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44章 现实
 
其实蔡书虞话没有讲全, 蔡正雅还问了一句:“她是谁?”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她多半会觉得这是在明知故问,但这是她妈妈,便是另一回事了。

蔡正雅工作比她还忙, 主营业务和娱乐圈没什么交集, 本身也没什么兴趣, 就算因为蔡书虞的缘故偶尔会看几眼新闻, 但顶多稍微记住了一点蔡书虞的事, 知道她进了一个需要唱歌跳舞的女团,演了几部剧, 仅此而已,估计连那个团的名字、团里都有几个人都记不大清楚。

况且乔以越刚醒过来还没化妆,模样和镜头前差别挺大, 蔡正雅毫无印象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即便如此, 她也不敢有丝毫隐瞒,蔡正雅一问, 就老老实实交代了,说这是和她一个团的队友,叫乔以越, 她本来还等着蔡正雅继续问她们是什么关系, 谁知蔡正雅就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接下来就没不说话了, 只慢条斯理拿起了一片吐司, 倒像是专程来吃早饭的。

蔡书虞在边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相较她妈妈的淡定,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要不是碍于她妈妈还坐在那,她估计都要去跑几圈用以缓解紧张了。

好几次,她都想要不要索性豁出去,主动坦白和乔以越的关系,可她又摸不清她妈妈的心思,她觉得以她妈妈的眼光毒辣,估计进门的时候就什么都看明白了,什么都不说,指不定是憋着大招,这么一想,她就不敢乱来了,只能小心谨慎地观察她妈妈的脸色,打算见招拆招。

谁知蔡正雅就这么面色如常地吃完了早饭,评价了一句面包边没切,接着就起身要走,蔡书虞都被搞糊涂了,忍不住问:“妈,你来找我没什么事?”

“路过,顺便来坐坐。”蔡正雅瞥了她一眼,一脸理所当然,仿佛她在问什么蠢话似的,说完就离开了,只字不提乔以越,要不是昨晚的一切还历历在目,而乔以越正在卧室里等着,蔡书虞都要以为这真的只是一个与往日无异的平凡早晨了。

同时她心里也清楚,蔡正雅绝对不是嘴上说的那样“顺便来坐坐”,她毕业后就搬了过来,算来有三年多了,她妈妈来做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过来都会事先和她说一声,这次却一声不吭就杀了过来,还是在大清早,叫她很难不多想。

她怀疑是自己和乔以越同居的事传到了蔡正雅耳朵里,至于怎么传过去的,她就不太清楚了,蔡正雅虽然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但若是有心想知道什么,也不至于打听不到。

“她估计是从哪里听说我让别人搬进了家里,就专程过来看看……”她趴在乔以越腿上絮絮叨叨分析了老半天,末了忽地重重叹了一口气,“可我也搞不懂她一句话都不说是什么意思。”

从小到大,蔡书虞就没怕过谁,但一对上蔡正雅,往日作威作福的劲就荡然无存,一下子变成了夹着尾巴的猫,蔡正雅一个眼神都能让她心惊肉跳好一阵。

蔡正雅性格强势,蔡书虞小时候生得可爱,性子又娇气,有时候哪怕无理取闹了,大家也都顺着她。唯独蔡正雅会和她较真,不和她吵架,也不拿长辈的架子压她,只一条条道理和她掰得清清楚楚,任她撒娇讨饶都不管用。

当初她不想出国,又哭又闹搞得鸡飞狗跳,出发前还跑去蔡正誊家里求情,蔡正雅去找她的时候,她抱着蔡正誊的大腿死活不撒手,就这样都没能造反成功,反倒是生活费又被狠狠克扣了一笔,以至于后来三年她的日子都过得都紧巴巴的。

就这样说也说不过,耍赖也不成,久而久之,蔡书虞对她妈妈就有了一层天然的畏惧,别人说什么她都能充耳不闻,但只要把蔡正雅搬出来,气焰便如被泼了一桶冷水,噗呲一声就熄灭了。

其实她原本还没那么慌,她甚至已经鼓起了勇气,打算把一切和盘托出,她之前交了那么多男朋友,从没瞒过蔡正雅,谈到的时候从来都是大大方方的,这次只不过是变成了女朋友而已,蔡正雅本身的经历就足够离经叛道了,蔡书虞觉得自己完全能据理力争,她在脑子里盘算了无数种可能的情况,还自暴自弃想着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就吵一架,偏偏蔡正雅什么都没说,让她彻底哑了火,从而变得愈发忐忑不安起来。

毕竟未知的困境才是最可怕的。

看她愁眉不展,乔以越的心情自然也愈发沉重,以前蔡书虞和她说了多少次“我妈妈很厉害”,她现在对蔡正雅就有多畏惧,此前她在这里住得蛮舒服,这时候在看屋里的摆设,便怎么都觉得四下都透着危机四伏,再一想蔡正雅有房卡,随时都可以过来,她便有些待不住了,把手从蔡书虞头上抽回来,叹了一口气说:“我还是先搬回去吧。”

她这句话说得慢吞吞的,好似掺杂了无限犹豫,可行动上却丝毫不减迟疑,说完就起来收拾行李,蔡书虞当即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可她心里明白眼下乔以越确实不方便继续待着了。

这次有她在,还能出面顶着,万一哪天乔以越一个人在,她妈妈又杀过来,她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万一她妈妈想找乔以越的麻烦,乔以越决计招架不了。

“唉,也只能这样了。”她只能又一次发出重重的叹息。

原本无比惬意的假期因为这场变故而蒙上了阴云,出发去公司时,两人都心事重重的,开会的时候都沉着脸,一句话都没说,看得其他人心里也打起了鼓,以为她们又吵架了。

一散会,蔡书虞先走,乔以越留着等另一辆车,这般分道扬镳的架势也惊呆了其他人,不过李一涵这次不敢再试图插手了,她可不想又听到一句让人听了心里冒火的“我不知道”,倒是庄楚唐凑了过来,一把将乔以越勾到怀里,笑得贱兮兮地问她:“咋,和菜小鸡吵架啦?”

两人交往的事团里只有她知道,乔以越一离开横店,蔡书虞就告诉了她,再往后,她就变成了蔡书虞的最佳观众,蔡书虞身为明星不好大张旗鼓宣传恋情,就使劲逮着她这个发小炫耀,尤其是同居后,愈发变本加厉地秀恩爱,看得她牙痒痒。

虽然她也有交往对象,但小米是男的,稍微和她靠近一点都能惹人非议,随着她工作的增加,两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偶尔见一次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发现,哪里能像蔡书虞那样在镜头前都能毫不避讳地搂着乔以越。

这会儿发现前几天还如胶似漆的两人一反常态地陷入沉默,她的八卦劲就上来了,一心想打听出个究竟,然后回去好好嘲笑蔡书虞。

毕竟在她看来,两人要是闹了别扭,那十有八九是蔡书虞没事找事,对她而言无疑是个乐子。

只是她心里那点幸灾乐祸才冒了个头,就听到乔以越闷闷开口:“早上她妈妈来了,看到我了。”于是她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拍了拍乔以越的肩膀,做出一副沉痛的表情,说:“越越,自求多福。”

见庄楚唐都不与她开玩笑了,乔以越的心情更沉重了。

回到宿舍,看着屋里熟悉的摆设,她却莫名生出一股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前两个月的快乐只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她又回到了现实。

与蔡书虞相伴的每一天都很愉快,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沉迷于其中,不知不觉中竟以为生活真的变成了蜜罐,直到见到了蔡书虞的妈妈,她才骤然惊醒,一些过去从没有考虑过的事也随之浮上心头。

这段感情不仅仅是她们两人的事,还牵涉到她们各自的家庭,那一刻的惊慌失措犹如一闷棍,让她从棉花糖般甜蜜的眼下清醒过来。

如果蔡书虞的妈妈反对的话,她该怎么办?

——倒不如说,她妈妈肯定会反对的,在绝大多数人心里,她们这样的感情是不被允许存在的,顶多只能是一场游戏,不可以成为真的。

只一想到这个问题,她就心里发紧,然后就不敢再想下去了。

晚上蔡书虞给她打了电话,她没说几句就推说累了,蔡书虞也有些神不守舍,没多说什么就挂了,一整晚,她都睡得不踏实,醒来时整个都有些萎靡不振,走路都像在飘,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下楼就遇到了吴恺元,旁边还没别的人,她觉得尴尬,想也不想就转身想回房,却被吴恺元叫住了。

“小乔,上次,对不起。”吴恺元绕到她面前,堵住她的去路,语气倒是诚恳。

她轻轻“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道歉,之后也不想多说什么,偏偏吴恺元还不让开,反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她,说这是赔礼。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家手工巧克力,挺难买到,吴恺元这份赔礼也算得上有心,她虽然不太想拿,可是又担心推辞的话吴恺元继续纠缠,况且马上就要解散演唱会了,她们一个团的,说不定舞台上还有配合,不好闹得太僵,于是她只能收了,还说了声“谢谢”,就回房了。

进了房间,她把巧克力往桌子上一丢,就盯着地板发起呆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