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七十八章 重伤
 
  其中一个跑进了没人的死胡同,站在角落,死死抱着何苗苗。
何浅浅追过去,看到这人停下来,心里本能骤感不妙,刚回过头,其他几个人已经把她团团围住了。
这几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应该是附近的小流氓。
他们把何浅浅围起来,一个个脸上笑的轻浮,步步逼近。
“赶紧把我妹妹放了!不然我就报警了!”
何浅浅警惕的提防着他们,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不敢轻举妄动,何苗苗还在这群人手上,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打头的男人断了一只手,他吹了声口哨,把何苗苗从另一个男人怀里拽出来,推到何浅浅面前。
“小丫头跑得还挺快,真敢追着我们几个过来,胆子够大的!”
说话的功夫,他走到何浅浅身边,伸手另一只捏着何浅浅下巴,仔细打量了一番,随后跟旁边的人笑道:“你还别说,真没骗咱们,长得确实好看,要是能尝尝,进局子也值了!”
其他几个男人哄堂大笑,慢慢靠近何浅浅,想要上下其手。
何浅浅一把拍开那个断臂男人的手,护着何苗苗躲在角落,试图找机会逃跑。
这几个人男人目的性很强,明显是针对她。
大街上那么多人不抢,偏偏要抢何苗苗把她引过来,身边还跟着贺景临,就算真的起了色心,也不可能给自己找麻烦,找一个身边跟着成年男人的目标。
要说没有人指使他们,何浅浅是一点儿也不相信。
而且……
何浅浅留意到了断臂男人刚才说的那句话。
真没骗咱们。
这让何浅浅更加笃定了这几个人不是心血来潮。
“离这儿没多远就是警局,是爽一时然后被关一辈子,还是放我们走,我劝你们考虑清楚。”
对于这种人,求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反而会让他们变本加厉。
何苗苗没见过这种阵仗,被吓得躲在何浅浅怀里瑟瑟发抖,不停地低声哭泣。
那几个男人没想到何浅浅会这么淡定,再加上她说的话,确实有点忌惮,这会儿何苗苗哭个不停,吵得人心烦,那个断臂男人皱着眉头吼了一声,何苗苗吓的连忙噤了声。
然后他拉着其中两个男人去了一遍,手指了指何浅浅,询问他们的想法。
“这丫头不像是个善茬,根本就没在怕的。万一咱们真动了她,她去报警咱们进了局子,那女的真的把咱们弄出来?”
“可是她给钱了啊哥。”其中一个傻乎乎的说道。
另一个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稍加思索,然后分析道:“反正我看那女的不简单,就算她不会把咱们弄出来也没关系,至少咱们还有钱啊。这么大一笔钱,就算是在地里干一辈子也挣不来,干嘛不要?只要咱们不闹出人命,也不会太严重。况且这妮子长得确实好看,要是不尝尝,那不亏死?!”
断臂男人听完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转头又朝何浅浅走去。
“考虑清楚了?”
瞧见男人过来,何浅浅硬着头皮跟他对视。
她在赌,赌这个男人最后的理智。
可是她却赌输了。
男人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就冲上来撕扯她的衣服,然后把何苗苗推到一边。
何浅浅死死抓着自己的衣领,趁男人不妨,一提膝盖狠狠顶向男人的要害。
这一下她是使了全力。
男人当场就脸色煞白,夹着腿跪在她面前。
何浅浅想趁机拉着何苗苗跑,却不知道被谁给拽了回来,一下子摔倒墙角,不等她反应过来,那几个男人就全都围了上来。
正在这时,胡同口传来了脆生生的一声,“姐!”
接着其中一个男人被人踹倒,另一个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也被一下子踹到了胸口。
倒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
贺景临带着何淼赶了过来,趁着贺景临跟那几个男人周旋的功夫,何淼连忙跑上前去。
看见何浅浅被撕破的衣服,他连忙别过脸去,把自己的褂子脱下来披在何浅浅身上,然后扶着何浅浅起来,另一只手拉着何苗苗,往胡同口的方向跑去。
这边贺景临已经差不过把人收拾完,一拳打在最后一个人脸上,直到那人倒地,他才转身离开去追何浅浅他们三个。
断臂男人还跪在地上蜷着身子,脸色惨白,额头冒着冷汗。
他这辈子算是废了。
强忍着疼痛,他费力的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刀,就在贺景临路过他走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大喊一声,用尽了所有力气站起来冲过去。
何浅浅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刚一回头,就看见断臂男人手里攥着一把小刀,狠狠的捅进贺景临腰间。
“六哥!”
何浅浅一下子慌了,她顾不上自己的衣服,拼了命的冲过去。
断臂男人像是迁怒,刀刃已经完全捅了进去,可他还是不肯放手,一直把贺景临顶到墙边。
何浅浅一下子把他推开,男人手上死死握着小刀,刀刃猛地被拔出来。
血汩汩流出,何浅浅彻底慌了神,不停地想要用手去堵住伤口,可是于事无补。
“对不起六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何浅浅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边手忙脚乱的去帮贺景临止血,一边忍不住哭出来。
贺景临看着她哭,心疼不已,想要抬手安慰她说自己没事,但血流的太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他连说句话哄哄何浅浅都做不到。
一张开嘴就是从喉头涌出的血,把他身上那件已经洗到发白的褂子染上大片大片的红色。
“小淼!快去学校叫人!快报警!”
何浅浅哭着朝愣在旁边的何淼大吼,何淼瞬间反应过来,连忙拉着被吓哭的何苗苗往学校跑去。
“六哥!六哥你别睡!我求求你别睡好不好!”
感觉到贺景临的呼吸越来越弱,何浅浅几近崩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从系统的自备空间里拿出了之前没用完的云南白药。
里面的那颗保险子,可以吊着命。
她费力的把保险子放进贺景临的口中,努力想让他把药咽下去。
可是贺景临已经接近休克,她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低下头,贴上贺景临的嘴唇。
舌头好不容易把紧闭的牙关顶开,让他把药咽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