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36章 昨日重现
 
“欸?”乔以越一瞬瞪圆了眼, 因为太过意外脑子没拐过来的缘故,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磕磕绊绊的,“啥啊, 亲、亲你?现在?”

她本来都开始在心里盘算这次要放多少血了, 自认识起, 蔡书虞就少没占她便宜, 动不动就找点匪夷所思的理由指派她跑腿, 或者整出点冠冕堂皇的借口掳走她的零食,没事的时候尚且是这样, 这次是真正帮了她大忙,她还以为蔡书虞多半要狮子口大开,狠狠宰她一笔, 或者提出若干不平等条约之类, 没想到蔡书虞竟然只要她亲一下。

这好简单哦,她不禁这么想, 可转瞬就犯了难,她们现在隔了十万八千里,各自都待在对方的手机屏幕后, 这要怎么亲?

“你又不在这里, 要怎么……怎么亲你哦……”她小声问道,说到后半, 脑子里忽地浮现出前一日唇上的感触, 于是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声音也一瞬低了下去。

“欸?不是要感谢我吗?难道还要我手把手教你么?这是不是有一点没诚意哦?”相较于她的窘迫,蔡书虞倒是一派淡定自若,边说边把手机放到了桌上的支架上, 然后慢悠悠往一靠,换了个更放松的姿势,斜倚在沙发上,腿也搁了上去,撑着脸饶有兴致地盯着镜头,唇角扬起,看起来要多惬意有多惬意,就差手里握一杯红酒晃两圈了。

为什么感觉我又被耍了?乔以越看着蔡书虞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架势,加上在被调戏这件事上经验丰富,总算反应过来,正想改口:“这不太……”可话还没说完,她就见蔡书虞眉梢往下一撇,嘴微微嘟起,表情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连声音都带上了点泫然欲泣的味道。

“这都不行么?”几秒前还笑得一脸春风得意,这会儿倒像是随时要哭出来似的。

“行啦!可以的,可以的。”乔以越连忙把婉拒的话吞了回去。

倒也不至于真的被骗到了,她当然知道蔡书虞在装,可不管吃过多少次亏,她仍是毫无招架之力,一来是深知对方的难缠,明白自己的抵抗只会换来愈发过分的胡搅蛮缠,二来是她见不得蔡书虞难过,就算明知是假的,看到那张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下意识就心软了,哪里还能说得出“不”。

当初的拒绝大概耗尽了她这辈子的克制和勇气,用完了,就没有了。

“那快点呀,人家等得好辛苦哦。”她那句答应的尾音还含在嘴里,蔡书虞就已露出了得意的笑,还朝她抛了个媚眼,前一刻还楚楚可怜的声音转瞬就浸透了矫揉造作。

看得乔以越忍不住在心里直呼:演员,好厉害!接着她又羡慕地想:什么时候我也能那么厉害啊。

而等感慨完,她便再度头疼起来。

到底要怎么做嘛?难不成亲镜头吗?

她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屏幕上方的前置镜头,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离太近的话镜头里的脸会变形,何况还是把嘴凑上去,光是想象一下,她就斩钉截铁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况且那只是亲镜头,也算不上是亲蔡书虞。

看她在另一头冥思苦想,蔡书虞的唇角不住上扬,需要很努力忍耐才能不大声笑出来,所谓感谢,她其实只不过随口一说,只想尽快岔开话题而已。

这也不是什么很难的要求,随便甩个飞吻、或者撅一下嘴就可以了,她没想到乔以越竟然认认真真思考起来,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仿佛这是什么非常了不得的考题一般,见乔以越那么如临大敌,她便也来了兴趣,想看看乔以越最后会怎么做。

她时常被人贴上特立独行的标签,可有时候她忍不住觉得,乔以越远比她更奇怪,平时总漫不经心的,什么都当耳边风,可一旦听进去了,那就较真得很,一点点小细节都死死抠着不放,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是不知变通,可她偏偏爱极了乔以越一板一眼的模样。

此前她被翁品言恶言相向,为了大局考虑还要忍住不还嘴,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看乔以越在那头垂着眼陷入苦思,似绞尽了脑汁,不禁心情大好,乔以越什么话都没说,她就已看得津津有味。

不知等了多久,乔以越终于抬起头,支支吾吾问:“可不可以,打个折,回去再补给你。”她声音很低,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脸也有些红。

“怎么打折呀?”蔡书虞挑了挑眉,好奇地问。

随后就见乔以越将手指放到了自己嘴唇上,然后轻轻按到了前置镜头上,一时间,蔡书虞这边的屏幕暗了下来,只能隐隐看到指尖的轮廓,阴影后,乔以越的嗓音愈发含糊:“就、就这样……可不可以呀?”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可奈何,却没有半点敷衍,倒是像认真在讨价还价似的。

蔡书虞都要被她逗笑了,闹也够了,开心也开心过了,她便不再步步逼近了,一口答应下来,可是等乔以越移开手指,她又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拖长了音调说:“那下次我会记得找你讨尾款的,连利息也会加上哦。”

她这话说得一本正经,可话外却另有深意,乔以越自然听懂了,才松了一口气,又一下绷住了,最后只能丢下一句:“我要去洗澡了然后睡觉!晚安!”就落荒而逃。

连视频都忘了挂,又被蔡书虞笑了好久。

接下来几天,她陪翁品言见了一圈人,白天都在外面,到了晚上才有时间和蔡书虞联系,那时候蔡书虞忙着处理家里的事,所谓联系,也只是睡前匆匆打个电话。

她到北京的第三天,蔡正雅就开了发布会,带上了蔡正誊,公开回应了受害者的诉求,答应会尽快、妥善地解决所有问题,虽然蔡书虞并没有参与,但经过舆论不断发酵后她的名字已经和这件事牢牢绑到了一起,事件的每一步走向都会影响到她的形象,所以当蔡正雅正式开始着手收拾这个烂摊子时,她的团队也时时刻刻不能松懈,稍有风吹草动就要做出适当的对应。

这个事一定程度上关系到蔡书虞以后的发展,一旦处理不好,她的形象就会蒙上抹不去的污点,这对还没有打牢根基的女艺人来说是致命的。乔以越虽然不懂生意,却也知道这件事对蔡书虞的重要性,自然挂心得很,可她担心蔡书虞会有压力,于是在蔡书虞面前都闭口不谈,只自己不时看一下报道,或者问翁品言,一天能问个好几次,翁品言都被她问烦了。

好在蔡正雅一早就想好了办法,没几天又声势浩大地接受了采访,公开发表了即将采取的措施,她应是在宣发上下了大手笔,还没开始正式采取行动,消息就已经传得到处都是,对于看戏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出反转,曾经一面倒的评论瞬时开始转换方向。而在控制舆论的同时,她承诺的举措也稳步提上议程。乔以越是看不大明白,不过听翁品言夸了好几句,便想大概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与此同时,蔡书虞的团队配合蔡正雅展开营销,因为那些受害者的诉求都得到了相对合理的回应,之前被媒体搬弄文字扣在蔡书虞头上的污名也随之淡化,虽然因为整件事发生得太突然,又和民生相关的缘故,她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些影响,但都是短期的损失,不至于伤了筋骨,低调安分一阵就可以重回正轨了。

蔡正雅开完第二次发布会后,整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蔡书虞假期一结束就回了剧组,然后立刻忙得天昏地暗,她请假那些天落下了好多场戏,都需要尽快补上,每天都从早上忙到凌晨,连睡觉时间都紧巴巴的,之前还能每天打个电话,回剧组后就连打电话都没什么功夫了,只能挤出一点零星的时间和乔以越说说话。

而乔以越这边同样在忙,电影虽然还没有上映,但是她在剧组表现不错,业内给了她不少好评,于是翁品言趁杀青热度还没过,替她拉了好几组活动,想让她巩固一下人气。

两人好不容易扫清了横在彼此之间的龃龉,互相坦白了感情,日子倒是过得和以前没多大差别,聚少离多,没法像其他情侣一样整日泡在一起。

横店那次相聚后,过了一个多月,蔡书虞才杀青,而在这一个多月里,她们只见过一次,而那次见面也算不上是好好相聚,那是场晚会,她们刚抵达就去会场彩排到了半夜,回酒店时已累得眼皮子直打架,哪里还有精力温存,连话都没说几句,一回房就迫不及待昏睡过去,然后起床后继续彩排,连个喘气的功夫都没有,晚会一结束,蔡书虞直接去了机场,她第二天还有戏,已是杀青阶段,争分夺秒,连走路都风风火火的。乔以越只来得及在她离开前,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捏了一下她的手,对她说:“记得好好休息,暂时不要节食了。”

蔡书虞杀青的时候,乔以越正在成都录节目,结束后才得了空,急忙忙给蔡书虞发了个视频通话,她还记得蔡书虞上一次杀青时,自己也打了视频电话,那时候两人都神采奕奕的,这次却截然相反,两人都在强打精神,话也恹恹的,没什么力气。

都很累的样子,她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几乎是同一时间,那边蔡书虞竟也叹了一口气,倒像是想到了一起。

“我现在好想睡觉哦。”蔡书虞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但看起来还是倦得很,接着两人又聊了几句,就挂了。

感觉又好久不见了呢,乔以越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也才十几天而已,她却总觉得格外漫长,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她们都行色匆匆的,偶尔驻足停歇时,才能互相看一眼,但很快就会奔赴下一场旅途。

她以前很少对离别有什么特别的感触,觉得这不过是人生的常态,可她现在却会不由自主生出不舍,就算是两个礼拜前的匆匆一聚,她回想起来仍会对那短短一刻的相处心生留恋,只是她们都在事业上升期,忙碌是必然的,她不可能要求蔡书虞为她多停留一会儿,她自己也不会留在原地,只能偶尔在夜深人静时惋惜一下。

三天后,她回了上海,到宿舍时已经是傍晚了,这次节目是户外项目,行程排得又很紧,几天下来她早就筋疲力尽,前一晚还接受了几个媒体采访,回去时脑子里已不剩别的,只想睡觉,一路上眼皮子都在打架。

一到家她就直奔卧室,她的卧室在拐角第一间,才转身,还没开门,她的眼睛就先一步闭上了。她住了快两年,对屋里摆设很熟悉,闭着眼都能摸到门把,可这次却抓了空,她困惑地睁开眼,发现房门竟然开着,不由得“咦”了一声,睡意一瞬打消了几分。

每次出远门前,她都会把门锁上,这次也不例外,可这时她困得厉害,一时间也回忆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锁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嘟囔了一句:“大概是忘了……”然后就打着哈欠走了进去。

可进门没走几步,她又愣住了,比前一次愣得还久了一些,因为不可置信的缘故,本就困倦的脸上无端冒出几分傻气。

原来乱七八糟堆了很多东西的屋子变得干净整洁,就像所有东西都被打包丢掉了似的,而床上,蔡书虞正在睡觉,怀里抱着那个抱枕,呼吸平稳,看起来睡得很沉。

乔以越第一反应是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太困导致眼花了。蔡书虞早就搬了出去,两人也没约过今天要见面,之前告诉蔡书虞航班时间时,她提了一句:“回去后再找你。”蔡书虞也没多说什么,她还以为最快也要过一天才能见到蔡书虞,却没想到对方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想来门也是蔡书虞开的,过去蔡书虞时常来她房里蹭住,次数多了,她嫌每次都要等乔以越开门不方便,就讨了备用钥匙,两人闹翻后,一度老死不往来,蔡书虞直接搬了出去,再也没进这个房间,乔以越也忘了这回事。

这会儿见蔡书虞忽地如曾经那般,堂而皇之出现在她房里,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她心里蓦地生出几分怀念,再看蔡书虞怀里的抱枕,便哑然。

出海回来后,她把蔡书虞的东西都收起来了,这个抱枕也被她塞进了柜子底下,已有大半年不见天日,也不知道蔡书虞怎么翻出来的,看起来枕套还洗过了。她不禁想,蔡书虞是不是一回上海就来了这里,替她收拾了屋子,翻出了自己的专属抱枕,把这里变回了以前的样子。她打量着屋子,想着蔡书虞一脸嫌弃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因疲累而沉甸甸的心里顿时淌过暖洋洋的感觉。把包和外套挂到衣架上,她就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了床边,看了一会儿蔡书虞,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然后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这是利息……”她自言自语说道,接着,她的目光落到了那个抱枕上,这是她专门为蔡书虞准备的,可实际上没有用上过几次,蔡书虞更喜欢把她当抱枕,以前她一度觉得麻烦,想方设法把抱枕塞过去,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被蔡书虞紧紧抱着的抱枕有些碍眼。

她抿了抿嘴,手轻轻摁到了抱枕上,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忽地小声说:“我也困了……”说完后,像怕自己反悔似的,飞快地换了睡衣,把抱枕扯走了,然后自己躺进了被窝里。

蔡书虞睡觉习惯抱点什么,怀里一空,就下意识伸出胳膊去捞,搭到她身上,就立刻把她圈住,往自己怀里扯了扯,抱紧,还蹭了蹭。乔以越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害羞,又怕吵醒蔡书虞,全程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敢睁,等那些细碎的动静都消失,她才小心翼翼抬头,见蔡书虞没被吵醒,她便勾起唇角,露出难掩雀跃的笑容。等首次尝试的激动过去后,睡意就阵阵袭来。

“晚安。”她含糊不清嘟囔道,话音还没落定,就闭上了眼。

很快就沉沉睡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