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39、二公选歌
 
和经纪人打完电话后, 乔以越去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来了录制大楼,她起床时心情就不错, 接完电话, 了解公司的意思后心情变得尤其好, 连自主练习都格外有劲, 她在练习室里泡了一会儿, 坐了几组基础练习,等其他选手陆续来了,就和她们聊天玩闹起来。

正当她笑眯眯听谢若安等人天南地北乱侃时,吴恺元到了, 和她打了声招呼后, 又笑着对她说:“小乔, 昨晚表现得不错啊。”

“那当然。”有人夸,她当然高兴, 和吴恺元认识那么久, 也不用装模作样, 说着还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对了, 之前那事,你和蔡书虞商量了吗?”吴恺元又问道。

“什么事啊?”乔以越困惑地眨了眨眼。

“你?”吴恺元顿时露出头疼的表情, 四下看了看, 就把她拉到一边, 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选歌的事啊, 你都忘了?”

经她一提,乔以越总算想了起来,不禁“啊”地一声尖叫,随即像做错了事似的, 心虚地捂住嘴,撇开目光不去看吴恺元。

这是她犯迷糊被抓包后惯常的表现,吴恺元见多了,却拿她没办法,只能戳了戳她的脑袋,叹道:“你怎么总这样,长点心吧。”

“事情太多了嘛……”乔以越嘟囔着揉了揉被戳的地方,迅速找了个借口。

其实在收拾行李那晚上,她还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得知了录制临时变动,又被蔡书虞推出去准备节目,之后一整天都忙得像陀螺,一直泡在练习室和后台,没和其他选手有什么接触,晚上沾枕头就睡着了,自然把吴恺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吴恺元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天我想找你都没找到,不过我已经和前两个人打过招呼了,你看……”她打着商量的口气欲言又止。

“啊这个,马上都要开始录制了……”乔以越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找到蔡书虞的身影,心想对方多半还没来,便不好意思地抓起一缕头发绕起了圈圈。

昨晚,

在联欢会进行的同时,录制大楼的消防检查报告出来了,虽然确实查出了一点小问题,比如说一些接口老化比较严重,有熔断的风险,但因为设备本身没有超出使用期限,所以影响都不大,节目组请电工看了看,随后在联欢会结束后,连夜将器材都搬了回来,做好第二天的录制准备。

考虑到已经耽误了一天,为了赶时间,所以今天录制开始的比往常早,没多久就要入座了,如果蔡书虞踩着点来,那也来不及和她商量了,而蔡书虞往往都会踩点来,因为她是起床困难户。

想到这里,她的心忽地往下一沉,再度捂住嘴惊叫起来。

她想起今天自己应该要喊蔡书虞起床的,结果公司找她,她就忘了。

完蛋了!脑子里闪过这三个字的瞬间,她看到蔡书虞阴沉着脸进了录影棚。下一秒,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她飞快地躲到了吴恺元身后,偷偷朝蔡书虞看了一眼,想看看情况,谁知正好和蔡书虞扫过来的目光对上。

黑压压,阴沉沉,挟着风雨欲来之势,仿佛顷刻就能把她撕碎。

“噫!”她打了个一个激灵,连忙缩起脖子好让吴恺元挡住自己。

“你怎么了?”吴恺元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像见了猫的老鼠似的,用力把她从自己身后揪出来,她也看到了蔡书虞,就轻轻推了乔以越一把,“她来了,趁现在还有时间,你去问问?”

乔以越自然是不想去的,蔡书虞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剐了,她只想能多远就逃多远,可是想到第二次公演的重要性,她便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一步一磨蹭地走到了蔡书虞身边。

“小虞,早上好啊。”她一边问候眼神一边往吴恺元那飘,“那个,有件事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蔡书虞就径直走开了,只留给她一个完美的后脑壳。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追上去,却被庄楚唐拦住了。

“等会儿吧,菜小鸡二十分钟前才起来,这会儿估计还没完全清醒呢。”庄楚唐拍了拍她的肩膀,憋着笑摇了摇头,“不过你真该看看她

早上抱着选管姐姐的胳膊撒娇喊你名字的模样,我们蔡小姐什么时候丢过这种脸,小越越,有点东西。”说着她还朝乔以越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啊……真的完蛋了呢……

乔以越跟着干笑了两声,随后,看到蔡书虞一记眼刀剐来,立马不敢笑了,甚至冷汗都快出来了。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啊!

之后她等了一会儿,等到蔡书虞脸色稍缓和,便想再试试,可她一靠近蔡书虞就借故走开,几次都这样,摆明了不想和她说话,她只能朝吴恺元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了。同时心里不由得担心起马上要开始的录制来。

蔡书虞这么明显带着情绪,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真不好说。

不过话说回来,蔡书虞其实不见得还记得她们之间的约定了,那都是将近一个月前的事了,期间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忘了实属正常,况且她现在这个态度,到时候选人可能直接不选她,那也正好省了商量的功夫。

她这么安慰自己,和吴恺元解释时候就说自己不好意思开口,等到时候再看。随后寻思起是不是该好好给蔡书虞道个歉,可想了又想,她都没什么好主意,这才发现自己连蔡书虞喜欢什么都不清楚。

“唉……”她只能叹气并锤了锤自己脑袋,顺便决定今天回去就买个便签纸,把要做的事写下来贴化妆镜上,免得又忘了。

直到录制开始前,她都有些坐立不安,不过等投射灯打开、选手们依次入座、薛馨雅在屏幕前站定后,她便摒去杂念,专心投入接下来的录制中。

薛馨雅先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流程,大体上和吴恺元之前透露的差不多。

这次节目组准备了七首歌,四首主跳舞,三首主声乐,出道位的七名选手将以抽签形式选取自己将表演的曲目,而后,再由她们在剩下的选手中挑选六名,作为自己的组员。

只不过等薛馨雅公布了具体细节,选手们不由得纷纷惊呼起来。

原来节目组设置了不少为难人的细节。

首先,一开

始并不会公布是那七首歌,直接开始抽签环节,七人按排位顺序抽完签后,就会进入对应的房间等候,随后屏幕上会出现她们每个人对应的曲目,并且播放编舞,但是这些她们本人在房间里都看不到,而被选上的选手会在另一个房间等候,不会进到前七名所在的房间,这也就意味着,前七位选手将在对表演曲目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选择自己的队友。

挑选队友也是按排位顺次进行,先由排名第一的蔡书虞挑选她的第一个队友,然后是排名第二的李一涵挑选她的第一个队友,依此类推,而剩下的选手每个人都有三次回绝机会,假如被选上的人拒绝加入,那么这一轮这个组的选人就只能作废,要下一轮才能继续。

这样的安排可谓看点十足,只是对每个选手都是很大的考验,对出道组的尤其大,几乎可以说是刁难了。

这不光考验她们对选手们的熟悉程度,某种程度上还考验她们的应变能力,经验老道的,能够从其他人的反应中推测自己的曲子是什么类型,更考验她们的基本功,如果选到的曲子不是自己擅长的,那无论是接下来的练习还是正式表演,都困难重重。

除了吴恺元和谢若安这两个全能型选手,另外几个各有侧重的已经在合掌祈祷了,至于蔡书虞——乔以越瞄了眼她,发现她张大了嘴,一脸悲愤,宛如即将被人用刀指着走上甲板跳海喂鲨鱼。

蔡书虞如果选到声乐的会比较好吧,她不禁揣摩起来,虽然蔡书虞没有经过专门的练习,但音色好,相对而言,唱歌比较容易出彩,或者说不那么容易搞砸。

在她寻思之际,出道位的七名选手已经开始抽签了,蔡书虞是第一个,她皱着脸比划了半天才抽,之后又磨蹭了半天才去抽到的房间,一进去就开始双手抱拳对着天花板祷告,看得大家哄堂大笑,等其他人都抽完并进入对应房间后,屏幕上开始播放那七首歌的编舞。

先按首字母顺序播了一遍,乔以越发现舞曲里有两首难度挺大的,不过她还蛮喜欢的,光看编舞就有些跃跃欲试,主打

声乐的一首是戏腔,还有两首需要高音,她兴趣都不是很大。

七首歌全部放完后,屏幕上出现七个房间的分屏,每个分屏正上方则是对应的歌曲名。看清那七人分别选到了什么曲目后,乔以越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屏幕中,蔡书虞还在祷告,她穿着白衣,头发披散在背后,鬓边编了发,还缀了一个漂亮的珍珠发卡,看起来就像个圣洁的天使,而她的头顶,悬着她即将表演的歌名。

《螺旋迷宫》,难度挺大的两首舞曲之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