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40章 不以为意
 
蔡书虞前一刻还气得想随便找个人大吵一架, 这时见乔以越忍着泪的模样,心里那些恼和怨全部变成了慌乱,急得说话都结巴了:“小越,你、你怎么了, 别哭呀, 我、我我刚不是针你……”话说到一半, 她突然想起自己刚刚确实在指责乔以越, 便一下卡了壳, 紧接着就支支吾吾改口,“我这就……就是气话, 你别往心里去,我是生她的气,没有怪你, 真的没有怪你。”

她说着抬起手, 拂开乔以越的头发,想去摸摸她的脸, 替她擦掉那些行将坠下的眼泪,可还没碰到,乔以越就偏过头, 躲了一下, 似乎不想被她碰到。

“小越,对不起嘛, 我真的就是气昏头了。”她第一反应是乔以越在怪她, 声音里的心虚了不禁多了几分, 再一次赔不是后,她看了一会儿乔以越,见她垂着头一言不发, 便又小心翼翼探出手,想抱抱乔以越,谁知这次却又落了个空。

只见乔以越偏过头,飞快地拭去眼角的眼泪,同时身子往旁边挪了一步,刚好躲开了她的手,时机凑得如此巧妙,很难不让人觉得是故意的,蔡书虞显然是这么认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她悻悻收回手,嘟囔道:“好嘛,都是我的错可以了吧!”

她终归是有脾气的,之前乔以越不领情,她已经很不满了,冲动之下才说了几句气话,可她心想自己都这么低声下气道歉了,乔以越却爱答不理的,便越想越憋屈,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一连说了几遍“我就不该管闲事”后,她径直绕过乔以越,刷地拉开门就往外走。

只是才踏出半步,她咬了咬牙,忽地又折了回来,不忘反手甩上门,门一关上她就冲乔以越叫嚷道:“你不让我和她吵架就算了,为什么不让我碰你,是在怪我吗?你都不怪她,为什么要怪我?”她越说越委屈,越想越伤心,只觉得自己可怜得很,吃力不讨好,还要被人甩脸色,说到后来,眼圈都红了,等一口气说完一堆,她便抬起下巴,满脸不服气地瞪向乔以越,却见乔以越一脸茫然,仿佛根本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小虞,你、你……我、我没怪你……”乔以越的眼睛睁得滚圆,虽然眼角还挂着泪,但已看不出难过的样子,只有满满的惊讶,一只手有些不知所措地悬在空中。

“那你干嘛不让我抱你!”蔡书虞看她这副状况外的模样,愈发来气,声音愈发尖锐,里面的愤愤不平几乎要化作实体,刺穿地板。

“我……”乔以越实在有些跟不上蔡书虞的节奏,她刚刚好不容易稳住情绪,不想再这副模样惹人担心,便擦了擦眼泪,结果睁眼就见蔡书虞怒气冲冲要走,她连忙想拉住蔡书虞,可才一伸手,蔡书虞就自己回来了,还噼里啪啦控诉了一堆,说得又快又急,她反应本来就比别人慢一拍,刚刚又受了惊吓,便愈发迟钝,连听清蔡书虞的话都有些费力,这会儿脑子转了几圈,都没摸清蔡书虞的思路,末了只能放弃地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前一步,抱住蔡书虞,说,“没有不让你抱,也没有怪你,真的。”

“可你躲我。”蔡书虞低下头,脑袋抵住她的肩膀,蹭了蹭,才闷闷开口,“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

“啊,刚刚我只是,有点走神。”乔以越又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发生太突然了,我心里有点乱。”

听出她声音里还藏着几分无措,蔡书虞不禁又心疼起来,捧起她的脸,亲了亲她的眼睛,哄道:“没事,有我在的,不会让她欺负你。”接着她又问:“不过到底怎么回事啊?吴恺元我看她平时挺冷静啊,林老师评价不好就那么生气啊?”

乔以越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丝苦笑:“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很多都是听说的。”她拉着蔡书虞坐下,想了想,便慢慢把自己知情的部分说了出来:“好像是她原本有一档音综在谈,那首歌也是为了配合那档节目推出的,但是林老师评价不好,还和业内不少朋友说了,然后赞助商那边好像和他们关系很好,就不想要她,节目组只能把她换掉了。”

原来是丢了资源,还是被赞助商点名要换掉的,怪不得疯成这样,蔡书虞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冷笑道:“那是她的歌不行,怎么还能怪你?”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想过,林瑜是不是故意的,可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林瑜在业内虽然小有权威,却还不至于只手遮天,况且那还是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节目,赞助商不可能因为他就换人的,林瑜提到的时候可能确实带了点私人情绪,毕竟这件事为难了乔以越、也为难了他,如果曲子水平不行,他肯定会有意见的,但他那点情绪不会左右业内整体评价,吴恺元落得这个地步,多半和韩璐失势有关。

“不过她提的那酒局是怎么回事啊?”她想起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便追问起来。

乔以越想到不久前吴恺元愤怒到扭曲的脸,眸光暗了暗,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开口:“她说的应该是以前我还没离开玖圣时候,有个酒局,公司一开始想让我去的,我不会喝酒,可经理一直劝我,最后是她替我去的。”

那次吴恺元被灌了很多酒,回来后吐了一晚,乔以越还记得那时候她对着自己强颜欢笑,说没事的模样,当时她非常感激,之后也力所能及地给予补偿,可她终归不清楚内情,只当是一次稀松平常的帮助,可在吴恺元看来,那却是自己坠入深渊的开始。

“她就是那时候认识韩璐的吧,然后就……就这样了,她可能也不容易吧,大概是觉得是代我受了罪,现在韩璐遇到了麻烦,她过得不大好,才会这样吧。”

虽然乔以越没细说,但吴恺元和韩璐那点事,蔡书虞早有所耳闻,也不必乔以越解释得多清楚,只是她听乔以越话里似乎有替吴恺元打圆场的意思,便不满地冷哼了一声:“她难道不是自愿跟着韩璐的吗?韩璐替她打点关系,铺了那么多路,她受什么罪了?出道时候多风光啊,怎么就变成代你受罪了?要不是为了保她,你会被泼那么多脏水?”

选秀时期那点纠葛,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碍于情面,从不点破,可蔡书虞却不管,还格外理直气壮,一点遮掩都没有:“现在韩璐倒霉了,她这个一根稻草上的蚂蚱脱不了干系,就开始怪你了?是不是有点好笑啊,之前你受罪的时候,她怎么没想着要带带你啊?”

当初在训练营里,乔以越处境最艰难时,吴恺元连和她一起回宿舍都不情愿,推三阻四生怕沾到一点关系,蔡书虞想到就来气,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她就不大喜欢吴恺元,之前考虑到形象和工作,她把那点厌恶都压在心里,努力维系着表面风平浪静,今天看到吴恺元对乔以越说那么过分的话,便是新仇旧恨一起上头,她才会那么激动。

“风光的时候没想过帮你,现在落难了,倒是要找你讨债了,还有脸标榜自己,这种人,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晦气,就这你还维护她。”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一提到刚才的冲突,心里不禁又冒起了火,“哼,我算是知道了,你就只会冲我发脾气,对其他人都很好,就只对我不好!”

见她兜兜转转又绕回了起点,开始闹情绪,乔以越不禁有些无奈,不过她现在冷静下来,总算能明白蔡书虞到底在纠结什么了,于是她握住蔡书虞的手,细声慢气解释道:“我没有维护她,只是觉得没必要。”

她其实只比蔡书虞早回来了一点,刚回来就遭到了吴恺元的厉声呵斥,本就一头雾水的,再被恶言相向,打击一波接一波,她哪里调整得过来,见蔡书虞想打吴恺元,只知道闹大了没好处,便想也不想就拦住,她那时候心里难过,根本顾不上解释什么,一番拉扯后回房,又被蔡书虞训了一通,从开始到结束,她脑子就没冷静下来过,慌慌张张的,说话都不连贯,这时终于可以好好说清楚了。

“你要是真的打了她,很可能惹上麻烦。”

吴恺元的团队和蔡书虞明争暗斗了那么久,万一蔡书虞真的动了手,多半会变成把柄,而蔡书虞本来就背着她舅舅的金融风波,形象有诸多争议,这样的事传出去,指不定就会酿成天大的丑闻。

毕竟吴恺元说的那些话都没有录音,但蔡书虞要是动了手,验伤是能验出来的。

制止蔡书虞的时候乔以越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只知道继续争执没好处,现在细细一想,便不禁有些后怕,那时候蔡书虞俨然动了真格,吴恺元却不躲不让,像等着挨打,难保是故意的,她要是没拉住蔡书虞,后果不堪设想。

蔡书虞这会儿也反应过来,那时候确实是自己太冲动了,可她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明知理亏了还继续振振有词:“那你也不能这么让着她啊?她都那么过分了!太过分了吧!就算不打她,也该警告她,让她闭嘴。”

“其实也没什么,不理就好了,一直纠缠反而没个头。”乔以越轻轻笑了笑,接着又打趣似的自嘲道,“也不是没经历过,习惯就好。”

“喂,网上那些把手机关机就看不到了,我也被骂过啊,可她是当面这么说欸,你这都不放心上,心也太大了吧!”蔡书虞以为她是指以前黑料缠身的时候,“谁要是敢当面对我说那些混账话,我一定扇他嘴巴!”

她挥了挥胳膊,扣紧五指,像是要把什么狠狠捏碎似的,就在这时,她听到乔以越轻声开口:“其实还好,我被当面说过的,很多,所以没什么的。”

说话时,她静静盯着脚前的地板,勾了勾唇角,试图挤出一点轻松的笑。

作者有话要说:  吴小姐的作用——引出乔以越过去的伤疤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