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57章 如意算盘
 
蔡书虞这趟行程本就是忙里偷闲硬挤出来的, 没给自己留休息的余地,一回剧组,她就直接去了化妆酒店,明明累得浑身都快散架了, 却还要趁化妆间隙强打起精神来翻一翻剧本, 好让自己能尽快进入状态。

下午她的戏都是文戏, 没什么打打杀杀的动作, 但因为睡眠不足外加昨晚被乔以越翻来覆去折腾, 半天下来她只觉得比前阵子吊亚威还折磨,尤其是腰腹酸得很, 稍微动一下就仿佛都能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又拉不下脸去揉腰,只能一边在心里痛骂乔以越一边掰着手指算还有多久能下班。

回酒店后, 她匆匆泡了个澡, 就扑上床失去了知觉,睡了个昏天暗地, 第二天醒来才总算恢复了点精神,接着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想盘问乔以越的问题一个都没能问出口。

她依旧不知道吴恺元为什么会去找乔以越, 也不知道为什么乔以越要瞒着自己, 意识到这点,她忍不住鼓起脸, 狠狠搓了两下怀里的抱枕, 假装那就是乔以越的脸。

就这么被稀里糊涂糊弄过去了, 她难免心有不甘,可又担心继续追着不放会害乔以越胡思乱想,外加她拍戏实在忙, 便只能暂且搁置。

没多久,乔以越也进了组,是个现代剧,在苏州拍摄,距离倒是比北京近了,但两人依旧没什么见面机会,一方面是剧组请假不容易,另一方面是不知怎么突然传出了些有关她们的风言风语,暗指两人关系暧昧。

没有什么重量级媒体大肆报道,只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营销号在议论,私底下说的煞有其事,还把两人的行程分析了一通,搜罗出了一些重叠的时间,还有爆料曾经看到乔以越进出蔡书虞住处的,影响倒是不大,很快就被kevin和翁品言压了下去,但还是令当事人捏了把冷汗。

凭心而论,就算真的有爆料,多半也会被当成笑话,毕竟两人的形象实在是“直”得很。

且不说蔡书虞一堆前男友人尽皆知,而乔以越那些桃花也众说纷纭。就算是百合营业最勤快的时候,两人在镜头前最亲密的对象从来都不是彼此,蔡书虞有庄楚唐,而乔以越和吴恺元以及李一涵关系更近。虽然在选秀时期两人也有cp,但只是昙花一现,出道后,两人都是团里的“花”定位,互动又少,就算是拉娘大杂烩都挑不上她们。

要说这个团有两个人真的谈了让人猜是谁,怕是把排列组合列到最后才会轮到她们,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两人都在事业上升期,又正处在解散后转型的关键节点,若真的被爆出了什么证据确凿的实锤,后果不堪设想。当初吴子萱拥有那么强大的公关团队,都脱了好几层皮,她们这种恐怕眨眼间就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传言一出,双方经纪人一边着手调查来源,一边千叮嘱万嘱咐她们近期不要见面,于是乔以越的探班计划就这么夭折了。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无聊,实在没事做可以去工地搬个砖什么的。”那时候乔以越刚要得一天半假期,蔡书虞本还盯着日历计算见面还要多久呢,得知禁令后一下焉了,和乔以越电话时,气呼呼抱怨了十几二十遍,末了还翻着白眼嘀咕道,“不如出柜算了,看他们还能憋出什么来。”

“欸,你冷静点呀,反正现在交通方便,上海北京活动也多,到时候我再看看。”

“我就随便说说,那你可一定要来找我啊,不然我要闹了。”

“好好好,有机会我一定去。”乔以越苦笑着安慰她,她表面还算平静,心里却霎时泛起几分愁。

蔡书虞那边不明底细,她这里倒是一清二楚,知道这肯定又是吴恺元那边捣的鬼,求情不成就威胁,倒也符合她团队一贯以来无极不用的风格。

目前只是试探,逼近了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怎么,后悔啦?”提及这件事,翁品言口气不冷不热的,她一直不赞成乔以越的决定,从和蔡书虞交往到在司法层面追究吴恺元,她统统都反对,只是拗不过本人一意孤行,这会儿见乔以越愁眉不展,倒是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也不是……”乔以越倒是不后悔,再来一百次,她依旧会做出上述被翁品言称为发烧昏了头的决定,只是和蔡正雅见面后,那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心头,这时两人的关系突然陷入舆论风波,倒是恰好应了蔡正雅那句质问。

——到了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不但不会承认,还要遮遮掩掩,甚至找一些别的话题掩饰过去呢,她自嘲地想。

情理之中,却让她无地自容,觉得自己就像个卑劣的小偷。尤其是听到蔡书虞那句无心的抱怨后,即便明知只是玩笑,仍不免忐忑。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那你怎么整天唉声叹气的,小心叹出皱纹来。”翁品言毫不客气地呛她。

一听到皱纹两个字,乔以越顿时打了个激灵,忙不迭摸了摸脸,又照了照镜子,确认镜子里那张脸依旧光滑水嫩才松了口气,随后,她像是忽地想到了什么,试探地问翁品言:“言言姐,问你个事行不?”

刚跟翁品言的时候,她总是一口一个翁总,战战兢兢生怕得罪了人,混熟后,不那么拘谨了,就开始喊姐,又因为听多了周舒礼喊言言,她开口下意识就是“言言姐”,之后就改不过来了,翁品言纠正多次未果,只能作罢,听多了就心如止水了。

“问呗,你的问题还少么,有什么好支支吾吾的。”

“啊就是……”乔以越犹豫了一下,竭力不去想翁品言一会儿可能的脸色,吞咽了一下壮了壮胆子,接着才小心翼翼开口,“就是你和舒礼姐姐,你们家里有没有说什么啊?”

翁品言千算万算都没料到她竟会问这个,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中气十足的“滚”,随即挂了电话。

“不说就不说嘛,干嘛那么凶……”乔以越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继续托着腮幽幽叹了一口气。

担心吴恺元那边继续搞事,翁品言一边盯着媒体,一边让杜朝琛加快进度,原本还打算等乔以越杀青再说,眼见拖不来,就只能让杜朝琛跑了几趟苏州。

正好乔以越这部剧是都市恋情题材,双方团队趁着剧宣炒作了几次,乔以越和男演员也配合营业了一波,两全其美,即宣传了剧,又把和蔡书虞的传言给压了下去。

一场可能的风险消弭于无形,所有人都很满意,只有蔡书虞憋了一肚子气,她自然明白这些炒作只是工作,她自己也和以前的合作对象营业过,只是看到乔以越在镜头里和其他人甜甜蜜蜜的,自己却连面都见不到,还是不免气恼,暗地里把翁品言骂了十七八遍。

好不容易等风头过了,乔以越那边的炒作也告一段落,她却进入了杀青前的赶戏阶段,就算乔以越过来,她也没时间见人,于是这么一拖再拖,到她杀青离开横店,都没能再见上乔以越一面。

那时候都快十月份了,她一合计,整整四个月,两人只见了一次。

“这跨国恋都没那么夸张吧!”回上海后,正好赶上庄楚唐在上海有活动,两人聚了聚,全程蔡书虞都在大呼小叫倒苦水。

“是啊是啊,换以前,四个月,我都能换三个姐夫了。”庄楚唐笑嘻嘻调侃她,“越越是有几分本事,能让我们蔡小姐浪子回头啊。”

“少贫嘴。”蔡书虞打她,接着继续愁眉苦脸,“虽说进了组见不上也正常,可现在不进组都没什么机会见面,也太难了。”

“你直接搬去北京不就得了。”庄楚唐给她出主意,“我可以给你介绍房子啊,反正你也不差钱,住腻了想回上海就出了不就行了,再说阿姨在北京新开了分公司吧,这不理由都给你整好了,你去了北京,我们也能多点机会一起玩啊,我妈妈前几天还跟我提起你呢。”

“也是哦。”蔡书虞锤了锤手,“这么简单,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哪里知道你怎么没想到,还以为你这是故意的,想体验异地恋的情趣呢。”

“谁要体验那种东西啊!”蔡书虞白了她一眼,接着就指使颜乐去给她张罗。

住在北京的明星很多,她在那额外办置一套房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她想自己大概是解散那会儿被她妈妈吓成了惊弓之鸟,不敢有任何惹眼举动,才没想到这茬。

颜乐做事很利索,加上庄楚唐牵线,她很快就物色好了住处,盘算了一下,等办置好,差不多就是乔以越杀青的日子。

这样一来小越来找我也方便,省得翁品言那个老女人总是阴阳怪气,她满意地心想。

而当她开始考虑装修时,突然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

“明早十点,来我办公室一趟。”

“妈咪,什么事呀?”她嘴上赔笑,心却一紧,心想:不会和去北京的事有关吧?

只是蔡正雅雷厉风行的作风向来一视同仁,包括自己女儿,蔡书虞的话语刚落,耳边就只剩忙音了。

这该不会要糟了?蔡书虞有点冒冷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