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36、亲亲
 
脸上?

乔以越摸了摸被蔡书虞盯着的那边脸颊, 没觉得有什么,摸完后看了看手指,却发现指腹沾了一点红色。

“啊!”一声比之前更惨烈了一点的尖叫当即脱口而出, 她赶紧再摸了摸, 心想:该不会是早上没注意的时候蹭了道口子吧?

这念头一出现, 她就被吓出一身冷汗, 心中默念着“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然后战战兢兢去掏镜子。

练舞时候磕着绊着是常有的事,她的膝盖、胳膊上常年挂着淤青,这些她都不以为意,上台前扑粉遮掉就完事了, 再不济也能穿长袖长裤, 但唯独脸是万万碰不得的。毕竟身上其他地方都能用衣服遮, 脸的话,除非戴口罩, 不然刷十层遮瑕也不见得能完全盖住。有时候上火脸上冒了几个痘她都会不想出门见人, 要是真的被划了道口子, 那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

光想想她就快哭了。

这时候她也顾不上蔡书虞了, 从床架上跳下来,找了个光线好的地方举起镜子, 一眼就瞧见靠近耳朵的地方多了个淡淡的红印子, 不过显然不是血痕, 而是个唇印, 她怔了怔,随后便想起刚进门时被庄楚唐亲了一口,便明白过来,想必是那时候印上的。

她看了庄楚唐一眼, 发现对方确实已经化了妆,口红色号和自己脸上的印子差不多,又仔仔细细照了一遍脸,把每个地方都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其他问题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镜子指了指庄楚唐说:“是她的唇印啦,刚刚她亲了我一下。”随后又没好气地对着庄楚唐埋怨道:“都留了印子你干嘛不说一声,再说口红会掉色就别亲了,我这都得重新上妆了。”

以前也不是没被女孩子亲过,和朋友玩开心了蹭头亲脸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还会拍照发出来,不过一般都会小心不留下唇印,毕竟补妆很麻烦;偶尔故意恶作剧会留下很明显的印子,过一会儿对方也会提醒她,大家凑一起笑够了就去清理。来的时候她以为庄

楚唐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化妆,所以也没往这方面想。

“啊,我忘了。”庄楚唐挠了挠脸,“我这不是开心嘛,要不我也给你亲一下?”她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脸。

这是什么互有往来的事吗?乔以越莫名其妙地瞥了她一眼,最后决定不理她,说道:“借一下洗脸盆。”就提着化妆包就进了盥洗室。

她擦了唇印后,忽然想起今天录制换成联欢会了,便觉得妆也可以改一下,改浓一点,于是索性卸了妆,刚拿卸妆棉擦完脸,她就听到有人进来了,从镜子里看到是蔡书虞,她想蔡书虞应该是要洗漱,而自己占了地方,便连忙收起化妆包:“不好意思,马上好,剩下的我出去继……”

话还没说完就自背后被抱住了,身子被死死地压在了洗手台上,蔡书虞看起来还不是很清醒的样子,把脸埋进她头发里蹭了又蹭,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

简直像是把她当成了床上那个等身抱枕。

“小虞,还没醒啊?”她哭笑不得地拍了拍蔡书虞的脑袋。

“醒了……”

耳边却传来这样的嘟囔,她不禁扭头瞧了蔡书虞一眼,正好和从她头发里抬起头的蔡书虞视线对上。

只见对方瘪着嘴,皱着脸,眉毛撇成了八字,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现在起床不发脾气,改成装可怜了?乔以越脑子里霎时蹦出无数个问号,随后她便听到蔡书虞用很轻的声音说道:“我都没亲过你……”

声音柔柔的,细细的,带着几分自睡梦中染上的缱绻,每个字都在向乔以越传达这样的信息:我很不好,但我可以坚强。

这是在做什么?

乔以越伸手就想去摸蔡书虞的脑门,结果手才探出就被打掉了,蔡书虞继续盯着她,眉梢还往下又压了压,看起来活像只盯着玻璃后的猫粮想吃又怎么都抓不到的猫,一副不盯到乔以越良心不安誓不罢休的架势。

“那你也亲一下?”她偏了一下头,把脸凑到蔡书虞嘴前。

这光景倒是让她想起曾经在

韩国集训的时候,大家总是形影不离的,吃穿住行都在一起,谁和谁亲密了一些,其他的人就会吵着说我也要,不然就会被起哄着说偏心眼。

反正她现在刚卸完妆,蔡书虞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哪怕拿口红在她脸上画个唇印都没事。

谁知蔡书虞还是不满意:“不要,那不是和小庄一样了,我才不要和别人一样,再说这样便宜都给你占了!”说到后来还义愤填膺起来。

“什么占便宜,要补妆的是我诶……”乔以越根本无法理解蔡书虞的思路,看这架势似乎是胡搅蛮缠定了,她平时就拗不过对方,眼下蔡书虞刚睡醒,只会更难对付,一不小心还是自己倒霉,于是她明智地把选择权交给了对方,“那你说该怎么办啊?”

蔡书虞若有所思打量了她一会儿,忽地抿嘴笑起来,随后闭起眼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就这?乔以越心中一块大石瞬时落地,她还以为蔡书虞又要拿什么棘手的事为难她呢。

虽然她也还是不太懂事情怎么就变成原谅不原谅的地步了,但考虑到耽误下去对方很可能会反悔的风险,她便飞快地在蔡书虞脸上啄了一口:“这样可以了吗?”亲完后她又忍不住摸了摸蔡书虞的脸,感慨道:“你脸好软好滑啊,真的是刚睡醒吗?为什么我起床时候皮肤就那么干啊。”

“嘻嘻,人家这是天生丽质。”被她亲过后蔡书虞一下子就开心了,身上那股低迷的气息一扫而空,还有心情臭美了。

接着两人又打闹了一会儿,蔡书虞才放开她,准备洗漱,她则去外面,打算借用蔡书虞的桌子重新化妆。

一出门就迎上了庄楚唐似是热泪盈眶的眼神:“小越越,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看菜小鸡杀气腾腾冲进去,还以为她要把你给……”她比划了一个手起刀落。

“那你怎么不救我……”乔以越看她演得起劲,忍不住嘀咕道。她算是明白为什么蔡书虞和庄楚唐为什么投缘了,两人都挺爱演的,在这

方面可谓是一拍即合,有时候会让她不禁怀疑:女演员私下都那么浮夸吗?

“这我不是正准备进去么,可你自己已经出来了。”庄楚唐手一摊满脸遗憾地说道。

乔以越瞥了眼她翘着二郎腿的样子,心里说了句:骗鬼。便不和她继续闹,赶紧去化妆了。

而庄楚唐还在那继续喋喋不休:“我看以后要不就你负责喊菜小鸡起床吧,也甭总是麻烦选管姐姐了,选管姐姐也有自己的生活,咱不能耽搁了她,你们说是不是啊?”

好麻烦啊,我才不要……乔以越正想拒绝,却听到蔡书虞的声音从盥洗室里飘出来:“我觉得这主意不错。”

怎么洗个脸还竖着耳朵听外面讲话啊?乔以越郁闷了,有点想辩解,但是又怕会被绕进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闭嘴,就当什么都没听到,继续化自己的妆。

一会儿蔡书虞洗漱完毕出来,一边等乔以越化妆,一边吃她那个还温热的鸡蛋,这时候庄楚唐和她说了节目组被举报那事,她一下子被逗乐了,听得咯咯直笑,末了却说:“我听说有些节目组为了省钱赶工,这方面问题确实挺大的,什么线断了缠个胶布继续用,检查一下也好。不过就不知道这个联欢会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kenzi开了门,发现是负责她们这一层的选管,应该是来通知她们录制变动的,选管看见蔡书虞竟然起来了,又见寝室里多了个人,一瞬露出惊讶的神色,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打了声招呼,就开始向她们说明情况。

因为录制大楼被封锁了,所以接下来的录制被安排在了生活区的训练场,节目组从别的摄影棚借用了很多长桌,将那里布置成了露天礼堂,有餐区、休息区还要娱乐区,餐区是自助餐,休息区有沙发和按摩椅,娱乐区则准备了棋牌和桌游,三个区中央是临时搭建的舞台。

“听起来不错,可是感觉会持续好久,所以已经淘汰了的人之后该怎么办?再住一晚上么?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办?”蔡书虞举手问道。

这问题也算是一针见血了,临时追加录制对淘汰选手有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虽然那些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明星,但不管怎么说都有些不厚道,传出去对节目的影响也不大好。

选管连忙翻起了通讯录,找到明确解答才如释重负地说道:“节目组给她们安排了酒店,而且已经和各个经纪公司确认过,不会影响后续行程,并且会另外结算劳务费。”

“哦,那还不错。”蔡书虞点了点头,能赚点劳务费,运气好还能在节目里蹭点额外镜头,这样的话双方应该都满意。

选管又问道:“还有一件事,就是晚上的演出,导演组打算在剩下的选手中征集,你们有人报名吗?时间比较紧,只有半天时间排练,最好能有现成的。”

“半天好少啊,真是太临时了。”蔡书虞露出嫌弃的表情。虽然选手里不乏能歌善舞的,但半天时间就要能上台正式演出,难度还挺大的。

她和庄楚唐对视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正想说“反正我不行”,忽地瞥见正在对着镜子认真刷腮红的乔以越,眼睛顿时一亮,走过去抓住乔以越空闲那只手高高举起,欢呼似的说道:

“姐姐,我觉得乔以越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