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五十一章 真以为谁稀罕
 
  范老三被人打?
夹菜的手顿了一下,何浅浅轻轻皱了皱眉。
“被打?不可能吧?他爹是村长,谁敢动他?”
话题一挑起来,周招娣特别兴奋的跟何浅浅说起来,“你还别不信,我是听咱村上的一个叔说的。他去邻村帮大队长送信,结果刚好碰到了范老三,你是没见,那脸肿的啊,就跟猪圈里的大公猪一样!两条胳膊都脱臼了!现在躺在家里,顿顿都在床上吃!”
周招娣说着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事儿说出去丢脸,他爹也不敢张扬。但是别人都传,是有人半夜去他家,蒙着脸狠揍了他一顿,一直揍到天亮他爹妈睡醒才走的!”
“我感觉应该是他们村里的人。毕竟是范老三惹事,他们跟着赔了那么些粮食和粮票,是谁谁不生气?”
“没人看到打人的长什么样子?”何浅浅问道。
“我刚不说了嘛,那人蒙着脸呢。”
听周招娣这么说,何浅浅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打范老三的肯定不会是他们村上的人,因为一点儿粮食和粮票不值得去得罪村长。
那半夜去揍范老三的会是谁呢?
忽然,何浅浅脑海里想到了一个人。
她连忙抬起头,四处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正在吃饭的贺景临。
那天范村长和范老三离开,她一直觉得贺景临看他们的眼神奇怪。
只不过当时没有多想,毕竟贺景临平时看谁都是一副冷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
现在听周招娣说完,她更觉得那天贺景临心里揣着事。
或者说,他当时正在想着要怎么报复范老三。
正在何浅浅想的入迷的时候,贺景临突然抬起头,两人目光相对。
何浅浅没有躲闪,甚至还笑着跟他挥挥手打招呼。
忽然,一杯酒重重掷在桌子上,惊得何浅浅激灵一下。
抬起头,竟然是赵明生。
看着他一脸嗤笑,身后跟着的王芹也一副不屑的样子。
何浅浅知道,这对母子突然跑过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浅浅,这明生考上了大学,我想着再怎么咱们两家之前也有过一桩好事,就让他来敬你一杯。”
王芹话说的很客气,脸上也带着笑,但眼底那一抹显而易见的看不起,掩也不掩。
“好啊。不过我喝不了酒,就以水代酒吧”
何浅浅也不生气,笑眯着眼睛,端起面前的碗朝赵明生扬了扬下巴。
“恭喜啊赵明生,终于考上大学了。”
说完,她仰头把那碗水一饮而尽。
碗重重的磕在桌子上,何浅浅看都没看赵明生一眼,自顾自坐下,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口菜。
原本想着给何浅浅难看的赵明生,现在自找没趣。
何浅浅把他无视的很彻底,空生了一肚子气,却也无可奈何。
村里人都在,他也不好在这儿发作。
脾气忍了又忍,硬挤出一抹笑来,把放在何浅浅手边的那一小杯酒给喝下。
粮食酿的白酒辛辣,赵明生忍着嗓子眼里的难受,主动开口。
“听说你要准备去参加中考了?”
“嗯。”何浅浅嘴里嚼着东西,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你……”
赵明生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但看了看何浅浅,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出来。
“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就算是你真的考上了高中又能怎么样?我对你没意思就是没意思,不管你多想追上我的脚步,那也只是痴心妄想而已。更何况,你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人,是根本不可能考上高中的,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干活吧。”
话音落下,赵明生还给了何浅浅反应的时间。
可是她并没有像赵明生预料的那样大声痛哭,也没有苦苦祈求让他不要放弃她,赵明生预料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何浅浅还在安安静静的吃着饭,甚至还有闲情逸致跟周招娣谈论,今天的菜哪个咸了哪个淡了。
这让赵明生有些不知所措。
回头看了王芹,王芹也是一头雾水的摇摇头。
怎么回事?
何浅浅不是一直喜欢他喜欢的要命吗?
她费劲心思去找大队长要中考名额,难道不是为了上高中继续追随他的脚步吗?
宴席开始之前,王芹还特意跟他提了一嘴何浅浅要去中考的事,他从家到晒谷场,想了一路要怎么贬低恶心她。
可是现在这情况,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
赵明生逐渐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何浅浅!”
“我听着呢。”
何浅浅夹了一块红烧肉填进嘴里,不急不慢的看了赵明生一眼。
“谁跟你说我考高中是为了你?自信过头了吧普信男?”
赵明生虽然听不懂“普信男”是什么意思,但看着何浅浅唇角的嗤笑,他也能猜出来那并不是个好词。
“何浅浅,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可怜你,就凭你跟别的野男人搞到一起,我也不可能再接受你。”
赵明生说完,拉着王芹转头就走,但走了没两步,身后何浅浅忽然喊了他一声。
“赵明生。”
赵明生本能的回过头,一盘油乎乎的五花肉正好盖在他脸上。
盘子和剩下的几块肉顺着他的脸滑落掉在地上。
他难以置信的抬手抹了抹脸,看着两手肥油,咬着牙怒视着眼前事不关己的何浅浅。
“何!浅!浅!”
“我看你脸皮还是有点儿薄,再抹点猪油,说不定你脸皮变厚点儿,黎薇薇就直接嫁给你了。”
何浅浅瞥了他一眼,看着他这副滑稽却又恼羞成怒的模样,轻轻勾了勾唇。
“本来今天我不想给你找不痛快,但是你非要来惹我,这下好了,舒服了吧?”
赵明生抹了一把脸上还在往下滴的油,挽着袖子就要朝何浅浅冲过去。
走了没两步,一个身影忽然挡在了何浅浅面前。
他定睛一看,当即便开始讽刺的笑。
“你还说你没有勾搭野男人?你瞧瞧,我这还没动手呢,这就开始护短了?何浅浅,幸亏当时我没娶了你,就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德行,指不定要背着我找几个野男人呢!”
“赵明生,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贺景临面无表情的淡淡开口,顺势往前走了一步。
两人极大的身高差让赵明生瞬间怂了,可他又不甘心弱势,嘴上依旧不饶人。
“你吓唬谁呢贺六?说白了,你不就是捡了双我不要的破鞋吗?至于这么当宝贝似的护着吗?”
赵明生这一句话瞬间挑起了贺景临的火,他攥紧了拳头,刚要上前,却被何浅浅顺手拦下。
她朝前走了一步,直视赵明生。
“赵明生,这话你骂错人了。破鞋是你,记住了,是我何浅浅不要你的。一个整天惦记城里女学生的货色,真以为谁稀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