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九十九章 情敌之间
 
  跟孟长舒分开后,赵明生回了家。
他一路上都在纠结孟长舒的话,到底要不要听她的建议,还是说继续讨好何浅浅?
回想起何浅浅在地里对他说的那一番话,赵明生心中无名火起,心情莫名烦躁。
“回来啦儿子?”
赵明生刚跨进家门,王芹便赶忙擦干净手迎了上去,“浅浅怎么说?那饺子是不是特好吃?我特意跟你王婶打听的,她说浅浅最爱吃猪肉馅的饺子,我一大早去镇上赶集买回来的……”
“她没吃。”
王芹从门口跟着赵明生说到屋里,赵明生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冷不丁的打断她。
“没吃?”王芹愣了一下,“怎么可能?那饺子馅我尝了的,不咸不淡刚刚好!”
说着,她忽然想到什么,板起脸来,认真问道:“你是不是又说什么惹到浅浅了?”
赵明生瘪了瘪嘴,没说话。
王芹默认就是她的错,当即开始数落起来,“你说说你,平时上学那聪明劲儿都用那儿去了?!那薇薇都能哄好,一个何浅浅你就哄不好了?!”
她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赵明生就是不开口说话,王芹干脆解开围裙,随手往旁边一扔。
边往外走边说,“你搞不定我去!我就不信了,咱们母子两个还能搞不定她一个丫头片子!”
“哎呀行了妈!”
赵明生听着王芹啰嗦心烦,一伸手拉住了她,干脆把在地里的事说给她听。
“人何浅浅压根就不稀罕咱的饺子,我说了是您特意给她做的,她就是不愿意接,还把我骂回来。”
赵明生说着,叹了一口气,瞥了王芹一眼,“以前都说了让您别欺负她,您就是不听!退婚就不说了,您还让她干这干那,折腾了她好几年。现在跟她低声下气去说话,人家肯理咱才怪了!”
虽然赵明生说的都是事实,但王芹就是不愿意承认。
“我怎么折腾她了?!那订婚以后不就是咱们家准媳妇了吗?谁家媳妇不干点儿活?我那还不是为了她好,想锻炼锻炼她吗?”
越说,王芹越底气不足,一摆手,干脆坐在凳子上。
“行了行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她看了赵明生一眼,继续说道:“眼下你回不了学校,接触不到京城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跟何浅浅和好,看看宋家有没有办法把你给弄回去……要不然,谁知道这日子得什么时候才能熬过去?!”
王芹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委屈,声音也开始哽咽起来。
赵明生听在耳朵里,也有些心疼。
说到底,自己的亲妈还是为自己好,否则何必为了讨好何浅浅大早上去赶集买肉包饺子?
“行了妈,您也别哭了。”赵明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刚刚回来的路上,我碰见孟长舒了,她说……她愿意帮我。”
“她愿意帮你?”
听到孟长舒的名字,王芹吸了吸鼻子,皱紧眉头,“那丫头从小到大肚子里全是坏水儿,我感觉她可没那么好心。”
“最近何浅浅不是一直跟贺六来往密切嘛,您也知道,她从小就喜欢贺六,所以就……”
“她想把何浅浅从贺六身边弄走?”王芹把赵明生后面没说完的话给说了出来。
赵明生点点头,“她说帮我的条件就是让我必须跟何浅浅结婚。”
“行啊!”王芹直接就开口答应,“怎么不行?只要她能帮你把何浅浅弄到手,结婚就是肯定的事!”
说着,王芹得意的笑了笑,“再说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他们宋家人说不定还求着咱们娶了何浅浅呢!”
夜里,赵明生趁着没人偷偷摸摸去了村长家。
站在外面往里面看,黑漆漆的一片,人好像都睡着了。
他正纠结着是不是要等明天白天再来找孟长舒,又担心白天会被人看见,万一这事捅出去,他的脸可就丢干净了。
脑子里正打着转,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被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他缓缓转过头。
见是孟长舒,他拍了拍胸脯,长出一口气。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
“谁知道你这么胆小?”孟长舒撇了撇嘴,“该不会是平时亏心事做多了,怕有怨主找上你吧?”
本是一句玩笑话,赵明生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变的煞白。
他瞪了孟长舒一眼,“你少胡说八道。”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孟长舒问道:“想的怎么样?愿不愿意让我帮你?”
“愿意。”
赵民生笃定的回答,“我当然愿意。”
……
鸡叫三遍,何浅浅才恋恋不舍的从炕上起来。
揉了揉糟乱的头发,她眯着眼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发了一会儿呆才清醒过来。
昨天晚上明明很早就睡觉,但是一直都在做梦,梦见何淼和何苗苗又回来了,两个孩子闹着要吃红烧肉,于是她就起床去做红烧肉。
等她做完肉端上了,两个孩子又不见了,梦也醒了。
果然,跟那两个孩子在一起久了,猛地分开太长时间还是不习惯,都回村里一段时间了,心里总还是念着想着。
可惜现在没办法去京里,否则说什么也要去看一看两个孩子。
“何浅浅!”
何浅浅正想着,外面突然有人喊她的名字。
听这声音,何浅浅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谁,只能迅速套上外套,推开门往外探了一眼。
看见孟长舒,何浅浅满眼惊奇。
上次跟她发生不愉快,还互骂了几句,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这人还主动找上门了?
虽然心存疑惑,何浅浅还是打开屋门走了出去,打开院门,懒懒的靠着桩子看向孟长舒。
她一句话也没说。
毕竟是孟长舒来找她的,肯定有事,要是她先开口问,就先弱了气势。
“你今天有没有空?我想跟你好好谈谈。”孟长舒话说的一本正经。
如果不是她那一副趾高气昂居高临下的气势,何浅浅都信了她要“好好谈谈”这句话。
反正瞧她这样子,不像是来谈谈的,倒像是来找事的。
“没空,一会儿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何浅浅打了个哈欠,伸手就要关上院门,孟长舒连忙伸手挡住,“你都不好奇我想跟你谈什么吗?”
“谈什么?”
何浅浅挑了挑眉,“你觉得情敌之间,除了撕逼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