你也别住我们家了!都是你个扫把星!让我儿媳妇受这么大委屈!你抓紧时间给我滚出去!”
接着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小声哀求着什么,却让王婶更加生气。
“你还想看看招娣?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把招娣害成这样怎么好意思的?!赶紧滚!不然不久拿扫帚把你给撵出去!”
林玉年!
何浅浅跟林玉年没见过几面。
但能让王婶这么生气的,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何浅浅赶忙从屋里出去,一开门就看见王婶正拿着扫帚赶林玉年出去。
门口乱七八糟扔了不少东西,有书有纸,都是林玉年的。
王婶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不管林玉年怎么解释,她铁了心要把他撵出去。
“王婶!”何浅浅喊了一声。
王婶回过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扫帚还在不停朝林玉年打去,“浅浅你别帮他说话!”
再怎么说周招娣也是因为他跳的河,林玉年理亏,也不敢还手,只能用手臂挡着脸。
何浅浅怕这么打下去会出事,连忙上前去抓住王婶挥下的扫帚。
“王婶,这事确实跟他没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