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59章 交易
 
照片上光线很暗, 但蔡书虞还是一眼认出了上面的两人,正是吴恺元和乔以越,面对面站在楼道口,似乎在说什么。

“这是什么?你哪来的?”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照片没有声音, 看不出两人在说什么, 但是连拍的十几张一字铺开在眼前, 还是能够从动作和表情变化中窥出几分究竟。

过去在团里, 吴恺元一直以沉稳可靠的形象示人,而乔以越倒是有些温室娇花的感觉, 在她们的公开互动中,往往是吴恺元充当保护者,乔以越则像是被她庇护的雏鸟——蔡书虞一向对此嗤之以鼻, 但不可否认, 这多少与她们本身的性格有关。

吴恺元本就木讷寡言,而乔以越亦是待什么都一副温吞绵软的模样, 哪怕指向她的是最刻薄恶毒的诋毁,她也总是低眉顺眼的,像一团棉花, 任人揉圆搓扁, 不会有半点忤逆。

蔡书虞时常担心她这性子会被人欺负,不止一次叮嘱她没必要对什么人都那么好脾气, 乔以越每次都一口答应, 只是字里行间都透着敷衍, 怎么看都是当耳旁风的架势,次数多了,蔡书虞也懒得说了, 心想大不了以后自己多照顾些。

她没想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乔以越竟是能摆出如此决绝的姿态的。

照片上两人,一个一边抹泪一边谦卑哀求,一个则不为所动、连瞧上一眼都不愿,要不是亲眼看到,蔡书虞绝对不会想到在这样的场景里,乔以越会是后者。

两人的形象彻底对调了,吴恺元在哭,乔以越却只背手站在那,没有任何安抚的意图,她甚至有些不耐烦。在一张比较清晰拍到脸部的照片上,蔡书虞看到她皱着眉抿着嘴,这是她烦躁时会有的表情。

“不用在意来源,我只是想告诉你,或许她和你以为的并不完全一样。”蔡正雅笑了笑,“另一位小朋友,是你们以前的队友吧,她近来日子不好过呢,求情都不管用,那位乔小姐倒是蛮杀伐果决的,四五年交情都没让她眨一下眼。”

“唔……确实有些……”蔡书虞看着那些照片,她第一次见识到吴恺元哭,也第一次见识到乔以越彻底收起和善只剩冷冽的样子,一时间都说不好哪件事更让她吃惊了。

听到她妈妈的问题,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仔细细把所有照片都看了一遍。她忽地想起乔以越和她视频到一半突然说有人来了那次,回想了一下那天乔以越的穿着,再和照片一比较,心里顿时了然。

乔以越外套下的t恤正是那天和她视频时候穿的。

好哇,你个小骗子,原来那天是她,还和我说是助理!她嘟了嘟嘴,想起乔以越的搪塞,以及后来铺天盖地的吴恺元深夜造访乔以越云云,登时冷哼了一声。

干嘛瞒着我,又不会吃了你,她戳了戳照片上乔以越的脸,暗暗抱怨道,接着,她又想到不久前自己对乔以越那些形容,便“哎呀”一声,眼里露出几分无奈,嘀咕道:“倒像是我在胡说八道一样。”说着,她幽幽叹了一口气,下一秒却话锋一转,嗓音里竟隐隐透出几分得意,“如果你觉得这几张照片就能让我改变对她的看法,那也太小看我了。”

“怎么?”蔡正雅挑了挑眉。

“这个人根本不配当朋友……”蔡书虞瞥了眼照片上卑微可怜的吴恺元,脸上掠过一丝轻蔑,“自己做了那么多下作的事,现在倒来求情,换做是我,才不会那么礼貌地站在那呢,我不光要骂她,还要扇她耳光。”想起以前那些过节,蔡书虞愈发恶声恶气,还扬了扬手,仿佛真的要一掌掴到吴恺元脸上似的,“小越现在不搭理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就担心她在这上面吃亏,现在看来,她做得挺好的,就是要狠一点才行。”

随后,她又狡黠一笑,慢悠悠说:“话说回来,我还要感谢妈咪这些照片呢,也算是帮我解答了一些疑惑,但以后还是少跟踪人吧,我们这些艺人也就回家时能轻松一点,那时候还有镜头追着,就太可恶了。”

她此前一直担心乔以越在吴恺元的事上栽跟头,现在看了这些照片,虽然还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乔以越态度坚决,她便安心了些。这点上她还要感谢这些照片,但她也看得出来,照片是在乔以越隔壁楼层拍下来的,狗仔最多蹲蹲小区大门和地库,不可能追到楼里,想来是她妈妈安排人在那租了房,日夜盯梢,才拍到了这第一手资料。

“我只是好奇,你破天荒带回家的是什么样的人,不要又像以前那样被骗了,毕竟你是我的女儿,我关心你是理所当然的。”蔡书虞话里带刺,蔡正雅却笑得云淡风轻,轻飘飘几句话,就给自己安上了正当名头。

老狐狸,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蔡书虞在心里愤然控诉。

她这人虽然爱玩,但又有点洁癖。过去她换了那么多男朋友,没有一次把人带回家过,有次庄楚唐擅自把人带到了门口,还被她撵走了。在她看来,家是最为私人的领域,一旦把情人带回家,那就意味着他们将开始融入彼此的生活,她完全没这个打算——或者那些人从未让她萌生一起生活的念头,她自然不会允许他们踏进家门。

知道她这个怪癖的人不多,她一向掩饰得很好,连她那些前任都不清楚,她总说家里没人收拾,酒店更舒服,理由可谓冠冕堂皇,但这些不可能瞒过蔡正雅的眼睛。

蔡正雅不怎么管蔡书虞,不意味着她对蔡书虞的事一无所知,恰恰相反,她什么都知道,包括之前那个程佳宁,她都一清二楚,之所以从不理会,只是没必要罢了。蔡书虞只是玩玩,她又何必要花精力注意。

所以那天在家里被抓包后,蔡书虞才会那么慌。因为她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可能轻易糊弄过去。她妈妈一定会注意到乔以越,一定会做什么。

这次她不是玩玩了,那她妈妈必然会花点心思。

只是她没想到她妈妈能忍那么久,久到她都快忘了,再给她一个出其不意。

“谢谢妈咪的关心,但我自有分寸。”她暗暗叹了一口气,转头又挂上笑容,“我相信我的眼光,如果哪天她真的要踩着我往上爬,那就是我看走了眼,也只能认了。”

“这么豁达?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了痴情种子。”

“人家也会成长的嘛。”蔡书虞笑眯眯往自己脸上贴金,之后,她见蔡正雅陷入沉默,不禁稍稍松了口气,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别的问题,她以为今天大抵到此为止了,正想问是不是可以走了,却见蔡正雅再度勾了勾唇角,露出令她警铃大作的微笑。

“话不要说太早,先看看这个。”蔡正雅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推给她。

“有完没完啊……”蔡书虞嘀咕着打开信封,发现里面还是一摞照片,当即露出不满的表情,“都说了少跟踪,你这是游走在法律边……”

话到一半,她看清了照片内容,脸色刷地白了,话音也戛然而止。

照片上依然有两个主角,一个是乔以越,另一个则是她没见过的年轻男人,照片上两人先后出入同一家酒店,如果只有一处,那多半是巧合,可这些照片时间跨度有几个月,酒店也有好几个,上海、北京、苏州的都有,这意味着,这几个月,乔以越和那个男人一直在同一天住同个酒店。

这再说是巧合,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这些照片才真正是一记重棍,把她敲得头晕目眩,她花了好久才翻完,最新一组拍摄在几天前,正是乔以越忙得连和她早晚问好都顾不上的时候。

那么忙的时候,是在和那个男人见面?

如果说昨天接到蔡正雅电话后她是背脊微微发凉,此刻她就像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十几分钟前她还能侃侃而谈,眼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思绪一阵一阵恍惚,连呼吸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的脑子彻底乱了,她不愿相信,可照片就摆在她眼前,她连反驳都不能。混乱之中,耳边忽地响起她妈妈才说过的话:“或许她和你以为的并不完全一样。”

真的不一样?

她眼里闪过迷茫,但下一瞬就闭紧眼,攥紧了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而终于熬过最初那段漫长无比的慌乱无措后,继而掠上心头的是滔天怒火。

“你到底想做什么?”她蹭地站起来,举起照片摔到蔡正雅面前,嗓音尖锐得几乎要撕破自己的声带,“这几个月你一直在跟踪她吗?有什么意思啊!你、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这些不需要,不需要好不好!”

短短一段话说到后来已有些语无伦次,她辨不清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只知道自己很生气,对乔以越生气,对她妈妈生气,对整个世界生气,如果手里有一把铁锤,她一定要把眼睛看到的一切统统都砸碎。

相比她的声嘶力竭,蔡正雅简直冷静得可怕:“你问我想做什么啊?我想想,明天把这组照片曝光如何?拜你舅舅所赐,我认识了不少媒体朋友呢。”

又是一桶冰水,前一秒蔡书虞还在因为乔以越和那个男人心乱如麻,这时听到“曝光”两个字,心跳都停了一拍:“为什么?你想让我和她分手,我已经看到照片了,这就可以了吧,为什么还要曝光?”

虽然那组照片像针一样,扎得她疼痛难忍,可她至少还保有一丝理智,知道在查证之前不能贸然下结论。

她是很生气,可她也记得乔以越以前被冤枉了很多次,每一次看起来都证据确凿,但事实却截然不同,她着实不愿就这么给乔以越扣下罪名。

目前还只是私事,她可以拿着照片去找乔以越对峙,可一旦曝光,后果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谁都不知道舆论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有说要让你和她分手吗?”蔡正雅慢条斯理把被摔乱的照片整理好,一派游刃有余,“老实说我其实不清楚他们是什么关系,既然你也不知情,那曝光出来,正好可以弄清楚啊,到那时候,她不会还瞒着你了吧。”

“不行,不行!不能曝光。”蔡书虞双手重重拍在桌上,又气又急之下,脸涨得通红,说话都喘着粗气,“绝对不行!”

“照片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是我的事。”蔡正雅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他们。”

“别!”蔡书虞扑过去抢她的手机,眼睛都红了,嗓音里也挂上了哽咽,“妈妈,其他事都可以慢慢商量,这照片,不能发给他们,你这会毁了她啊……她到现在很不容易的,就算她哪里不对,你也不能害人一辈子啊……”

蔡正雅看她都快哭出来了,眼里滑过一抹不忍,轻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收起手机,说:“不曝光也不是不可以,只要……”

她故意卖关子,蔡书虞却一秒都等不及,着急追问道:“只要什么?”

“很简单啊,你是当演员的,应该很熟练了吧,如果被狗仔拍到了不方便传出去的照片,你会怎么办?”

“买……买下来?”蔡书虞犹犹豫豫说道。

“没错,我这也一样,只要你出得起价,这些照片就是你的了,随你怎么处理。”

“你要多少?”蔡书虞吞咽了一下,轻声问道。

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她妈妈会把这次见面安排在办公室,为什么公事公办要她走访客流程。

因为这会是一场交易。

作者有话要说:  菜妈真正要敲打的对象——菜小姐(

菜小姐:我这样柔弱无助的小猫咪做错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