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58章 破碎了
 
刚被蔡正雅当场抓包那会儿, 蔡书虞还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的,时刻警戒着,不敢有丝毫疏忽,就怕她妈妈找她谈心时表现不好, 她甚至连话术都准备了四五套, 当初升学考试时候她都没那么认真过。

谁知蔡正雅对那事只字不提, 哪怕蔡书虞专门回家候着, 她都能岔开话题, 之后蔡书虞进了组,忙碌起来, 一晃几个月过去,蔡正雅那都没有半点动静,再赶上乔以越那边出了幺蛾子, 她不知不觉就把和妈妈开诚布公的计划抛到了脑后, 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满脑子只想着该怎么为自己和乔以越创造更多的相处时间。

在这个节骨眼, 她妈妈的电话不啻于一声惊雷平地起,把她给炸懵了。

接到电话后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脑子都像被胶水糊了一般, 当初准备用来应付她妈妈的四五套话术硬是半个字都想不起来, 等稍微平静了些,她很想多打听点情报, 偏偏她妈妈惜字如金, 电话不接, 短信不回,她守着手机等了老半天,只等到了言简意赅的几个字:“在开会, 有什么明天再说。”

就是不知道明天该说什么才要提前问一下啊!蔡书虞捏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很努力才克制住把手机砸了的冲动。

无奈之下,她想着要不要和乔以越说一声,可打了两次电话过去都没人接,她不得不嘟着嘴强行忍下满腹的倾诉欲,开始考虑怎样才能死得体面点。

她好歹也是和她妈妈斗过十几年了,虽然那电话里什么都没说,但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来找她算账的,而她最近也没做什么值得她妈妈屈尊给眼色的缺德事,想来想去就只有搬家那档子事了。

“怎么这时候突然操心……”她嘟嘟囔囔地抱怨,“早不来晚不来的。”

要是换个时间,她还能扯点别的理由,或者另外找办法,她妈妈却偏偏赶着她快签合同的时候找上来,她很怀疑是不是专门掐着点要给她不痛快,只是她妈妈都发话了,时间地点都定死了,她想逃都不可能。

以她对她妈妈的了解,哪怕她搬出头疼脑热的借口,她妈妈都会面无表情说:“我让医生和司机一起去接你,你可以来我办公室继续挂点滴。”

呜……光是想象一下她妈妈铁面无情的模样她就害怕了。

晚些时候,乔以越来了电话,问她有什么事,她听出乔以越话音的疲惫,料想对方近来应该很忙,便改了主意,只说自己看上了一款手链,有两个色系,她没法决定颜色,要乔以越给点建议。

乔以越的声音有些发虚,大抵是乏得厉害,轻声应了下,让她把图片发过去,不多时就没了声音,竟是睡着了。

她之前虽然参演过电影,但那个角色戏份很少,也没什么演技要求,除了雪地那部分比较艰苦,其他时候大体还算轻松。但这次她担任的是主角,无论是戏份还是表演要求都提升了一大截,虽说这类都市小甜剧没多少难度,但是对于非科班出身的她来说挑战还是挺大的。她不光要背下大段台词,还需要绞尽脑汁拿捏角色的情绪,每一幕都需要付出极大精力。

前期大多是男主角的戏份,她还能得空歇一会儿,近来开始集中拍摄她的戏份,她便连喘口气的余地都没了,每天都精疲力竭,说话都恹恹的没什么力气。

听着电话那端均匀的呼吸声,蔡书虞眼里不禁闪过一抹心疼。

虽然解散后她和乔以越都进了组,但对两人来说意义截然不同,她是拾起老本行,乔以越却是在进行展新的尝试。

她没有基础也没有经验,只能加倍付出努力,使出十倍百倍的力气,才能追上其他人的步伐。

团队解散后,转型是必然,但真正能熬出来的,少之又少,努力、机遇缺一不可。看乔以越累成这样,蔡书虞纵然心里有千般不忍,却也没法给出实质性的帮助,只能愈发坚定地把明天和妈妈见面的事藏进肚子里,免得乔以越额外担心。

有这么个拦路虎横在面前,当晚她自然是睡不着的,第二天,她看着镜子里萎靡不振的自己,又是一阵唉声叹气,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也好,气色太好的话,她妈妈只会下手更狠辣。

于是故意没遮黑眼圈,也没上腮红和口红,好让自己看起来憔悴一点,九点出头,她就到了公司,本想直接去她妈妈办公室,却被前台拦下了,非要她登记等候,走了一整套流程,还要到预约时间到了才能上楼。

那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在心里咬牙切齿道。

她虽然从不过问家里的生意,但好歹是总裁的女儿,又当了明星,公司上下都认识她,以前她来找她妈妈,只要朝前台露个脸,她们就立刻恭恭敬敬把她请上去了。这时突然开始公事公办,想来是她妈妈的意思。

到底想怎样?煎熬地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得以踏进顶层办公室时,她已是怨气冲天,如果里面是别的人,她一定把包扔那人脸上,只可惜等在里面的是她妈妈,她与之斗了无数次却每一次都铩羽而归的妈妈,于是她只能咽下那口怨气,转而换上一副无可挑剔的笑容。

“妈咪,你找我什么事呀?”她拉了把椅子,在蔡正雅的办公桌对面坐下,双手叠在膝盖上,睁大了眼,还眨了两下,乖巧而规矩,哪怕是最严厉的教导主任都挑不出刺来。

蔡正雅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开口就直奔主题:“打算搬去北京?”

这就问了?怎么连个热身都没有!不该先关心一下你的亲亲女儿我最近过得好不好、身体健不健康吗?

蔡书虞本还想画画太极,多拖延些时间好让自己多思考一下说辞,蔡正雅却偏偏不如她的意,直接单刀直入,让她那些花言巧语根本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是、是啊……”她吞咽了一下,心想这事根本没有抵赖的余地,只能干巴巴承认了。

“就那么喜欢她?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啊,不从来都是别人追着你跑?”蔡正雅勾了勾唇角,再开口,又是一记暴击。

“这个、这个嘛……”蔡书虞快连假笑都挤不出来了,她着实没想到她妈妈能那么自然大方,仿佛只是在聊天气一般,她设想的欲言又止、隐忍犹豫统统都不存在,她妈妈甚至都没和她讨论两性取向以及人格发展之类大部分家长都会纠结的问题。

这么一来,此前她苦苦构思的持久战方案瞬间就变成了一摞废纸。

妈咪,咱们能不能缓一缓?她的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白,老半天都没能憋出一句话来。

蔡正雅表现得如此坦然自若,压力就全部到了她这里,她忍不住一遍又一遍揣摩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藏了什么潜台词,可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末了只能梗着脖子说:“是、是啊,我就是喜欢她啊……”

不知怎么,话一出口,进门后就一只堵在胸口的那股气忽地顺了。

可能这就是破罐破摔吧,她心想,接着便肯定地点了点头,又强调了一遍:“我喜欢她,比以前那些更喜欢,所以我要去北京,想多点时间和她待一起。”她将这个问题视作考验,说完就抬起下巴,不经意间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蔡正雅却不以为意,并没有因为她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而动怒,表情淡淡的,语气同样:“那你和我说说,她是什么样的人。”

“咦?”蔡书虞都做好她妈妈拍案而起怒斥她荒唐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样的问题,始料不及,说话都结巴了,“什么、什么样的人啊……就、就就人挺好的,脾气很好啊,人也、也老实,没什么有、有的没的心眼吧,很善良,工作很努力,对,挺上进的,对我也很好……”

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乔以越那些令人心生怜惜的经历,可一想到她妈妈是丛林法则的簇拥,便罢了这个念头,心想说了指不定被当作装可怜,还是算了。

“对你很好?我怎么记得是你让了利?”蔡正雅轻轻笑了笑,翻开一个文件丢到了蔡书虞面前。

“这、这你什么时候查的?你不是从来不管我的事么?”看到那个文件,蔡书虞的脸色刷地白了,这是当初她和翁品言的协议,她分享了一些资源,这才让翁品言让步。

经纪人虽然无法控制艺人的感情情况,但对于不听话的艺人,他们可以从其他地方入手,削减投入、改变资源倾斜,甚至可能直接转捧其他人。翁品言手下除了乔以越,还有另外两个艺人,如果她觉得乔以越不可控,渐渐把重点放到其他人身上去也不是不可能。蔡书虞不想乔以越好不容易有所起色的事业受损,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这是她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只是在她妈妈看来,就是她令利智昏的佐证了。

“这是我们团队间的合作,我不需要和其他人交代。”她抿了抿嘴,直视蔡正雅的目光缓缓开口,“她很有前途,我更愿意把这看成是投资。”

“很有前途,倒也没错。” 这回蔡正雅没有追问,反而露出认同的神色,可不等蔡书虞松口气,她就目光就徒然冷了下来,“你刚刚说她老实善良,我倒觉得她挺狠的,挺有手段的。”

“狠?有手段?”蔡书虞不解地皱了皱眉,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乔以越。

“现在她能不留情面对付朋友,以后也能踩着你往上爬。”蔡正雅说着,将几张照片甩到了她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乔以越这辈子唯一一次耍狠就被未来婆婆看到了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