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月海
 
天色黑沉沉的,顶楼同样暗沉沉的,蔡书虞只能借着下方透来的微光,去辨认乔以越的模样。

其实也根本看不清,乔以越背对着她蜷曲起身子,双臂围住自己,听到她的话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沐浴在昏暗的色调中,就像一座坚硬牢固的石像,会守在这片阴暗的天空下,直到天荒地老。

或许她在等自己离开?蔡书虞心想。

她曾喂过藏在街头小巷里的流浪猫,那些小动物往往都很机警,她一过去就逃得远远得,等她把食物放下,离开巷子,才会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确认她已经走远后,再聚过来。

或许她确实该离开,让乔以越一个人静静,毕竟不管怎么想她的立场都很尴尬,可她一想到乔以越那三个舍友的闲言碎语,便又拿不定主意了。

其实门关上后,里面的谈话声是传不出来的,这大抵也是那三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一旦听到敲门或者开门声,她们就可以马上打住,偏偏蔡书虞因为自己的连带责任有点心虚,所以敲门前把耳朵贴到门上偷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她想,如果乔以越情绪还算正常的话,自己就可以不出现了,免得平白无故招人嫌,结果就听到那几人在口无遮拦地揣摩乔以越和程翊的关系。她险些气昏了头,网友或者那些和乔以越不熟悉的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就算了,这几个可是乔以越朝夕相对的舍友,连她这个当初看乔以越不顺眼的人,在看完那些报道后,也能判断出和程翊的绯闻都是捕风捉影,并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这几个舍友竟能煞有其事地讨论,真是愚蠢透顶。

可她转念又想:或许她们并非不明白,大家都是混娱乐圈的,谁能不知道娱乐媒体搬弄是非的本事,可因为乔以越长得漂亮实力又强,作为竞争对手来说很有威胁,所以才会假装不知道她是被冤枉的,恨不得跟上去踩一脚。想到这种可能,她愈发觉得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所以当时她虽然已经知道乔以越不在宿舍,还故意敲开门,丢下一句阴阳怪气的话再走。

她不清楚乔以越有没有听到那些载满恶意的话,她希望乔以越没听到,可是她是看到乔以越上了电梯才跟过来的,那时候乔以越看起来只是有点没精神,远不是现在这副崩溃的模样,而且电梯去的也是她寝室所在的楼层,原本多半是打算回寝室的吧,最后却躲在这里哭,很难说不是听到了什么。

一想到乔以越听见那些风言风语的场面,她心里就愈发沉闷起来,明明身处于开阔的天台,却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种时候,有个人陪着是不是会好一点?

就在她举棋不定时,乔以越终于慢吞吞开口,声音闷闷的,带着浓浓的鼻音:“谢谢,我不饿。”

骗人,明明中午也没吃什么,一整天就吃了一包芒果干,蔡书虞暗自在心里嘀咕,再看乔以越弓起后愈发显得娇小的身子,仿佛看到一只被大雨淋得湿透的小猫,浑身的毛都乱糟糟黏在身上,身上可能还沾了泥巴,却还是倔强地昂起头颅,犹如踏在灯火辉煌的宫殿中。

她又低低叹了一口气,将纸袋再推过去了一点,直推到乔以越勾勾手指就能碰到的地方,轻声说:“不饿也可以吃啊。”随后,她又盯着一言不发的乔以越看了一会儿,忽地转过身,与乔以越背对背席地而坐,仰起头,目光没入深不见底的夜色。

“天气好一点的话,这里其实可以看星星呢,刚来的时候我总来这里透气,毕竟现在上海城区基本看不到星星了。”她兀自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身子往后,轻轻靠到了乔以越背上,察觉对方虽然僵了一下,却没有躲开的意思后,便放松身子,整个人靠上去,后脑枕上了乔以越的后颈,靠着她轻轻摇了摇,问道:“小越啊,我们是朋友吗?”

随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偌大的顶楼安安静静的,只有悠悠的风声,不知过了多久,蔡书虞终于听到乔以越轻轻“嗯”了一声,便似松了口气般笑了笑,但很快眼底便掠过一抹失落,心想:可能以后就当不成朋友了啊。随后,她望着头顶那一片漆黑,又自嘲地想:没想到天气也那么应景。

“那你还记不记得,初舞台的时候我说过,曾经我在低谷的时候,ciara有一首歌,给了我很大鼓励。”她安静了一会儿后,继续开口,语调慢悠悠地,似乎在追忆曾经,随后翻出手机,熟练地找到了那首歌,点了播放,“身为朋友,我希望这首歌也能给你一点鼓励,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啦。”

这话听着没头没脑的,不过乔以越知道她说的是哪首歌,她听过薛歆雅的所有专辑,也知道那首《玫瑰》曾热极一时,可是如今再次听到,处境不同,心境也完全不一样了。

薛歆雅的声音很干净:镜中的我遍身荆棘,鲜血淋漓,却依旧是最美的样子。

而在这歌声中,蔡书虞的声音再度响起,好似来自遥远的彼方,模模糊糊的,仿佛随时会如歌声中落地的花瓣一般没入土壤,踪迹难寻,她不禁偏了偏头,好听得更清楚。

“你还不知道吧,汪泽城昨天出了事,现在墙倒众人推,原本被他踩在脚底的我倒是变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早上经纪人打电话过来就是告诉我这个,是不是惊天的好事,我本来打算等考核结果结束后告诉你们,喊你们和我一起庆祝的。”蔡书虞的语气淡淡的,一改往日的夸张,像是突然变了个人,说着冷眼旁观来的事,“现在,应该有无数人正在为了我看这个节目,为我投票。不自夸地说一句,我现在是所有选手里人气最高的人了呢。”

原来是这样,乔以越终于明白过来,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她动了动嘴唇,想说“恭喜你”,却没能说得出来。

“小庄来节目前就和我有合作,这样一来,你们公司接下来就会顺理成章地主推她了。”蔡书虞继续说,“我和她本来就是好朋友,所以我呢,不管是出于私交,还是出于公事,都会帮她的。”

乔以越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已止住了哭泣,她不明白蔡书虞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倒像是嫌她不够惨似的,还要将她被放弃的原因明明白白地剖开给她看。

“我啊,本来想安慰一下你,可是又觉得没有立场,就想不如趁早把事实告诉你,虽然以后你肯定也能看得出来啦,但早一点知道总归好一点。”说到这,蔡书虞收回视线,直起身子,自乔以越背上离开,轻轻叹道,“真的很倒霉,很惨啊,就算想说没关系啊会好起来之类的也说不出口,也帮不上你什么,以后说不定还会继续抢占你的资源,再说漂亮话的话感觉更过分了。”

现在就很过分了,乔以越心想。

“不过呢……”蔡书虞的声音慢悠悠的,仿佛每个字都经过了再三思考,“就算以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竞争对手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在舞台上好好表现,比谁都表现得更好,嗯,比所有人都更好。”

“我希望你能度过难关,希望你能实现梦想,希望你能不要……算了,难过也可以,哭也可以,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要忘了振作起来啊。”

这时,歌声停了,蔡书虞收起手机,站起身,看了看那个纸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很快就打消了念头,一言不发离开了天台。

乔以越听着她的脚步远离,消失,始终没回头看一眼,面无表情盯着脚前方那一小块黑漆漆水泥地,姿势和蔡书虞来时相比没什么变化,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她依旧弄不懂蔡书虞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或者说自顾自说了一堆话到底想表达什么。

希望我能实现梦想么?她想起对方最后的话,眼里闪过一抹迷茫。

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番话假惺惺的,明明已经说了会帮庄楚唐的,况且两个团队也有合作,毫无疑问已经站到了她的对立面,可她又觉得蔡书虞说的是真的,她的目光落到了手边的纸袋上。

是菠萝包吧,她只在那天和吴恺元提了一次,蔡书虞却一直记得呢,还特地卖给她,深夜要买菠萝包还挺麻烦的,应该是特地找人跑了腿。

不管蔡书虞那些话是不是真的,至少菠萝包是真的,她看着纸袋上茶餐厅的logo,心想:好像还是挺不错的餐厅,味道应该不错吧。

想到这个,饥饿感顿时涌了上来,她一整天就在早上吃了一包芒果干,早该觉得饿了,此前感官被情绪占据,所以迟迟没有察觉,眼下痛快哭过一场后,情绪稍稍平复,便觉得饿了。

她打开纸袋,浓浓的奶香味瞬时飘了出来,她吸了吸鼻子,又犹豫了一会儿,就抓着纸袋和奶茶站起来,找了个水泥台子坐下,拿出菠萝包小小咬了一口。

虽然冷了,但还是很好吃。

这时,她脚下拖出了淡淡的影子,她怔怔看了几眼,忽地意识到天台好像比之前亮了许多,随即抬起头,便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云层散开了,月亮渐渐露了出来。

银色的月光自云朵间隙中洒下,越来越多,在簌簌的风声中,潮水似的缓缓漫延,直至覆盖了这整片天地。

她仰着头看了一会儿月亮,便低下头,狼吞虎咽起来,她实在是饿坏了。

明天还有主题曲录制,要吃饱了,才有力气跳舞,她想。

——先好好完成那个舞台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