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序幕
 
照片是昨天傍晚时分拍的,满打满算,到现在也才三十个小时,这么点时间里竟然就有同人产出了,蔡书虞不得不佩服网民的热情。

而最初贴出那组照片的帖子,昨天一出现就迎来了热烈的反响,眼下遇上汪泽城翻车的热点,又被顶了起来,回复俨然已破千,已是热度最高的帖子之一,她点进去看了看,发现在里头凑热闹的大多不是她两的粉丝,都是来看戏的,一口一个黑称叫得欢。帖子刚发的时候汪泽城的事还没爆出来,评论都在支持两个恶女打包捆绑免得祸害他人,到了后半,蔡书虞的风评反转,讨论主题就变成了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平时会怎样明争暗斗,甚至还有人现场套起了豪门宅斗的剧情。

见状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气是觉得这些人不可理喻,明明选手每天光是应付练习和拍摄就要累死了,在他们描述里倒变成了每天都在勾心斗角;笑是有些评论还真的蛮有意思的,只要忽略自己的名字的话,甚至能被逗乐。

算了算了,黑红也是红,只要本身没什么实质黑点,有人议论总比没人议论好,她这样一想,心情便平静下来,连最初那点生气都不见了。而后,她随意地上下翻了几下后就想退出,无意中目光扫过几条高呼“火花四射”的评论,不禁又好奇起来,于是翻到了首楼,仔细审视起那几张照片来。

抓拍到的恰好是乔以越帮她理头发那幕,照片上的乔以越眼眸微垂,睫毛又长又密,目光深邃,看起来正在认真而专注地看着她。

只有蔡书虞自己清楚,那时候乔以越目不转睛盯着的是她那缕头发,至于眼神,纯粹是因为下雨天光线暗的缘故,在她记忆里,那天的乔以越和往常一样心不在焉,注意力都快飞到天外去了。

“啊,照片真是会骗人。”她嘟起嘴,戳了戳照片,指甲恰好划过图上乔以越下颔线,只一划就蹭到了底,她忽地意识到照片上乔以越的脸看起来比印象中的还小巧,“这脸也太小了吧?”

她放大照片,比了比自己和乔以越脸的大小后,顿时一阵心塞。

火花四射没感觉到,只感觉到了对比鲜明。

都大了一圈了,她在心里哀嚎,连忙翻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然后把庄楚唐拉过来比了一下,这才安下心来。

还好,还好,不是我的问题,虚惊一场之下,她暗暗下决心,以后如果要和乔以越合照,一定得往后站,末了再去看了看那照片,捧着自己的脸幽幽叹了一口气:“小庄,你说我去削个骨能不能弄出这个效果啊?”

庄楚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照片,比划了一下:“蔡小姐,这要砍得太多了,咱还是不要去为难医生了好不。”

“这时候夸我好看就够了!少给我加戏。”蔡书虞打了她一下,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回复数还在不断刷新的帖子,忽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么了?”庄楚唐以为她又有什么新想法了。

她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随后看了眼窗外,心里寻思道:不知道乔以越回去没有。

应该回去了吧,再不济,待到累了也该回去了,总不能在天台睡觉,她打消了再去看看的念头,转而想起说给乔以越听的那些话,突然又开始犯愁。

这都已经把对立的立场给挑明了,再见面多半会尴尬的吧,也不知还以后能不能说上话。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不由得忐忑起来。

和蔡书虞的时而欢喜时而愁相比,乔以越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之前躲到天台哭得撕心裂肺的不是她似的,风卷残云地吃完菠萝包,喝完奶茶,就回了寝室,照常和三个舍友问好,然后做了个眼部按摩,敷了个面膜,吃了两粒褪黑素,倒头就睡。

第二天她照例起了个大早,收拾好后,就准备去录制大楼。

录制主题曲时选手需要穿制服,制服是修身款,肩部很紧,还收腰,布料弹性不是很好,会吃动作,她这么早去,就是打算先换上练习一下,方便调整动作细节确保录制效果。

她原本都不打算吃东西了,毕竟制服对体型要求高,稍微有点肉看起来都会臃肿,不过考虑到录制多半不能一遍过的情况,就去食堂打包了一个奶黄包和一包牛奶,心想万一拖了太久,也好垫一下,免得饿到胃痛影响发挥。

正要出门时,她看到谢若安正好下楼,就停下和她道了声早安。

谢若安眼下黑眼圈有点深,应该是没睡好,以往走路都风风火火的,这会儿却慢吞吞的,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气,乔以越第一遍喊她时,她都没听到,等乔以越放大声音又喊了一遍,她才注意到,看到是乔以越,就举起手说了声:“嗨。”

声音恹恹的,与一贯的元气风格大相径庭。

“你身体不舒服吗?”乔以越不禁有些担心,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谢若安这幅样子,像霜打的茄子似的。

“没事,昨天没睡好而已。”谢若安摇了摇头,她笑了一下似乎想表明自己确实没事,但连勾起唇角的动作看起来都很勉强,她边说边走过来,看了乔以越几眼,又问:“乔以越,你紧不紧张啊?”

“有点吧。”乔以越如实以答,每到正式舞台表演之前她都会紧张,尤其是目前处境恶劣,她想不紧张都不行,若不是看谢若安精神实在不太好,她最多道个早安就走了。

“我也好紧张。”谢若安叹了一口气,但没等乔以越来得及说什么,她就摆了摆手,换了个话题,“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对了,你知道蔡书虞的事了吗?昨天好像没看到你来休息室聊天。”

“嗯,我知道的。”还是被本人告知的,跟来下战书似的,乔以越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她至今都没弄懂蔡书虞的用意,但她的风格一向是想不懂就不想了,所以一早就把那点纠结抛到了脑后。

“也是,那么大的新闻,你也不至于没听说。”谢若安眼里露出羡慕的神色,感慨道,“真是没想到啊。”

羡慕之余,她语气里还有一丝不是滋味,毕竟蔡书虞遇到的是所有艺人都梦寐以求的事,一夜之间大红大紫,心里泛酸是人之常情,不过她的语气很淡,乔以越自然没听出来,只附和道:“我也没想到。”

“现在大家都说她运气可真好,还说和她一个节目说不定能沾点红气。”谢若安半开玩笑地说。

“噢,这样啊。”乔以越又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反应了。她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看起来在听,实际上心思早就飘去录制大楼了,被谢若安拉着又聊了几句后,两人就告别了。

她是第一个到的,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后,就换上制服,找了间空练习室,对着镜子琢磨起来。

之前跳主题曲时候穿的都是训练服,宽松轻便,做任何动作都很轻松,修身制服就不一样,她顺了一遍动作后,果然发现有好几处都不太方便,服装已经定了不能改,也没什么快捷方式,只能自己看着镜子调整,尤其是一些细节的处理,得演练许多遍才行。

好在她舞台经验老道,顺细节虽然繁琐了一些,倒也算不上多难,而她来得又早,当选手们陆续来齐时,她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

之后就是分配站位,彩排,化妆,一百多号人乱哄哄挤在舞台下,化妆师,道具师还有节目助理穿梭在人群中,为她们整理仪容,调整麦克风,人手紧张,顾不到所有人,化妆师粗粗化完一个后就要去照顾其他选手了,选手们若想要妆容细致一些的话,还得自己动手。

整个场面又吵又乱的,乔以越提前补好了妆,早早逃离了混乱中心,这会儿冷着脸站在靠墙的地方发呆,等着上台,眼前人来人往的,换上制服后大家看起来都差不多,她也无从分辨谁是谁。

突然有人一边躲着地上的电线一边摇摇晃晃正好站到了她跟前,外套脱了一半,挂在左肩,两只手绕到背后,正在努力整理不知怎么和头发缠到一起的麦克线,但是在身后看不清,拨弄了好一会儿都没理好,乔以越见状想也不想就伸出手,将她的头发从线上解下来,然后替她别好发射器,再拉上外套。她这是习惯了,前公司根本没舞台助理,上台前耳麦都是队友之间相互帮忙戴好的,弄好后那人立即回头说了声谢谢。

那道声线独特的“谢谢”一飘过来,她还没抬头,就不禁在心里说了声:巧了。

又是蔡书虞,蔡书虞见是她,也愣了愣,正在绑领结的动作跟着顿了顿,不过两人都没来得及多说什么,那边导演已经在喊选手们上台了。

舞台分成了六个区,中央那块最小,也最高,剩下五个区簇拥着中心舞台,像花瓣簇拥着花蕊似的,a评级的七人已经站到了指定位置,最中间是吴恺元,昨天结果发布后,选手们投票在那七人中选出了第一个中心位,综合实力最强的她毫无意外地以超过半数得票当选。

中心舞台的七人一人一台摄像机,而其他几个区除了个别人外,都是多人一台,乔以越的位置在b区中后方,三人共用一台摄像机。

不如意的结果,不如意的位置,一切都足够叫她灰心,可是一踏上灯光汇聚的舞台,她便顾不上去想别的了,她看着镜头所在的方向,深吸一口气,露出微笑。

随后,音乐响起。

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