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37章 牵扯不清
 
乔以越是被吻醒的, 确切来说,是被闷醒的,迷迷糊糊中,身子忽地变得沉甸甸的, 随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黏着感, 像置身于桑拿房中, 被温度过高的水汽紧紧包覆, 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畅, 在半梦半醒中挣扎推拉了片刻,她终于艰难地睁开眼。

眼前是一片昏暗朦胧的光影, 她第一反应是天黑了,紧接着,就察觉到唇上细致绵软的感触, 她下意识张了张嘴, 自鼻腔里溢出一个含着困惑的音节,想问发生了什么, 只是嘴唇才微微张启,什么东西就闯了进来,灵巧地扫过她的牙关, 她不禁又发出一声闷哼, 不由自主想撑起身子,却发现身子被压住了, 力气也好似在纠缠中被抽走了, 她只堪堪抬起了手, 抓住了一片布料,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快要溺死时, 身上的重量终于退开了,随后,她便听到一声含糊的轻笑,自唇齿相抵处传来:

“good m, aurora, i love you”

听着那熟悉的音调,她总算自那昏沉的迷雾中悠悠转醒,伴随着睡意消退而愈渐明晰的眼里倒映出一双笑得弯成月牙的眸子,闪动着得意的光,好似恶作剧得逞了似的。

她大口喘着气,一时没说话,初醒的面上还挂着几分茫然懵懂,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如果是平时她可能还会有些转不过弯来,但是前两天她们才讨论过迪士尼公主片,自然能意识到蔡书虞在说什么。

——早安,睡美人,我爱你。

脸上还不及消散的热气复而拢起,她当即害羞地缩了一下身子。

蔡书虞总是这么直白而热情,毫无保留地将爱意宣泄,来势汹汹,叫她无法招架。

她们工作太忙,相聚太少,她时常听闻情侣因为聚少离多而渐行渐远,而她又是第一次与人交往,难免心生忐忑。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时也会担心感情在长久的离别中消磨。

算不上多强烈的忧虑,只在工作间隙时偶尔浮现,零零碎碎,就像是衣服上勾出的线头,有点瑕疵,却也没什么大影响,顶多在看到时心里有一闪而过的沉闷,很快就会忘记,没有任何提及的必要。可蔡书虞却像是有什么魔法,就算并不清楚她那些细碎的念头,也总能给她想要的,不是恰到好处,而是更多,比她想要的还要多得多,将那些不足为道的间隙都填得满满的。

真好啊,小虞真好,她心想,心动之下,情不自禁搂住蔡书虞的脖子,贴上她的嘴唇,蹭了两下,然后说:“小虞,我好想你啊。”

蔡书虞被她难得的直白惊得愣了一下,随即嘟了嘟嘴:“哼,原来和我差不多嘛,还以为你多有定力呢。”接着,她俯下身子,轻轻咬了一口乔以越的鼻尖,忽地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那我要来讨利息了哦,有一个月了吧,利滚利,很多呢。”

说着她就吻了下来,手也长驱直入,径直探入乔以越的睡衣底下。

两人刚交往就各自开始忙得不可开交,不但见不了面,连说话的功夫都没多少,这时小别重逢,又终于得了空闲,接下来几天两人都没有什么工作,没了后顾之忧,这场叙旧便格外持久缠绵。

乔以越醒来时才入夜,接下来两人差不多在房里泡了一整晚,只出来过一次,凌晨一点的时候一起下楼拿宵夜,就几步路都不忘手牵手十指相扣,回房后随便找了部片子边吃边看,看到一半又滚到了床上,一直折腾到天快亮才昏沉沉睡过去。

要是翁品言和kevin知道她们在宿舍就敢这么放肆,怕是要背过气去,好在房间隔音效果不错,也没几个人在,乔以越回来时,只有李一涵和kenzi在,她们的房间离得远,倒也没有被发觉的风险。

正午时分,蔡书虞先行醒来,以前她和乔以越一起睡时,几乎没有先清醒的时候,要乔以越再三催促,她才会不情不愿睁开眼睛,但此时她已经休息了好几天,精神比才从忙碌中脱身的乔以越好得多,所以才会破天荒地先睁眼。

醒来后她发现两人都没好好枕在枕头上,而是横在床中央,应是累极了就直接睡着了,根本来不及调整睡姿,乔以越侧身躺在她身边,额头抵着她的肩膀,大半张脸都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睫毛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

这情形对她来说称得上新奇,她很少在早上看到乔以越睡熟的模样,上一次还是去年了,不过那时她走得匆忙,也没顾得上细看。

睡着时的乔以越看起来更无防备,鬓边和头顶几缕头发乱翘着,眉宇间惯有的冷淡荡然无存,像个天真纯洁的孩子,很干净,不含一丝阴暗和污垢。

她忍不住抬起手,把被子往下拉了一点,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只是大抵是昨晚真的折腾狠了,她才一动,就觉得一阵腰酸腿软,再看身上落了不少红印,肩膀上还有个清晰的牙印,便忍不住嘟起嘴,戳了戳乔以越的脸,又去捏她的鼻子,嘴里嗔怪道:“小坏蛋。”

明明她做得还更过分一点,这会儿倒全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要是乔以越醒了,恐怕又要在心里嘀咕她这是恶人先告状了。

揉了一会儿乔以越的脸,见她没什么反应,只往被子里躲了躲,她不觉笑出了声,正想变本加厉一些,却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不是说这几天没事么,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但干她们这行的,本就全年无休,预定好的休假临时取消是家常便饭,她想着说不定是要紧事,也不好由着性子,便朝外喊了一声:“等一下。”接着便穿好衣服起了床。

起床后她拉起被子把乔以越严严实实盖好,又随手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免得被看到引起什么怀疑,开门前还特地检查了一下领口,确保没露出什么不该露的,这才拉开门。

门外是吴恺元,见到她后,脸色明显僵硬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小蔡你在啊,好久没见你过来了。”

“早上好啊,哦不对,下午好,我来找小越玩呀。”她倒是没什么担心,还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她以前就经常在乔以越房里过夜,这会儿冒出来倒也不奇怪,而她心里一直对吴恺元有成见,打完招呼后还故意加了一句,“昨天晚上就来的。”

她这般特地加重了语气,吴恺元脸上又是一阵不自然,接着就偏了下身子,往房里看去,脚尖也挪了一下,一瞬间似是想直接进屋了:“小乔呢?我有点事找她。”

蔡书虞察觉她脸上不自觉流露出的急迫和焦虑,眼里顿时闪过几分恶意,她抿了抿嘴,故作不经意状伸了个懒腰,然后自然而然把手搭到了门框上,她个子高,这么一拦,就把吴恺元的视线挡得死死的,偏生她演得逼真,一点刻意的痕迹都寻不着,仿佛那真的只是无心之举,接着她便慢悠悠说:“她还在睡呢,什么事呀?不急的话,等她醒了我和她说一声吧。”

不知是她气焰太盛,还是被她话里的什么刺痛了,吴恺元的脸色白了白,一时显出六神无主的模样,看了她一眼,又越过她的肩膀看了看屋里,最后嗫嚅道:“不、不用了,我晚点再来找她吧。”说完就走了,背影隐隐显出几分失魂落魄。

“也藏够深的。”她嗤笑了一声,随即干脆利落地关了门,回去后看乔以越还窝在被子里睡得无比香甜,心里忽地来了气,伸手抓住乔以越的肩膀重重晃了几下,叫嚷道,“小懒虫!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地震了,着火了,出大事了!再不起来我把你丢出去。”

乔以越不像她这么难清醒,被推了几下就睁开眼,一边口齿不清念着:“什么事呀?”一边裹着被子慢吞吞坐起来,还没坐稳。

蔡书虞看她一副随时又要睡着的模样,抬手就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没好气地问:“吴恺元是不是喜欢你啊?”

“嗯……”乔以越眯了眯眼,发出一声含糊的嘟囔,半晌后反应过来蔡书虞在说什么,顿时打了个激灵,脑子也一下清醒了,“哈?什、什么?”

“我不想说第二遍。”蔡书虞冷哼了一声,边说边戳她的胸口。

“唔……这、这个……没有吧,不会吧?”她抓住蔡书虞作乱的手,歪了歪头,细细想了想蔡书虞的话,脸上渐渐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恺元她、她……我没觉得啊……”

如果是其他人,她大概不会多意外,大大小小的告白收到过不少,见怪不怪了,可她和吴恺元认识了那么久,一开始是好朋友,后来渐渐疏远,再重遇后又变成了竞争对手,她们的关系变了好几次,可从来都和恋情没什么关系。

“你这人那么迟钝,会察觉才有鬼。”蔡书虞翻了个白眼。

“欸?可是、可是……”乔以越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只低头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说,“你不要多想,我只把她当朋友的。”

她想的其实是:如果吴恺元喜欢她,那为什么还会坐视玖圣对她百般造谣诋毁?只是她立刻想到了圈子里的诸多身不由己,便失了往细里探究的欲望,反正对她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就算过去有什么,也影响不了现在和以后。

“才没多想。”蔡书虞瞪了她一眼,露出老大不乐意的表情,“要是哪天我多想了,你就死定了我跟你说,所以记得给我安分守己一点。”

“好好好,我一定安分守己。”乔以越无奈地笑了笑,接着她想了想,又撒娇般摇了摇蔡书虞的手,“今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她主动开口,蔡书虞的表情顿时由阴转晴,这就跑去找合适的地点,翻了一会儿手机突然想起吴恺元的事,便随口提了一嘴:“对了,刚刚吴恺元找你,应该是有什么事,一会儿你问一下她吧。”

“行。”她点了点头,洗漱好就去找吴恺元,大抵是淡漠惯了,刚刚蔡书虞的话没让她心情有什么起伏,照样和和气气地和吴恺元打招呼,然后问有什么事。可等吴恺元一脸不好意思地开口后,她顿时犯了难。

原来吴恺元马上要发新歌了,想找林瑜帮忙宣传一下,只是她的团队和林瑜那边不熟悉,想找个人牵线,便找上了她。

这些人情来往在圈子里很常见,可林瑜毕竟和她有过暧昧绯闻,两人曾经也确实差点发生了点什么,之前和林瑜的合作都是翁品言联络的,工作之余她和林瑜其实没有过多往来,而她和吴恺元两个团队在竞争,翁品言是断然不会帮忙的,只能她自己去找林瑜,可想到之前的种种,她着实有点拉不下脸来,只是她又是不会拒绝的性子,吴恺元一再拜托,她只能说去试一试。

答应之后,她心里就开始冒冷汗,看蔡书虞的眼神都发虚。她不想和林瑜联系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就是怕蔡书虞不开心。

这种涉及利益的人情往来,一旦起了个头,后面难免牵扯不清的,就算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也可能会被捕风捉影,终归是麻烦。

果不其然,一听她说了这事,蔡书虞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菜小姐:欺人太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