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53章 一波又起
 
搬家的事乔以越没瞒着蔡书虞, 但是没提吴恺元,只说之前那套住不惯,正好周舒礼那有套更好的,租金还便宜, 等收拾好了就搬过去。蔡书虞虽然有点纳闷乔以越向来随遇而安, 怎么这会儿突然挑三拣四起来, 但她接到消息说蔡正雅过几天就要回国了, 一想到自己那“带女朋友回家却被妈妈逮个正着”的事还没解决, 她就紧张得心里直打鼓,便也顾不上乔以越搬家那点小事了。

她担心乔以越胡思乱想, 就没告诉她蔡正雅马上要回国的消息,打算先和蔡正雅谈一谈再说,谁知她守在老宅忐忑不安了好几天, 好不容易等到她妈妈推开大门, 正要上去嘘寒问暖一番,她妈妈却摆出一副意外的表情:“你怎么在这?钱不够用了?”

什么叫我怎么在这?她简直欲哭无泪, 心里嘀咕道:这也是我家吧,为什么我不能在这,再说你出国一个多月回来了我身为女儿欢迎一下也没什么吧!怎么就变成来要钱了。

只是转念一想, 自从搬出去后, 她几个月都不见得回来一趟,母女两见面往往是约个餐厅或者茶馆, 而过去蔡正雅出国, 她连问都不问的, 有时候甚至在蔡正雅回国后才知道对方出国的事,这次却守在家,蔡正雅一回来就冲上去拎包拿衣服, 比海底捞的服务员还热情,顿时便显出几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感觉。

小心思被无情戳穿,她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当即嘟起嘴抱怨道:“谈钱多伤感情呀,人家关心一下妈咪你也不行嘛?”

蔡正雅面无表情打量了她两眼,点了点头,又“哦”了一声,就不说什么了,转头就去换衣服了,当她换了一套行头,蔡书虞已经给她泡好了茶,正乖巧无比地托着茶盘候在那,眼巴巴看着她喝了一口茶后,又一次开口:“妈咪,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吗?”

其实在她妈妈回来之前,她考虑了几十种开场白,最后决定要开门见山,但是等她妈妈站到眼前,好不容易捶打出来的勇气登时都缩回了洞里,她犹豫再三,只憋出一句无足轻重的废话。

而她妈妈的回答更是简练到了极致:“没有。”

您怎么能没有呢?蔡书虞一脸不可置信瞪大了眼,嘴唇动了动,一时气血上头,险些帮蔡正雅问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蔡正雅忽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她以为她妈妈终于要和她秋后算账了,当即绷紧身子严阵以待,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满脑子都是准备好的腹稿。

眼看她脸都要憋红了,蔡正雅却慢悠悠来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在这,就让人把礼物送去你家了。”

“啊?啥?”蔡书虞茫然地眨了眨眼,嘴巴微微张开,难得露出几分傻气,半晌才反应过来,感情她妈妈当她是在盼着礼物呢。

我不是要问这个,快点问我,问我那天的事啊!这下她是真的想哭了,本来她都做好挨训的心理准备了。前阵子蔡正雅没过问这件事,她以为那是太忙的缘故,心想现在公事告一段落,总归有时间能清算了,哪知道蔡正雅依旧一副宛如失忆的老样子,不但自己绝口不提,还总在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时打岔,弄得她也没法开口。

起初两次被打断她还以为只是偶然,再来了两次,她就知道她妈妈是故意的了,她的脑子和口才在遍地草包的娱乐圈里算得上出类拔萃,但遇上她妈妈就不够看了,全程被她妈妈牵着走,一开始还试图挣扎两下,后来便心力交瘁,连在心里悄悄抱怨的精力都没了。

第二天蔡正雅要去公司,毫不客气地对她下了逐客令,把她软磨硬缠的企图扼杀在了摇篮中,离开时,她耷拉着脑袋,就像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有气无力的。好不容易缓过来,就立刻打电话给乔以越,本想求点安慰,但还没开口就想起这事乔以越还不知道,只能把满腔委屈憋了回去,大抵是憋得狠了,情绪有些收不住,以至于后来说话时声音都在抖,带着哭腔,吓得那边的乔以越失手摔了杯子,连声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只能撇撇嘴说自己不小心踢倒了桌脚,脚趾疼。

回去后,整整三天,她都心烦意乱的,一来懊悔自己没能说出想说的话,二来埋怨她妈妈装聋作哑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很快她就顾不上心烦了,剧组的许可终于办下来了,而韩璐给她带来的麻烦也在kevin的努力下告一段落,她终于能进组了。

那部戏是武侠题材,她那个角色是剑术高手,剧情里打戏不少,一进组她就在武术指导下开始了武术特训。虽说打斗戏都有替身,但不可能所有场景都让替身上场,那些能看得清脸的地方还是要她自己来,所以训练必不可少,不说能真的能和人斗剑,至少姿势要过得去。

于是她不但要准备文戏的台词,还要突击训练武戏的动作,那些持剑姿势说起来简单,无非是一些劈、刺的动作,但要做得好看难度不小,她没有民族舞底子,起初连个转身都跌跌撞撞的,没有半点剧本上写的潇洒肆意,只能多花功夫苦练。刚进组那会儿她每天都累得够呛,还腰酸背痛的,回酒店后连话都不想说,往床上一趴只想睡觉。

而乔以越也开工了,去洛阳录一个户外综艺,除此之外翁品言还在带她到处试镜,两人都忙成了陀螺,每天只能挤出时间道个早晚安,到了那时候,之前搬家的事就像落进湖里的小石子,溅出几点水花,激起几道波纹,便很快被生活里的其他琐事淹没。

原本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不说蔡书虞,连乔以越自己都快忘了有这么回事,仿佛她一开始就是住在周舒礼的房子里似的,谁知突然有一天,吴恺元深夜拜访的事被狗仔爆了出来。

那时候蔡书虞差不多进组一个多月,她已经适应了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也从和蔡正雅交涉不利的挫败中走了出来,心想既然她妈妈看起来没过问的打算,那她也不急在一时,可以等杀青后再说,一旦心态放松了,她的日子便过得舒坦多了,拍戏之余还能忙里偷闲玩玩手机,晚上再和乔以越打个视频电话,撒撒娇、说点悄悄话什么。

那天她收工早,天还没黑就舒舒服服窝进了酒店的扶手椅里,想到乔以越这天正好有个商演,就拿起手机想看直播,没想到直播没刷出来,倒是刷出一则新闻。

发文的是个平平无奇的娱乐圈爆料号,标题同样平平无奇——《某女星夜访某女星,姐妹情深令人羡慕》,如果换做别的名字,她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偏偏那两个名字分别是吴恺元和乔以越,她第一反应是看错了,再三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后,当下就坐直了身子。

吴恺元夜访乔以越,什么鬼?

她不喜欢吴恺元,在团期间还勉为其难装装样子,解散后就连表面功夫都懒得维持了,之前有活动想邀请她们两人做双人采访,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光是见到吴恺元这个名字她就觉得膈应,眼下见到这三个字和乔以越的名字摆在一起,她简直像生吞了猪油那样难受,要不是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肯定直接屏蔽了。

点开一看,却是几张模糊的照片,只拍到了背影,正在走进某个小区,那个小区她认识,正是乔以越一开始住的地方,但那背影到底是不是吴恺元她就说不准了,她和吴恺元本就算不上熟,哪里能凭背影认出人来。再看爆料正文,通篇在夸赞两度成为队友的两人感情好,她又搜了搜关键字,发现类似的文章有好多,便猜这是吴恺元那边的营销稿,类似的新闻她见过很多,虽然对内容嗤之以鼻,倒也不会真的放在心上,还嘲讽说:“这会儿炒姐妹情是不是太晚了点。”

那个小区住了不少艺人,狗仔只拍到吴恺元进去,到底是去找谁还说不定,再说乔以越一早就搬走了,就算真的是去找她,也只会扑个空,所以她只当是吴恺元那边单方面的炒作,等乔以越演出结束,她就打了视频通话过去,先夸了夸她的表现,然后开玩笑地提到刚刚看到的爆料,她本来只是想逗弄一下乔以越,结果话才说到一半,就见屏幕那边的乔以越变了脸色,她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正想追问,就听到乔以越结结巴巴的声音:

“那天晚上她、她是、是来找了我,对不起啊,那时候你挺忙的,我怕你分心就、就没和你说……”

什么东西?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蔡书虞眯了眯眼,脑子里缓缓地把乔以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再度开口,已然有了咬牙切齿的味道:“乔以越!你干嘛不和我说?她这大半夜去找你,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们……”乔以越硬着头皮想解释,才开口就被蔡书虞打断。

“好啊,还‘我们’,你们倒真的是一条船上的,感情很好?”

“没、没有,不是……”听着蔡书虞的口气愈发咄咄逼人,乔以越心里警铃大作,连忙想找补,只是这时蔡书虞的脾气上来了,她根本插不上话。

虽然蔡书虞的伶牙俐齿在她妈妈面前不堪一击,但对付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整整十分钟,她只能胆战心惊地听凭蔡书虞数落,一句反驳都没机会说出口,蔡书虞气得不轻,而她生气起来一贯是不讲道理的,没一会儿,她就开始算旧账,把一些乔以越早就忘记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扯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心里向着她,那时候巡演选歌,你一首都不选我,全部选的她!”

气呼呼说完这句,她就挂了电话。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原来还有这样的事?

乔以越目瞪口呆看着暗下去的屏幕,脑袋都大了,巡演都是一年多前了,她早就忘了那时候的分组,没想到蔡书虞倒是记得清楚,吵架时还能拿出来把自己的道德高地再垫高一点。

她结束演出才知道这则爆料,还没弄清楚缘由就接到了蔡书虞的电话,所以根本来不及准备应付的台词,这下可好,把蔡书虞惹毛了,她连发了几条道歉都石沉大海,末了只能找翁品言求助,结果只换回幸灾乐祸的嘲笑。

翁品言说大概是眼看司法流程就要正式启动了,吴恺元那边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多多营销两人的感情,之后出了事,还能给自己立个受害者的形象。

乔以越只能苦笑,然后再可怜兮兮给蔡书虞发了几条语音,之后几天,蔡书虞都不理她,电话不接,连送礼物都不奏效,很显然,这次是动真格生气了,她最害怕的情况又发生了,这次还是她理亏。她愁得一个头两个大,就在她考虑要不要趁下次去杭州活动偷偷跑一趟横店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她心不在焉地点了通话,落入耳中的是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声音。

“乔小姐,我明天在北京,见个面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