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六零带着淘宝去致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初稿丢失
 
  何浅浅就当没听见刚刚她说的话,继续往门口走去。
但身后庞玲不依不饶。
“平时跟老师关系那么亲近,为的就是这次接待的机会吧?真是没想到,为了这种事,你也是真能豁得出去?”
她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何浅浅听见。
旁边两个室友没有庞玲跟何浅浅那样大的矛盾,不想在教室里把事情闹大,不停的小声劝说庞玲让她别再说了。
庞玲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
“怕什么?她男朋友有钱又怎么样?反正那也只是她的一面之词,你确定那真的是她男朋友?不是她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何浅浅停了下来,站在门口的位置,冷冷的看向庞玲。
“我很好奇,我怎么招惹你了,让你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几个室友刚见赵明生的时候,何浅浅就感觉到庞玲对赵明生有点不对劲,但那时候她的心思全都在学习上,压根没留意。
回想一下,庞玲真正开始针对她,是从那天她生日拒绝了赵明生开始。
但何浅浅想不明白,如果庞玲真的喜欢赵明生,那她拒绝赵明生对庞玲来说不是好事吗?为什么她拒绝之后要到处散播谣言,还说她跟陌生男人在学校里闲逛作风不正?
“你以为你在这里不说就没人知道你以前那些破事吗?你之前的男朋友明明就是赵明生!你们两家还订过婚!现在你为了一个有钱人把他抛弃了,我说的对不对何浅浅?!”
庞玲看起来似乎很生气,而且这些话一听就是赵明生跟她说的,但何浅浅不明白她生气的点在哪里。
“赵明生跟你说的?你连事情的始末都不清楚,就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你错了何浅浅,我知道的清清楚楚!”庞玲冷哼一声,“我现在也不想跟你说那么多,这次竞争接待的人选不少,我也报名了。”
她看了何浅浅一眼,“只要能竞选上,我就去学校的广播站,好好跟大家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事,让大家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何浅浅:“……”
无语了好一阵子,何浅浅无奈说道:“我不知道赵明生跟你说了什么,但我告诉你,他就是个骗子。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之前的事,我也可以说给你听……”
“你现在狡辩还有什么意义吗?有狡辩的功夫,还不如好好想想这次竞选的事。”
庞玲嘲笑道:“万一你赢了我,说不定这事儿就了了呢?”
“好。”
何浅浅轻叹了一口气,“既然你非要这样,那我也没办法。”
“一周后的大会堂见吧。”
说完,何浅浅直接离开了教室。
如果说庞玲之前只是冷落何浅浅,那现在就是直截了当的针对了。
就连班里的同学都能看出来她对何浅浅的敌意。
有一些平时跟何浅浅关系还不错的女生偷偷询问何浅浅跟她到底怎么了,何浅浅也是无奈的摇头摊手。
因为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一周的准备时间,何浅浅十分努力,只要有时间就在下面练习口语,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从图书馆里出来,何浅浅准备沿着走廊去教室里拿书。
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窃窃私语声。
她对声音敏感,一下子就听出其中一个说话的人是庞玲,而另一个说话的人她也听着十分熟悉,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你说的那些是真的?跟她一起的那个男人,原来真的是地主家的?”
不知道另一个人说了什么,庞玲十分诧异。
何浅浅没听墙角的习惯,她抱着书,低着头想赶紧过去,结果动作一快,怀里的书全都稀稀落落的掉在地上。
她赶忙弯腰去捡,但还是惊动了两人。
迅速捡起书,何浅浅猛然一抬头,看到庞玲正拉着那人离开。
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但何浅浅还是认出了那人。
孟长舒。
抱着书回了教室,何浅浅刚坐在位置上,庞玲就紧随其后进来。
她看了何浅浅一眼,眼底满是不屑。
何浅浅是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她。
拿了书,又原路返回图书馆。
在教室里一下午,何浅浅把过两天竞选要用的初稿写了出来,其他人她倒是无所谓,只是庞玲的英语天赋确实厉害,她要是想争这个接待的名额,不下点儿功夫恐怕还不行。
等把初稿改的差不多了,天也已经快黑了。
何浅浅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图书馆。
跟贺景临一起吃过饭,两人就直接回了住处,贺景临进浴室洗澡,何浅浅就闲着没事干,把屋子里收拾了一下。
一直收拾到自己今天拿回来的那一摞书时,她忽然发觉出不太对劲。
……
贺景临洗完澡,擦着头刚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何浅浅在客厅里翻箱倒柜的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呢?”
“我今天下午写的初稿。”
何浅浅一边翻一边说道,嘴里还咕哝着,“我记得就是夹在这本书里了啊……”
瞧着她把那一摞书翻来覆去的找,贺景临也走上前去帮她一起。
两人在屋里找了大半天,也没见那张纸的影子。
何浅浅有些泄气,瘫坐在沙发上。
贺景临看着她这副样子,忍不住安慰道:“说不定是忘在图书馆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找找。”
“我明明是带回来了,就加在这本书里面。”
何浅浅又把桌上的那本书拿起来看,抖了抖,依旧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有些生气的把书扔到一边。
贺景临弯腰把书捡起来,合好放在桌上,“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忙活这个初稿,说不定是记性不好忘在那里了。你先去睡觉,明天去图书馆看看,要是真找不到了再说。”
何浅浅心里莫名烦躁,但她也不舍得在贺景临面前发脾气,一直低着头。
她记得很清楚,初稿那张纸明明就是放在书里了,除非是被人拿走,否则绝对不可能不见的。
不对。
脑海中灵光一闪,何浅浅忽然想到自己下午的时候去了一趟厕所。
虽然只有几分钟,但这点时间拿走一张纸也足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