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56章 千里送人头
 
那声“小混蛋”听着亲昵, 但也算不得是打情骂俏,蔡书虞心里有气,口气自然不客气,几个字念得咬牙切齿的, 甜甜的嗓音硬是挤出一股磨牙的劲, 去捏乔以越脸的手也不如以往那般只是故作样子, 而是当真使了几分力气。

那天她看到新闻险些气歪了鼻子, 再看行文间尽是一些暧昧的描写, 像在炒作绯闻似的,更是气得吃饭都味同嚼蜡。倒不是怀疑两人有什么越界之举, 虽然一早就看出吴恺元对乔以越那点心思,但她从来没把吴恺元当回事,乔以越和吴恺元认识五六年了, 真要有点什么, 早就瓜熟蒂落,哪里还轮得到她, 在这点上她还是挺有信心的——她觉得就算哪天乔以越真的变了心,对象也不可能是吴恺元。

她只是担心乔以越又栽跟头。

吴恺元那边几次三番针对,使得乔以越当初一度很艰难, 她想这回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事, 正所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深更半夜登门, 怎么看都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而这么要紧的事, 乔以越却瞒着她, 还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她怎么能不生气。所以前些天她故意晾着乔以越,电话不接, 消息不回,置气之余,也是希望乔以越能认真反思一下,好给她一个交代,解释一下为什么吴恺元会深夜拜访,以及为什么要瞒着她。

哪里知道这几天乔以越好话说了一箩筐,赔礼道歉样样没落下,却偏偏对其中关键只字不提,翻来覆去就是:“对不起,以后一定不回了,这个包你喜欢吗?我送你好不好?”

这是一个包能解决的事吗?看着那些短信和语音消息,蔡书虞愈加怒火中烧,打定主意这回要给她点颜色瞧瞧,结果她还没想好要怎么个给颜色法,乔以越忽地一改前几天的殷勤,变得不冷不热,电话也不打了,道歉也不说了,竟摆出了冷战的架势。

怎么反咬一口,简直岂有此理,气得蔡书虞日常甩木剑都甩出了杀人的气势,就在这时,她听说乔以越在拍摄现场发生了点小意外,到底是放在心尖上的人,一听说这个消息,她那点火气霎时都散了,连忙打了电话过去,乔以越的声音温吞里带着几分没精打采,把她心疼得不行,便再顾不上摆架子,也不想计较吴恺元的事了。

至此为止,在她看来这场风波可以告一段落了,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这么放低姿态了,乔以越还是对她爱答不理的,动不动就说自己有事要忙,她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出乔以越的闪烁其词,于是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便气势汹汹地卷土重来,还伴随着一肚子委屈。

两人现在分隔两地,已有一个多月没见面,她对乔以越的行程不如住一起时那么清楚,隔着屏幕,她看不出乔以越已和自己妈妈见过面,只看到了乔以越的躲闪。她想自己都退让到这个地步了,乔以越竟然还给她脸色,难免有点伤心。本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暗道:不就是冷战么,谁不会。可转念一想,她又愤愤不平起来,心想:我又没做错,凭什么要躲着偷偷难过?就算哭也要当着她的面哭给她看!

这念头一起,她就立刻找颜乐查行程,然后趁乔以越还在杭州,而自己明天上午不需要拍摄,连夜杀来了杭州。

来回五个多小时,她拍戏本就很累,平添一场奔波,全凭憋着的一口气,在门开之前,她还在气呼呼地想:都是你,害我那么难过,我一定要你赔回来。

她以为自己突然出现,乔以越肯定会慌作一团,却没想到乔以越却像丢了魂似的,平时被她捏一下脸都要大呼小叫好久,这会儿脸上都快被掐出红印了还没什么反应,只睁大了眼,直勾勾盯着她。

这不大对劲,蔡书虞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脸上当即浮现出几分茫然,嗓音里的火气也被困惑取代:“小越?”

而她还没问出个究竟,就见乔以越抿了抿嘴,眼眶刷地红了,俨然是要哭的前兆。

见得这副场景,她哪里还记得自己来之前的信誓旦旦,一下就慌了,连忙松开手,转而捧住乔以越的脸,轻轻揉了揉被她捏的地方,小心翼翼问道:“小越,怎么啦,是不是弄疼你了?对不起啊。”

乔以越一时没说话,只摇了摇头,这番乖巧的姿态落在她眼里,无端生出了几分幽怨,她不禁愈发心虚起来,前几天徘徊在心头的顾影自怜眨眼间就全部变成了反思。

难道是因为我几天不理人,让小越难过了,才变成了这样?

她想到乔以越以往就算受了委屈也从来不说、什么情绪都闷肚子里的性子,便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想有道理,前些天她只站在自己角度替自己委屈,这时换到乔以越立场,再回顾前几天的事,顿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心虚和愧疚化作潮水,把心里残存的火气彻底浇灭。

“你怎么来了啊?”

这时,她听到乔以越问她,软糯的嗓音明显带着鼻音,她又看向乔以越的眼睛,见她眼角挂着几点湿润,来之前构思的檄文便再也说不出口,半晌只挤出一句:“我想你了啊。”

话一出口,心里紧绷着的某处忽地放松了,她垂下眼,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也确实是想你了。

那些怨气是真的,思念也是真的。

“我想你了。”她又说了一遍,强调似的。

话音刚落,身上就一紧,乔以越抱住了她,脸埋入她颈窝,呵出的热气与含糊的呢喃一同打在她脖子上:“我也好想你。”

察觉到乔以越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她以为是前几天自己故意冷落的缘故,不禁愧疚得无以复加,她想:乔以越本就心防重,自己任凭脾气胡来,只会把人越推越远。接着,她又有几分庆幸,觉得自己这趟来对了。

不然恐怕难以知道乔以越的状态。

“小越,别怕。”她扶起乔以越的脸,亲了亲她的眼角,软声软语哄道,“前几天我就是有些不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会真的生你的气啦,不会丢下你的,乖。”

“不会丢下我?”乔以越抬起眼,有些怯生生地反问她。

“当然不会!我那么喜欢小越!”她说着又凑过去在乔以越嘴上啄了一口,“小越就是我的宝贝,要丢,我可舍不得。”

她的安抚似乎奏了效,乔以越很快镇定了下来,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就害羞地躲开了目光,之前略显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几许红晕。

“怎么,这就脸红了?”她最喜欢乔以越经不起调戏的忸怩样,见她露出羞色,便坏笑着捧起乔以越的脸,不由分说再度覆了上去。

此前的计划因为乔以越一点畏惧的神色就悉数落空,她没了算账的心思,但见乔以越这会儿气势弱,便想今夜一定要叫你求饶,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只是天算不如人算,她还在美滋滋打着如意算盘,乔以越就反客为主把她亲得晕头转向,等她好不容易能得以喘息,就发现自己已被扣住手摁到了墙上,看着乔以越眼里毫不掩饰的热切,她心里顿时闪过不好的预感,然而事已至此,已容不得她挣脱。

这一晚,对蔡书虞来说,过得尤其漫长,且惨烈。

乔以越格外热情,像一团火,要把一切都烧成灰烬,她肆意摆弄蔡书虞的身子,几乎把各种考验体能的姿势都尝试了一遍,和解散那晚的情形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两人的角色对调了一下。

那次听乔以越抱怨,蔡书虞还嘲笑是她不行,这时亲身经历了一场,她才知道有多累人,顺带切身体会到两人身体素质的差距。

同样被抵在玄关,乔以越尚且有余力稳住身子,她却是连站都站不住,要不是被扶着,恐怕一早就瘫软在地了。到了后来,更是连腰都好似失去了知觉,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一般,又酸又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只能哽咽着伏在乔以越怀里,任她鱼肉。

被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晚,第二天她还要起早赶回剧组,天才蒙蒙亮就在闹铃下挣扎着睁开眼,等浑噩的脑子开始缓缓转动,想起昨晚的事,她登时气结,想也不想就一脚往乔以越身上踹去,结果脚才抬起就被浑身酸痛激得头皮一麻,不得不扶住腰,同时安分地收住脚。

我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越想越亏,咬了咬牙就愤愤扭头,想着一定要狠狠敲乔以越的脑壳才能平息心头之怒。

乔以越已经醒了,正趴在枕头上,盯着她露出有些害羞的笑,哪里还见得着昨晚的不留情面,倒像只软乎乎的毛绒兔子,伸手一摸,就能深深陷入云朵般绵软的触感中。

“哼,你就仗着我喜欢你。”蔡书虞鼻子出气,拧着眉剐了她一眼,接着却认命地摇了摇头,伸手搂住乔以越的脑袋,在她脑门上重重亲了一口,嘟囔道,“我要回去啦,这次先绕了你,下次再和你算账,以后搬道具时候当心点,别把自己倒腾伤了。”

絮絮叨叨叮嘱了一堆后,她就起床准备出发,昨晚确实被折腾狠了,她动作稍微一大,就要吸一口冷气缓一下,不往狠狠瞪乔以越一眼。

乔以越被她瞪得不好意思,缩进了被子里,听到蔡书虞说“再见”,她才探出半张脸,对蔡书虞小声说:“小虞,下次我去找你。”

接着,她又在心里暗暗说:我也不会丢下你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