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七十九章 宋警官
 
  何淼速度很快,从学校叫来了老师,把陈妙和林婆婆也喊了过来。
把找了车把贺景临和何浅浅送进医院,又跑去警局报警,把那几个流氓全都抓了起来。
何浅浅除了身上的几处淤青,其他没什么事,反倒是贺景临,腰间那一处刀伤太深,虽然血止住了,但是失血太多,昏迷了好几天。
事发突然,闹得动静也不小,学校就给何浅浅放了几天家,而何浅浅就一直陪在贺景临身边,到他醒过来。
“六哥?”
看到贺景临清醒过来,何浅浅惊喜万分。
医生说刀伤太深,伤到了肝脏,做完手术还不算脱离危险期,只有彻底醒过来才没事。
这几天何浅浅内心焦灼不堪,担心贺景临的伤势,又自责的不行。
要不是因为她,贺景临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万一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她真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更没脸回去见贺大哥和贺五姐。
不过还好,幸亏贺景临醒过来了,她也能松一口气。
“你又没有哪里不舒服?算了我直接叫医生来吧,让他给你检查一下。”
说着何浅浅就要跑出去,贺景临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正在此时,陈妙推开了门,将听到消息从村里赶来的大队长带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警察。
何浅浅立刻跟贺景临松开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以掩饰尴尬。
“浅浅,这位是警局的宋明适宋警官,特意为你的事来了解情况的。”
大队长简单介绍了一下,那位宋警官毫不拘束的上前朝何浅浅伸出手,笑了笑,“你好何同学。”
何浅浅伸过手去跟他握了握,“你好。”
“这件事局里很重视,我想跟你单独聊聊可以吗?”
何浅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贺景临,“这件事我不算是直接受害人,病床上的那位才是,他现在已经醒了,宋警官不先询问一下他吗?”
宋明适没有因为何浅浅的质问而不悦,依旧笑着,温柔谦和,“是这样的,我刚刚已经问过医生了,说目前病人状态不太好,而你的弟弟妹妹又年幼,所以我只能先通过何同学你大概了解一下。”
他说话滴水不漏,可是何浅浅还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
想到那几个流氓还在警局压着没有被判,何浅浅也顾不上什么对劲不对劲了,点了点头,跟着宋明适去了一个空的办公室。
一进去,宋明适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因为那几个流氓的事,她现在格外警惕,感觉到一点不对劲就开始提防。
宋明适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似乎是意识到她高度紧张,蓦地笑出来,“别紧张,我只是觉得外面太吵,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就把门打开。”
他这么说,倒让何浅浅有些不好意思了。
人家毕竟是警察,跟那些流氓混混不一样,她确实有点太敏感了。
“抱歉。”她低着头,轻呼了一口气。
“没事。”宋明适顺手拿出了本和笔,“你简单把事情说一下吧,因为你的那个朋友一直没醒,我看你精神状况不好,所以前几天一直没有敢问你。”
何浅浅实在是不愿意回忆那天发生的事,但为了替贺景临讨个公道,也为了让几个流氓付出代价,她还是把那天的事跟宋明适叙述的一遍,连细节都没有放过。
宋明适记录完了一切,放下笔,拿起本递给何浅浅。
“你再过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漏的地方,这个很重要。”
何浅浅从头到尾把笔录看乐好几遍,确定了没有问题才交还给宋明适。
做完笔录,何浅浅起身就想回病房去找贺景临,但还没等她出门,身后宋明适忽然叫住了她。
“浅浅。”
何浅浅身子一僵,蹙着眉回头看向宋明适。
“我觉得一直称呼你何同学有点怪怪的,刚刚听到你们大队长这样叫你的,所以想跟着叫。”
他冲着何浅浅一笑,“可以吗?”
何浅浅抿了抿唇,“随便。”
“我还有几个问题。”宋明适又拿起笔和本,“你们家是一直都在马头沟村吗?你父母都是马头沟村的村民?”
何浅浅沉默了一下,随后问道:“这也跟这件事有关吗?”
“了解一下受害人的家庭情况而已,我们总得调查一下原因。”宋明适嘴角依旧持着笑容。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浅浅虽然不太情愿,但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不情不愿的开了口,“是一直都在马头沟村,我父亲是马头沟村的村民,我母亲……不确定。”
父亲是马头沟村的村民,这点何浅浅是很确定的,因为之前被烧的房子,应该是从爷爷奶奶那辈传下来的,而且村民们也都喜欢叫她“老何家的闺女”。
至于母亲……原主的记忆并不太多,就算是有,估计也淡的差不多了。
村里对母亲提及很少,可以说几乎不提,而何浅浅穿越来的时候,原主已经是十几岁的年纪,这之前发生的事,她也只能从原主的记忆里读取,如果连原主都没有,那她就真不知道了。
“不确定?”
听到这话的时候,宋明适抬了一下头,连笔都停了一下。
何浅浅以为是她说的信息不明确,这位警察有疑问,可当她看向宋明适的时候,却发现他眼底闪过一抹惊喜。
“对,我母亲去世的早,我印象不深。”
何浅浅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宋明适点点头,继续问道:“那家里就剩下你和两个弟弟妹妹了吗?”
“对。”何浅浅回答的干脆,“父母离世以后,我们三个相依为命。”
“父母……都离世了?”宋明适愣了一下。
何浅浅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是点点头。
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莫名的烦躁,尤其是宋明适问这些家里的情况时,她十分排斥。
“宋警官,事情的大概经过我已经讲清楚了,其他的都是我个人的私事,我不太想回答。”
何浅浅直接把话说出口,她看着宋明适,等着他的回答。
而宋明适跟她笑了笑,“没关系,是我没考虑周到,你先回去休息吧。”
“谢谢。”
说完,何浅浅逃似的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关上,宋明适半倚在椅子上,看着本上记的那些问题,一只手在漫不经心的转着笔。
忽然,手上的笔停了,他拿着笔,在本上“何浅浅”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口中喃喃。
“何浅浅……浅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