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考核结果
 
傍晚时分,主题曲最终位置测评结果发布正式开始录制,为了营造节目效果,节目组没有直接公布结果,而是先行于舞台后方划分出六块区域,正中央为a,左右顺次递减为bcdef,薛歆雅会按照姓名顺序叫选手们上台领取成绩单,成绩单是一张折叠起来的卡片,打开后就能看到自己的考核成绩,看到成绩后,选手便自行前去相应的区域等候。

这样一来流程会拉得很长,但整个过程足够吊人胃口,已得知成绩的选手们神态各异,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有人强作碰见,还有因为成绩大不如预期而情绪崩溃当场落泪的,而等待中的选手同样如此,有人胸有成竹,有人焦急不安,这些全部被纳入了镜头中,调成全景模式来看,颇有几分世间百态的感觉。

蔡书虞的名字c打头,很早就被叫上了台,和前面几个选手诚惶诚恐、如履薄冰的神态一比,她轻松得像无关人员似的,脸上挂着大大方方的笑,接过卡片后先甜甜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找准镜头矫揉造作地比了个心后才打开卡片。

“她是不是早就知道成绩了啊?一开始就那么开心。”

乔以越正在盯着一处放空以缓解紧张,突然听到身边的选手小声嘀咕,便往台上看了一眼,恰好看到蔡书虞夸张地将卡片捧在心口,连声向薛歆雅和另外几位导师道谢后,又转头向台下抛了个飞吻,接着才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小碎步奔去了c区。

“什么嘛,只是升了c,还以为去a了……”

身边的选手又嘀咕起来,还推了推乔以越,似乎想拉她一起讨论,乔以越收回目光,不着痕迹地偏了偏身子与对方拉开些距离,轻声说道:“她一直是这样啊。”对方讨了个没趣,便转过身和其他人交头接耳去了,她正好落个清净。

自从在天台和蔡书虞聊过后,再遇到类似背后议她长短的话题,乔以越都会第一时间抽身,她这人在很多事上都犹犹豫豫的,可一旦认真了,行事倒也果决。

况且有进步了开心是理所当然的,尤其像蔡书虞这样三分情绪要演出七分的人,一点点开心,她都能表现得犹如遇到天大的喜事一般。至于她为什么一开始心情就这么好,乔以越猜想半是早上那个电话的缘故,接电话回来后蔡书虞就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说起话来尾音上扬跟个唱歌似的,都不和她追究那外号的事了,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好事。不过到底是什么好事,她就猜不到了,目前也没有这个心情去猜。

看着台上的人越来越多,她的心也一点点被吊起,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能得到a评级的只有七个人,抛开其他因素,她觉得以自己的实力挤进前七肯定没问题。

参赛选手大多数都能歌善舞,可却各有各的短处。一些选手虽然原本就从事偶像工作,拥有舞台表演经验,但其实并没有受过系统训练,而是进入演艺圈后才临阵磨枪开始学的,虽然能够完成表演,但是基本功不扎实,动作细节经不起推敲;还有一些选手虽然舞蹈专业出身的,但以前没有舞台表演经验,并且受舞种限制,并不能发挥很好的效果;还有一些本就主攻声乐,唱歌可以,但唱歌跳舞一起就不太行了。这一百多个选手里,综合实力与乔以越不相上下的,只有谢若安和吴恺元两人。

而主题曲编舞难度不低,有很多琐屑的细节,还有几个会被戏称为反人类的动作设计,不少选手在考核时都没能完整跳完,而能跳完的,大多在细节上顾此失彼,要么漏动作,要么一开口调子都飘到天边了,在整体表现都一言难尽的情况下,乔以越哪怕考核时不在最佳状态,拿个a都绰绰有余。

但这样的考量前提是“抛开其他因素”。

事实上,在综艺节目中是不可能抛开其他因素只论实力的,甚至有时候“其他因素”才是影响节目的关键。

时间一点点过去,名为穆思珏的选手被喊上场后,乔以越终于收回游离的思绪,已经到m开头的选手了,快到她了,她深吸一口气,拿出藏在口袋里的粉饼盒照了照脸,确认妆容没什么问题后才抬眼往台上看去。

a区已经站了四个人,分别是陈绮禾,kenzi,林千珏,莫聪聪。

kenzi也得了a啊,她的目光在这位老相识脸上停留片刻,不由自主流露出些许羡慕。kenzi和她一样,来节目前签了新公司,据说新公司相中了她的唱作水平,有捧她的打算,目前看来kenzi应该是真的时来运转了,她唱歌很出色,但是跳舞一般,能在综合评价中拿到a,新公司应该出了不少力。

真好啊,她想到自己的公司,心底霎时泛起几分苦涩,经纪人已经很久没联系过她了,既不打算替她澄清黑料也不打算做宣传,完全就是冷处理。

但羡慕归羡慕,她很快就稳住了心态,kenzi唱功没得挑,还能自己创作,是一个组合里必不可少的vocal担当,跳舞只是不出彩,但也没到拖后腿的程度,这个a可以说是名至实归。她在心里悄悄对kenzi说了声恭喜,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身上。

如今只有三个空位了,想到竞争力最大的吴恺元和谢若安都在她后面,她不由得愈发紧张起来。

难道剩下三个位置会是她们三人的么?她明知概率很小,但心中仍然止不住这样期盼。

“彭诗怡。”这时,薛歆雅喊出这个名字,话音刚落,一个皮肤蜡黄、长着鹰钩鼻的女孩飞快地走上了台。

还差一个就到她了,乔以越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表情,下一秒,眼里却闪过错愕之色。

那个彭诗怡竟走去了a区。

吃惊的不止是她,所有选手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候选区里细碎的交谈声一瞬停止了,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过了几秒后才恢复流动。

选手大体分六类:综合发展的,跳舞好的,唱歌好的,综艺感强的,长得好看的以及什么都不突出的。这位彭诗怡就属于第六种,跳舞踩不准节奏,唱歌像念白,人不有趣长得也不出挑,初舞台评级是b,第一次公演后留在了b班,已让人觉得这是走后门的成果了,这次竟然还升格去了a,委实叫人难以置信,甚至会想说一句:“节目组真是敢啊!”

但这点小小的骚动很快就平静下来,毕竟来这的都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了,大家都对选秀节目的潜在规则心知肚明,平台、节目组和各经纪公司之间的利益交换自企划时期就开始了,一旦有雄厚的资本入局,选手本身的影响力就变得微乎其微了,反正现在的节目有剪辑有滤镜有修音,靠后期保驾护航,东施也能摇身一变成为越国第一美女。

不过这样一来,只剩两席了,希望愈□□缈了,乔以越垂下眼,双手不自觉握紧。

“下一个是,乔以越,请上台,领取你的成绩单。”

音响中传出了她的名字,她松开双手,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一步一步走向舞台中央,灯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晃得她有些眼花,她努力忍住眨眼的冲动,唇角弯起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从薛歆雅手中接过那枚质地精美的卡片后,先鞠躬说了一声:“谢谢。”才不急不缓地展开那张卡片。

看清上面的字母,她的目光闪了闪,但很快就稳住,唇角弧度不变,又向薛歆雅和其他导师鞠了一躬,便迈开脚步,前去她该去的位置。

她身姿轻盈,一如在节目中第一次亮相时那般从容不迫,仿佛不是置身于竞争激烈的选秀中,而是在闲庭信步,连随着走路轻轻甩起的发尖都散发出游刃有余的味道。

“是a么?”

“一定是a吧。”

她听到了人群中的窃窃私语,却置若罔闻,眼睛直直注视着前方,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或好奇,或担忧,她一概视而不见,经过c区时,她听到蔡书虞轻轻喊了她一声,她也没有回头,而是一直走下去,昂首挺胸,目光微抬,表现得像个高傲的公主。

最后,她一步一步越过a评级的那五个人,在b区停住,走进了队列。

——她在主题曲位置测评考核中得到的评价是b。

她一进b队列,人群中立刻出现了小小的喧哗,她隐隐听到了蔡书虞的声音,但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她将全部的力气都用在控制表情上,已分不出精力去想其他,所有声音没入她耳中后都变成了一阵沉闷的杂音。

为了能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不让第一次公演结果发布时的失态再次上演,自考核结束起,她设想过每一种不如预期的结果,甚至还认真考虑过:如果还留在d班该怎么调整心态。

可一切假设都抵不上现实,当看到卡片上的“b”后,她仍不可遏制地感到失望,本悬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掉了下去,没有落回原处,而是不停地坠落,而原本心脏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洞,不断有冷风灌进来。

没关系的,这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结果,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对自己说。

从d到b,已经有进步了不是么?况且并不是她表现不够好,而是各种“其他因素”的干扰,不要想太多,不要难过,她只要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够了——

她努力拴住脑海中那些横冲直撞的负面念头,挺直身子,双手交叠放于身前,维持着体面的仪态,看着剩下的选手陆续前往所属的队列。

第六个得到a评级的选手是吴恺元,不出意外的话,剩下一个应该是谢若安了吧,她心想。

又过了几个选手,终于轮到谢若安登台,她似已胜券在握,足下生风,还未上台,就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可展开卡片后,她脸上的笑容一瞬消失了,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随后低下头匆匆离开,连谢谢导师都没说。

这是怎么了?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谢若安已走到她身边,冲她扬了扬自己的成绩卡,上面偌大的b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乔以越顿时一惊,心想:不会吧,连谢若安都被刷掉了?她公司还挺捧她的啊,在录制开始前就大力宣传了。

那剩下的位置是谁的呢?

她的视线一一扫过台下为数不多的几个选手,心中忽地涌现出不好的预感。

剩下的选手一个一个走上台,不是去了c区,就是去了d区,最后只剩下庄楚唐和一个姓卓的选手,两人看起来都有些不知所措。

“庄楚唐,请领取你的成绩单。”

名字被报出后,庄楚唐迟疑了一下才走上台,展开卡片后,她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左右看了看,嘀咕了一句什么,便走去了她的队列。

她在吴恺元身边站定,走进去,填补了a区最后的空缺。

——中心舞台最后一个名额是庄楚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