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47、人心
 
玖圣这次一共派了三个选手来参赛, 但是和许多其他公司一样,在经历了第一轮淘汰后,现在只剩下一个, 就是吴恺元。

乔以越忽地想到前不久, 吴恺元邀请她二公合作的事, 不觉抿紧嘴, 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周舒礼注意到她脸色不对, 连忙问道:“小越,怎么了?”

“就是……就是二公,玖圣的选手,也就是我前队友, 邀请我和她一组……”乔以越思量半晌, 才支支吾吾把二公的事说了出来, “要不是我已经答应了别人,我肯定就去她那组了……”

“还有这事?”周舒礼凝神思考了一会儿, 便说, “没事, 你这不是去了别的组, 对了,那个吴恺元, 你们是朋友?”

“嗯……”乔以越低低应了一声。

“那我还想到另外一件事。”周舒礼皱了皱眉, “之前玖圣有人来联系你那个经纪人, 说是想合作炒cp。”

“啊?”乔以越错愕地睁大了眼, 脸色顿时一白,随即便觉得一阵凉气自足底冒出来,直窜上天灵盖,冻得她心尖都开始发颤, 愣怔片刻后,她慌慌张张追问道,“难不成这就是她公司的安排?”她越说声音越轻,说到后来,已是一副快哭的表情。

她当年和吴恺元一个宿舍,两人脾气都不错,兴趣又相投,关系很融洽,少年人气性高,处久了免不了因为一些小事争执吵架,但她们从没闹过矛盾。后来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两人的交流变少了,乔以越甚至离开了那家公司,但如果要她罗列一张朋友清单,那吴恺元的名字一定会在上面。

这次来参加选秀的人当中,乔以越虽然和其中一半以上的都认识,但其中她最熟悉、交情最深的就是吴恺元,报名时见到对方,她还挺高兴的,开头几天她总是和吴恺元一起上下班,还一起吃饭,后来各自去了不同的组,才开始分头行头。

因为彼此都熟悉,所以在和吴恺元相处时,她总会不自觉放松下来,不会像在其他陌生人面前一样拘谨。

之前吴恺元几次邀请她

,她从来没有多想过,只当这是出于老朋友的情谊和对舞台的共同追求。这会儿听了周舒礼的话,再想起那件事,感觉就彻底变了味。

一时间她只觉得脑子乱糟糟的,被被形形色色的猜测占据,却又不清楚该如何面对,也不清楚该先去理会哪个念头。

那些的消息属实吗?如果属实,那二公同组是玖圣的安排还是吴恺元自己的意思?如果是公司安排,那是什么用意,吴恺元知道其中内情么?

诸多念头在脑海里乱窜,她越想越头疼,心也变得沉甸甸的,像缺氧似的,又闷又难受,还带着些后怕,连带着身子都失了力气,提不起劲来。

“唉,我都说了,你别乱想。”见她表情不太对劲,周舒礼连忙拍了拍她的胳膊,好声安慰道,“我这次提醒你,是要你往后多个心眼,少说话多做事,不是要你疑神疑鬼。你呢,就专心比赛,也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就算玖圣真的想搞什么小动作,也得有机会才行。”

之后,她打量了一会儿乔以越的脸色,叹了口气又说道:“至于你那个朋友,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你也不是刚出茅庐,圈子里一些规矩我想你都懂,很多事情也不是你们自己能左右的。”

哪怕是一线大明星,也不可能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举一动都会受公司或者经纪团队制约,像她们这样的小艺人,更是被公司拿捏得死死的,哪里能有什么选择权。无论吴恺元知不知道内情,都不会对玖圣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就算没有吴恺元,他们也会有别的人选来参加这次选秀,换个人罢了,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变。

“嗯,我懂的……”乔以越慢慢点了点头,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不过他们怎么想到这个的啊?”

“我猜是受了蔡书虞和庄楚唐的启发吧,就你们公司那个庄楚唐,她现在不是和蔡书虞炒得火热,业内都挺看好她们的,已经有杂志和品牌方在尝试接触了。”周舒礼解释道,“眼红的人也不少,有了市场,谁都想抢,你前阵子虽然被黑,但不是有句话么,黑红也是红

,抛开口碑不论,你在圈外的知名度其实还挺高的,很多不看选秀的人都知道你,玖圣估计想利用你们前队友的关系发挥一波,好把他们的选手的圈外泛人气炒起来。”

乔以越听后轻轻“哦”了一声,声音闷闷的,不知不觉中脑袋也沮丧地垂下了一点。

她其实还是有点没法好好处理和庄楚唐的关系,其中一些内幕她听蔡书虞讲过了,也知道她们的cp现在是这个选秀的第一大势cp,吸引了很多人,但她没手机,刷不到实时热点,和外界有点脱节,对所谓大势cp是怎么个大势法没什么概念,这时听周舒礼说已经有杂志和品牌方拟邀约了,便知道这对cp比自己想象得更火,或者说,庄楚唐占的优势比自己预估得更多,再想到自己的处境,就不由自主绷紧了心弦,而紧张之余,心里又难免有点泛酸。

庄楚唐什么都没做,本身也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无论是歌舞还是相貌,都不算拔尖,只凭借这个cp,就从籍籍无名变得声名远播,身价成百上千往上涨,这种天下掉馅饼的好事,谁能不羡慕?

更何况庄楚唐的身价窜得越高,她的处境就越危险,光想想她就犯愁。

“那段姐怎么说啊?”沉默片刻后,她小声问道,同时捏紧双手,定了定神抛开那些无关紧要的杂念。

“据我所知,艾回这边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吧。”周舒礼看了她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想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你们公司现在主捧庄楚唐,所以没精力、或者说不考虑分营销资源给你,不过不管怎样,就结果而言,对你而言不是坏事。”

既然玖圣已经下过黑手,那就算合作炒作,多半也会暗中操作,极力将流量引到自己艺人身上,甚至可能进一步陷害乔以越,而乔以越没有公司庇护,根本无力反抗。

“好啦,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些,其实也没多大事,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你做得很好,至少艾回那边已经注意到你了。再接再厉,努力一定会有回报的。”周舒礼抬起手替她顺了顺头发,“之后你还是专心

做自己的事,稍微注意一下言行就可以,小心驶得万年船,明白了吗?”

“嗯……明白。”乔以越慢吞吞应道。

她心里其实并不觉得这没多大事,周舒礼说的两件事,每件对她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能叫她忧心忡忡好久,但她不想周舒礼担心,便点头应承下来,还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该说的事说完后,周舒礼就打算告别了,她是中午的飞机,从训练营到机场开车得一个多小时,再不走就要改签了。乔以越一直把她送回宿舍大楼大门前,才松开一直挽着她的手,一脸舍不得。她刚得知老东家玖圣的所作所为,难免有些草木皆兵、一惊一乍的,简直把周舒礼当成救命稻草一样,救命稻草要走了,她当然依依不舍。

周舒礼见状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好声好气安慰道:“乖,还一个多月就结束了。”接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塞进乔以越手里,“对了,下礼拜就是你生日了吧?喏,礼物,提前说生日快乐了,祝你好运。”说完后,她张开手抱了乔以越一下,便从大门离开了。

等她走后,乔以越好奇地打开盒子,发现是一条做工精致的避邪手串,端详了一会儿,她便小心翼翼收进了钱包里。

或许自己确实还需要一点运气,但愿这能有用,她心想,接着,她不由自主再度想起周舒礼告诉她的那些事,眸光顿时暗了暗,收到礼物的兴奋劲还没上头就散得干干净净。

虽然周舒礼告诫她不要多想,也说了吴恺元可能并不知情,可她怎么能不多想,哪怕她拼命克制这个念头,稍一松懈,仍会忍不住去揣摩吴恺元那些话的意图。

她并不信吴恺元会完全不知情,毕竟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好几年了,团队的动向,还是与自己相关的,艺人不可能一概不知,顶多是没有话语权,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理智上,她觉得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人轻言微的小艺人就算心里都明白,也没有任何决定权,只能任由团队摆布;但感情上,她终归有点纠结。

毕竟

她们是朋友——至少她认为是朋友,曾经朝夕相伴,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现在对方的团队却要踩着自己往上爬,无论对方有没有参与,她心里都有点不是滋味。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真的好难啊,她双手无力地垂下,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

就在这时,背上突然被重重拍了一下,庄楚唐的大嗓门窜进她耳中。“喂,小越越,杵在这干啥呢?”

烦乱的思绪霎时被打断,她被吓了一跳,“呀”地一声惊叫,抚了抚胸口才缓过来,随后,她回过身,正想埋怨庄楚唐太吓人,却发现蔡书虞也在,正勾着庄楚唐的胳膊,半眯着眼枕在她肩膀上,一脸昏昏欲睡,看起来像是刚被人从床上扒下来的。她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不禁心想:她们的关系才是真的很好吧。

在宿舍,她不止一次听过蔡书虞和庄楚唐各自毫不留情地揭对方老底,也见过其中一个人状态不好时,另一个人立刻注意到。哪怕斗嘴打闹乐此不疲,她们对彼此而言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又或者说,正因为关系好,两人在相处时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本就是很好的朋友,所以能心无旁骛地在生活和工作中合作,达到互利双赢的局面。

真好啊,乔以越不由得在心中感慨,可她又想到她们合作后如日中天——并且挤压自己空间——的人气,继而想到玖圣和吴恺元,本就低落的心情不禁又沉了沉。

人和人的差别真大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