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32、金鱼脑
 
毫无疑问, 这么夸张做作的声音,除了蔡书虞之外就找不出第二个了。

乔以越原本还以为蔡书虞是看到了她才这么大呼“好巧”的,结果回头一看, 发现蔡书虞勾着庄楚唐的胳膊站在人群另一端, 正在细细打量电子屏, 倒像是要从头看到尾, 把整张表都记住似的。她个子高, 就这么站着就能看一清二楚,可她偏偏还要踮起脚伸长脖子使劲往上凑,还时不时小跳两下,隔着人群看过去显得尤其突出, 加上她的声音着实过于有辨识度, 又高又尖, 就算把耳朵捂住了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声惊叹一出,被吸引的不光是乔以越, 在场二十多个人都把脑袋转了过去。

选手们都穿着款式差不多的练习服, 二十多个人里有一大半都长发披肩, 一堆挤一起从背后看其实不太好辨认谁是谁, 乔以越猜蔡书虞应该是没看到自己,纯粹只是逢场作秀罢了, 于是便收回了视线, 她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去打个招呼, 可是一想到庄楚唐也在, 就失了兴致。

对于庄楚唐,她其实还是有点纠结的。

庄楚唐有公司力保,可以说是她的头号竞争对手,她若想出道, 首先就要把庄楚唐甩到身后才行。可庄楚唐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一起玩过几次后对她还挺热情的,庄楚唐虽然长得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但实际上人还不错,得知乔以越那些黑料背后的细节后,还义愤填膺说要给她讨个公道。

乔以越一方面对她有所警惕,一方面又觉得她当真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孩子,虽然她本人时常被人说脑子笨,但好歹在社会上独自打拼了好多年,在人情世故方面她称不上精明,却也不是一无所知,可庄楚唐就完全不懂这些。如果说嘴上说着来追星的蔡书虞多少还有点事业方面的考虑,那庄楚唐就真的只是过来玩的,觉得新奇有趣,就来了,运气好遇上蔡书虞火了,公司要她留下,说这样对她有帮助,她就留下了,不会细想背后的利益关系,可能在她的认知里,当明星和出国旅行差不

多,简单又好玩,不需要她操心什么,自然会有人替她打点好一切。

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表面上娇滴滴实则心很细的蔡书虞,庄楚唐才真正是个养尊处优、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她是不可能对乔以越这样以此谋生的练习生感同身受的。

所以乔以越一方面觉得她人不错,甚至有些感激她对自己的维护,一方面心中又不可避免地有隔阂,她终归不是圣人,庄楚唐在客观上令她的前途更灰暗了,她顶多只能做到不抱敌意,但不至于豁达到全然不以为意。于是和庄楚唐相处时,她总有些不自在。

尤其是看到蔡书虞和庄楚唐一起时,每当看到她们亲亲热热挽一起,她就会想起在天台山蔡书虞和她说的话,并再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

——有时候连自己都会忍不住觉得可怜。

今天的排名是意外之喜,她的心情还不错,想就这么保持下去,让自己放松一下,睡个好觉,所以权衡了一下,她决定趁没被发现尽快溜走。

不然万一被蔡书虞抓住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强行拉去庆祝。

啊,这么说的话……她忽地意识到,搬过去的话,那也就意味着要和庄楚唐朝夕相对了。这么一想,她都想立刻飞回寝室了,好享受这最后一点平静时光。

主意一定,她当即从电子屏前走开,甚至不自觉弯了弯腰,想尽量减少存在感,可没走几步,就被吴恺元抓住了。

“小乔,等等啊。”

“啊?怎么了?有事?”见吴恺元表情似有些着急,她不禁愣了一愣,盯着对方的脸看了三秒,才终于想起不久前两人聊到的关于二公选人的事,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明白吴恺元应该是想和蔡书虞商量那事。

她之前还惦记着呢,结果看完寝室分配,想了点别的心事,就给忘了。

“瞧我这记性。”她不好意思地锤了锤自己脑门,随后犹犹豫豫瞥了一眼蔡书虞的方向,正想建议等人少一些再说,毕竟分组的事还没公布呢,堂而皇之谈这些不太好。

只是

她还没开口,抬起的目光就一下子和蔡书虞对上了,不知怎么,在对视那一瞬间,她莫名觉得蔡书虞的表情有点冷。

有点像刚醒来的时候,不过感觉上又有些不同,被吵醒时暴躁得很明显,此刻脸上分明还挂着笑,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倒像是在居高临下审视着什么。

乔以越看得心里一阵发毛,顿时忘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可那到底是什么表情,她其实也说不清,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怪异,等她眨了眨眼,那表情就不见了,看起来更像是她眼花了,眼中的蔡书虞正甜甜地笑着,俨然是往常的模样。

是错觉吧,她心想,大概是太累了,于是她朝蔡书虞那边点了点头,随后转回身,轻轻拍了拍吴恺元拉着她的手,说:“晚些时候……”

她想说晚些时候去找吴恺元,再一起找蔡书虞商量,只是这句话也没能说完,才到一半,就被一阵尖叫打断。

“乔小越!你看到了吧,我们被分到一个宿舍了欸!”

如果说之前那声“好巧”是大声,这句话简直是扩音喇叭一样的效果了,余音几乎在大厅绕了三圈才消散,乔以越发现在场其他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到了自己身上,她身子顿时一僵,紧接着就看蔡书虞绕过人群以百米冲刺的气势朝她扑过来。

看到那架势,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却下意识做出了反应,双脚微微岔,腰腹收紧,稳住下盘,心中甚至默数起了一二三。

果其不然,她还没数到三,蔡书虞就猛地扑到了她身上,给了她一个非常扎实的熊抱。在起初三秒,她整个视野都是黑的,塞满了蔡书虞的头发,被闷得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她挣扎着将蔡书虞推开一些——努力程度不亚于将强力胶从身上撕下来,再将糊了一脸的头发拨开,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刘海,不忘小声抱怨:“你慢一点啊。”

“人家心情激动嘛。”蔡书虞笑嘻嘻说道,虽然被乔以越推开了些,但她的胳膊还是环在乔以越身上,八爪鱼似的扒着她的肩膀整个人贴上去,还撒娇

般凑过去蹭了蹭她的脑袋,“下次一定会注意的啦。”

“你最好是……”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蔡书虞所谓的“下次”永远在下次,乔以越对此心知肚明,却也懒得争辩了,只轻轻叹了一口气,抬手将那颗即将再度蹭乱她发型的脑袋推开,顺便揉了揉。

蔡书虞个子比她高一点,身架也比她大一点,刚好可以把她搂满怀,整个人压她背上。自从那次装困骗乔以越废了吃奶的劲把她拖回宿舍后,她便像找到了新乐子似的,每次和乔以越打招呼都会以一个热情无比的拥抱开场,然后就挂她身上不撒手了。

乔以越起初不乐意,一次两次就行了,总是趴她身上她也累,再说拖着着个人行动总归有点不方便,笨手笨脚的,蔡书虞好几次都不小心踩到她脚,都把她新买的运动鞋踩脏了,但几次反对无效后她就放弃挣扎了。

论口才她输蔡书虞何止一点半点,那人连“人家好想家哦不抱一下和家里等身公仔差不多的东西会很难过的”这种鬼理由都能搬出来,说的时候还会可怜兮兮挤两滴眼泪,她哪里比得过,越争论只会越显得她才是恶人。

算了算了,反正也没什么,蔡书虞开心就好,开心了会省很多事,不然都不知道能闹出什么动静来。

乔以越只能庆幸自己平时有注意锻炼,不至于被崴了腰。

“我们是舍友了欸,小越开不开心啊?不对,你明明看到我了,都不和我打招呼,是不是不想和我住一起啊?”

“没没没,我是正好想到东西有点多,得快点回去收拾。”她连忙解释道。

“那你开心不?”蔡书虞不依不饶追问。

“嗯嗯,开心开心。”她赶紧顺着蔡书虞的意思说下去,生怕说慢了对方借题发挥把话题歪到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

“真的啊?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啊?”她总觉得蔡书虞比往常还要麻烦,以前到这里基本上可以告一段落了,这次却没完没了的,弄得她一个头两个大,不过她转

念一想,觉得可能是因为分在一个寝室对方特别开心的缘故,便继续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不骗你。”

说话间她的目光无意间扫过吴恺元,发现她神情复杂,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的,一会儿看看蔡书虞,一会儿又看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是怎么……

她有些茫然,隐约想起自己之前好像是要说什么,但是被蔡书虞一打岔,就忘了,正打算好好想一想是什么事,只是还没来得及想呢,就被蔡书虞连拉带拽地扯往了大厅另一头的电梯。

当然,虽然行事突然,但蔡书虞没有忘了礼貌,离开前有记得客客气气对吴恺元说“再见”,还抓起乔以越的手挥了挥,权当替她一并告别。

乔以越本来反应就慢,此时突然遭逢蔡书虞雷厉风行的手段,当下就懵了,只能像提线木偶似的任她摆布,等稍微回过神,人已经到电梯口了,那边庄楚唐正摁着开门键等着,满脸不耐烦,看上去再耽搁的话会被她打。

“不是东西多嘛,走,我和小庄帮你收拾,反正我们也不用搬。”蔡书虞兴冲冲提议道,随后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和庄楚唐一左一右,揽着她一起进了电梯。

她和庄楚唐个子都比乔以越高,乔以越被夹在中间,跟个小鸡崽似的毫无还手余地,电梯门徐徐合上时,视线被两人挡得严严实实的,她看不清外面,愈发记不起自己原本想说什么了,随后,她又听得蔡书虞坏笑着开口:“等收拾完,我们去庆祝一下吧,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就说我很灵,你是不是要好好谢谢我。”

听着这意味深长的口气,她打了个激灵,下意识捂住了口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