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38章 莫名其妙
 
“小虞, 我、我……”生怕蔡书虞误会,乔以越急忙解释,极力撇清自己和林瑜的关系,“我和林老师不怎么联系的, 不是、唔……没有……”

可是这本就没有的事, 她一时也无从开口, 支支吾吾嘀咕了半天, 都没挤出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末了只能丧气地耷拉下脑袋,小声说:“对不起啊……”

蔡书虞其实并没有多计较乔以越要和林瑜联络这件事, 她精明得很,一下就看出这份请求有多狡猾,见乔以越完全没搞清重点, 不禁心里来气。

林瑜喜欢乔以越, 或者说至少曾经喜欢过乔以越,愿意提携她, 给她帮助,这在业内已不算是个秘密,蔡书虞虽然很讨厌这件事, 但她并不会因此阻扰乔以越的正常人际交往。

一来, 乔以越和林瑜的故事发生在她认识乔以越之前,她根本无力改变什么。二来, 现在林瑜是业内大前辈, 有才华, 口碑很好,以后说不定经常有合作,她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喜恶逼着乔以越与他断绝来往, 其实只要不越界,就算乔以越真的和林瑜有联系,她也不会真的有意见。

这次她生气,是因为吴恺元这个请求把乔以越和林瑜都架到了烤架上,而乔以越还浑然不觉,她就更恼火了。

可见乔以越软声软气道歉,脸上挂着怯意,倒像是被她欺负了似的,她登时又心软了,不好继续板着脸,只能恨铁不成钢地一把捏住乔以越的脸,用力搓了几下,直到她可怜兮兮地发出求饶,才重重冷哼一声,喷出堵在胸口的浊气,然后语重心长说:“小越,林老师很难联系吗,她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林老师,反而找你?就算是要专业制作人的打广告,也应该是她自己或者她经纪人去打点联系吧,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开了口,说不定会让林老师很难办,万一那曲子不行,他是拒绝好还是不拒绝好?你嘴上说一句,他就帮了你,那最后可是你欠他人情,而自己一点好处都捞不到,全是给别人做嫁衣。”

薛歆雅是她们那档选秀节目的发起人,又是后来《舞台风暴》的评委,和星云有过几次合作,而林瑜和薛歆雅不但是搭档,私交也很好,吴恺元想要弄到他的联系方式不难,如果想要得他推荐,自己的团队出面就好,可她偏偏要通过乔以越,便是吃准了林瑜多半不会拒绝乔以越的请求。

如果林瑜答应,那得了林瑜的推荐,吴恺元的单曲一发行就能得到“金牌制作人力推”的保驾护航,加上林瑜和薛歆雅的关系,以她团队的作风,多半会捆绑上薛歆雅,这样一来,且不论单曲之类到底如何,光是靠这些包装,就能把口碑拔高不少。如果歌的质量不错倒也罢了,但如果质量一般,那透支的就是林瑜的信誉。

如果林瑜拒绝,因为回绝的直接对象是乔以越,就算乔以越不介意,林瑜那边难免心里存了疙瘩,况且有一次就有两次,开了口子,往后就撇不开关系了,到时候说不定会影响两人的正常合作。

蔡书虞虽然因为个人感情的缘故不喜欢林瑜,但她也承认,林瑜作为制作人实力了得,乔以越的团队能和他继续合作是好事,她可不希望乔以越的工作受影响。

而不论林瑜答应与否,吴恺元都不会受损失。林瑜答应了,获利的是她,林瑜拒绝了,尴尬的是乔以越。

这世上哪有这种无本万利的好事?

在蔡书虞看来,这无疑是一场明目张胆的利用,利用乔以越不善拒绝的性子,来给自己谋利。

经她一提,乔以越想了一会儿,便也品出几分不对味,挠了挠脸,小声说:“好像确实,不大合适……”

她之前只想到了求人办事不大好意思这一层,这会儿才意识到这可能远不止如此。

倒也不是对此一无所知。她当初没有直接开口问林瑜讨要资源,也没有求周舒礼替她安排工作,就是知道这些都是人情,而人情债都是要还的。那时候的她没有偿还的资本,就算要来了,也可能顷刻毁于一旦,所以她选择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就算过程艰难了一些,但最后得到的都是她自己的,被她紧紧抓在手里,不会轻易被外界动摇。

只是她大多只专注于考虑自己的事,很少细想其他人的事,加上业务往来都是翁品言在打理,而吴恺元又与她认识了好多年,她潜意识里把这个当私事,就疏忽了。

而等意识到了里面掺杂了个人以外的利害关系,她便不敢擅作主张了,考虑了一会儿,便犹犹豫豫问,“那、那要不,我现在去回绝她?”

“出尔反尔哦,那人家更要把你当眼中钉了。”蔡书虞见她终于回过神来,脸色便好转了些,声音也不那么硬邦邦了,反而换上了调笑的口气,“你不会良心不安哦?”

“欸?那怎么办啊……”答应不行,回绝也不行,乔以越又有点慌了。

见她又要急得团团转了,蔡书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事说大也不大,她刚刚是往严重里说了,才显得危害巨大,但大概率不会出多大岔子,不过是一次推荐,就算质量真的不行,透支的那点信誉也不至于造成多大影响。

只是她一点都不喜欢吴恺元的做法,也担心有了先例,吴恺元会变本加厉,这样的话乔以越将来一定会吃大亏,才较真起来。

她为了堵住翁品言那张恶毒的嘴,可是共享了一部分品牌资源的,想要有回报就必须有所付出,这才是人情买卖,吴恺元倒好,嘴皮子一掰就想占好处,门都没有。

况且这占得还是乔以越的便宜,哪怕只有针尖大小,也是白白占便宜,她这人护短得很,当初乔以越和她还只是朋友,她就护得紧,不准其他人欺负她,只有身为死党的庄楚唐可以享有一点豁免权。现在乔以越是她女朋友了,那她更看不得乔以越受委屈了,一想到就气呼呼的,要不是考虑到体面,她都要冲去和吴恺元理论了。

这会儿乔以越知道问题所在了,她便也不那么着急了,想了一会儿就给乔以越支了个招:“这样吧,你就和林老师说一下情况,再把他推给吴恺元,让他们直接交流吧,既然要推荐,这样比较方便吧,不然还要你传话。”

“这样可以吗?”乔以越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

“唉,我是这么想的,万一这首歌真的是璞玉,你直接拒了,就埋没了呀。林老师是业内大佬,他肯定清楚的,到时候他们直接沟通,不管结果如何,都和你没关系了。”蔡书虞耐心给她解释,然后又说,“或者你也可以问一下翁品言,但我觉得她多半会把你骂一顿,然后让你给拒了。”

“真的哦?”看她那么肯定,乔以越倒有些不信,就去给翁品言打了电话,结果翁品言的反应果真和蔡书虞预料的一模一样,言辞激烈地要她不要没事找事,接着厉声勒令她立刻去回绝了。

“觉得太闲了你可以考虑陪蔡小姐去逛逛街,或者看点书,陶冶一下情操,还有,都在一起了,学学人家的脑子。”说完翁品言就把电话挂了。

“哦……”她撇了撇嘴,接着小心翼翼瞥了眼蔡书虞,问,“那我现在和林老师说?要怎么说啊?”

“手机拿来。”蔡书虞朝她摊开手,她连忙把手机翻到和林瑜的聊天界面,然后递过去,接着便凑过去,看蔡书虞怎么说。

蔡书虞打了老长一段话,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她看得都要头晕了,努力看了几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发了过去,林瑜很快就回复了个:可以啊,我和她聊一下吧。

她感谢了一声,就把吴恺元的联系方式推了过去,之后林瑜就没说什么,应该是联系上吴恺元了,她等了一会儿,没有新消息弹出来,便如释重负地放下手机,接着就松懈下来,趴到蔡书虞肩膀上,语调软糯地说:“小虞,小虞,谢谢你啊。”

蔡书虞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以后长点心吧。”她本来还想多数落几句,可看乔以越睁着像小动物一般圆滚滚的眼睛,又是欣喜又是崇拜地看着她,就一下没了脾气,甚至还有些害羞,只能胡乱揉了一把乔以越的头发,然后借着起身藏起自己的脸色,嘴里念叨着:“快去收拾一下,出门了,再磨蹭不等你了。”

“马上!”甩掉了这个包袱,乔以越便恢复了不久前的欢欣雀跃,走路都生风。

她不知道蔡书虞其实耍了点小心机,把事情说得那么清楚,其实就在字里行间暗示了吴恺元本来的意图和乔以越的难处,乔以越可能看不大明白,林瑜肯定能懂,才会那么痛快就把麻烦接了过去,乔以越不好得罪吴恺元,林瑜就没这个顾虑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乔以越都能置身事外。

况且这也是给了吴恺元一次机会,如果那首歌很出色,林瑜一定愿意推荐的,这无形中也算卖了个人情,不至于让乔以越显得不顾旧情。

蔡书虞自认为已经考虑得够周到了,也给大家都留了情面,这已是最妥善的处理办法。那之后,她享受了几天有乔以越陪伴的假期,就飞去广州参加一个品牌活动,接着又马不停蹄去了一期综艺,不过因为这个团马上就解散了,毕业演唱会已经提上了议程,她在解散前都不会再进组,接的都是短期活动,投入到工作中后,她就把那件事抛到脑后。综艺录制一结束,她就回了上海。

在她飞往外地的时候,乔以越也接了几个活动,不过地点都在上海,所以她一下飞机,就直奔宿舍,迫不及待想和乔以越见面,她没和乔以越说自己的行程,想偷偷给她一个惊喜。

进门后,她在二楼看到了乔以越的身影,正想挥手打个招呼,下一秒却见乔以越趔趄了一下,后背撞上了墙,吓得她脸色一白,拔腿就往楼上跑,一上楼,她就看到吴恺元揪着乔以越的衣领,满脸愤怒,声音中都透着狰狞: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作者有话要说:  蔡小姐要撸袖子干架了(鼓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