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39章 逆来顺受
 
那一瞬间, 蔡书虞只觉得全身的热血全部涌上了头,几乎要把她的脑袋挤炸,她甚至能够清晰感觉到太阳穴那边的血管在突突直跳。

“你干什么?”她尖叫道,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 一步连跨三四级台阶, 蹬得楼梯砰砰作响, 眨眼就挤到了乔以越和吴恺元之间, 动作粗暴地将吴恺元推开, 还骂了句粗话。

她没有和人提过今天会回来,见她突然出现, 乔以越和吴恺元都有些惊讶。

“小虞?”乔以越声音里透着些不可置信,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眼里还残留着前一刻的忐忑, 说起话来都格外小心翼翼, 隐隐带着担忧,蔡书虞才在她面前站定, 她就连忙拉住蔡书虞的手,生怕她冲动之下进一步激怒吴恺元。

蔡书虞原本还想冲上去,最好能对着吴恺元的脸来一脚才解气。

她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 还时常做些有引发争议的举动, 但骨子里精明又冷静,不管做什么心里都把利害算得一清二楚, 在圈子里混久了, 她深谙和气生财的道理, 往日就算遇到看不顺眼的事,也很少冲动,大部分时候只会绵里藏针说些风凉话, 就算是和乔以越闹得最僵的时候,她最失控的一次也不过是砸了一台摄像机罢了,可这会儿她不但爆粗口骂了人,还想打人,要不是被乔以越拉住,她恐怕已经冲上去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她才勉强压下暴跳如雷的情绪,接着,她狠狠瞪了吴恺元一眼,便转头去打量乔以越有没有哪里受伤、或者不舒服。

“我没事。”乔以越异常温顺地任她在自己身上鼓捣折腾,随后抬起眸子,神情淡漠地扫了吴恺元一眼,又拉了拉蔡书虞,说,“走吧。”

蔡书虞一出现,吴恺元的气焰就被打断了,不知是因为忌惮蔡书虞,还是因为第三人的闯入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只悻悻地理了理拉扯过程中被蔡书虞抓乱的衣服,可看着两人无意识中流露出的亲密,她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种种情绪层层叠叠积累,最后,在瞥见乔以越眼里的冷淡时再度炸裂,她毫不掩饰地冷笑道:“又是一副无辜的样子,你就是这样骗了那么多人对你死心塌地吧。”

乔以越的脚步顿住,抓着蔡书虞的手徒然收紧,她皱了皱眉,一瞬间,她想回头,看看吴恺元的模样,看看那个往日的朋友,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心里还记着当初两人互相打气的情形,可转眼间,那个人就开始对她恶言相向,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算努力去想,也什么都想不到,最后她只垂下眼,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但转瞬就变回不为所动的模样,对身后那些刺耳的话不闻不问,继续往前走。

“现在你都有新靠山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吴恺元又换上了苦苦质问的语气,倒像是真的受了什么迫害似的,“那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乔以越抿紧嘴,依旧一言不发,蔡书虞却忍无可忍了,她刷地抽回手,转身奔回吴恺元面前,叫道:“你到底想干嘛?”

“那你不如问她,问她都做了什么?是吧!是你让林瑜散布那些话的吧!”吴恺元这次没有被她的逼问喝退,而是愈发凌厉,像是压抑到了极致后的突然爆发,她平日里话一向很少,这时却滔滔不绝,一句比一句更尖刻,像要把每个字都变作利刃,在乔以越身上扎出几个血窟窿,“林瑜也真是可怜,都被你一脚踹开了,还傻乎乎给你护驾看门。”

“你这是发什么疯?”蔡书虞瞪大了眼,她中途才来,一见乔以越被欺负就冲了上来,到现在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吴恺元的话愈发莫名其妙,饶是她精明过人,也一时有些束手无策,“什么乱七八糟的。”

吴恺元却不理她,只恨恨盯着乔以越,语速越来越快,咬牙切齿好似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一般:“你知道的吧,我为什么会去那场酒局,我是为了你才去的,结果你回头就勾搭上别人,现在倒好,靠他爬了上去,转头就把我往死里整,话说回来,郭铭禹那里你也没少下功夫吧,终于熬出头了呢。”她说得愈发大声,连最简单的音节都被愤愤不平染上了狰狞的颜色,到后来,脸上还挂上了轻蔑,仿佛在打量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似的。

她每说一句,乔以越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她一眼,像是打定了注意,要把看到的、听到的统统都忽略。

反而是蔡书虞气炸了,之前她被吴恺元那些没头没尾的话一搅和,困惑占了上风,不知不觉都没那么激愤了,这时听了这些话,心中起伏不定的情绪又悉数变成了愤怒,比刚来时更甚。

“你放什么屁!”她的脸涨得通红,看起来几乎要滴下血来,眼里的怒火也好似能化作实体喷出来,“嘴巴放干净点!有病吃药,别疯狗一样乱咬!”

吴恺元没有被她的盛怒影响,话里的轻蔑愈发明显:“呵,蔡书虞,你是不是不知道,她以前出去和林瑜约会,好几次隔天才回来。”说着她又看向乔以越,声音冷冰冰的,似无情的审判,“到底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

“够了!够了!你闭嘴!你不准这么说她!”蔡书虞尖着嗓子打断她的话,她红着眼,全然失了平日里的冷静和风度,一边大喊大叫,一边轮起胳膊就要往吴恺元脸上招呼,她真的要被气疯了。

当初那些流言恣意蔓延的时候,乔以越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流露出难过,稍微多个心眼,就能把她受的伤看得一清二楚。那时候她们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可当她看到乔以越被指责却不反驳、只能默默承受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会觉得心疼,那时候尚且如此,而现在两人的感情早非往昔可比,乔以越就是她的宝贝,她恨不能把乔以越捧在手心里呵护,想要她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不愿让她受一点伤害。眼下,她视若珍宝的人被这么侮辱,她怎么能忍,再多一秒,她觉得自己就要炸掉了。

她的动作很大很明显,吴恺元却只冷眼看着她,没有任何躲闪,倒像是做好了准备要吃她的耳光,可那巴掌最终还是没能挥得下去,乔以越拦腰抱住她,抓住她的手,把她往后拖了好几步,嘴里不住说道:“小虞,别这样,不要……”

“放手!”蔡书虞在气头上,不管不顾还要往上冲,可终归是乔以越的力气大了些,死死压住她,任她如何激烈地挥手蹬腿都不松手,到最后,她索性闭上眼,用力抱住蔡书虞,嗫嚅的嗓音里竟似带上了一丝哀求:“别这样,算了吧,算了……”

两人僵持了很久,蔡书虞一直挣扎到累了,才喘着粗气停下动作,然后她用力甩开乔以越的手,怒视吴恺元丢下一句:“你给我当心一点。”就怒气冲冲去了卧室,走到半路,她脸色铁青地横了乔以越一眼,发现乔以越没跟上来,仍站在原地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便发出了一个烦躁的音节,接着折回来,拉起乔以越就走,进屋后砰地摔上了门。

“到底怎么回事啊?”门一关她就大声问道,声音里余怒未消,气势几乎能将窗户掀了。

乔以越似乎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身子缩了一下,睁大的眼里有些空,一瞬间看起来有些茫然,似沉浸在自己思绪里时突然被叫醒一般,她睁着略有些茫然的眼睛,飞快地看了蔡书虞一眼,便垂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好像、好像是林老师没答应推歌,还和朋友讨论了,评价不算好吧。”

“就这?”蔡书虞摊开手,满脸写着不可置信,“那我宁愿相信她嗑药了,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疯了吧!”

“她可能最近状况不大好吧……”乔以越犹犹豫豫说,其实她也不大明白,不过此前听翁品言说韩璐快撑不下去了,再结合吴恺元的话,便想她多半是把这首歌当成救命稻草了,结果不但没得到推荐,还被林瑜毫不客气地批判了,在圈子里损了口碑,所以才会气急败坏。

“不是,你怎么还替她说话?”蔡书虞更加无法理解了,“刚刚你干嘛拉我?她胡说八道时候你一声不吭,我想教训她你倒是生龙活虎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那种人你不给点颜色瞧,她只会越来越猖狂好不好?”

“我、我不是……我只是……”乔以越的脸色愈发苍白,她试图解释,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什么连贯的话来,只能把那几个字翻来覆去地念,“算了,算了,别吵了,我没事的,嗯,过去了就没事了。”

“怎么那么窝囊啊?什么叫算了?这都能算了,你这人索性也算了好不好?”蔡书虞看她唯唯诺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模样,不禁愈发来气,都想甩手就走了,她这辈子就没受过这种气,可是一想到吴恺元还在,她要是走了,乔以越指不定还会被欺负,意识到这进退两难的处境,她不禁愈发烦躁起来,偏偏对着乔以越她又没法撒气,憋得脑壳都隐隐作痛。

她蹬蹬蹬在屋里转了几圈,跺得脚都疼了,胸口梗着的那口气都没散去半点,她恼火地抓了抓头发,寻思了一会儿,就转回乔以越面前,打算再和她好好理论理论,说什么都要讨个说法。

可视线刚落到乔以越身上,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进屋后,乔以越就一直站在门口,都没有动过,还始终低着头,脸被垂下来的头发挡住大半,看不清表情。

意识到古怪,她顿时加快了脚步,然后很快就看到了乔以越的模样,只见她眼眶发红,眼里已蒙了一层水汽,却死死咬着嘴唇,努力睁大眼,像用尽了力气,好让自己不哭出来。

“小越?小越?”蔡书虞慌了。

作者有话要说:  菜小姐,举举铁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