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45章 一直都在
 
乔以越在宿舍愁眉苦脸盯着地板的同时, 待在家里的蔡书虞也在长吁短叹。

分开还没几个小时,她就想乔以越了,想得坐立不安,心里怎么都不踏实, 恨不得立刻赶去宿舍, 钻进乔以越怀里好好讨几句安慰, 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安下心来。

以前倒也不是没分开过, 两人都处在事业上升期, 工作忙碌,本就聚少离多, 而这次严格来说也算不上是分开,宿舍和她家就只隔了一个街区,与曾经那些天南地北的离别相比不值一提, 过去只要区区半小时。她确实可以去的, 没人拦着她,可一想到她妈妈, 她就心里发毛,连和乔以越打电话都打不起精神。

通话时,她听出了乔以越嗓音里遮遮掩掩的担心, 往常, 当乔以越情绪低落时,她都会不假思索地出口安慰, 可现在她迫于妈妈的压力, 只觉得自身难保, 就算想给乔以越打打气,也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干巴巴扯了几句不相干的, 就挂了电话。

她原本还琢磨着要不要主动给她妈妈打个电话,聊一聊今天的事,左思右想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却从秘书那得到消息,蔡正雅人已在国外,早上她正是去机场途中路过这里,才会来坐坐,这会儿正在酒店调时差,要蔡书虞有什么事等她回来再说。蔡书虞又问要多久才回来,那边秘书查了一下行程,就用机械一般单调平板的嗓音告诉她:“初步预计一个月,但不排除延期的可能。”

蔡书虞只能悻悻地挂断电话,然后咬牙切齿说:“算你狠。”

她怀疑她妈妈就是故意的,故意晾着她,让她不上不下的,提心吊胆没个安稳。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就算想找她妈妈理论都没处着手,这会儿蔡正雅在大洋彼端,她连人的影子都摸不着。

事到如今,她只能后悔,后悔为什么当初不换个门锁,但凡能把她妈妈挡在门外,哪怕只有一会儿,她也能有足够的时间收拾残局,然后瞎编个借口蒙混过关,不至于像现在一样,被架到了火上,逃都逃不了。

蔡正雅的意外到访,就像一道分水岭,将她和乔以越两人的生活一分为二,前半如童话般美好,充斥着阳光,后半则被扯回了现实。

在现实中,她们将要面临的不仅仅是两情相悦的甜蜜和快乐,还有来自社会以及家庭的压力和阻力,需要背负因为这段感情而滋生的利益得失。这些问题就像柴米油盐,与生活息息相关,必不可少,却容易被忽略,被恋爱冲昏头脑的年轻人很少会在一开始就想到,蔡书虞也不例外。

纵然她曾经有过很多段感情,但对她而言,那些充其量只是寻个乐子,只要当下开心就可以了,至于以后会怎样,她根本不会考虑。

不可否认,对于乔以越,她一开始也抱着和以往差不多的心态,喜欢了就去追求,并没有考虑过长远以后的打算,只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份感情在心里的重量也越来越重,当猝不及防被推到无法绕开的现实面前时,曾经的轻率早已荡然无存,面对种种可能来临的困境,她无法轻松地付之一笑,而是愈发惶惶不安。

如果她妈妈反对怎么办?

多年来她和她妈妈的抗争无不以失败告终,现在她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看起完全脱离了她妈妈的掌控,但她心里清楚,她妈妈只是不想管,而不是管不到。

以她妈妈的手腕,少说也有一百种法子能叫她在娱乐圈无处立足,她倒不是担心自己,她就算不当演员,也能啃家底继续过风风光光的日子,就像她舅舅那样。

她担心的是乔以越,乔以越虽然在事业上稍有起色,但终归根基不深,又因为近来上升势头很猛,正是四面树敌的时候,她妈妈万一拿乔以越的前途威胁,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她的猜想。蔡正雅目前没有任何表示,往好处想的话,她说不定根本没放在心上,但蔡书虞却无法用这样乐观的估计来说服自己放下心来,她向来不喜欢把未来寄托在飘忽不定的“可能”上,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制定出一套完善的方案,来应对即将来临的危机,只是此时,即便她想破了头,也还是一筹莫展。

一来,她不知道她妈妈会做什么,二来,就算知道,她也觉得自己多半是无法招架的。她根本没有资本和她妈妈抗衡。

头一次,她深深感觉到了无力,以前,她总是能做出保护者的姿态,挡在乔以越面前,她觉得自己能保护好乔以越,让她不再受任何伤害,可现在她却发现在真正的危机面前,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脚下文火慢炖一点点把水煮开,把她煮熟。

一连几天,她都吃不香,睡不好,一有功夫就叹气,对什么都兴味索然,见了乔以越都提不起劲,练舞时更是频频出错,被舞蹈老师训了好几次。挨训时她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看起来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可等音乐响起,照样错误百出,最后舞蹈老师都没辙了,把她单独拎了出来,另外安排助教盯着,其他人则按计划继续练走位。

“呜……”她哭丧着脸,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地前往她的专属小角落,半途偷偷回头瞥了一眼,发现乔以越正在冲她皱眉,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心里顿时涌出几分委屈。

她知道乔以越最看不得有人练习时偷懒,解散演唱会近在眼前,每个人要表演十来首歌,而练习时间只也才两个多礼拜,可以说是容不得半点松懈。她也想尽可能好好表现,给这两年时光一个完美的落幕,偏偏脑子不受控制,总是冷不丁想到她妈妈捉摸不清的态度,然后手脚就不灵光了,不是漏动作,就是走位和人撞上,这落在其他人眼里,自然就是消极怠工的罪证了。

我也不想的嘛……她这下是有苦难言,只能在心里替自己叫屈。

休息时,乔以越来找她,脸上挂着探究的神色,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不想让乔以越担心,便强装镇定,推说自己只是太久没表演所以生疏了。乔以越看起来有些不信,但她一口咬定就是这个原因,没说几句就开始插科打诨,乔以越也问不出个所以然,陪了她一会儿就去李一涵那了。

因为蔡正雅的缘故,两人多少有些不自在,所以不会待一起很久。

看着乔以越和李一涵在舞室另一头有说有笑,蔡书虞一方面心里酸溜溜的,一方面也松了一口气,乔以越去了别处,她就不用担心被看出心事了。目前这个局面,她尚且束手无策,说出来,也不过是多一个人烦恼罢了。

她只希望能在演唱会前调整好状态,她的唱跳本就一直为人诟病,万一在演唱会上公然掉链子,恐怕会被钉在国内选秀史的耻辱架上,她可不想以后都带着划水怪的标签。

晚上十点,练习结束,其他人陆续走了,她却迟迟没有离开的打算,依旧在镜子前一遍一遍地重复动作。

这些天她注意力难以集中,效率低下,只能拿时间来填窟窿,离开的时间一天比一天迟,今天的走位难度比较大,她记得尤其费力,一边看录像一边练习,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几分钟,喝点水,就这样断断续续练了两个小时,她总算能把舞蹈和走位连贯地演绎出来,这才筋疲力尽地走出舞室。

一只脚才迈出去,她就瞥见门口盘着一团黑影,顿时吓得“哎哟”一声跳到一边,可定睛一瞧,她发现那竟然是乔以越。

只见乔以越盘着腿坐在门口,背靠着墙,眯着眼,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快要睡着了,听到她的惊呼才抬起头,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向她,等目光和她对上,那双眼里的困意便一扫而空,很快就填进了笑意,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不知怎么,在这一瞬间,蔡书虞忽地觉得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重量一下子消失了,心重新变得轻快起来。而那些叫她茶饭不思的问题,也变得如灰尘般无足轻重。

乔以越总是会给她惊喜,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仿佛在告诉她,自己一直都在。

“小虞,结束了啊。”乔以越飞快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然后在包里窸窸窣窣摸了一会儿,摸出一罐牛奶和几块燕麦饼干递给蔡书虞,“吃点吧,练习那么久一定饿了吧。”

“哦,也是。”蔡书虞正盯着她的脸发怔,听她一说,饥饿感顿时汹涌袭来,蔡书虞拆开饼干咬了一口,接着才忽地反应过来,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等你啊。”乔以越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老师说前两天你都练到很晚才走,就留下看看。”

“那干嘛躲外面啊?”蔡书虞鼓起脸,露出气呼呼的模样,“吓我一跳。”

“怕你分心嘛。”乔以越笑了笑,又问她,“练习还算顺利吗?”

“还行吧。”她嘟囔道,偏头看了乔以越一眼,接着长长吐了一口气,随即勾起唇角,露出这些天来第一个舒心的笑容,“本来觉得不大行,但看到你在,就觉得说不定还可以了。”

——不光是练习,其他事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收尾了写的比较艰难,加班忙以及周六又被几个傻逼搞坏了心情,所以进度很慢,不过会尽快调整过来的,也没多少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