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40、考验
 
啊, 完蛋了呢。

这个念头再一次划过乔以越脑海,不过这次她不是为自己的命途担忧,而是为蔡书虞。

这首歌对蔡书虞来说委实有太难了些, 有几个非常刁钻的动作设计, 练习时间又短, 虽然距离第二次公演还有两周多一, 但是去掉广告、衍生、花絮等杂七杂八的录制, 实际上可能只有两周不到的练习时间。

难啊,真的难,她不由得为蔡书虞捏了一把汗。随后她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的曲目,发现吴恺元选中的是有难度的另一首舞曲《hithit》, 顿时轻轻“啊”了一声, 暗想:运气不错啊。

同样是有难度, 却是截然不同的效果。对于吴恺元这样实力强劲的选手来说,选到了有难度的曲子, 反而更有利于自己发挥, 是事, 如果能挑选到合适的组员, 那无疑会事半功倍,一开始就赢在起跑线上。

她继而考虑起了自己, 这两首都是她的心仪曲目, 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 那毫无疑问, 她一定会选择加入吴恺元那组,而吴恺元也早已抛开了橄榄枝,她试想了一下舞台效果,她相信吴恺元的实力, 也相信她们之间的默契,到时候舞台效果势必会很出彩。

至于蔡书虞——她再一次看向对方头顶宛如利剑摇摇欲坠的《螺旋迷宫》几个大字,不禁默默叹了口气,恐怕没几个人会看吧,光想想都觉得结果会极其惨烈。

而其他选手的看法大多和她差不多,她已经听到几个人在说蔡书虞手气烂了,也有断言这次舞蹈组的全场最佳一定属于吴恺元那组的。甚至还有人在窃窃私语这结果会不会是节目组暗箱操作了。

前七中人气最旺但是舞蹈底子最差的蔡书虞抽到了难度很高的舞曲,节目效果直接拉满了,到时候二公一定有很多人会本着看她出丑的心态开节目。

不过话说回来,蔡书虞本身并不是靠舞台走红的,不管二公舞台效果如何,对她影响都不大,而她本人的话

,乔以越回想了一下对方以往的表现,便觉得蔡书虞对舞台也没有多大执着,更像是歪打正着火了,之后只能顺水推舟继续走下去。

这么一想,蔡书虞那边问题倒也不大了,虽然看似抽中了下下签,但她目前是节目最大的流量入口,舞台效果倒是其次了,其他选手们看中她的热度,也不会拒绝和她合作的。

只是这些人中不包括她自己,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吴恺元那组都是她的最优选择,她还是想在二公上表现一下的,目前她只能靠舞台为自己争取机会了。

可如果蔡书虞选了她呢?纵然心在抗拒,但她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这个问题,随后不禁有些犯难。

倘若蔡书虞忘了那倒也罢了,若是还记得,那就真的有些棘手。倒不是没法自己做主,她有三次拒绝权,吴恺元是第四名,她完全可以把之前的邀请都回绝掉。

只是她毕竟和蔡书虞约了,当时也不是随口说说,而是考虑后才给的答复——虽然其中有一层原因是蔡书虞太吵了而她不想惹麻烦。如果能预知蔡书虞会选中这么一首歌,那她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就算蔡书虞真的哭了她也不会答应的。

可谁能未卜先知呢?不管再怎么找借口,归根究底是答应了的,言而无信这不大,既然不是敷衍,也不是被逼的,那答应了的事就要做到。

乔以越虽然时常丢三落四,但只是记性不,从不是故意的。客套敷衍和认真约定她分得很清楚,就如同早上喊蔡书虞起床这件事,但凡她能记起来,就算已经到了录制大楼她也会跑回去一趟。

该怎么办啊……她看了看蔡书虞那首歌,又看了看吴恺元的,不禁越想越愁,眉毛都快拧到了一起。

只是任她如何愁,也逃不了该做的决定。公布每组曲目后,节目组给了剩下的人十五分钟时间考虑,十五分钟很快到了,薛馨雅清了清嗓子,打断众人的交头接耳,然后宣布:“了,我想大家对这七首歌都有了一定了解,

可能也都有了心仪的选择,但是最终分组如何,还是要看那七位选手能不能慧眼独具了,下面,有请在第一次顺位发布时获得第一名的训练生,蔡书虞,挑选她的第一位队友。”

她话音刚落,屏幕的蔡书虞就往房间的监控走去,通过监控屏幕能看到外面的实时状况,房的选手可以根据外面选手的表现判断自己所选曲目的类型,其他几个房间的选手已经默默看了很久了,只有蔡书虞一直在闭目祈祷,这时候才来看监控。

只见她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眉毛都挤成了倒八字,嘴还在嘟嘟囔囔说什么“第一名没有福利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被为难啊”之类的抱怨,大家都以为她多半要和抽签时那样先演一段,至少选人前会看看外面的情况,谁知她刚凑过来,只瞥了一眼,就对着麦克报出三个字:“乔以越。”

不似往常那般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先东扯西扯废话一堆再说,而是直截了当,单刀直入,甚至也没有主动解释自己这么选的理由,说完名字就退到了一边,仍旧嘟着嘴,皱着眉,脸鼓得像个包子。

已经习惯蔡书虞作风的众人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已经选完人了,接着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乔以越,奇她的反应。

认识乔以越的人都知道她把私交和工作分得很清楚,虽然她和蔡书虞玩得起不错,但公演分组就是另一回事了。

乔以越自己都愣住了,她没想到蔡书虞竟然会那么干脆利落,弄得她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间都忘了该怎么反应。

“我们看到蔡书虞已经做出了选择。”薛馨雅适时开口,引导流程继续走下去,“那么,训练生乔以越,请问你要接受蔡书虞的邀请吗?还是说,你有其他更想去的组,如果有别的选择,你可以使用你的否决卡,拒绝她的邀请。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否决卡只有三张,用完之后,接下来无论被哪一组选中,都只能加入哦。”

薛馨雅说完后,话筒递到了乔以越嘴边,她缓缓站起来,没有立刻答应或者

拒绝,而是思考片刻才开口,以她惯有的温吞语调:“请问,我可以先问一下选择我的理由吗?”

原本耷拉着脑袋守在监控边上的蔡书虞听到她的话,似是被什么狠狠踩了一脚,猛地抬起头,眼中闪过几分不可置信,乔以越见状不禁心一颤,若不是有摄像头对着,她恐怕会立刻躲到椅背后面去。

在蔡书虞也还记得现在是节目录制进行时,很快就露出微笑,当然,不忘保留一此前对于选人形式的抗拒,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道:“当然是为了这次演出啊,虽然还不知道这次选中的是什么样的曲子,但是我想尽可能做到最。所以我会以舞台效果为第一优先,来考虑队友人选。”她的声音甜甜的,说的话得体周到,滴水不漏,“说到舞台的话,乔以越自然是很适合的人选,不管是跳舞还是唱歌她都能发挥很,我很久之前就想和她合作了呢,啊,突然想起来,我们是不是早就约了,二公要在一组?”

她说最后几句话时夸张地掩住嘴,语调中是满满的惊喜,仿佛真的是刚想起来似的,说完还不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天真而可爱,只是落入乔以越眼,则每个画面都带着些触目惊心的意味。

完蛋了……

已经是不知第几次想到这三个字了,她唇角维持着合适的弧度,心中却在大喊:“了了,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

等蔡书虞发言完毕,薛馨雅便笑着接道:“看来训练生蔡书虞对于二公的规划很清楚呢,所以乔以越,你的选择是什么?”

乔以越抱歉地看了吴恺元那边一眼,随后盯住悬在蔡书虞头顶的《螺旋迷宫》四个字,说:“我加入。”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是不是说说而已,至少目前她在蔡书虞的回答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然后,在其他人的掌声和祝福中,她离开坐席,前往了等候的房间,出去前还对着监控方向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目送她离开,一直盯着她的蔡书虞终于稍

稍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便再度拧起了眉,她总觉得乔以越提问的缘由没那么简单。

她听到问题后第一反应就是乔以越忘了她们之间的约定,还挺生气的,再想到今早刚被放了鸽子,就更生气了。

连着两回,这谁能忍!

只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以乔以越那对舞台一根筋的性子,若是忘了,多半直接举否决卡了。而且她后来提起约定时,乔以越也没什么惊讶的反应,想来是一开始就知道。

可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乔以越为什么不直接答应,非要问她理由?乔以越和她不同,说话做事鲜少绕弯子,这次一反常态,难不成是还没考虑,在犹豫。

为什么要犹豫?不乐意来她这组?

因为早上我朝她甩脸色了?她想到这个可能,但很快就否决了,乔以越脾气很,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不可能因为一小打小闹影响与节目有关的判断。

再说也是她不对在先!蔡书虞在心默默补了一句,然后继续思考,很快答案就呼之欲出。

会影响乔以越判断的,只有节目本身,所以她不情愿的理由只可能是:她蔡书虞和选中歌曲这个组合不理想,或者说不适合她。

乔以越是唱跳全能型选手,不管什么风格都能驾驭,要是她都不行,那没有别的选手行了,所以问题想必不是出在她身上,而是——

我的问题……这几个字缓缓飘过脑海,蔡书虞心一凉,对自己选中的曲目有了个隐约的猜想。

一个很可怕的猜想。

不会吧!她想起不久前自己那番冠冕堂皇的发言,顿时有手脚发软,欲哭无泪。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这是节前最后一章了,要去工作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再接再厉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