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大开眼界
 
蔡书虞离开天台后并没有立即下楼,在门后留了一会儿,看到乔以越开始吃东西后,终于稍稍松了口气,这才转身回寝室。

一进门就被庄楚唐勒住了:“好家伙,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事先和我通个气,我今天差点都吓死了,那么多双眼睛,齐刷刷瞪着我。”

“谁敢瞪你啊?也不去照照镜子,脸黑得跟门神差不多了。”蔡书虞甩了两下没甩掉她,就只管拖着她回自己位置,边走边问,“经纪人已经和你说过了?”

“嗯,录完就接到了电话,她让我别担心,就像之前一样表现就可以,其他的交给他们就行。”庄楚唐叽叽喳喳说了一堆后,见蔡书虞一点反应都没有,便凑到她正面瞅了两眼,“怎么,累啦?”

“还行。”蔡书虞摆了摆手,不想庄楚唐乱猜,就随便扯了个借口,“可能心态还有点没调整过来。”

见她说自己没事,庄楚唐就继续兴致勃勃地和她叨唠:“话说你看新闻了没有,汪泽城一直被堵在酒店里,今天傍晚才偷偷溜出来,还被拍到了,那脸色啧啧,可精彩了。”

“呵,那他活该。”蔡书虞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现在说话得劲了,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寻死觅活的还扬言要找个孤岛了此残生。”庄楚唐笑得贼兮兮的,“我还留着你那会儿的照片呢。”

虽然另外两位舍友都在,但是闹那么大,蔡书虞和汪泽城交往过的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庄楚唐提起这茬也没什么顾忌,况且她当初是看着蔡书虞怎么一点点熬过来的,早就对汪泽城恨之入骨,眼见他身败名裂并且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听闻这个消息后可能比蔡书虞本人还高兴,于是高兴起来,就愈发忘乎所以了。

话音刚落蔡书虞就一拍桌子,指着她鼻子斥道:“姓庄的,我郑重警告你!小心我把你两颗门牙都掉了直漏风还咧嘴傻笑的图发出去,威胁谁呢。”见庄楚唐当即做了个把嘴上拉链拉上的手势,她又幽幽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会跑去嗑药,你说这人怎么能藏那么多面。”

“怎么,舍不得了啊?”

“呸,我顶多舍不得当年花出去的那些钱,还有我的大好年华,至于他,希望他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视野中了。”蔡书虞举起手画了个大大的叉,随后划开手机,熟练地拿小号登陆微博。

消息是傍晚时候,也就是她们录制主题曲考核结果的时候正式发布的,录制一结束她就找跑腿买了菠萝包和奶茶,然后守在一楼等乔以越,所以虽然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还没来得及看细节。一登录,就被实时热点,也就是汪泽城的重磅消息刷屏了,各家营销号简直像掉进米缸里的老鼠,争先恐后要多吞几口流量,其中不少报道带上了她的照片,她知道是自家公司的公关营销启动了,随便翻了几条,内容无不是在痛斥汪泽城以及顺带抬她一手。

她又看了几眼政要媒体齐刷刷发布的禁毒报道,心里嘀咕道:“看来他真的是完蛋了啊。”如此想着,目光扫过今天汪泽城被偷拍到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双目无神,形容憔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当年她当真是爱得义无反顾,把汪泽城放在心尖上,对他有求必应,被朋友嘲笑痴傻也不以为意,哪怕在决裂之后,也一度难以忘怀,每逢想起,都有些心意难平。自从分手后她就屏蔽了所有与汪泽城有关的东西,已经很久没怎么看过他了,哪怕在他一炮走红、报道铺天盖地的时候,刷到相关新闻也是迅速划过,生怕多看一眼就刺伤了眼,这时在时隔多年再仔细看那个男人的模样,却再也没有曾经的感觉了,无论是爱还是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满心嫌恶。

就像无意间瞥见地上的垃圾一样,会觉得有点烦,有点恶心,只想尽快移开目光,然后很快就抛到脑后,过去后就不会再想起。

“说来,刚刚你去哪了啊?我还以为你在休息室玩呢,还想去找你庆祝一下,结果哪都没找到人,老实交代,去哪鬼混了?”庄楚唐突然想起了这茬,立马抓住她开始盘问。

“不是说了么,调整心态去了。”蔡书虞推开她作乱的手,“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主题曲录完再说吧,你会跳了吗,到时候别跳一半忘了动作丢人现眼哦?”

“哪会,再不济我也是跳舞出身的,别小看我,快说,去哪调整了啊,我找你半天呢。”

蔡书虞被她软磨硬缠得失了耐心,差点想直接把话说开,但是寻思片刻又忍了回去。

虽然庄楚唐和她一样,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但两人的成长轨迹截然不同,她家教严,高中还被妈妈丢去了英国美其名曰锻炼,即便还留着点娇气的毛病,但好歹见识过人情冷暖,懂些世故。庄楚唐就真的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一直被家里保护得很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觉得当明星好玩就进了娱乐圈,从没吃过什么苦。

拿了a评级后,庄楚唐吃惊归吃惊,但也就是因为没有事先得知而意外罢了,多半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和乔以越之间的竞争关系的,哪怕意识到了,想必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恐怕在她看来,这里的所有选手都和她一样是来玩玩的,就算和她解释其中的利害关系,她也是听不懂的,说不定会反问一句:何不食肉糜。

蔡书虞曾经也和她差不多,身边即世界,被她妈妈丢出去捶打了几年才好了些,这些东西短时间也讲不清楚,况且她也不觉得庄楚唐继续这么无忧无虑地过下去是坏事。

再说说清楚了又能怎样,这是团队间的利益合作,并非儿戏,于是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搪塞道:“去外面绿化带走了几圈散散步啦。”顿了顿,又说:“正好遇到一只小猫,逗了一会儿。”

“咦?有猫?哪里啊哪里,我也要玩。”庄楚唐很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两条狗两只猫,一听到有只小猫眼睛就亮了,马上就忘了之前的话题,转而开始缠着蔡书虞要她带自己去看看。

“太晚啦,明天带你去瞧瞧,但说不定就不在了。”蔡书虞一边敷衍她,一边有一下没一下戳着手机,换了个平台,漫无目的地在娱乐版块乱逛起来,突然,她的目光在一个标题上定住,标题上带了她和乔以越的名字,最关键的是——

“出轨文学?”她皱着眉念出标题,“这是什么东西啊!”

“什么什么,谁出轨了。”庄楚唐马上凑过来,趁她没反应过来,一把抢走她的手机,点开那个帖子,看了几行就发出一阵爆笑。

另外两个舍友看她笑成这样,飞快地围过来,一左一右簇拥着她一起看起来,很快也都露出微妙的脸色,想笑,但是因为和蔡书虞关系没有庄楚唐那么熟的关系,担心笑出来太冒犯,于是努力憋着。

庄楚唐就没什么顾忌了,直接摘了几行读了出来,读一句就狂笑一阵,眼泪都快出来了,蔡书虞听了几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赶紧扑上来抢回手机,然后躲一边自个看起来,看着也露出五味具杂的神色,口中不住道:“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原来这是一篇蔡书虞和乔以越的同人文,两人担任的角色分别是原配和小三,某种程度上也能说是非常贴合两人当前的形象了。原本蔡书虞觉得这简直不可理喻,可偏偏文笔挺不错,情节曲折生动,她好奇之下就看完了,发现结局竟然是生离死别后,忍不住开始抱怨抱怨:“怎么我最后还死了啊,这太不吉利了吧!”

“啊这个,不要放心上,比这更惨的一大把。”kenzi耸了耸肩,“我还看过世仇绝症车祸加失忆的。”

“也太狠了吧,这就是选秀吗……”蔡书虞嘟囔道,她倒也不是不知道同人创作,毕竟混娱乐圈的不可能不清楚最新行情。近年来耽改火了好几部,同人文化融入传统的追星文化中,产出也渐渐变成了宣传营销的一种,而且这还是接下来她和庄楚唐的重要合作项目,她一早就深入了解过了,不过第一次看到以自己为主角的文学创作,还是悲情路线的,心理上还是蛮冲击的。

不过除了长见识此的震撼之外,她对创作内容本身倒是没有太多感想了,虽然写的不错,但两个角色和本人差别还蛮大的,文里她是个恋爱脑,天真善良,一身公主病,被丈夫骗完再被乔以越骗,而乔以越则是个交际花,风情万种又心机深沉,最初为了钱勾搭她丈夫然后又莫名其妙和她看对了眼云云——简直是可以去告诽谤的程度。

至少我是会签婚前协议的类型,才不会被傻乎乎骗了家产,就算我不签,我妈妈也会摁头让我签的,蔡书虞撇了撇嘴不屑一顾地心想,再想到乔以越对什么都反应慢一拍的模样,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就她,还骗财?不被卖了还给人数钱就不错了。

“说来怎么会拉上我和乔小越啊,这都是随便拉的吗?”她有点不明白,录制时候她们根本没有互动,平时也不怎么一起玩,估计练习生里都没几个觉得她们是朋友。

这时庄楚唐戳了戳她,给她看了几张照片,原来她拿自己的手机找到了那篇文,津津有味地看完后又翻起评论来,然后在评论中找到了这配对的来源。

那是昨天她们一起下班的照片。照片上两人打着一把伞,亲昵地靠在一起。

“这也太快了吧……”蔡书虞又被冲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