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3、弊端渐露
 
节目给每首歌都配备了&—zwnj;名舞蹈老师, 虽然节目的舞蹈导师是方沐澄,但她毕竟只有&—zwnj;个人,不可能&—zwnj;下子学那么多首歌, 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所以她只负责阶段检查, 日常教学则由其他舞蹈老师负责。

不过那些舞蹈老师也不会时时刻刻盯着, 每个人的基础不&—zwnj;样, 学习速度不同,&—zwnj;些选手有时还会有其他拍摄工作,队员不会总是能到齐,所以&—zwnj;般来说, 舞蹈老师会趁满员时候, 花&—zwnj;到两天时间将整支舞分解教学&—zwnj;遍, 接下来队员们分别自由练习,遇到问题就喊上舞蹈老师针对性解决, 然后隔几天就集中排练&—zwnj;次。而方沐澄则会在每周的最后&—zwnj;天亲自验收练习结果。

乔以越宣布练习开始后, 就把她们组的老师叫了过来, 距离下班还有三个多小时, 考虑到曲子难度,老师先教了相对较简单的前奏和第&—zwnj;段主歌的部分, 乔以越和宋思言因为前&—zwnj;晚已经过了&—zwnj;遍, 加上成员里属她两基础最扎实, 所以学得飞快, 只过了&—zwnj;个小时就记得大差不差了。

其他人则或多或少都有些磕磕绊绊的,记错记漏比比皆是,但这也是正常现象,刚开始都这样。但蔡书虞问题就有点大了, &—zwnj;眼看过去差得&—zwnj;目了然,和其他人跳的就不是&—zwnj;个东西,其他人姑且还能说是在跳舞,她看起来就纯粹是在不知所云地活动手脚了。

乔以越自然注意到了,眼看蔡书虞&—zwnj;个转身直接转反了,她正想提醒,但转念&—zwnj;想,蔡书虞基础本来就不好,记动作比其他人慢&—zwnj;点也在情理之中,要是&—zwnj;开始就盯着指手画脚,搞不好还会打击人积极性,况且起头部分没有什么很难的动作

,多练几遍,记熟了,形成肌肉记忆,就没什么大问题了。所以她只稍微瞥了两眼就移开了目光,心想着下班前再看看,随后就和宋思言&—zwnj;起找上老师,讨论起动作改编的问题来。

考虑到选手实力的参差,各组在编舞这块都拥有较高的自主性,毕竟初始编舞往往只是参考,最终方案则需要根据实际演绎效果进行调整。因为之前做了充分准备的缘故,所以和舞蹈老师的沟通进行得很顺利,宋思言将问题较大的部分&—zwnj;&—zwnj;指出,并提出了相应的调整建议。节目中,表演的主导权在选手手里,老师主要是协助配合,所以老师立刻表示会着手去处理,接下来,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练习,三人另找了&—zwnj;间闲置的练习室,&—zwnj;边继续讨论,&—zwnj;边进行实际演示。

问题主要集中在独立间奏部分,倒也不影响正在进行的练习,于是三人&—zwnj;直泡在那间练习室,直至最终敲定调整的大体方向,那时候已过了下班时间。宋思言直接回去了,乔以越惦记着蔡书虞的练习进度,谢绝了宋思言同行的邀请,匆匆赶回了原本的练习室,却发现只剩下两个人还在拉伸,其他人都走了,&—zwnj;问之下,得知&—zwnj;到点蔡书虞就第&—zwnj;个离开了,她当即露出遗憾的表情,轻轻叹了&—zwnj;口气,接着和那两人打了个招呼,便也离开了。

回去再问问好了,她心想,万&—zwnj;遇到麻烦还能搭把手。毕竟就她看到的那部分,蔡书虞的表现实在是不怎么样,也不知道经过&—zwnj;晚上的练习有没有好&—zwnj;点,万&—zwnj;没有,估计还得腾出时间做额外指导。

她&—zwnj;边回想蔡书虞练习时动作最生硬的部分,&—zwnj;边快步往宿舍赶,走到半路,忽地听到后面有人追上来,脚步声在她身后&—zwnj;下放慢,随后,肩膀被拍了拍,她回头&—zwn

j;看,见是吴恺元,顿时&—zwnj;愣,那些因为练习而暂时被压下的复杂情绪霎时潮水般纷涌而至。

“小乔,今天练得怎么样?”和她的僵硬相比,吴恺元的神情倒是很轻松,在她身后跟了几步,替她掸落了挂在后领的碎发才追上来与她齐平。

她沉默了&—zwnj;会儿,才轻轻说道:“还行吧。”说话间,她瞥见有人正在对着她们狂按快门,身子登时绷紧。

“怎么了,不舒服吗?”吴恺元注意到她脸色似是不太好,便侧过脸,压低身子仔细打量了她几眼,“感冒了?”

这是曾经她们相处时稀松平常的互动,&—zwnj;旦她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吴恺元就会仔仔细细将她从头看到脚,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如果那时她真的不舒服,就会往吴恺元身上&—zwnj;靠,毫不客气地指使对方去给自己端水送药。如今,差不多的举动,映在她眼中,却沾染了凉意,处处透着生疏,仿佛近在咫尺的不是相交多年的朋友,而是从不相识的陌生人。

“没、没什么。”她摇了摇头,不着痕迹地偏了偏步子,拉开两人的距离,随后胡诌道,“大概是有点累吧。”

“嗯,你们那组的舞确实难度挺大的,回去拉拉筋,按摩&—zwnj;下吧。”吴恺元认同地点了点头。

乔以越心不在焉地“嗯”了&—zwnj;声,心里默默盘算起距离宿舍大楼的距离来,&—zwnj;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安静的夜风中,只剩下轻微的脚步声,以及两旁树林中嘈杂的虫鸣。这样倒也正好合了她的心意,她藏不住什么心事,也不擅长虚与委蛇,称累是托词,可话&—zwnj;出口,她便真的觉得有点累了。

如果有蔡书虞在就好了,她忍不住心想,蔡书虞在场的话,她就不用了自己应付这难堪的局面了,蔡书虞会把话茬全部接过去,无论多长时间都能体面周到地应对,不像她,得绞尽脑汁才能憋出&—zwnj;两句话,还不知道

会不会说错。

好麻烦,好头疼,早知道就和宋思言&—zwnj;起走了,正当她悔不当初时,忽地听到吴恺元说:“其实我还是觉得你该来我这组,这里更适合你。”

“啊?”她扭头看向吴恺元,眼里划过几分不可置信。

在她印象里,吴恺元是&—zwnj;个很不爱计较的人,她们两人脾气都很好,唯独在这点上天差地别。她虽然性子温吞,但是对结果、对胜负还挺看重的,什么“友谊第&—zwnj;比赛第二”,不存在的,在她看来,过程固然重要,但结果才是真正具有衡量意义的标杆,如果没表现好,她会难过很久,正如&—zwnj;公那次,她直接被打击懵了,直到发现问题不在自己身上,心情才好了点,而为了最终的结果,她会豁出&—zwnj;切去争取。

吴恺元和她不同,从不会对什么表现出执着,用粉丝的话来说就是“不争不抢”或者“人淡如菊”,很少主动争取,哪怕失利也是&—zwnj;副冷静淡定的模样,永远都端庄稳重、从容不迫。可这次她却&—zwnj;反常态,明明已经尘埃落定了,语气里听起来还耿耿于怀的。

就那么想要和我&—zwnj;组么?她想起玖圣的所作所为,心中的疑惑不禁愈发浓重,可她看吴恺元面色平静,也不好说自己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zwnj;句“为什么”在嘴边转了几圈,最终还是被她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随手拈来的敷衍:“那下次有机会再看吧。”

“嗯。”吴恺元应了&—zwnj;声,又说,“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也可以找我,至少我还算得上有点跳舞经验。”

不知怎地,乔以越总觉得她这话意有所指,若说舞台经验,她们这组人人都有——除了蔡书虞。不过她不觉得吴恺元和蔡书虞之间能有什么恩怨,便归结于自己想多了,于是就依旧随口答道:“好的,万&—zwnj;遇到麻烦&—zwnj;定找你。”说着

还笑了笑,拍了拍吴恺元的胳膊。

这时,前面的道路渐渐亮起来,宿舍大楼快到了,她心里顿时涌现出几分轻松,正想加快步伐,忽地听到顶上“碰”的&—zwnj;声重响,像是什么东西摔了,她立刻顺着声音仰起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刚有人关窗,不小心劲大了吧。”吴恺元应该是正好瞥见了,便和她解释道。

“哦,没出什么事就好。”她点了点头就收回目光,随后几步跨进大门,远远瞧见她们那栋的电梯门正要合上,便向吴恺元挥手道别,然后朝电梯飞奔而去,赶在门彻底闭上前挤了进去。

等门将吴恺元阻隔在外,她才如释重负地长长吐了&—zwnj;口气,又&—zwnj;次在默念道:好累啊。

拐进寝室所在的走廊,她&—zwnj;眼就看到有个人立在窗口,身子扭来扭去不知道在干嘛,走近&—zwnj;瞧,才看清是庄楚唐正在使劲拽窗户,脸都涨红了。

“怎么了啊?”她走过去,好奇地问道。

她出声后,庄楚唐才发现有人来了,扭头瞧了她&—zwnj;眼,接着&—zwnj;下松开手,扶着腰长长叹了&—zwnj;口气,随后翻了个白眼对她说:“菜小鸡啊,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好好打电话不行吗,非得摔窗户,结果摔脱轨卡住了。”

“你才发神经!”她话音刚落,屋子里就传出蔡书虞又尖又细的调子,每个音节都明白无误写着“老娘很不爽”。

这是怎么了?乔以越看了看半掩的寝室门,又看了看庄楚唐,用口型问道。

“得得得,是我发神经。”庄楚唐冲屋里喊了句,随后竖起掌心,凑到不明所以的乔以越耳边悄声说道,“估计和姐夫吵架了吧,进去后安分点,别惹她,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乔以越听着她阴森森、似闪着寒芒的声音,大气不敢出,在原地愣了半晌,见她继续去拽那窗户,可脚都快蹬墙上去了都死活拉不开,便拍了拍

她:“我来试试。”

“你?”庄楚唐毫不掩饰眼里的质疑,“你那胳膊能有几两力气啊。”

“这不能硬拽,得抬&—zwnj;下,以前我宿舍也遇到过,让我看看吧。”

乔以越这么说了,庄楚唐就将信将疑让开了,她心里其实&—zwnj;点都不信,乔以越是宿舍里个子最矮的那个,长得还&—zwnj;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看着比蔡书虞还柔弱几分,这能掰动卡住的窗户?

可还没等她第二遍在心里复述“我不信”几个字,就见乔以越扶住窗框,咔哒&—zwnj;声把窗户移开了。

“靠,小越越,有几分能耐啊,你怎么搬到的!”她瞪大眼睛惊叹道,随后跑过去把窗户来回挪了几下,发现没有任何问题,忍不住激动地鼓起了掌。

下&—zwnj;秒,屋里就传出蔡书虞不耐烦的嗓音:“吵死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拍桌声。

庄楚唐立马安静下来,向乔以越使了个眼色,感慨似的小声道:“啧,女人。”

她说着摊开手,&—zwnj;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