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48、练习启动
 
人与人的差别, 不单表现在境遇上,有时候还表现在观察力上。

碰头后,乔以越态度异常冷淡地一声不吭, 庄楚唐却只当自己出现得太突然, 所以她没反应过来, 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心情, 见她没回话, 就伸长脖子往大门口看了几眼,再度好奇地问道:“刚刚我看到——”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乔以越打断了。

“没什么,我要去买水, 先过去了。”料得庄楚唐一旦打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 乔以越连忙随便扯了个理由走开了, 眼下她实在没什么心情和这两人聊天。

“哎,等等啊。”庄楚唐想喊住她, 结果她理都不理, 埋头只管往前走, 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拐角处, “那么渴么?我还想问问刚那人是谁呢,看着挺眼熟的。”

原来她们出电梯时正好看到乔以越和一个挂着访客牌的女人拥抱告别, 乔以越很少和她们提自己的事, 这时突然冒出一个看起来是业内人士、和她关系又很好的大姐姐, 庄楚唐自然按捺不住八卦之心, 就想问问乔以越那是谁,没想到乔以越眨眼就跑没影了。

“眼熟?是不是你们公司的啊?是不是她经纪人啊。”蔡书虞浅浅打了个哈欠后问道,刚刚的情形她也都看在了眼里,训练营出入管控很严格, 既然对方挂着访客牌,大概率是经纪人。

“不是不是。”庄楚唐摇了摇头,“她经纪人是段小玫,这我还是知道的。”

“那就不知道了。”猜测被否决后,蔡书虞便像是失了兴趣似的闭上眼,任由庄楚唐带着她往前走,如果是往常,她一定是最八卦那个,不过这会儿她还在为自己的事焦头烂额,自然没什么精力关心别的事了。

可她一闭眼,眼前就浮现出乔以越垂着脑袋的模样,心头随即浮上几分疑惑:看起来关系还不错,来看她,她不应该高兴才是么,怎么看起来那么丧呢?

只是还没来得及多想,耳边就炸响庄楚唐一声拖得老长的尖叫:“噢噢噢,我想起来了!”

蔡书虞靠得近,被吵得

耳朵疼,不得不松开她的胳膊,揉着耳朵推了她一把,怪怨道:“哦什么哦,打鸣呢?有话快说。”

“要打鸣也是你打,菜小鸡。”庄楚唐冷哼了一声,随后赶着蔡书虞冲上来揍她前,急急开口,“那人,不是我们公司的,我也不认识她,但我知道她是老翁的朋友,有次在停车场,我看到她和老翁吵架来着。”

什么乱七八糟的,蔡书虞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从这堆语无伦次的文字里勉强挑出一个来问:“老翁是谁?”

“翁品言啊。”庄楚唐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你都不知道?”

“你就不能好好说人名字吗?”蔡书虞这个白眼终究还是没能忍住,“这我当然知道,erin,翁品言,你们公司的王牌经纪人,吴子萱就是她一手带出来的,不是,她也算是你半个老板,你就这么称呼人家?能不能有点礼貌啊,小庄同学。”

吴子萱是目前艾回的头部艺人,如果要给娱乐圈分个三六九等,像她们这种选秀选手是十八线开外,那吴子萱就是一线中的一线,不过她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火,而是从二三流女星一步步爬上去的,先是电视,小成本电影,一点点杀出一条血路,直到慢慢开始接大制作,拿高端代言,去年新封了影后,令她本就高昂的身价出落得愈发高贵,年纪也不大,刚过三十,就已经名利双收,大红大紫,几近顶峰了,可以说是慕煞旁人。

她的经纪人就是翁品言,当初她落魄时,就是翁品言牵线,带她签了艾回,之后两人合作了近十年,在业内也称得上是传奇了,随着吴子萱的走红,翁品言在艾回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去年还入了股,成了合伙人之一,虽然目前翁品言没有负责选秀这块业务,但名义上她确实是庄楚唐的老板。

“老翁自己都不在意,你急什么。”庄楚唐满不在乎地晃了晃脑袋。

“她真不在意?我可记得erin是出了名的爆脾气,之前有化妆师被她骂哭过。”蔡书虞冷冷地扫了她一

眼,随后戳了戳她的胸口,“庄楚唐,不要仗着你舅舅是大老板朋友就为所欲为,都说翁品言这人很难对付的,听说心眼还小,一点小事能记几年仇,少得罪人,记得?”

她板着脸,一副“你敢说不记得就打到你记得”的架势,语气也颇严厉,一看就是动了真格,庄楚唐哪里还敢顶嘴,连忙举手发誓:“记得,记得,下回我一定喊她翁姐姐,再夸她貌若天仙!”

“也别太夸张了,别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蔡书虞捏了捏她的脸,随即又若有所思道,“话说回来,你在停车场看到erin和刚刚那个大姐姐吵架,怎么就知道她们是朋友?”

“哦,是这样,虽然她们吵架了,但最后老……啊呸,翁姐姐!是坐她的车回去的。”庄楚唐回想了一下,“她不是艾回的人,应该就是来接人的,我离得远,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就看着觉得两人火气都挺大,以为会有什么冲突,想找保安帮忙,结果刚翻到号码,就看到那两人上了一辆车,一个开车一个坐副驾,一起走了,我估计就是朋友吧,闹矛盾口角几句。”

“确实。”蔡书虞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朋友,不至于吵完架还能若无其事共乘一辆车离开。随后回想了一下不久前那个女人的模样,忽地露出玩味的笑容,说道:“我看那个姐姐斯斯文文的,看不出来还会吵架。”

“人不可貌相吧。”庄楚唐撇了撇嘴,“翁品言长得也不凶啊,还不是□□桶,一点就bomb。”接着,她又不怀好意地咧开嘴,戳了蔡书虞一下,“再说你蔡小姐,人前不也很淑女,背地里才暴露真面目。”

“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蔡书虞毫不客气一脚上去,心里却盘算起了别的,她寻思道:如果是翁品言的朋友,那多半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能特地赶来看乔以越,交情看着挺不一般的,可看乔以越前阵子的遭遇,倒也不像有什么厉害后台,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人物?和乔以越是什么关系?过来做什么?

往好处想的话,可能是乔以

越终于要时来运转了,但她转念一想,如果是好消息,乔以越应该会表现得开心一些吧,而不是垂头丧气的。刚刚庄楚唐没察觉,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乔以越分明是不想和她们待一起,才借口去买水。

乔以越这人虽然性子内敛,城府却不深,稍微有点什么情绪就全往脸上写,也就从小在蜜罐里泡大什么事都不用操心的庄楚唐看不出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思来想去都没个靠谱的猜想,想着要不要等乔以越过来了再问一下,但想到乔以越那模样,就觉得还是回头再说吧,随后她又想到自己还有那么多麻烦事,不禁仰起头暴躁地磨了磨牙,然后拉起还想等乔以越过来好好盘问的庄楚唐先走了。

她们走后,又过了一阵,乔以越终于重新出现在大厅,她担心一回去就被逮住问东问西,就一直在自动贩卖机那拖延时间,一直拖到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才出来,见蔡书虞和庄楚唐已经离开了,她不禁稍稍松了一口气。

要是那两人还在,她都不知道这段路该怎么走了。

接着,她拍了拍脸,深吸几口气,努力摒除杂念,调整好表情,慢吞吞走出宿舍大楼,撑开遮阳伞,迎着随着夏至临近愈发刺眼的阳光,以及道路两旁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往录制大楼走去。

分组结束后,一直要到二公前的成果展示才会有集中录制,其他时候,选手直接去曲目所属的练习室就行,练习期间,选手在练习内容和时间安排等方面都有较高的自由度,除了导师定期审核的几个时间点,其他时候,可以根据手头的工作计划自行安排练习时间,也可以在原曲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的改编,最初播放的七首歌和编舞只是一个模板,最终成品是什么样子,要到二公前一天、也就是练习室版本录制时才能揭晓。

《螺旋迷宫》的练习室在五楼,乔以越到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编舞,蔡书虞坐在最里面,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正夸张地捧着脸大叫。

以前乔以越总是第一个到的,从没体验过迟来的感觉,这次破天荒成了最后那个,一推开门,里面霎时安静下来,六个人齐刷刷转过头,六道眼神同时落在她身上,她顿时一怔,脸色随之僵了一僵。

若是平时,她多半不会在意,可此刻她本就装着心事,再被这么多人一起盯着,便不由得一阵心慌,甚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不免愈发局促起来,末了只能低下头躲开那些目光,匆匆说道:“不好意思,来晚了。”随后慌慌张张进了屋,在最边上坐了下来。

宋思言正在和大家讲解这首曲子的难点,内容都是前一天晚上乔以越和她商量过的,乔以越一开始还在认真听,但听着听着就走了神,她直勾勾盯着一块地方,耳畔是此起彼伏的人声,只是模模糊糊的连成一片,像是遇水后晕开的染料,辨不出具体模样。

渐渐地,耳边的声音越来越低,思绪似穿过了迷雾,视野在片刻涣散后再度凝聚,这时展现在眼前的,是年少时那些美好的回忆,和不久前才发生、至今仍历历在目的赌咒谩骂,或明或暗的画面飞快地闪现又消失,残留的色斑堆积在一起,最后构成了巨大的漩涡,中心通往深不见底的黑。

她怔怔地望着那抹漆黑,彷徨在心中滋生,身子也似失了重,被那漩流牵引着,仿佛不可避免地要被扯入不见天日的终末。

这时,她的身子当真被扯了一下,她顿时打了个激灵,险些弹了起来。

紧接着,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将柔柔的嗓音推着穿过迷雾,落入她耳中:“喂,你忘关门啦。”

“啊?”她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便一边说“抱歉”,一边起身打算去关门,只是还没完全站起来,腰上就一紧,被揽着跌坐了回去,她这下猝不及防,要不是背后有人托着,非摔个四仰八叉不可。

“怎么回事啊,说什么就信什么,有没有关门你自己都不记得么?”她又听得那声音,甜甜的,带着点气音,微微发颤,似乎正在拼命

忍住不笑出来。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目光扫过不远处的门,发现门板四四方方和门框严密贴合,哪里是没关的样子,这下她总算反应过来了,有人故意拿她寻开心呢,至于是谁,哪怕没听出声音,用脚趾头猜都能知道,不是蔡书虞还能有谁。

“你干嘛呀?”她皱起眉,埋怨地瞥了眼不知何时挪到了她身边、正笑得浑身发颤的蔡书虞,随后抱起膝盖重新坐正,小声嘀咕道,“别总捉弄我了好不好?还在录制呢。”

“不好。”蔡书虞一口否决。

这人怎么这样啊?

乔以越瞪大眼,她当真是从没遇到过这种人,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和蔡书虞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后只瘪了瘪嘴,悻悻地垂下头,气呼呼说:“随你了。”可即便如此,她的声调仍是软绵绵的,跟粘牙的年糕似的,顶多让人觉得有点委屈巴巴的,没有丝毫威慑力。

下一秒,身子就被搂住了,蔡书虞抚了抚她的后背,笑道:“好啦好啦,开玩笑,不过刚刚我说正事呢,你倒好,给我走神,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什么正事呀?”听到是正事,乔以越也不跟她置气了,好奇地问道。

“选队长啊。”

乔以越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每个分组都要先选队长,然后由队长负责把控整个练习过程,上个组队长是谢若安,她只负责练习,所以压根没记住还有这回事。随后,她便听到蔡书虞拍了拍手,对其他人说道:“好了,下面想竞选队长的队员请举手,如果不止一个人,那剩下的人投票表决。”

队长的话,该是谁合适呢?乔以越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其他人,正要考虑这个问题,手肘忽地被往上一顶,紧跟着,她就听到蔡书虞轻快的嗓音:

“好,乔以越毛遂自荐了,还有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