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七十四章 脸上有伤疤的男人
 
  黎薇薇?
这事儿怎么又跟黎薇薇扯上关系了?
事情转变太快,不少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大队长和王芹意识到何浅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浅浅,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何家被烧的事闹出不小的动静,要是不赶紧解决,影响不好。
不仅村里的几个干部在催着,就连镇上也寄了信过来,足以看出对此事的重视。
大队长这几天愁的不行,现在听出何浅浅话里有话,他赶忙追问。
“黎薇薇家是城里的,不归咱们村管,这事儿要真的跟她有关系,那我真得跑一趟城里报警了。”
大队长说的很严肃,但何浅浅却转头看向王芹,问道:“赵婶子,黎薇薇走了吗?”
“没走没走!”
一听能撇开关系,王芹连连点头,那态度恨不能把何浅浅给供起来,“婶子这就去喊她出来……”
“不用了,我已经出来了。”
王芹话还没说完,黎薇薇人就已经站在了门口,一双眼看向何浅浅,尽是不屑。
赵明生着急忙慌的追出来,拉着黎薇薇的手,想要把她拉进屋里,嘴上还一直劝着什么,离得太远,何浅浅听不太清楚,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在劝黎薇薇先回去。
只是这位黎同学性子倔强,干脆利落的甩开他的手,大大方方走到何浅浅面前停下。
“在里面我就听到你提起我的名字,找我有什么事?”
“没别的事,我只想知道那天你去地里找过我之后,傍晚出村干什么去了?”何浅浅说话直接,“我怀疑我家被烧跟你有关系。”
黎薇薇冷笑,“我出村跟你有关系吗?又有谁看到我点火烧了你家?咱们说话可要讲证据,你好歹上这么长时间学了,难道就学会空口无凭冤枉人了?”
何浅浅不再跟她浪费时间,转头直接询问赵明生,“赵明生,那天傍晚她出村你应该知道吧?”
赵明生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低着头,紧皱着眉头,明显是在犹豫。
大队长也看出他的心虚,立刻接上何浅浅的话,厉声问道:“赵明生,这事你可得说清楚,事关人命,如果你隐瞒,到时候真出了事,你们赵家也逃不掉!”
赵明生本就胆小,大队长这话一出,他立刻就有些慌了。
“大队长,那天傍晚薇薇是去镇上了,但是她只是去买了点儿吃的和其他东西,没有买汽油,而且她一个姑娘,就算买了也带不回来啊!”
大队长看向黎薇薇,黎薇薇冷哼一声,转身就进了屋,过了没多久,她拎着两个小包裹出来,不耐烦的扔到何浅浅脚下。
“不是好奇吗?好好看吧!”
她态度不好,但何浅浅也懒得跟她计较。
弯腰捡起地上的包裹,解开结扣,里面确实是一些小零食和化妆品。
看到这些东西,大队长也有些尴尬。
还真是误会了人家?
何浅浅把包裹又重新系好,双手还给黎薇薇,“抱歉。”
黎薇薇接过包裹,什么都没说,转头就要往回走。
突然,人群里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我那天从镇上回来,半路好像看见这丫头了。”
说话的是李叔,他一边说一边从人群里挤进来,走到大队长身边,指着黎薇薇继续说道:“我记得这丫头好像在半道上跟一个男人说话,瞅见我过来,还让那男的赶紧走了。”
黎薇薇眼底明显慌了一下,但她很快恢复镇定。
“我不认识那男的!去镇上的路上他忽然堵住我,我害怕,扇了他一巴掌就跑了!”
她说的理直气壮,反倒是衬得李叔多嘴。
“李叔,你看见的那男人脸上是不是有一道疤?”从头到尾没有张过嘴的贺景临突然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又全都停留在李叔身上,等着他回答。
李叔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猛然点点头,“对对对!脸上是横了一道疤!不过当时这丫头是扇了那男的一巴掌,具体的我也记不太清了。”
李叔的话前后矛盾,他年纪大了,这事儿又隔了这么久,也确实是记不太全。
但大队长和和何浅浅都抓住了李叔话里的一个人——脸上有一道疤的男人。
在镇上医院的时候,贺景临说的话他们都记得,如果李叔和黎薇薇说的属实,那这事只需要找到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就能真相大白了。
赵家的嫌隙洗脱,王芹和赵家人都松了一口气,而黎薇薇跟何家失火的事可能有关系,大队长就让她暂时先在村里待着,等找到那个男人以后再说。
所以黎薇薇只能先在赵家住着,这次她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
何家的房子被烧不是意外,再加上何浅浅现在是城里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于是镇上和村里一致决定筹钱给何家的房子重新盖起来。
在这期间,何浅浅就先带着两个孩子住王婶家里。
除了房子没了,何浅浅的生活逐渐回到正轨,又继续每天去地里干活,只是干完活还要跑去贺家,给贺景临的手臂上药。
不得不说,淘宝上买的烧伤膏确实好用,虽然贵了点儿,但是她背上和贺景临胳膊上的伤没多久就开始结痂了,等完全恢复以后,再涂点祛疤膏,估计连印子都看不出来。
在王婶家里住着,何浅浅不敢再随随便便在淘宝上买动,只能用手上的票和钱跑去镇上买。
现在天渐渐开始热了,肉和菜都放不住,所以何浅浅三天两头就得跑一趟镇上。
而贺景临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也跟着她一块儿去,顺便给家里买点米面。
到镇上的时候刚好赶上赶集,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何浅浅拽着贺景临东瞅瞅西看看,拿着之前攒下来的票,给两个孩子买了两身衣服,又给贺景临买了一身。
贺景临推脱着不要,但何浅浅各种扯理由说这是还他救命的恩情。
她理由多,话也多,贺景临说不过她,最后只能收下了。
何浅浅又跑去逛别的店铺,像只灵活的小猫一样在人群里穿梭。
贺景临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任劳任怨的帮她拿东西。
但就在何浅浅跑进点心铺子里的时候,他无意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佝偻的身材,稀疏的头发,深蓝的的破褂子……
最吸引贺景临目光的,还是那人脸上的一道狰狞伤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