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42、明知山有虎
 
“韩忆。”当吴恺元报出这个名字时, 蔡书虞听到自己长长吐了一口气,快悬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落回原处。

韩忆虽然在节目中表现平平,但她是外籍混血, 曾就读美国一所知名音乐学院, 公司以此为卖点大力营销精英学霸人设, 一度引发过小范围的讨论, 就知名度而言远超过杨余帆。

看来比起实力, 吴恺元还是更看重话题度啊,蔡书虞心想,略带着几分不屑一顾。

其实有这样的考虑实属人之常情,毕竟这是选秀节目, 最重要的不是实力, 而是人气。但她一想到此前吴恺元对乔以越的种种举动, 就很难有认可的心情,所以即便明知对方的选择自有道理, 还是在心里默默冷哼了几声, 阴阳怪气暗道:也不过如此。

没过多久, 就再次轮到她选人, 她想也不想就报出了“杨余帆”三个字,仿佛说慢了会烫嘴似的。

杨余帆又惊又喜地答应了, 她跳得来这支舞, 实力不比排名在她前面的一些人差, 只不过因为公司不作为, 本身也不会来事,所以不被节目组看中,缺乏曝光度,能和蔡书虞合作, 简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就这样,在薛馨雅的祝贺中,蔡书虞第一个完成了选队友环节。

她抽签抽到了一支完全不适合自己并且难度很大的舞曲,还是第一个选人失利的,很多人都觉得接下来她会焦头烂额、顾此失彼,搞得一团糟,节目组说不定都已经替她想好了崩溃剧本,没想到除了在一开始抱怨了一阵外,其他时候她都表现得相当冷静,在其他几组还在因为一点意想不到的情况就手忙脚乱时,她已经优哉游哉地组齐了队友,着实出人意料。

“在选人之前,你们不知道自己抽到的是哪首曲子,所以可以稍微说一下,你挑选队友的思路吗?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还是随便选的?”在事后的例行采访中,节目组特地安排了这个问题。

“啊?要什么想法吗?其实我是

闭眼乱选的。”她作可爱状歪头戳了戳脸颊,随即掩嘴挥了挥手,“开玩笑的,我当然是有自己的想法啦,这次我要当一回制作人,打造出风靡亚洲的顶级女团。”

她说着还竖起拇指,冲镜头眨了眨眼,紧接着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笑道:“这也是开玩笑的,啊,如果不合适的话请把那段剪掉吧。不过想法的话肯定有啦,我可是很认真在挑选队友的,选的都是很优秀的选手哦,请大家期待我们的表现,一定会在二公大放异彩的!嗯,之后再考虑风靡亚洲的事好了。”

“怎么又绕回风靡亚洲了。”工作人员听了都有点哭笑不得。

“嘿嘿,这样听着比较厉害嘛。”蔡书虞笑眯眯地又一次比了个可爱的姿势,“再说,人总要有点梦想,我连团名都想好了,就叫无限奇迹少女。”

顺利跨过二公的第一道难关,她还挺开心的,采访时谈得兴致来了,愈发口没遮拦起来,离题十万里都还在侃侃而谈,要不是工作人员及时叫停,她说不定还能再发表一段主题是“i have a dream”的演讲。

结束采访后,她就被助理领去了《螺旋迷宫》组所在的练习室,那里,她的六个队友正在等她。

去的路上,她心情颇为得意,一想到自己若没表现好会面临什么处境,便有种挫败了反派阴谋的畅快感,甚至想去发篇帖子夸夸自己,到了后半程她索性哼起小调来,上扬的唇角勾勒出抑不住的开心。

到了练习室,她看了一眼门上的卡片,见卡片上写着“螺旋迷宫”四个字,便好奇地问助理:“这就是我那首歌的名字吗?”

助理点头说“是”后,她就长长“哦”了一声,摸了摸那几个字,笑眯眯说:“这个名字挺好听,我喜欢。”随后,她轻手轻脚推开门,探进半个身子,想先偷偷打量一下里面的情况。

她选中的六名队友分别是:乔以越,宋思言,陈熙韵,孙扬朵,王禹舟,杨余帆。其中

,乔以越,宋思言在初评级时拿到了a,另外四个则是b,可以说,除了她之外,大家实力都不错。

练习室里,正前方的屏幕上正在实时播放几组的选人情况,杨余帆等四个选手正坐在屏幕前,边看边聊天,气氛看着挺轻松,而最里面,乔以越正捧着平板在研究什么,宋思言蹲在她边上,两颗脑袋凑在一起,不时交头接耳。

蔡书虞还没想好该怎么进场,就被最靠近门口的王禹舟看到了,王禹舟立刻喊了她一声,这下,她便没办法搞什么戏剧性的花样了,冲里面挥了挥手,说了声“嗨”,就连蹦带跳走了进去,正在观看选人进程的四人立刻迎上来,向她问好,其中孙扬朵和她私下玩得最好,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乔以越和宋思言没有跟过来,两人正在聊什么,只回头朝蔡书虞挥了挥手,便立刻转了回去,指着平板继续讨论起来。

见乔以越这么冷淡,蔡书虞的好心情忽地荡然无存。她用力清了清嗓子,表示自己大驾光临了,可乔以越还是没什么反应,她不禁气鼓鼓地心想:怎么回事啊?都不过来欢迎我一下吗?我可是为你着想,才这么费心费力、绞尽脑汁选人的欸!

要不是顾虑乔以越的处境,她说不定真的闭眼瞎选了,反正舞台搞砸了对她根本没什么影响,毕竟对她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维持自身话题度。

舞台表现如何倒是其次。

这些天她一直在和经纪人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选秀综艺并非靠人气一锤定音的地方,涉及层层利益分配,虽然目前她的人气遥遥领先其他人,但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她的团队和kiwi公司的谈判情况,而她在公司自由度比较高,所以她本人的意愿也占有一定主导权。

kiwi当然是希望她能出道的,以她现在的人气,就算之后一事无成,都能挥霍好一阵,对限定团来说百利无一害,kiwi自然求之不得,但她的经纪团队目前持相反态度。目前集中在她身上的话题和讨论并非来自节

目,而是来自她本身的性格、生活和经历,节目的加成其实不大,虽说成团后团的热度一定大于个人,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她进一步提升人气,但是成团后必然要以团体活动优先,运营也会暂时移交给kiwi,团队不确定为那点可能提升的人气放弃两年主导权是否合得来。

再说,以唱跳为主业的偶像并不符合她的发展规划,毕竟公司暂时给她规划的路线是流量演员,现在团队已经接到好几个不错的剧本了,如果不出道,那离开节目后就可以进组了。

她自己也矛盾得很,她对舞台其实没什么执念和热情,但也不排斥,如果工作需要的话就可以认真对待,而单从今后发展考虑的话,无论哪个选择都有利有弊。

出道意味着人气加成,以及更容易得到kiwi平台的影视资源,但在团期间需要服从团队整体规划,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损失个人利益。不出道的话,全权由她的团队负责,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她个人的资源,但是在人气和知名度方面可能会打点折扣。

为什么就不能两全其美呢?眼见着商量好多天都没个进展,她本就有点心烦意乱。而这时她刚因为乔以越花了大功夫,乔以越见了她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算明知对方不知情,她还是忍不住来了气,继而想起早上被放了鸽子的事,当下新仇旧恨,怒上心头。

于是她下巴一抬,就往乔以越那边走去,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只不过脸上还堆着和善的笑,毕竟练习室里有摄像头,这点职业素养她还是有的。

“小越,你在看什么啊,那么认真。”她笑眯眯开口,说话同时,脑子里已转过了一百种阴阳怪气的法子,只是当看清平板上的画面后,脑内犹如启动了一键擦除功能似的,那些念头瞬间跑得干干净净。

只见平板上的几个人伴随着激荡的音律,做了一组坐地回身抬腿的动作,随后踩着点齐刷刷地挺腰而起,头发甩出了长长的弧线。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她忍住尖叫的冲动,说话声音都在抖,其实她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只是内心拒绝接受。

很显然,乔以越没有领悟到她的逃避,抬头瞥了她一眼,以为她真的是在提问,就指了指平板右下角。

那里挂着醒目的四个大字:螺旋迷宫。

“螺旋迷宫,我们二公要表演的歌。”乔以越慢吞吞说道,边说边拉了一下进度条,回到那组动作开始的时候,重新认真观摩起来,“有几个动作稍微有点难度,我和思言打算今晚就学起来,遇到问题也好及时找编舞老师商量。”

只是几个动作稍微有点难度吗!

蔡书虞瞪了她一眼,一时间心情复杂,忍不住捏了捏拳头,看乔以越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很想扇她的脑袋,但她更想扇不久前在采访中大放厥词的自己。

她猜到了选的曲子有难度,但没猜到会那么难。

“那个……这个环节,有没有悔棋功能,或者说时间倒流之类的。”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满怀期望地捂住心口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乔以越莫名其妙扫了她一眼,随后一把将她拽到身边坐下,以一种在她看来冷酷无情的声调开口,“对了,你还没看过吧?先看看吧。”

“呜,我不想看……”蔡书虞把脸埋进手掌,只是还没来得及哀嚎,就被乔以越抓住后领把脑袋揪了起来。

“别闹啦,快点快点看。”乔以越以为她只是如往常一般在给自己加戏,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不由分说就把平板被塞到了她鼻子底下。

她脸色铁青看着画面中几个人再一次旱地拔葱似的挺身而起,忍不住捂住了腰。

还没开始,她觉得腰已经在隐隐作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