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37、临时表演
 
“咦?咦咦咦?”乔以越手一抖, 刷子差点糊眼睛里,“什么呀!”

选管要通知的事她早就知道了,所以听了开头几句就不多留心了, 转而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脸上。一边思考什么风格适合联欢会, 一边慢条斯理打妆, 渐渐地就把周遭一切都忘了, 这会儿突然被人抓住手刷地举老高, 自然是吓了一跳。

等心情稍稍平复,回想起刚刚依稀落入耳中的交谈,她才总算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当下露出为难的表情, 本想一口拒绝, 可一见选管毫不掩饰期盼的眼神, 便有点不太好意思开口了。

看起来似乎没抓到几个壮丁,有人报名就欢天喜地的。

乔以越脸皮薄, 很多时候就算自己不乐意, 若别人兴致高, 她多半就半推半就应了, 这次虽然不是她自己提议的,可蔡书虞都把球踢到她脚下了, 她要是直接拒绝, 不光是不给选管面子, 也是不给蔡书虞面子。

她只能拉过蔡书虞先小声和她打商量:“可我也没什么现成的节目啊。”

“你学舞不是很快么, 之前主题曲那么复杂你一天就学会了吧。”蔡书虞倒是记得清楚,说起话来还一副稳操胜券的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要自己登台呢。

“那一天也没能正式表演啊,只是学个动作, 再说这才半天……你怎么都不问问我。”乔以越有点急了,嗓音中多了几分埋怨,说着还忍不住拿胳膊轻轻撞了蔡书虞一下,但凡她脾气爆一点,估计会跳起来扇蔡书虞脑门。

选手们知道是临时的演出,观众可不知道,若是搞砸了,岂不是白白叫人看笑话。

“那就先试试嘛。”蔡书虞见她脸色有点僵,就笑嘻嘻一把搂住她,随即像是怕被别人听到似的,凑到她耳边跟她说起了悄悄话,“你笨,多个露脸的机会多好啊,我自己还想报名呢,只是半天太短了,我真的不行。不过你可以的啊,我这又不是和你闹着玩,你多厉害啊,上去随便摆几个造型就好看得不得了。”

“哪有

这么夸张……”乔以越小声反驳,蔡书虞把她夸得天花乱坠的,她忍不住害臊,耳朵都要烧起来了。不过不得不承认,这话她听了还是挺受用的,至少心里的焦虑减轻了不少。

“再说节目肯定有导演把关啊,要是真不行,上台前就毙了。”蔡书虞继续劝道,“机不可失呀。”

蔡书虞这么一捋,乔以越便觉得她说得还蛮有道理的。

再怎么说这都是一次曝光机会,如果时间充足,选手们怕是争破了头都想挤上台去吧,那样多半轮不到她。眼下因为时间过于仓促导致许多人都望而止步,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次机会。

她原本还有另一层顾虑,自己风评刚刚转好一些,按理应该爱惜羽毛,若是没表现好,那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可能顷刻就没了,只是转念一想,她目前尚处于劣势,虽然明面上看名次不错,但和庄楚唐一比,各方面都没什么竞争力,如果一心只求稳,那顶多只能维持现状,很难反超。

现在既然有机会摆在眼前,冒险就冒险吧,她一打定主意,就答应下来。准备好后,就去了指定的会议室等候。

半天时限确实筛掉了大部分人,最后来会议室的选手寥寥无几,节目组的助理一个个询问登记了她们打算表演的节目,基本上都是自己写的歌,一来不需要多少功夫练习,二来没有版权问题。

还有两个说是要表演魔术的,正好嫌训练营无聊带了道具过来,只有乔以越说自己可以跳舞,曲子选的是去年kiwi平台男团选秀的主题曲《追光者》,那首歌当时很火,很多舞室都推出了编舞,她那时赶潮流就学了,其实刚来会议室时候她还没想好要表演什么,但是听到策划谈到版权,就想到了这首歌,毕竟是kiwi自己旗下的曲子,翻跳的话不用担心版权问题,其他歌的话现在要申请使用权可能会来不及了,也不一定申请得下来。

“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下,有些动作忘了。”她问道,“请问可以给我半个小时吗?”

她学完后

就没练过了,有些只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差不多都忘光了,换做别人恐怕心虚得都想临场退缩了,可她倒是毫无顾虑,看起来甚至还很有底气。

她一贯如此,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再思前顾后,只管一门心思把要做的事做好。

助理将信将疑,毕竟其他选手带来的都是现成的节目,只有乔以越说还要准备一下,但一想只有这一个舞蹈类,况且去年选秀的主题曲还能有点怀旧意义,便索性死马当活马医,大手一挥让乔以越准备去了,还嘱咐有什么需求可以随便提。

乔以越借了个平板,翻到《追光者》的直拍,就去练习室独自练习起来。诚如蔡书虞所说,她学舞确实快,她记动作有自己的小诀窍,会编一些口诀,而且跳舞跳得久,一些基础动作早就是本能反应了,学过的曲子一时间忘了,稍微复习一会儿就能想起来,约莫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她就大差不差地能从头跳到尾了,之后又花了十分钟对镜子抓了一下表情。半小时时间一到,她就回会议室找那个助理了。

那时候她只记住了大框架,很多小细节都没数,只能先草草跳了一遍,不过助理觉得效果不错,马上填上了节目单,然后和她们说两小时后正式彩排,到时候会根据效果再筛选一下,接下来就让她们自行练习,他则风风火火去找导演组汇报了,这半天不光要敲定节目单,还要安排造型等等,片刻都不能耽误。

趁这两个小时,乔以越赶紧练,把直拍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帧一帧地卡节奏,抓细节,一开始她其实还有点紧张,但是一忙起来,就顾不上胡思乱想了,全然沉浸于其中,等那个助理又出现,喊她们去彩排,她才意识到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舞台是临时搭的,光是找机位、熟悉走位就花了好些功夫,不过导演对她的表演似乎挺满意,一遍就过了,之后造型师就过来了,马不停蹄商量登台的造型。

她平日里服化都偏明艳媚态,指着脸就能骂狐狸精那种,她自己也喜欢那种闪亮亮的、女人味很重的妆容,

不过这次是男团舞,她觉得或许可以换个风格,试了几套后选了一个高马尾西装的造型,脚上则是高跟鞋,帅气又不失妩媚。

敲定造型后又过了一遍流程,录制就开始了。

选手们陆续进场,每个人都笑逐颜开,连淘汰了的那些选手都开开心心的,早些时候的戾气此时半点影子都瞧不见,叫人不得不叹服艺人的专业素养。

联欢会是酒会形式——不过饮料里不会真的有酒精,除了有节目安排的选手,其他人都穿了私服,当然,这终究是节目录制,她们自然不会怠慢外形管理,各个都极尽可能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希望能够吸引一些关注、挣一点镜头。

其中最受瞩目的恐怕就是蔡书虞了,她穿了一条火红色的礼裙,脖子上、胳膊上都缀着亮闪闪的饰物,仿佛真的是来参加上流酒会的名媛,手里还拿了把很招摇的羽毛折扇,上面还撒了闪粉,全景扫过去,如果只能看到一个人,那非她莫属。

乔以越找上她的时候,她正在饮料柜前和庄楚唐聊天,似乎是聊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她做作地掩住嘴轻笑起来,看到乔以越,她先是“哇”来一声,随即趾高气昂地伸出手,手背朝上,下巴也微微抬起,仿佛一只骄傲的火烈鸟。

“很荣幸认识您。”她装模作样地说道。

结果乔以越压根没懂她的意思,抓住她的手摇了摇,接着她的手摁了下去,绕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她有点饿了,但是晚点还要表演,只能先喝点东西缓一下。

庄楚唐见状大笑起来,蔡书虞则开始闹了:“喂,乔以越,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啊?”乔以越咽下果汁,无辜地睁圆了眼。

“这时候你不该亲吻我的手背吗?”蔡书虞振振有词,“这叫礼节。”

“欸?我才不要。”乔以越撇了撇嘴,“我又不是男的。”

她又开始了登台前的例行紧张,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不配合蔡书虞的心血来潮。

“你这不还穿了西装,配合一下哇!”蔡书

虞佯装生气,只是生气到一半就开始打量她的造型,末了还满意起来,“第一次见你这种风格,没想到还不错,我们家小越果然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我也觉得不错。”乔以越点了点头,拿出镜子照了照,心想以后可以多尝试一下各种风格,她以前都是披发裙装,没想到这次马尾西装还挺好看的,看够镜子后她注意到蔡书虞手里的扇子,不禁好奇地问,“你这扇子哪来的?”

她猜蔡书虞这身裙子多半是自己的,但这种宫廷风的扇子怎么也不至于带来参加选秀。

“找道具组借的。”蔡书虞刷地把扇子抖开,华丽地转了一周,再收起,“怎么样,是不是很引人注目。”

“确实。”看她犹如一只巨型火烈鸟展翅翩翩起舞,乔以越哪怕还在紧张,都绷不住被逗笑了,还伸手去捏了捏蔡书虞的脸,“蛮好看。”

“嘿嘿。”得了她一声夸奖,蔡书虞愈发得意起来。

眼看她快要跳起来转第二圈了,庄楚唐连忙把她摁住,转头对乔以越说:“小越越你可少说两句,再夸一个字,菜小鸡下次得该扮孔雀了。”

“孔雀也挺好的啊。”乔以越笑了笑,心中又想:蔡书虞可比孔雀招摇多了。

又和那两人聊了一会儿,顺便喝完了一杯果汁,她就去了后台。联欢会的气氛很好,也不知是哪个策划想出来的,各处设施都意外讨选手们欢心,明知是在录制,不少选手还是玩着玩着就彻底放松下来,更有几个玩嗨了的,这无疑是给摄影师贡献了一大批素材。

换作以前,乔以越大概会开开心心和朋友们一起玩,不过她有表演在身,生怕自己玩着就松懈下来,索性早早去后台准备,也好再练一会儿,熟能生巧,多过几遍动作总是好的。

她是倒数第三个登台的,那时候已经挺晚了,场中的选手们都有些累了,可音乐一起,在一瞬的寂静后,她便听到了满场欢呼。

虽然只是一场内部联欢会,但这依旧是一个舞台,台下的欢呼的不是和她一样的选手,而是观

众。

意识到这点,她的心跳鼓噪起来,血液随之沸腾。

“享受吧。”她听到自己这么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