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八十九章 宋家来人
 
  赵丽芬有些难以置信。
她忽然笑了笑,眼底浮出一抹苦涩,看着何浅浅,带着几分羡慕。
“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何浅浅。自从你跳河没死,我都觉得你像是换了一个人,为自己而活,不被其他事束缚,自由自在的,多好。”
以往跟赵丽芬在一起的时候,何浅浅听多了她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眼下突然变得文绉绉的,倒让何浅浅不太适应。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不想做的事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反正我是做不到。”
何浅浅轻叹了一口气,侧头看了一眼赵丽芬,继续说道:“反正如果所嫁非人,我一定会离开他,什么都没有我的幸福来得重要。”
听完何浅浅的话,赵丽芬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又问道:“如果之前我哥愿意跟你结婚,那你……”
“没有如果。”何浅浅笑了笑,“说出来你可能会不高兴,但你既然问了我就一定会说实话。”
“从黎薇薇来到你被嫁出去,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你哥本质上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之前确实喜欢他,但也仅仅只是之前而已,有时候人的理智会大于所谓的感情。”
何浅浅看着赵丽芬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反正我是不会为了这份感情去赌上一辈子。”
“那贺景临呢?”赵丽芬似乎是对何浅浅的话十分感兴趣,继续提起话茬。
何浅浅也不嫌烦,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地头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
“六哥?”何浅浅抿了抿唇,“六哥不一样。”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说没有感情何浅浅自己都不相信·,而且她自己也能感觉到,贺景临对她的感情也很特别。
只是她和他之间,隔着的终究不只是一层窗户纸,而是贺景临的自卑。
“这有什么不一样?”赵丽芬追问。
“嗯……”何浅浅想了想,“有人为你拼过命吗?不要命的救你,帮助你,并且不求回报?”
赵丽芬摇了摇头。
何浅浅笑道:“对嘛,这就是六哥和你哥的区别。”
说完,她顺手拿起干活的家伙事儿,起身又继续去忙活。
赵丽芬看着她忙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想些什么。
……
没心没肺的过了几天,何浅浅也放下了对高考的执念。
她本就不是个死心眼儿的人,消沉了两天,也只是因为没有能赶上最后一次高考惋惜而已。
心里的坎儿一过,她就收拾好心情,继续去地里干活,继续招呼何苗苗和何淼,继续研究好吃的。
只是她最近活儿少,干完自己的活就回去做好吃的,然后拎着东西就去找贺景临聊天。
或许是为了让她不再为考试的事而上心,贺景临竟然开始变的话多起来,甚至还罕见的跟何浅浅逗笑。
而何浅浅没见过他这副样子,心里稀罕得紧,也就一直没有跟他明说自己已经不纠结考试的事了。
就这么两三天之后,何浅浅拎着吃的去地里找贺景临,因为李叔和他儿子要去邻村参加人家的婚宴,所以活就先落在了贺景临身上。
何浅浅担心他吃不消,就特意大早上跑去镇上买了排骨炖上,中午的时候盛好用篮子拎去找他。
她跟贺景临正吃着,大队长忽然带着三个人过来,一个中年人,两个年轻一些的。
他指了指正啃着排骨的何浅浅,对那三个人说道:“她就是何浅浅。”
听到大队长提起自己名字,何浅浅愣了一下,一抬头,正跟那个中年人对视,她一下子就呆住了。
太像了……
实在是太像了!
她现在才理解,为什么宋明适见到何淼以后,就非说他们跟他京里的亲戚有关系。
因为真的太像了。
不只是那个中年人,包括那两个青年人,都跟何淼很像。
或者可以说是成年以后的何淼。
“浅浅啊,这三位是宋警官的亲戚,都是京里来的,说想要见见你。”
大队长说完,何浅浅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迅速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抿着唇朝那三人笑了笑,“你们好。”
“浅浅……”中年人看着何浅浅,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他眼神很复杂,似乎是在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尽量看来平和,“我是舅舅。”
中年人这一句话说出来,让贺景临和大队长都怔了一下,包括何浅浅,都有一种很不自然的感觉。
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习惯了,这会儿突然出现一个舅舅,还是个亲舅舅,她有点接受无能。
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大队长最先回过神来,看着中年人,仍是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又试探着问了一句,“您是……浅浅的舅舅?”
中年人点了点头,“那位宋明适宋警官,是家里的亲戚,他是在城里接案子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浅浅跟我妹妹相像,确定了是我妹妹的孩子以后,写信告知了我们。”
中年人说话很干脆,人也带了几分严肃。
大概了解了情况的大队长这才意识到人家是来寻亲的,立刻和何浅浅一起先带着这三个人回何家。
到了家里,看到何淼之后,大队长就更确定了这三个人是何浅浅的亲舅舅。
和何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经过简单的交流,何浅浅才知道中年人是她的大小舅舅,叫宋律行,两个青年人是她的两个表哥,一个叫宋毓清,另一个叫宋毓明。
她还有一个大舅,叫宋律庭。
只不过人离不了京里,来不了,就只能让小舅舅带着两个表哥先来看看。
何浅浅翻箱倒柜找出了一点茶叶,泡好茶,递给了舅舅和两个表哥。
对于家里来了三个陌生人,何苗苗很好奇,但也只和何淼一起躲在里屋里,透过门缝偷偷的看。
桌上放着何淼脖子上戴得那块玉佩,过了这么些年,那块玉还是干净无瑕,犹如羊脂。
宋律行摸着那块玉佩,垂着眼睛,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忽然,他抬起头,看向桌对面的何浅浅,“浅浅,你妈真的……什么都没有跟你们说过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