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第162章 雨后天晴
 
——是我女朋友!

短短几个字脱口而出的一瞬, 便犹如按下了静音键,原本吵吵嚷嚷的屋里忽地安静下来。

蔡书虞眼角还挂着泪,却忘了继续哭,她一条腿微微抬起, 本来是要去踩乔以越的脚逼她放开自己的, 这会儿已然忘了动作, 而是瞪大了眼, 张开嘴, 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仿佛魂都被那句话炸飞了。

乔以越的父母也是差不多模样, 瞪着眼和蔡书虞面面相觑,震惊的情绪在双方连起来的视线里来回晃荡,像是要回荡到天荒地老。

他们三人都变成了石雕, 只有始作俑者还行动自如, 乔以越像是生怕被误会似的,梗着脖子又补充了一句:“不是女性朋友, 是女朋友,我们在交往。”她说话时一大半心思放在蔡书虞身上,提防她挣扎, 注意到她没在掰自己的手了, 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便看向父母, 目光在他们脸上停留片刻, 又扭头看了看蔡书虞, 终于意识到屋里静得可怕。

“爸爸,妈妈,我……”她的脸色刷地一白, 仿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一般,露出有些害怕的表情,人也下意识往蔡书虞身后躲,可躲了一半忽地醒悟过来那是自己爹妈,就又小心翼翼站了出来,只是手还紧紧拽着蔡书虞的胳膊。

“小越……”她妈妈已从震惊中回过神,似乎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迟疑半晌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皱了皱眉,瞥了眼她爸爸,似乎要他拿个主意。

乔以越的爸爸脸色不大好,他拧着眉,眉心挤出一个深深的井字,目不转睛盯着乔以越,嘴唇抿了又抿,不知道在想什么。

蔡书虞发现乔以越的眼睛和嘴型是随了她爸爸的,眼下她爸爸皱眉抿嘴的样子,和乔以越心烦时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他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露出这幅表情时,比乔以越多了不少压迫力,看得她心里直打鼓。

时间一点点过去,谁都没说话,压力却在无声中愈发沉重,蔡书虞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来,脑子还没来得及转过弯,就被这股焦灼逼得都快不敢出气了。

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有人做点什么!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时,搭在她胳膊上的手忽地往下滑到她掌心,用力握住。

她偷偷瞥了眼乔以越,见她的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便想:她又要说什么?

随后,她见乔以越伸手在玄关的柜子上拿了什么,不禁愈发好奇起来,紧接着,就听到乔以越宛如军训喊口号一般的响亮声音:“我、我想到还有点事,你们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要买的和我说一声就好。”

说罢她就推开门,牵着蔡书虞走出去,然后轻轻关上门,门咔哒一合上,她就拉着蔡书虞朝电梯狂奔而去。

这又是什么?逃了?乔以越你在搞什么飞机啊!

蔡书虞彻底凌乱了。

一时间,她忘了自己的来意,忘了自己的处境,甚至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快忘了,只觉得心中有万千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而她的理智就是一颗滚进泥巴里的土豆,在无数蹄子的踩踏下被碾得稀巴烂。

电梯直接进了地库,门一开,乔以越拉着她继续跑,仿佛后面有野狗在追似的,一直跑到一辆车前,然后开门,把她塞进副驾,自己小跑着绕过去,上了主驾,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做完这些,她还有些心有余悸,往外张望了一会儿,这才松懈下来,抱住脑袋趴到了方向盘上,像是累极了,发出了小猫叫唤一般的咕噜声。

而这时,蔡书虞总算从一滩烂泥里捡起了些许理智,张口就是一声气急败坏的尖叫:“乔!以!越!你!干!什!么!”又尖又细的声音像把音量拉到了最大,简直要刺穿车顶。

乔以越蹭地坐直身子,又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结结巴巴说:“没、没干什、么……”

这还叫没干什么?你他妈脑子里装的什么啊!你这样很像个智障你知道吗!

蔡书虞喘着粗气瞪她,努力忍住飙骂脏话的冲动,此时她脑子里有无数片雪花在飞旋,而每一片雪花都在尖叫咆哮,她只能紧紧闭上嘴,免得张口就是语无伦次一通乱吼。

吸气,吐气,再吸气,吐气,扣在膝盖上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此循环了不知道多少次,她终于勉强压下血管里沸腾的情绪,瞥了眼乔以越,从杂乱不堪的思绪里挑挑拣拣,选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作为开端:“这车你的?什么时候买的啊?”

乔以越脑子也有点乱,没想到她第一个过问的是这个,愣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嗯,前几天提的,正好带我爸妈逛逛,助理跟着不方便。”

蔡书虞“哦”了一声,撇了撇嘴,正想说:“怎么都不和我说。”可话没出口就意识到这阵子是她不搭理乔以越,便只能把那话憋了回去,继而鼻孔出气冷哼一声,说:“车不错啊,没撞过消防栓吧,还剩几分啊?”

“啥?”乔以越脑子费力转了两圈才听出蔡书虞在挖苦自己不会开车,她想到自己当初接庄楚唐那回,不由得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小声辩解道,“没出过事呢,我爸也会看着。”

蔡书虞挑了挑眉,又皮笑肉不笑“哦”了一声,接着问道:“那接下来我们去哪?你应该不是过来坐坐的吧。”

“唔,我们去……”乔以越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接着她在衣服裤子上摸了一阵,发现兜里什么都没有,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犹犹豫豫问蔡书虞,“小虞,你带钱了吧?”

刚刚她逃得太急,只顾着拿车钥匙了,手机钱包一概没带,连鞋都没换,还踩着拖鞋,一身居家行头,她本打算带蔡书虞去吃个饭,再找个酒店,回头买点礼物给父母,要是他们还在生气不让她进门,她就住几天酒店。这会儿她身无分文,便只能找蔡书虞救济一下了。

一般来说蔡书虞是不缺钱的,她也就随口一问,哪知话音刚落蔡书虞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差点蹦跶起来,声音愈发咬牙切齿:“乔以越!你存心要我不痛快是不?”

“没没没……”乔以越连忙摇头,她不知道刚刚的话怎么又刺痛了蔡书虞的神经,只知道蔡书虞心情不好的时候自己最好不要唱反调。

这么一打岔,车里气氛又冷了下来,乔以越无所适从地摸了摸方向盘,继而盯起前车窗,不时偷偷瞥一眼蔡书虞,试图弄明白对方这没来由的脾气是怎么回事,想着想着,脑子里却浮现出不久前的鸡飞狗跳,她想起自己那句扯着嗓门喊出来的话,顿时一怔,这才知后觉地意识到:啊,好像真的做了很了不得的事呢。

当时情绪上头还没觉得什么,这会儿冷静下来,便越想越不可思议,仿佛在旁观一个荒诞的故事。

就在这时,她听到蔡书虞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是自言自语似的呢喃:“你怎么就说了,傻不傻啊。”

她见蔡书虞垂着眼,大半张脸都藏进了阴影里,忽地又感受到了那种难以言明的难过,钝钝的,闷闷的,像久未下雨的夏季,让人呼吸不畅。她又审视了那一场亲身经历的荒诞,眼里也渐渐显出一点迷茫,但很快她就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不傻的,反正都要说的。”

“不害怕么?”蔡书虞又问她。

“怕啊,现在腿都有点软。”乔以越长长吐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怕也要说的,不过也没那么害怕,比想象得好一点。”

她又想起蔡正雅当初那个问题,她为此惴惴不安了很久,此时此刻,真正诉之于口后,她便发现,其实也没那么难。

心里绷紧了许久的地方悄然松开了些,她的口气也轻松起来:“晚一点,等爸爸妈妈冷静一点,我再和他们谈谈。”

“他们要是反对呢?”蔡书虞问。

“那就过阵子,再谈谈。”

“还是反对呢?”

“那就再过阵子……”乔以越看了一眼蔡书虞,伸过手去,按到她手背上,“他们一直不接受也不要紧,没关系的,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喜欢你的时候也没有征求他们的同意啊。爸爸妈妈是爸爸妈妈,你是你,我会继续对他们好,也会继续对你好。”

“突然就变得挺会说话的。”蔡书虞终于抬起头,她眼角还泛着红,脸上还挂着泪痕,眼睛却亮晶晶的,不再蒙着阴郁。

她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气,随后嘟起嘴,看着有些不情不愿,又隐约在忍着笑,朝乔以越张开手。

那些照片还在她包里,但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当然,有些问题她还是要问清楚的,但是在此之前,她想先休息一下。

乔以越也笑了,倾过身去在她嘴上啄了一口,然后紧紧抱住了她,贪恋地闻着她的味道,很久都不松开。

久别重逢,一些思念一经挑起,便会像野火一般,迅速扩张,将一切燃烧殆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