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61章 场面一度很混乱
 
蔡书虞花了很大力气, 才说服自己来了北京,站到了这扇门前,按响了门铃。

在过去两个礼拜,她一半时间在做资产转移, 一半时间则在抱着那一信封的照片发呆。

她猜到她妈妈多半会漫天要价, 却没想到会高昂到那个地步。

“价格就是你出生到现在我在你身上的全部投入, 还有这份放弃继承权的承诺书。”

刚听到时, 她整个人都懵了, 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连问了三次:“什么?”

那不过是一些照片, 她不可置信地心想,只不过是一些照片而已。

“你是不是觉得不值?”蔡正雅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直白地问她。

“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心里确实觉得不值, 可这些话一旦说出口,便无异于在作践自己的感情, 也是把乔以越踩进了尘里。

都说真爱是无价的,她要是如此轻易就明码标价来衡量,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于是即便脑子里有个声音大声叫嚣着“离谱”, 她却始终咬牙一声不吭, 只用力盯着眼前她妈妈一早就准备好的协议书,企图找出点什么作为依托。

“如果觉得太贵, 那也可以换个。”见她沉默很久都不说话, 蔡正雅又缓缓开口, 表现得愈发游刃有余,“你和她分手,这些照片依旧归你。”

听到话题突然绕回到自己最初的预设上, 蔡书虞像是受够了似的,重重把那几张纸摔在桌上,大声质问道:“所以你千方百计就是想拆散我们是不是?”

面对她的盛怒,蔡正雅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笑了笑:“你当然可以不分手,我给了你选择的。”

“就算你是我妈妈,也不能这么干涉我的人生!”蔡书虞气结,声音越来越尖锐,“我是独立的人,我有和任何人谈恋爱的自由。”

她差不多气急败坏了,蔡正雅的声音却冷静到近乎冷酷:“蔡书虞,你不能住在我给你买的房子里,开着我给你买的车,花着我的钱,还来和我谈自由。”她停顿了一下,把一叠厚厚的账单丢给蔡书虞,“是我给了你优渥的生活,我当然可以干涉,我可以决定谁才更适合你。”

看着账单上那些数字,蔡书虞的脸色愈发灰白,蔡正雅说的没错,光凭她自己,根本无法维持这般近乎挥金如土的生活。

虽然她现在收入不菲,但她毕竟只火了两年,前几年的片酬还不够她和男朋友出国玩,这两年也只是勉强收支均衡,根本不足以填上以前的窟窿,更别说那套在黄金地段的大平层了。她之所以能眼都不眨地买各种奢侈品、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只因为她妈妈有足够的财力供着她。

“可你是我妈妈……”她还是不死心,不相信蔡正雅能那么狠心。

当初她在国外日子过得紧巴巴,只当是妈妈给她的考验,等熬过这一关,就继续享受上流人的生活。果然,一回国,蔡正雅就给了她一笔基金,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收分红,她心安理得用到了现在,没想到有朝一日蔡正雅会连本带利收回去。

“没错,我有抚养你的义务,所以我已经扣掉了我应该出的抚养金。”蔡正雅点了点账单其中一栏,“我还放宽了数额,你应该心存感激才是。”

连这个都算清楚了啊,蔡书虞看了看她指的那栏,再无话可说。

她反反复复看那几张薄薄的纸,脑子里无数个念头争闹不休,吵得她头昏脑涨,到后来,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都想了些什么了,甚至不大记得自己是怎么做的决定。

大概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吧,在蔡正雅下最后通牒前,她深吸一口气,签了字,然后拿起照片就摔门而出。

隔天蔡正雅就派了律师过来,还给她带了句话:如果不舍得,随时可以反悔。

老实说,她不可能不后悔,这个代价太大了,她刚签完字,心里就涌起了一丝悔意。

可她不想对她妈妈低头。

至少有句话她妈妈没有说错,现在的她没有资格谈论自由。她不能一边享受她妈妈提供给她的优渥生活,一边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被支配。

房子和车都从她名下移走了,现金资产都去填了那张账单,其他一些不动产也需要转让,蔡正雅什么都准备好了,她只要签字就行了。

眨眼功夫,她就变得身无长物,最后一点钱,在预支了团队下个季度的开销后,剩下的数字几乎要令她陷入恐慌——连她以往消费的零头都充不上。

就因为乔以越,因为那些照片,她看着自己的处境,再想到这件事的起因,心里骤然生出一股怨气,那怨气如此强烈,她差点就打电话给她妈妈,说自己后悔了。

她也忍不住一次又一次问自己,这值得吗?她说不出值得,又不愿说不值得,尤其那些照片还那么刺眼,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各种念头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弄得她精疲力竭,直到接到乔以越的电话。

那时她正借住在朋友家,听乔以越说正在去上海路上,问她可不可以直接去她家。一阵没来由的慌张涌上心头,打破了连日来的浑噩。

她差点就一口答应了,她发现即使有那些照片在,即使她因为那些照片损失惨重,她还是想和乔以越见面。

只是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想被乔以越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就扯了个理由回绝了,之后,她又挣扎了好几天,才来了北京,想弄清楚这些照片的事。

其实她完全可以委托给kevin,可她就是不愿意,她觉得自己都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乔以越理应亲口和她解释。

她没有通知乔以越自己来了,她有认识的朋友住在这个小区,她借那个人的名义进来了,然后又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才按了门铃。

其实她还没有想好见到乔以越后该怎么开口,也没去预设乔以越可能的解释,她只觉得很累,她已经很多天没睡好了,半路上下了雨,她没带伞,还淋了点雨,她想:或许见了乔以越后,她可以先不提那些照片,而是先换套衣服,然后睡个觉,养足精神再说。

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想到,门开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的。

什么男孩,什么回家见父母?

她只觉得神经被刺了一下,火气骤然翻涌而上,尖刻的话一瞬已到嘴边,即将像刀子一样飞出去,可她下一秒就忍住了,因为客厅里还有别人,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在其他人面前大吵大嚷。

“你有客人?”她竭力心平气和地问。

“呃、啊……是我爸爸妈妈。”乔以越看出她情绪不对劲,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声音也低低的,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蔡书虞怔住,她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万万没想到自己鼓了那么久勇气,到头来那些问题一个都不能问出口,乔以越的父母都在,她自然不好当着他们的面去提那些照片。

大概是门口太久没什么动静,乔以越的妈妈好奇跟了过来,看到蔡书虞后,露出新奇的神色,问道:“小越,这是你朋友吗?”

“嗯,啊、这个,她……”看到妈妈过来,乔以越顿时紧张地挺直了身子,脸上显出几分窘态,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挤出什么名堂。

彻底心累大概就在这一瞬间,蔡书虞垂下眼,自嘲地心想:亏我还想着要休息,可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地。

这一趟,到底是没必要来的,她努力强忍下满心酸楚,轻声说:“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不知道你爸爸妈妈在,那就下次吧,先走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离开了。

“欸?”乔以越没料到她这就走了,下意识探出半个身子看过去,见那道背影越走越快、越走越远,心头忽地掠上一股莫名的慌张,她扭头看了妈妈一眼,只稍迟疑了一下,就对妈妈说:“我想到有点事,过去一下。”然后关门追了出去,连鞋都顾不上换,穿着室内拖鞋飞奔过去。

蔡书虞已经进电梯了,她想也不想就把人拉了出来:“小虞,先别走啊,还……”话还没说完,手就被猛地被甩开。

“你走开,我想走就走,要你管?”蔡书虞像是在强忍住大喊大叫的冲动,声音都有些沙哑。

“不是,我……”乔以越看她眼睛都红了,心里慌得更厉害了,想说点什么,可脑子里只有一片浆糊,眼看蔡书虞又要进电梯,她只能张开手拦住门,央求道,“别走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啊?”

“没有。”蔡书虞似乎被这个问题激怒了,蓦地拔高了声线,叫嚷道,“你好好陪你爸爸妈妈不就行了么,少管我!”

“我、我没有要管你,外面还下雨啊,你都来了,至少去坐坐啊。”乔以越继续拦着她,声音愈发焦急起来。

还好这楼层是一梯一户,不然被邻居看到她们两在电梯前这么推攘,怕不是第二天就要上新闻。

“坐什么坐!”蔡书虞抓着她的胳膊又拍又打,想把她从电梯口推开,声音也愈发尖锐,“坐那当你的朋友,听你爸爸妈妈给你介绍男孩子吗?”

“什么男孩子?”乔以越脸上闪过迷茫之色,“没有啊。”

“就有!就有!我全都听到了!”蔡书虞推不动她,脸涨得通红,又气又急之下音调都变了,话也愈发不管不顾,变成了纯粹的发泄,“你好好当你的乖女儿好了,干嘛要招惹我!他们要你找男的你就去找好了,找十个八个都不管我的事,你不要来招惹我。”

她想到那些照片,想到妈妈的逼迫,想到乔以越妈妈那句“朋友”,再想到自己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不禁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话说到后来,眼泪刷地落了下来。

乔以越头都要大了,蔡书虞说的话她都听不懂,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蔡书虞指的是哪句话,想解释那是在说她堂姐,却怎么都插不上话。蔡书虞吵嚷起来又急又快,声音还尖,她那点微不足道的辩驳根本不堪一击。

蔡书虞情绪激动、无理取闹的模样她见过不下一次,可这次和以前都不同,她能清楚感受到蔡书虞的难过,她不知道蔡书虞为什么会难过,只知道她连哽咽间隙的喘气都掺了无限酸楚。

不知怎么,她有种感觉,如果这次她不抓住蔡书虞,以后就再也抓不住了。

这个念头随着蔡书虞的挣扎变得愈发强烈,再听她不住骂自己是“骗子”,她无所措手之下,忽地心一横,大声打断蔡书虞:“我才不是骗子!”接着二话不说就拦腰抱住蔡书虞,把她拖回家门口。

期间蔡书虞踩了她好几下,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到了就一把拉开门,然后抓住蔡书虞的手腕把她往里拽。

“你干嘛!”蔡书虞眼里还挂着泪,一边扭转手腕,一边狂拍她的手背,要她松开。

两人一个往前倾,一个往后撤,挤在门口,像在拔萝卜一样。

“小越、这……这是怎么了?”乔以越的爸爸妈妈被惊动到,他们哪里见过这架势,不约而同瞪大了眼。

这时乔以越终于把蔡书虞拽了进来,接着,她就闪到蔡书虞身后,砰地把门踢上,然后抓住蔡书虞的肩膀往前一推,张口就是:

“爸爸妈妈,她是蔡书虞,是我女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